第15章 质疑与答复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22
点击:455
章节字数:81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Weiss从未记得自己有笑得有如此厉害过。她肚子痛,嗓子干,但依然无法止住笑声。

这是一次庆祝会——Ruby的21岁生日,她们极其幸运地让整个队伍都为此而聚集到了一起。更重要的是,她们正身处于一个隐蔽点里,被无数的朋友和战友保护着,她们整晚都很安全。

为了庆祝Blake年满21岁(*译注:对,你没看错,这里写的就是Blake的21岁,原文如此,疑似作者笔误),Yang认为Ruby有必要喝下她的第一口酒。Weiss不忍心告诉Yang,在前段时间她和Ruby一起旅行的时候就已经享用过酒了——她们喝了一点Atlas的葡萄酒,以图让Atlas的寒夜更容易度过一些。

但这依然是不同的,因为Yang没有给过她酒喝。不,这是来自Menagerie的威士忌,意味着它拥有更高的酒精含量,会沿着喉咙一路灼烧下去。

Weiss只敢尝试一杯;她对自己的酒很满意。而Ruby,呃,她很好地适应了那种灼烧感,并在喝下三杯酒之后,她站在桌子上像个傻瓜一样跳舞。

她注视着Ruby跳下桌子,意图教授Yang她唯一知晓的舞蹈。Weiss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刺得她耳朵发痒,她转过头去,发现Blake正倚靠在她身边,在Weiss的脸颊上扇动自己的耳朵。

“你在干什——”Blake的猫耳朵在Weiss的脸颊上轻柔地舞动着。“你给我停下好不!”她尖叫道,声音中充满笑意,Blake抽离身子,脸上挂着柔和的微笑,神情无忧无虑。

“抱歉,我只是在想,我可以对Schnee家的人做出那样的事,而且也让你笑了起来,这很有趣。”

“这痒死了!”Weiss拍打Blake的手臂,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笑声充满整个房间,她俩看过去,只见Yang和Ruby在地板上纠结成一团。

“Weiss!”Ruby夸张地大叫,“你的玫瑰掉了!重复,你的玫瑰掉了!”

Weiss叹了口气,看向她的“玫瑰”,只见Ruby把一条腿伸在半空中,头发凌乱地散落在脸颊上,战斗短裙也卷到了腰上。

她抿了一口自己的酒,然后才慢悠悠地走向Ruby,站在她上方。“你简直一团混乱。”

“我是你的混乱。”她傻笑着说。

“你喝醉了。”

“我才没醉,Weiss。那是扯淡!”Ruby怒道,“如果我醉了,那你也是。”

“好吧。”

“不对!”Ruby挥出双臂,“你应该说‘我没醉’。”

Weiss双手叉腰。“我很高兴被传唤过来围观自己的女朋友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

Ruby慢慢放下双腿,两脚重重地踏落在地板上。“好点了没?”

“你依然在地上。”

Ruby点点头,重重地吞咽了一下。“我不确定自己起不起得来。”她伸出双臂。“帮帮我?”

Weiss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这显示出了她陷得有多深,以至于她甚至都不在乎了。她抓住Ruby的手,顷刻之间,她的手臂被用力一拉,使她面朝地板跌了下去。

然而,正当她为迎面而来的撞击做好准备时,她的着陆点却变得非常柔软,一声清晰可闻的“呜噢”从身下传来。

Weiss突然被埋进了Ruby的胸口,她重重地翻个白眼,搞不好眼珠子都会掉出来。

她把双手撑在Ruby身子两边的地板上,支起自己的身子,向下瞪着她的女友。“你真是个灾难,Ruby Rose。”

“我是你的灾难。”Ruby朝上伸出脖子,轻啄她的嘴唇。“我想我醉了。”

“可不是么?”

“这很有趣。”

“确切来讲,是对谁而言?”

Ruby抬起一条腿,抵在Weiss的双腿之间。“我可以让你感受到乐趣。”

Weiss强忍住感觉,重新调整姿势,让Ruby的腿不再位于她的双腿之间。“我们不在地板上做那种事,房间里有其他人在。”

“房间里有其他人?”Ruby抽回脑袋,开始环视四周。“喔,有呢。” Weiss抬头瞥了一眼,看见Velvet正不舒服地撅起嘴唇盯着她们。

“抱歉,Velvet。她喝醉了。”

“我喝醉了!” Ruby回应道,Weiss知道是时候让Ruby上床睡觉了。Weiss跪倒在地,把Ruby揽进怀里。当她试图将Ruby从地面上抱起来时,她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有力气做到这一点。在战争期间,她长了很多肌肉,但她永远不会如Ruby或Yang那般强壮。尽管如此,她用上双腿和背部,依然成功地把Ruby从地面上抱了起来,她挚爱的女孩发出一声“喔!”,并用胳膊搂住了她的脖子。

“哇噢!”Ruby大笑着叫道,“你太强壮了!小Weiss真厉害!”Ruby蜷起身子,在那天晚上,Weiss第一百次质疑自己为何会与这么个逗比交往。

“Yang。”Weiss向她的朋友们招呼道,他们正围坐在一张桌子上打牌。金发女孩转过身来,现在她身上只穿了一只胸罩,显得既突然又随便。“我带这只去睡觉了。”

“Yang你的衣服哪儿去了?!”Ruby发出嘘声,捂住自己的双眼。

Weiss看见Yang露出微笑,她脸上浮现出心领神会的表情,朝Weiss点了点头。“应该早点堵住她的嘴,是吧?”

“有一点吧。”Weiss叹了口气,然后跟大家道别,并把Ruby重新搂在怀里。聚会的一个好处是,它能使睡觉用的营房几乎空无一人,安静异常。

当Weiss找到她们的房间时,她抱着Ruby的手臂突然疲软了起来。她找到床,将Ruby一把扔了上去。Ruby在床上来回反弹着,再度咯咯笑了起来,她发丝飞扬,脸上挂着欢快的笑容。自她上次见到Ruby如此没节操地开心的样子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这是酒精的作用,但Weiss依然为此而高兴。

“噢……噢噢噢噢噢。”Ruby坐起身来,眼睛瞪得跟盘子一样大,她抬头凝视着Weiss。“我们要……爱爱吗?”她悄声低语出最后那个词,Weiss翻个白眼。

“首先,总有一天你要学会怎么说出那个词而不表现得好像它会害你被禁足似的。”

“我不想让其他人听见嘛!Yang不知道我们做那种事!”

Yang绝对知道。

“不管怎样,我们和其他六个猎人共享这个房间,所以没……没有爱爱。”Ruby为这句话而皱起眉头,Weiss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你真是个笨蛋。”

“但我是你的——”

“你是。”她打断Ruby,然后爬进床里,在她身边躺下。“你也醉得不轻。”

“我是。”Ruby点头确认——发丝飘落到她的脸上。对Weiss而言,这是个把它拨开、开始更多接触的完美机会。

那双银眸凝视着她,目光宛若深邃的洞穴一般穿透了她,Weiss所感受到的只有从她身下女孩而来的倾慕。Ruby能够令她感觉如此特别,有时候,这使得她十分动摇——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她觉得自己就像在失望中长大成人。

“等这场战争结束后……”Weiss突然开口,她不确定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希望能和你成婚。”

Ruby的嘴巴张开了。“什——什么?”

Weiss点点头。“整件事——盛大的仪式和所有我们所爱之人。我想看你穿着漂亮的裙子,我想在大家面前亲吻你,告诉他们我有多爱你。”

沉默降临在她俩之间,片刻后,Weiss好奇自己的告白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她甚至无法确定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立马对着她醉醺醺的女友翻翻眼睛,紧接着,突然之间,她淹没在Ruby带给她的莫大安全感中。

这是她不想失去的东西——她想要永远拥有的东西。

“你是在……求婚吗?”Ruby的声音很安静,突然间异常清醒。

Weiss点点头。“是的——在这一切之后。跟我结婚?”突然,Ruby开始爬开Weiss身边,朝床的另一边爬去。Weiss惊怒交集地看着Ruby笨拙地在床边的架子上东翻西找。“Ruby Rose,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只是,”Ruby在她找到的一张纸上快速而潦草地涂画着什么——在她鬼画符的时候,她伸出舌头舔在嘴唇边。“我一直在喝酒,而Yang告诉过我,当我喝下她带来的超赞的烈酒时,我可能会忘记一些事……我不想忘记这部分。”然后她举起了她写的东西。

「Weiss向你求婚了!你答应了!」

**

————————————————

Weiss几乎睁不开眼睛,但她扭了扭脖子,在这张被放进Ruby的房间里的极其不舒服的沙发上重新调整了下自己的位置,继续翻看她的卷轴板。

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夜晚,因为她们都在等着Ruby醒来。幸运的是,一名护士认出了Ruby,使她们得以留下来。虽然Taiyang和Qrow也想留下来,但大家一致认为他们有点上了年纪,不能睡在沙发上,伤到他们的老背。Taiyang轻而易举地让步了, Qrow却一直在吹嘘自己有多年轻,他能应付得了。尽管如此,Yang还是有办法搞定她叔叔,说服他只要过了这一晚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显然,作为一名值得信赖的女猎人以及为社区所做出的贡献,Ruby在Patch颇负盛名。Weiss知道Ruby很擅长她的工作——Ruby是Remnant大名鼎鼎的英雄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在Patch这个小圈子里,她是一个值得为之骄傲的人。

所以当他们发现她们是Ruby来自Beacon的队伍时,她们被赋予了守夜并等待她醒来的权利。在第二天安排的手术开始之前,她们仍然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包括征得她的同意。Weiss明白,就算Ruby在明天预定的时间之前没有醒来,手术很有可能依然会按计划进行,但获得适当的许可会让她感到安心。

Ruby的Aura现在恢复得很好,她的髋部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她并没有将Aura全部用上以防髋骨的彻底脱落。尽管如此,她也已经遭受了太长时间的疼痛,以致于自己的身体几乎忘记了如何正确地自我治愈。

在她左边,Blake蜷缩在沙发上看书,身上裹着一条小毯子。Weiss知道,只要Yang还醒着,Blake就会醒着,鉴于Yang依然没有离开Ruby的床边半步,这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夜晚。

若不是出于这种情形,Weiss几乎会认为这很有趣——与她的队伍再次进行长期监视。她们在战争期间进行过不止一次的监视,而那些夜晚让她们一直保持清醒。

“你在找什么?”Blake的声音打断了Weiss的思绪,她转头看见Blake已经把那本书盖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她的双眼正凝视着她。

Weiss耸耸肩。“只是在……做点调查而已。”

她的身边突然产生变化,正是Blake突然侵入了她的私人空间。“Weiss。”她责备道。

“干嘛?”

“Weiss。”她翻个白眼,躺了回去。“你真的在调查Ruby的外科医生吗?”

“我只是在做点透彻的调查罢了。”Weiss挥挥手。“在进行这种大事之前,尽其所能地掌握到所有情报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想深入地了解一下这个人。这样的话在手术成功的时候我可以适当地感谢他,又或者当Ruby在她的余生中有感觉到任何不适的时候起诉他。”

“Weiss。”Yang轻声笑道,她看向床的方向,见Yang仍旧握着Ruby的手。“我认识这个外科医生。我爸爸有一次在任务中摔断了腿,是他为我爸爸做了手术。他很好。”

“他现在也六十四岁了。我需要确定他的视力和心智完好无损。”

Yang朝她的方向挑起一根眉毛。“你打算从你的卷轴板上了解这些东西吗?”

Weiss嘲弄道:“当然不是,Violet会给一些人打电话,他们有办法搜集到任何人的信息,我只需要浏览一下他的病历就行了。”

“Weiss,”Yang略带强硬地说道,“放下卷轴板。”

“可是我——”突然间,卷轴板从她手上被抽走了,Blake把它藏在背后。“喂!”Weiss朝Blake靠过去,胸口却被一只脚抵住,阻挡她前进。“还给我!”

“不行。”Blake相当轻松地挡住了她。“我们不会让你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人’去追踪那些让我们留在这里的好医生。”

Weiss做好手势,准备攻击Blake以便抢回自己的卷轴板。虽然见到她眼中的那丝恶作剧十分有趣,以及对Blake敏感的双脚挠痒痒的想法的确有浮现在她心里,可鉴于现在这种情况,这么做似乎是非常不合时宜的。

这很奇怪,在她们周围感觉很舒服——比Weiss在过去几年中的感觉要好得多。她非常非常想念她的队伍。

仿若暗示一般,Yang跳出了椅子,她们转过头去,看见她俯身在Ruby的上方。“她抓紧了我的手。”Yang几乎是心不在焉地说道。“Ruby……来吧,Rubes……我们都在这儿呢。”Yang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用义肢极其轻柔地拨了拨她的发丝。

Weiss遗忘了卷轴板的事,她离开沙发,向床的另一边走去。

Ruby很不安定,她的眼珠正快速地动来动去,眼睛却仍然闭着。Weiss不假思索地伸出手去,用手背抚摸Ruby的脸颊。“醒醒,笨蛋。”她低语道,片刻后,Ruby的头转向Weiss,那双银眸睁开了。

“Yang?”她沙哑地说道,然后咳嗽起来。

“放松。”Yang说,Ruby转头看向她姐姐,Blake正把一杯水递给Yang。“喝点水吧。”Yang极其温柔,Weiss几乎肃然起敬。她从未见Yang如此恰如其分地动作过——那些机械手指非常精确地移动着,轻轻抱起Ruby的脑袋。

Blake离开了——很可能是去找医生了,Ruby抿过几口水之后,脑袋被重新放回枕头里。

直到Ruby再次向Weiss看过去,她才意识到自己依然触摸着Ruby。Weiss慢慢抽回自己的手,双手绞在一起。

“发生什么事了?”她问道,缓慢地眨了眨眼。

Weiss不得不抑制住把Yang推到一边、爬到床上和这个傻瓜呆在一起的冲动。

“你摔倒了。”Yang答道,抬头望向Weiss。“她找到了你,把你带到了这里。”

Ruby与Weiss四目相对,她露出微笑。

片刻之后,笑容隐去了,Weiss率先预见到Ruby即将意识到自己最大的秘密暴露了。Ruby那双明亮的银眸转向自己姐姐,她沙哑地唤出Yang的名字。

“我很抱歉。”她说道,Yang露出微笑。

“我很抱歉。”Yang反过来说道,轻轻抚摸着Ruby的脸颊。“我很抱歉,我让你认为你无法和我说话。我从来都不想那样。”Yang摇摇头,俯身在Ruby额上吻了一下。“但你身体状况很差,医生明天就要安排手术了。”

Ruby的脸上浮现出警觉之色。“Ruby。”Weiss见此,知道Ruby陷入了恐慌。“没事的,我已经调查了这里的外科医生,我也告诉了Yang你不想搬到Vale。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Ruby缓缓眨了眨眼,理解了她所说的话,然后再次向Yang看去。“我永远不会让你做你不愿做的事,Ruby。我只是……真的想在你身边——我希望你希望我在你身边。”

“我是。”Ruby低语道,眼泪淌过Yang的脸颊。

“那也包括告诉我你的髋骨破裂了。”Yang试着打趣她,但她的声音很不自然,而Ruby也皱了皱眉头,她们俩都不擅长这个。

Weiss决定介入。“等Ruby思维更清晰的时候,我们再来解决这个问题,好吗?”她俩都向她看去。“医生马上就要来了,我们需要Ruby的手术许可。”她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Ruby身上,微笑道,“没有你,我不想做出任何决定。我——我打算支付这笔费用。”

“Weiss。”Ruby开口道,却被打断了。

“我知道,如果你说不,我会听你的。但是相信我,我的钱包几乎不会有任何感觉,而且我也不会再次帮你支付全髋关节置换手术,所以什么都不要在意。”

她让Ruby露出了微笑,尽管面色苍白,眼睛底下还有黑眼圈,但Weiss发誓Ruby依然如往常般美丽。

“好吧,谢谢你,Weiss。我欠你一打饼干。”

Weiss翻翻眼睛——尽管心里砰砰直跳。“我会记在你账上的。”

当医生走进来,开始向她们解释下一步安排时,Weiss准备迈步离去,给他们腾出空间。然而,当Ruby与她四目相对时,她停住了;Ruby的四肢无法动弹,却依然竭尽全力地伸出手来。

Weiss朝床边跨出几步,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Ruby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医生身上。

她不确定如何理解此事——Ruby发出无言的请求,要她握住她的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Weiss将在Patch花上比她原本打算的还要更多的时间。

————————————————

手术本身相当常规,甚至没有花上Weiss预期那么长的时间。可是,和Ruby的家人一块儿等待的时间却令人感觉压力山大——只因Qrow似乎不信任每个照顾他侄女的人,而Taiyang也不停地来回踱步。他们那紧张不安的样子反而令Yang看起来显得相当平静了。不过,倘若讲真的话,Weiss有点嫉妒Ruby的家庭,他们真心关怀着彼此。

现在,他们只不过是再次等待着Ruby醒来。

『总是等待着我们无畏的队长。』

于是,这使得Blake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看书,阳光洒在她的肩膀上,她对此感到非常满意,几乎就要发出惬意的呼噜声。Yang用卷轴板和Sun谈了她们的婚礼计划。这是她们必须和Ruby讨论的事情,可是,由于大家依然计划在这里举办婚礼,她们不想将婚礼推迟得太久。如果Ruby能够得以参加婚礼,即便是坐在轮椅上——尽快举行仪式自然是最好的。

尽管如此,她们依然打算将婚礼仪式留给她们的队长——Yang不打算在没有Ruby出席的情况下就举行婚礼。

与此同时,Weiss正将她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房间里她最喜欢的事物上——Ruby本身。她坐在Ruby的床边,轻轻锉着她的指甲。并没有别的理由,她只不过是想用一个比较自然的借口来握住Ruby的手。由于Ruby长年挥舞着一把巨大的武器,Weiss一直惊讶于她的双手因此而变得有多么地坚硬、满是老茧。她也从未停止过吃惊于那双粗糙的手能够在更为……亲密的情形下变得有多么地柔软与温柔。

一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引起了Yang的注意。

“她讲了个笑话吗?”Yang问道,指了指Ruby沉睡的身影。

Weiss翻个白眼。“少惹人厌。”

“你笑了。”

“我只是想起了点东西。”

“是什么?”Yang进一步发问,Weiss叹了口气。越过肩膀看过去,只见Yang正专注地盯着她。“还有,你为啥要锉我妹妹的指甲?我敢肯定,她紧张的时候会咬指甲的。”

“她确实如此,而且这很粗俗。我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让她为了我们俩而改掉这个毛病。”

Yang扬起眉毛。“我妹妹修剪指甲对你有什么好处?”只有当这个问题被问到时,Weiss才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她瞪着Yang,只得寄希望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对她保持为谜。

这说不定本可成功的,若不是Blake从她的书后面发出一阵笑声的话。

“干嘛?”Yang问道,顿时沮丧起来。“你们俩为什么老是这样?”

“Yang,你为什么要修剪指甲?”

Yang皱起眉头,Weiss思忖着跳过床去把Blake扔出窗外。

“因为我不想伤害到你啊,当我们在……噢……卧槽!”她目瞪口呆地转向Weiss。“卧了个大槽,你……和……什么!”Yang大叫起来,双臂在空中挥舞。

“你给我淡定点行不!我跟Ruby交往了好几年,你总不能告诉我说你认为我一直都忍受着尖锐的指甲吧。”

Yang一脸怪异的表情,捂住双耳。“我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了——等下。”突然,Yang又再度盯着她看。“你为什么现在要修剪指甲了?你终于要展开行动了吗?!”

“才不是!”Weiss责骂道,突然间意识到Ruby随时都有醒来的可能。“我并没有计划要展开任何行动,也没有任何行动需要被展开。”

Yang努了努嘴。“但你爱她。”

Weiss发出呻吟,转向Blake寻求帮助。她看见一双黄色的眼睛越过书本顶端凝视着她。“你确实爱她。”

“Blake!”

“Weiss,你爱她。你抛下一切和她呆在一起,这样她就能保住自己的生活。”

“你们两个都给我住口!”Weiss的语气比她的本意还要更具攻击性一点,但这确实奏效了。“听着,”她深吸口气。“我很感激你们的关心——真的——可当我刚来这里时,我问过Ruby了,我们之间是否还残留有感情,她告诉我说她没有。这让我很受伤,是的——可我已经接受了,我已经跨过这道坎了,尽管我仍旧爱着她,但它永远都不会再是过去那样的形式了。所以我需要你们两个都尊重这一点——尤其是你,Yang。只是……请……让我们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吧。” Weiss每说出一个字,她握住Ruby的手就越紧一分。

是的,她仍然爱着Ruby。对队伍的其他成员,她无法将此保密。这也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除非Ruby否认,若不然,Weiss便会继续相信她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不复存在了。她在前一天就已经告诉过自己了——在战争期间,在那座山上,Ruby变了。或许,她们原本能够在一起的未来也一并遗失在那儿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Weiss会接受现实,并尽其所能确保她们两个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