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伤痕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18
点击:511
章节字数:59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嗨~室友。”Ruby手臂上挂着一条裙子,靠在裁缝师(整个Patch唯一的裁缝师)店门口的门框上,尽其所能地让Weiss对友情的含义产生质疑。

这并不是说Ruby做得过头了——她穿着一件T恤和牛仔裤,这身搭配将她完美的身材紧缚其中,长发披散而下;Weiss突然之间成了Ruby的牺牲品。她的头发跟脸型十分衬合,几缕发丝掖在耳后,其余发丝恣意垂下,宛如红黑瀑布。

她现在已经非常成熟了,成为了注定要成为的女人;而Weiss,呃,Weiss是一个Schnee,有足够坚强的意志进行忍耐。

毕竟,她可是花了整整两个小时为此做准备,所以她只能希望Ruby至少也会受一点点苦。“少来。”Weiss威胁道,越过Ruby身边,走进店铺。“你姐姐和我姐姐是我的死神。我希望比起你父亲,你能为客人提供更好的住宿条件。”

“呃,我有一张沙发?”

“沙发坐垫之间有没有被塞进午餐肉?”

Weiss回头瞄了一眼,看见Ruby的脸皱成一团。“没有?”

“那你比你父亲略胜一筹。”

“哇哦。”Ruby似乎既担忧又困惑——她脸上的表情逗笑了Weiss。“我是说,我知道他有点邋遢,但……那是哪种午餐肉?”

这次轮到Weiss的脸皱成一团。“老实说我不知道。”

“呕。”Ruby吐出舌头,片刻后她又露出微笑。“在我的沙发上不用担心午餐肉的问题!我家非常干净……大概是由于我基本上都不在吧。”

她们站在柜台旁,等着这家小店铺里的某人注意到已经有人进来了。门铃的叮当声显然没有引起店内的人注意,于是Weiss只好开始尽可能大声地用指甲敲击着柜台的花岗岩桌面。

店铺里有人在——她可以看见里屋隐隐绰绰的身影。又过去了一分钟,Weiss准备再次抛出她的名字。

“Yang把我的东西带过去了吗?”Weiss回头瞥见Ruby在货架上挑选裙子,手指抚过面料。Ruby喜爱接触,她喜欢通过触觉、嗅觉、听觉来体验这个世界。这是她的魅力之一——她生活的活力从未改变,哪怕经历过所有战斗,也不曾发生一丝一毫的变化。

“她带过来了。”Ruby没有转身,径直回答道,“你洗漱包里的东西比我整个浴室里的东西加起来都多。”

Weiss瞪着她。“做一个称职的Schnee需要花费很多功夫。”她带着一丝自嘲说道。她父亲嘴边总是挂着做一个“称职的Schnee”。她讨厌这样,即便这是她现在每天都在过的生活,每天都在撒的谎。

而在Ruby身边,她从来都不用撒这样的谎。“简直扯淡。我见过你浑身浴血灰头土脸的样子,但你看起来依然很美。我也听过你在睡觉时放屁——”

“我睡觉时才不会放屁!”

一阵清嗓子的声音传来,Weiss尴尬不已,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Ruby用手捂紧嘴巴憋住笑声,Weiss只得寄希望于她的死亡瞪视能够产生实际杀伤效果,因为这可以说是她一生中最尴尬的时刻了。

Weiss扬起下巴,稳住自己,转身看见一位一脸困惑、有点生气的老妇人,她有着一头褪色的红发,戴着厚重的眼镜,Weiss不禁好奇为何她戴着那样的眼镜还能保持身子挺立。

“我们来此是为了调整裙子,好参加Belladonna和 Xiao Long的婚礼。”

“啊!”这位妇人的表情立即改变了。“你是Schnee小姐!我本该从你的发色和高雅的气质注意到的,亲爱的。”

Weiss能够感觉到Ruby翻了个白眼。在大叫出在睡眠中释放气体之后,高雅这个词变得毫无意义。“是的——不过不是帮我改裙子,而是我的……朋友。”她朝Ruby做个手势,示意她走上前来,她走过来以后,Weiss拍拍她的肩膀。这是一个友好的姿势——绝对不是为了看Ruby的肩膀有多结实。“袖子太紧了。”

『太紧了——因为Ruby突然有了圆硕的肩膀。』

“那是当然的啦!”这位女士夸赞道,“瞧瞧这对臂膀——你一定在军队里!”

Ruby只是笑了笑。“没有啦,我只不过是个带着巨型武器的女猎人而已。”

“我的天哪!一个真正的女猎人!我敢打赌你一定有很多故事可以讲!”

Weiss有点意外这位妇人竟然不知道Ruby是谁。不过Ruby很有可能为此感到庆幸。Ruby从来都不喜欢伴随英雄而来的名誉。

即便她的银行存款很有可能因此而被提升。

在她们战斗的每一年中,Ruby的内心在逐渐改变着。这个女孩从小到大想要成为拯救生命、改变世界的英雄。她做到了——完全做到了。Ruby Rose是一个会被世代铭记与崇拜的英雄。然而,她做得越多,就越不想成为公众注意力的焦点。

Weiss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她自己也这么觉得。战争毫无刺激与浪漫可言。她们整晚睡在沟渠里,防止被路过的戮兽群发现。好几天不能洗澡,没有卫生保障。

她们被砍、被刺、被射击、被扔下悬崖、被各种各样的东西焚烧。这一切都糟糕至极。

看着Ruby跟随这位妇人走进去,Weiss不禁好奇Ruby是否也像她那样看过好几个月的心理医生。就Weiss所知,Yang是看过心理医生的。

她们所有人都背负着战争的伤痕。

Weiss感觉到Ruby的视线,发现Ruby正回头看着她,脸上带着些许“帮帮我”的表情,Weiss立即想起了Ruby叫她来这里的原因。起码可以说,这不是Ruby的长处。于是,Weiss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翻个白眼,跟上那位正把Ruby拖进里屋的态度坚决的老妇人。

里屋充满了亚麻布的味道,比主厅里的味道还要浓。货架上摆满了各种颜色和质地的料子。Weiss很喜欢这个房间——光线充足,舒适。房间正中央有张座椅,四周摆满了镜子。角落里放着一个微开着门的衣橱,旁边有一张小沙发,Weiss坐在那里,在那个位置可以更好地观察Ruby。

“那么,女猎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妇人问道,Weiss小心翼翼地观察着Ruby的表情。“我想,一定比我干的这行更刺激一些!”

Ruby从容地答道:“女猎人的生活可能有点混乱——但这是我知道的全部。”

“Ruby是全Remnant最好的镰刀使。”Weiss说。朋友当然可以夸耀他们的朋友。

此外,看见朋友像Ruby那般脸红的样子,也是很棒的。“呃……我叔叔——”

“并不如你。”Weiss打断她,脸上浮起一抹骄傲的笑容。“她非常优秀。”这一次,她是对着裁缝师说的,裁缝师点了点头。

“哎呀,我不知道什么是镰刀,但我想它是用来狩猎怪物的。”

Ruby羞赧地笑了笑。“它陪伴我经历了很多事。”

妇人一边忙着弄裙子——偶尔测量一下Ruby的手臂和肩膀,然后返回自己的座位——一边继续对Ruby的工作提问。

值得庆幸的是,她并不是很懂狩猎怪物的意思,所以她的问题全都没有真正触及核心,她们聊的都是些简单易懂的话题。

Weiss依然聚精会神地听着——乐于了解Ruby更随意些的冒险。她显然在河边住过(也在里面洗澡)一个星期,等待一只一直困扰着附近村庄的影魔鸦出现。

正当她要开始讲述另一个关于最近和她叔叔一起狩猎的故事时,裁缝师走过来,要求Ruby抬起手臂进行腋下测量。当她照办时,Ruby的T恤也同时被牵动,沿着背部向上撩起,Weiss准备要么望向一边,要么贪心地偷窥一下裸露出来的肌肤。然而,一条又深又暗的淤伤夺去了她所有的注意力。那条淤伤始于Ruby的背部下方,消失在她的腰带下面。

顷刻之间,所有思绪都离Weiss远去,她所能看见的只有那条淤伤。她想起了Ruby坐下时有多么地困难,Ruby在座位里如何调整姿势。

Ruby受伤了,Weiss向她询问过此事,却被拒之门外。

她竭尽全力,压抑住自己想要冲过去检查伤势的第一反应。

Ruby已经不是十五岁的人了——Weiss无法扮演医生的角色,检查她的伤势。她们早已不是恋人,更别提战场上的搭档了。

泪水在她的眼睛里灼烧,Weiss庆幸Ruby没有看见自己。她在乎的女孩受伤了,还对所有人隐瞒此事。Weiss知道如果自己跑去问的话,Ruby只会把她推得更远。

Weiss咬住下唇,慌张地站起身来。“抱歉,洗手间在哪里?”Ruby回头看向她,但Weiss只把注意力集中在老妇人身上——倾听她的回答。

“在后面拐角的租赁处。一切都还好吗?”

Weiss迅速点点头。“嗯,我觉得我的眼睛里进了些灰尘——我很快就回来。”Weiss朝一脸好奇的Ruby快速地笑了笑,逃出这间小屋子,寻求洗手间的安全地带。

Weiss走进洗手间,关上身后的门,生气地发现没有门栓,无法上锁。

“因为,这里理所当然地不会有门栓了。”她咕哝道,然后坐在马桶上,用脚抵住门,让门保持关闭状态。“给我镇定,Weiss。你可以处理这件事的。”

『要怎么做?』

那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她要怎么来解决这件事?她知道如果自己向Ruby问起这件事,最终只会造成Ruby把她推开的结果。Weiss知道Ruby很享受自己的自由——在Beacon或战争期间,她没有太多的自由。Ruby是一名军人,并且往往是队伍里最年轻的成员,正因如此,她被大家宠溺着。

如今,Ruby是一名有着自己的生活的成年人,她离群索居,这样她就能够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Weiss不能逼她——不能逼迫Ruby解决问题,成为另一个Ruby想要赶走的人。

『她已经是个成年女人了,她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如果这是真的,Weiss忍不住好奇为什么她没有照顾好自己。淤伤很严重,而Ruby显然处于疼痛之中。然而,当Weiss向她问起她是否安好时,Ruby说了她没事。

因为Ruby“总是”没事。

Weiss把手伸进口袋,拿出卷轴板,快速找到Blake的号码。她输入一条关于见个面讨论一下食物的短信,然后发送出去。她会讨论食物的——Blake的婚礼才是首要的。但Weiss需要找个人聊一聊。

——————————————

Weiss抵达Taiyang家时,家里很安静,只有Blake坐在厨房的柜台边,正津津有味地舔舐一个覆满巧克力的勺子。Weiss不由得注意到此刻在她好友身上出现的两件稀罕事。一——她的头发一片凌乱;二——她没有穿裤子。

Weiss没有敲门,此时正是白天,没有哪个神志清醒的人会在这个点上卷入肉体活动之中。然而,Blake看起来就像刚刚才滚完床单。

“呃。”Weiss僵在门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

可是,Blake一看见她便露出笑容。“嗨——”她说道,语调柔和,毫不在意。“你来得有点早。”

“而你有点衣不蔽体。”

Blake咯咯笑道:“我穿了内裤——况且,天气很热。”

当淋浴声突然响起时,Weiss甚至不用去问。“她没在等你吧?因为我可以换个时间再来的。”

“没关系。我们……已经完事了。”

Weiss翻个白眼,放下包,然后拉过一张凳子,坐在Blake对面。“你们两个太没有节制了。”

“听着,我们为了你可是取消了第二轮,所以少来这套。”

“噢Blake,我们可以不聊你的性生活吗?”Blake扭了扭脖子,耸耸肩,继续吃起勺子上的巧克力。“我只是想向你问问关于Ruby的事。”

“所以你想聊你的性生活?”Blake露齿一笑。

“Blake……”Weiss希望她的语调能充分传达出她的认真。这一定起了作用,只见Blake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她是不是……受伤了?”

“我的意思是……她在工作中经常会有一些肿块和淤青。不过就我所知,没什么严重的。为什么这么问?”

突然,Weiss想知道这件事到底该不该由她提出来。如果Ruby没有告诉她们,那也是她的权利。“我……只是好奇。毕竟做女猎人是很危险的。”她改变主意,希望这足以打发Blake。

Weiss假设过她们知道这件事。Yang是Ruby的姐姐,尽管她们距离遥远,但Ruby没有把这种事情告诉她似乎不太合理。

“Weiss。”Blake放下勺子。“你不会跑到这里来就只是为了问我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她很好奇,但Weiss知道她没有资格去插手干预Ruby的生活。是的,她很在乎——但她觉得把Yang和Blake卷进这件事是不对的,她非常清楚如果Ruby受伤了,Yang一定会抓狂的。它可能会带走Ruby为自己创造出的自由和距离——Ruby似乎很享受的距离。

她很清楚Ruby之所以把这件事保密,是因为她受够了大家总是在试图保护她。

不过,她必须得作一些掩护。“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保证。只是每次聊到Ruby的狩猎时,她就会变得很安静——我担心是不是也许出了什么事。”这并不完全是个谎言。每当谈及工作时,Ruby就会变得守口如瓶。如果不提她的工作,Ruby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好几个小时。

“那是因为,如果她谈起自己的工作,她姐姐就会试图说服她放弃这份工作。”

Weiss把头偏向一边。“为什么?”她从来都不知道Yang竟然会反对她的小妹。

“有一些……深夜来电会让Yang很不安。大约两年前,Ruby从Vacuo的一个小镇上打来电话。她说她没钱了,需要有个人过去接她。Yang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去接她,等她们回来时,Ruby的状况一团糟。她得了重感冒,没有照顾好自己。她花光了所有的钱,只是……非常糟。Yang要求Ruby停止狩猎,然后她们大吵了一架。”即便只是复述这个故事,Blake似乎也很难过。而让Weiss感觉更糟的是,她并不在她们身边。她错过了团队中一个非常紧张和重要的时刻,她痛恨这一点。“她们清楚地谈了这件事,一个月后,Ruby回到狩猎工作中。从那以后,她们就……不再谈起Ruby的工作。我问过Yang关于这件事,她说‘这不关我的事’。就是这样。”

Weiss叹了口气,捏了捏鼻梁。“她们两个。”她摇摇头。“我很抱歉我不在这里,没有帮上任何忙。显然我比以前我自以为的还要更加疏离这个圈子。”

“有时候我觉得如果让Ruby离开这个圈子的话,她会很高兴的。”

淋浴声停止了,在Yang出来之前,Weiss知道是时候离开了。鬼才知道她们两个计划在这座房子里做什么。

『等等……』

“Violet呢?”

Blake站起来,把盘子拿到洗碗槽那里去。“她和Sun一起去接Neptune了。”

“和Sun?”Weiss略带嫌弃地想着可怜的Violet被那个……男孩缠住了。

“事实上,是她坚持要去的。”Blake说道,眼中闪烁着一丝光芒。Weiss觉得自己仿佛遭受了一辆卡车的撞击。

“不……”

Blake耸耸肩。“我觉得她看上他了。”

“不可能。”Weiss就事论事地说。“Violet毕业于Haven最好的大学。这是不可能的。”

“Weiss。”Blake越过肩膀瞥了她一眼。“我不是说她想嫁给他。只不过是想在假期中找点乐子罢了。我的意思是,连她的老板都在跟前任同居了,为什么她就不能试着找点乐子呢?”

Weiss挫败地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走上前去,给她朋友一个拥抱。Blake笑了起来,回抱住Weiss。“好吧,我不会去打扰她的。只是……别让你的未婚妻对她造成太多影响,好吗?不管怎么样,我依然需要一个能干的助理。”

这是实话,这个地方很容易使她忘记世界的其余部分。一旦Blake和Yang完成婚礼,她便会踏上归途,回到她过去的生活中。

不过这要在确定她的“朋友”没事之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