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姐姐最差劲了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18
点击:491
章节字数:73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听着。”Weiss坐在餐桌边,手指敲击着木制桌面,近乎咆哮地打断了电话里那个令人恼火的男人的话语,“如果我想为婚礼买二流的花,我便会为婚礼订购二流的花。”

一天前,在与Ruby的烧烤中一败涂地之后,Weiss决定专注于婚礼的筹办,让自己从已经不复存在的浪漫戏码中抽离出来。其中一个理由便是,她来到这里的初衷是为了Blake,以及帮Blake筹办一个最棒的婚礼。

另一个理由便是,Ruby已经让事情变得非常清楚了,所谓的“浪漫”戏码完全是Weiss一厢情愿,Weiss需要无视掉她所有的感情,转移注意力。

“夫人,关于您下的订单——我们无法在您要求的时间里完成。”

他那颤抖的声音只让Weiss越来越气——她并不想对这位花店的男人无礼,但他触了她的底线。在他的名片上,其中一条宣传语宣称他为婚礼提供的服务会有多么地棒,然而当她为了婚礼而向他下订单时,突然间他却说他无法完成这份工作?

“这让人无法接受。我已经给了你很多钱——数量多到你可以再雇几个人完成这份工作。现在你是要让我拿回我的钱然后去寻下一家吗?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不会再遇到像Weiss Schnee一样这么有价值的顾客了,我的名字和我的话都很有份量。”她讨厌用自己的名字来达成目的,但这往往十分见效。

只是这一次,唯一在身边的人只有Yang,她正穿着内衣躺在沙发上玩着电视游戏。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阵沉默,Weiss准备继续恐吓他。如果有必要的话,她会同意让她的名字被刻在他的花店旁。

“我、我们会完成任务的,夫人。”

Weiss微笑道:“非常好,谢谢你。我期待在这周之内能够从你那边收到新的消息。”

“当……当然。”

得到这样的答复之后,Weiss挂掉电话,放下卷轴板,在笔记本上记录信息。这是她今天必须开展的诸多任务之首。

“你觉得如果你打电话帮我订个披萨然后抛出你的名字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得到免费的面包了?”Yang从沙发上问道,视线没有从游戏上移开分毫。

Weiss徒然地瞪着她,放下手中的笔。“我并不会随便抛出我的名字。”

Yang讽刺道:“哦,得了吧,你差一点就要把你向我投来的那个死亡瞪视的照片发给他了。”

“他失职了。”

“他在一座小岛城的海岸边开着一家小小的花店而你却要求他为我们的婚礼提供成百上千的花朵。”

Weiss翻个白眼。“他的名片上说他可以为婚礼提供服务!如果他不能应付这次婚礼,那他应该更改他的服务资质。”

“我确信在这次婚礼之后他会这样做的。”Yang说完后伸出舌头,敲打着自己的控制器。“花是不是能顺利准备好?因为Blake想要漂亮的花。虽然她从来都不说,但这次婚礼对她来说很重要。”

Weiss从厨房柜台的座位上站起来,慢慢走进客厅,Yang稍稍往沙发一侧挪了一点,给她腾出位置。

Weiss轻轻坐下,抚平裙子。“花正在准备中,没问题。我清单上的下一步计划是伴娘礼服,我希望你的……伴郎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西装。”

“我会搞定Sun的。”Yang咯咯笑道,“如果我想要让他能够完好无损地参加这次婚礼,我很清楚最好不要把他交给你。”

“很好。”

Yang的游戏发出一阵令人非常心烦的声音,她叹了口气,挫败地把控制器放在自己大腿上。她轻轻掻了掻头发,让它顺着肩膀垂下,然后看向Weiss。“你要带Ruby去把她的裙子改一下?”

Weiss的肚子后悔地搅成一团,她答应了这件事,然后从Ruby的卡车上迅速逃离,仿佛卡车着了火一样。“没错,作为她的朋友,我当然要一起去了。你知道她有多讨厌服装店这类高级场所。”Weiss翻个白眼。“又或者五星级餐厅。”

“什么?”

Weiss叹息道:“没什么。”

她们安静了一会儿,Yang重新开始游戏。Weiss看着——或者说试图看着,但游戏动作太快,她不禁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可能会发生呕吐,又或者先患上头疼。

谢天谢地(或者并不),她的注意力被Yang最终打破沉默的话语所转移。“于是……作为她的朋友?”

『哦,来了……』

她捏了捏鼻梁。“是的,Yang——作为她的朋友。”

“于是你对此非常淡定?”

这个问题让Weiss感到恼火,再加上Yang总是反反复复死在同一个陷阱里,而Ruby曾在这个游戏上打破了通关时间记录,她抢走控制器,重新开始游戏。

Yang伸手想要抢回控制器,却被Weiss拍开了。“是的。”她开始玩起游戏,Yang瞪了她片刻,然后看她玩游戏。“我……对此很淡定——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可以和Ruby做朋友。这就是她对我们之间的关系的全部要求。”

“那你又怎么样?”

Weiss耸耸肩。“我怎么样?我很高兴我们修复了一条桥梁。”

“即便这条桥梁和以前那条不同?”

Weiss斜睨了Yang一眼。“我们可以停止‘桥梁’这个比喻吗?”

“是你先提出来的。”Yang再次伸手去抓控制器,Weiss一脚踹开她。“喂!这是我的游戏!”

“是的,而且你还输得一败涂地。坦白讲,我已经受够了那反反复复、凄凄惨惨戚戚的游戏结束音乐。”Weiss拒绝把控制器还给Yang,并试图回忆Ruby在游戏的这个地方所做出的动作。“回答你的问题——我对于自己和Ruby成为朋友一事感到很好。老实说,这减轻了我心里的负担。”

一阵短暂的沉默降临,Weiss听见的只有游戏那烦人的音乐,她等着又一个挖苦她的评论出现。

但是它并没有出现。“Winter可不是这样告诉我的。”

Weiss在游戏里的角色死掉了,她猛然扭头转向Yang。“Winter对你说了……”

“你那悲伤、抑郁的生活?是的。”Yang最终抢回了控制器。

“我的生活才没有抑郁!”Weiss大叫道,寻思着立马冲出去给她姐姐打电话,冲着她大吼大叫一番。

不过她似乎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这里就有另一个现成的姐姐可以让她冲着尖叫一番。“我只是告诉你我所听到的——Winter叫我好好看着你。确保你玩得开心。”

大喊大叫着保证自己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是件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撒谎是件不费吹灰之力的事——在她的整个生活中,她一直都在干这种事。

然而,Yang最大的优点之一便是非常善解人意。没错,她可能令人难以忍受、吵闹、使人不快——但她了解每一个人,Weiss对此亦感到安心。

她卸下防御,道出真相。“我没有抑郁……只是……非常孤独。”

气氛安静了一会儿,Weiss不禁好奇Yang是不是或许没有注意在听。游戏传来停止的声音,Weiss抬起头,看见Yang放下控制器,注视着她。“自从你和Ruby分手以后,你确实有点……脱离我们大家。我知道这样会更好过一点,因为你们两个分得那么糟糕,只不过……我和Blake从Vale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我只是……一直都不擅长交朋友——就像你知道的那样!”在Yang正要奚落她之前,她打断了Yang。“我只是在想,在战争之后,我可能会变得比以前稍微更擅长于交朋友了。大家似乎在乎我,而我也在乎他们,可是……在现实中这并没有那么容易。到最后,我不再尝试,而我真正算得上朋友的人是一个我付钱让她呆在我身边的人。”

Yang叹了口气,调整姿势,把脚放在Weiss的大腿上。Weiss一脸嫌弃地想要把Yang的脚推下去,但Yang把自己的脚牢牢贴在Weiss身上。

“放轻松啦,今天我是你的心理治疗师——你起码还是做一下我的脚垫嘛。”

“我可是个Schnee。”Weiss威胁道,心知肚明这只会让情况更糟。

“Weiss,在你睡觉的时候我可听见过你放屁。”

Weiss的脸烧了起来。“我才没有!”

“你放了,而且一点都不香。”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Yang在Weiss的腿上叠起双脚,盯着她看。Weiss挫败地把手搭在Yang的脚踝上,Yang对Weiss露出微笑。“好吧,跟我说说。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你?”

她重重地叹口气。“给我造一台时光机,这样我就可以回到在山上的那一天,和Ruby呆在一起,这样我就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吧。”Yang翻个白眼。“不过你得赞助才行。”Weiss没有作答,Yang忍不住用脚趾捅了捅她。“Weiss,讲真——你还爱着我的小妹吗?”

再一次地,撒谎毫无意义。“是的——我或许曾经说服过自己这只不过是孤独而已,但再次呆在她身边,我……”没有言语可以准确传达出她内心真正的感受。

“你跟她说过了吗?”

Weiss拍了一下Yang的脚底。“当然没有!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不能告诉她我还爱着她!况且,我们已经谈过我们之间是否仍旧残留着感情,而她说了她没有,她只想做朋友。”

Yang再次安静下来,Weiss审视着她。她似乎很困惑的样子——尽管这是她常有的表情——她摇摇头,最终叹了口气。“真是古怪。”她说,“我会跟她谈谈的。”

“你最好别这么做!”Weiss捏紧Yang的脚踝。“就……让我们这样吧。这样才能让事情更简单,也不会造成什么不必要的戏码。我们可以度过婚礼期,之后我会好好处理的。”

Weiss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理性了。她说话的语调冷静而柔和。然而,Yang却浮现出那噩梦般的坏笑,那个笑容正意味着她打算做什么让人恼火的事情。

“你知道,Weiss——我爸爸明天晚上就要回来了……我觉得他会想要回自己的房间,也就是说,我——我不确定我们是不是还有足够的房间能住下所有人。”

“Yang。”如果有必要的话,她准备大吵一架。

“我只不过是在说——我爸爸旅行回来后会很累,会想要回他自己舒适的床,而他的大女儿又结婚了。”

Weiss知道接下来Yang会说什么,她非常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心中的一部分不禁好奇,Yang是不是一直都在计划着这件事。“拜托,别说出来。”

Yang举起脚,用大脚趾碰了碰Weiss的鼻尖。“Ruby有一张非常舒服的沙发。”

“你是全Remnant最差劲的人。”

一阵响亮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我是说——我想Sun可以睡在Ruby的沙发上,直到你订到旅馆。”

“说得好像Sun Wukong会愿意跟她住一起似的!”她爆发道,接着立马感到双颊绯红。“我、呃……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恨我?”

Yang突然坐起,在Weiss脸上重重一吻。“我之所以做这种事,是因为我爱你,Weiss。我爱你们两个,而且我依然对你姐姐怕得要死。”

把她拉进地狱的人是Winter Schnee。

————————————————

Weiss愤怒地坐在后院的秋千上,脚踩在下方的混凝土地面上。

她不打算荡秋千,她气得要命,并不想荡这蠢玩意儿从中取乐。不,此刻她没有时间取乐——不是在Winter即将被大张挞伐的时候。

电话响了两声,然后是第三声——每一次声响都在挑起Weiss的沮丧。

当电话终于接通,她正打算爆发,却被Winter抢先了。

“打电话来感谢我,Weiss?”

『哦,来得正是时候。』

“感谢你?!你真是这么想的?要我感谢你恐吓Yang Xiao Long那个懦夫毁了我的假期?!把我从这个地方扔出去这样我就可以和不久之前才告诉我她对我和她之间的浪漫关系没有任何兴趣对我不再残留任何感情的前女友住在一起?!我要为此而感谢你?我要感谢你把我推进我整个生命中最不舒服的境况里?!”

当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时,她几乎要窒息了。她剧烈地喘气,知道自己的脸恐怕跟Ruby的斗篷一样红,但她毫不在意——她整个人暴跳如雷。

等待Winter的回应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Weiss觉得(希望)或许是她的反应吓到了Winter。

“噢抱歉,Weiss——我在吹头发,没听清。”Weiss差一点就把手机扔出面前的木栅栏。“不管怎样,不用谢。”

“Winter!”Weiss嘶吼道,发誓卷轴板在她的抓握之下开裂了。

“噢你能不能不要再那么激动了?Yang一直让我掌握着你的恋情的最新进展情况,我很清楚Ruby对你说了她对你毫无感觉。我只是建议你没必要因此而丧气。”

愤怒消退了一点点——起码Winter知道情况,即便她在这件事上的行为令人不快。“Winter,她告诉我她对我已经没有感情了,我也已经接受现实了。我不会强迫自己留在她身边,寄希望于她会回心转意。我不想让她在乎我。”

“如果不是Yang说服我Ruby她其实把自己隐藏在自己的假供之下的话,我决不会如此建议。”

Weiss咆哮起来。“你和Yang能不能停止你们的密谋?!这不是战场上的出谋划策,这是我的私人生活。”

“我不会停止密谋的,Weiss。我受够了整天担心你,看着你在庄园里寂寞度日。你至今依然没有放下Ruby,你爱她,我知道这是真的。这么多年以来你首次去到她身边——我不会白白浪费这次机会。”

Winter能够变得如此令人火大。即使她本是善意,但一切还是关系着她自己。即便这次的事情,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关乎于Weiss的幸福,而是关乎于Winter不想再继续担心下去。

“我不想把她吓跑。我们之间已经有很深的间隙了。”她轻柔地说道,希望Winter能够明白她是认真的。Weiss害怕破坏她和Ruby目前所拥有的那脆弱的休战状态。

“Yang已经跟我说了,”Weiss翻个白眼。“你俩现在正努力成为朋友。即便这里面不含任何浪漫情愫——和你的朋友共度时间真的会有那么糟糕吗?”

Weiss凝视着身前的虚空。树木、天空中的云朵——只希望Winter也能够感受到。“我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并没有刻意隐瞒,妹妹。”Weiss已经无话可说了。“听着,Weiss……对我敞开心扉,好吗?如果你经历了这一切而后果相当糟糕的话,我会亲自偿还你,为你疗愈创伤。”Weiss准备拒绝;准备告诉Winter这永远都不会发生。在产生内疚之前,她准备做很多事情。“我希望你能快乐。我希望你能找到可以使你展露微笑的东西,就像过去你们俩还在一起时那样。可在她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那样的人或事了。”

Weiss摇摇头,既沮丧又伤心,心知肚明这件事最终会迎来恶劣的结果。

然而,现在还无法摆脱它。“我会……好好利用这次机会的。”

在空虚的道别之后,Weiss关闭卷轴板,正打算把它放到一边时,它又在手中响了起来。

是一条她不认识的号码发来的短信。

「我们的姐姐在试图扮演媒人呢!如果这让你感到不适的话,我会告诉Yang你不能留下。」

『啊……』

Weiss不曾料到Ruby会主动提起这件事。她也不曾料到Ruby会直接联系她。Ruby对这一切都显得十分坦率。

『因为,不像你,她真的释怀了。』

Weiss痛苦地甩甩头,输入回复。

「如果你不要紧的话我也没关系。你父亲的房子早就满员了。」

她痛恨着即便是和Ruby来回发这些短信,也让她的心跳小小地加速了。

「听上去不错!我会把你的床准备好!」

Weiss快速回复了一个谢谢,然后完全躺倒在这张硬梆梆的木制秋千上,期望一道闪电可以彻底结束她的痛苦。

“Schnee小姐?”Violet打破宁静,Weiss睁开一只眼睛,看见她的助理正站在她身边,双手放在背后。

“今天,我们和位于Vacuo的那家讨厌的船运公司达成了交易——你的员工可以收到要求的80%的货物,他们会提供自己的船只。”

Weiss消化着这些信息,突然之间被拉回自己的工作中——这感觉很不真实,在一切荒唐之事中,她几乎快忘了自己的工作。“很好——我希望我们可以推进到至少85%,但我相信Hardwick和他的律师团太过柔弱,无法挑战Vacuo的恶霸。”

“Hardwick更关心的是保持面子,然后获取最佳利润。”

Weiss点点头——Hardwick是个白痴。“现在做任何事情都为时已晚,他们供应自己的船只在返程路上挽救了我们。让Hardwick给我发一份文件副本,我会审查这些文件,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准备发货,并期望一切顺利。”

Violet已经开始在她的卷轴板上打字了。“我们应该加强安防吗?在Vacuo运输货物一直都是出了名地容易惹上麻烦。”

“无妨,尤其这是他们的船只——我宁愿让Schnee公司旗下的人来做这件事。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在Vacuo就能拥有一条优质的供应线,并且可以开始帮助他们解决盗贼侵扰。”

“当然。”Violet在卷轴板上打完字并点了点头。“我已经通知了Hardwick,接下来我会为这趟旅程雇一支优秀的安防队伍。”

Weiss再度闭上眼睛。她在自己工作的那份熟悉感中竟找到了一丝安慰。“不妨给Flynt和Neon打个电话,我确信他们可以胜任这项工作。我们让他们来领导安防队伍。”

“你知道武装警卫不喜欢让猎人来告诉他们该怎么做。”

她知道,而且非常清楚。“他们也许不喜欢这样,但不管怎么说,只要你给他们付够钱,他们照样会听。”

“很好。”Weiss等着Violet离开……等着……等着——然而笼罩着Weiss的影子依然没有消失,最终她只好再次睁开眼睛。

“还有什么事吗?”

Violet耸耸肩。“你问我?Xiao Long小姐告诉我说在这周剩下的日子里你会住在你的——在Rose小姐家里。直到我们预定的旅馆准备完毕为止。”

哦对了……在一片凌乱中她把Violet都给忘了。

“呃……这是……有一些情况,我现在正试图——”

“Schnee小姐。”Violet柔和地打断她,“Xiao Long小姐说,欢迎我继续睡在书房里。事实上,她相当坚持叫我不要陪着你。”

这是很正式的语气,Weiss打算杀了Yang。“抱歉让你经历所有这一切——我没料到Yang针对我和Ruby谋划了如此之多。”

“她很可爱。”比起职业化,Violet更加私人化地说道。Weiss睁开她的另一只眼睛。“我之前从没见过你在她身边时的样子。”

此时,Weiss忍不住坐起来一点。“我是什么样子?”

Violet露出笑容。“就像一个坠入情网的少女。”她深深瞪了她助理一眼。“这并不是坏事,Schnee小姐。”

Weiss重重地叹口气,又重新躺了回去,遮住自己的脸。“也许吧——如果你觉得留在这里没关系的话,那样也许会更好一点——Ruby和我可能会自相残杀。”

“又或许你们可能会——”

“Violet,请不要说完那句话。”

她几乎能听出Violet声音中的笑意。“嗯哼,至少你在考虑这种事了。”

“我没有。为什么你们全都认为我和Ruby会滚床单——你、Yang、我姐姐,你们全都觉得这种事来得特别容易。你们不知道,首先,关于……”当她终于坐起来时,Violet已经不见了。Weiss瞪着空气,攥紧拳头。“我讨厌这该死的地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