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自作自受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13
点击:474
章节字数:81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Weiss坐在大厅入口处的长凳上,看着Ruby跳过柜台,开始到处翻找她所能找到的东西。

她们非常幸运地找到了这家有着几扇破窗户的废弃旅馆——远离了从南边几十英里处传来的战斗声。对Weiss和Ruby而言,这并不是她们的战斗,她们负责的是侦察任务。到目前为止,她们所了解到的情况是这片地区的戮兽数量远远超过了猎人数量;她们给Winter提供的快速报告能够让Ironwood派遣士兵前去施以援手。

见到一场需要打的仗却被告知不能参与,这对Ruby来说是相当艰难的。这不是她们力所能及之事——这里有太多的戮兽,而女猎人只有两个,即便她们能以一当十,却也于事无补。

不,她们必须让军队和参加这场战争的人去做他们的事。Weiss和Ruby去她们被告知要去的地方,做需要做的事情。她们早已被赋予自己的任务,最终会迎来属于她们的战斗——而此刻她们正等待着,到了明天,她们就会踏上返程。

然而今晚,Ruby正在挣扎着,因为她明知道有事情需要去做,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于是,当Ruby在这间废弃旅馆里东翻西找的时候,Weiss一个字也没说。

直到Ruby撞翻了什么东西,声音之大足以让Weiss跳起来时,她才终于决定开口。“Ruby?你在找什么?”

“我不知道。”Ruby说,Weiss继续盯着Ruby后背,看她一个抽屉接一个抽屉地把东西翻出来。“我觉得这里可能会有饼干之类的。”

Weiss翻个白眼。“这间旅馆已经废弃好几个月了——不可能会有任何食物留下。”Ruby的双肩垮了下去。“还有,为什么在旅馆的大厅里会有饼干?”

“我不知道。”Ruby再次优雅地跳过柜台。“也许他们给你一块带着房间钥匙的饼干。是我就会这么干。”

她看着Ruby慢慢提起自己的背包,把它放在长凳脚边,靠在Weiss的背包旁。然后Ruby小心翼翼地坐下,Weiss感到心中涌上一股怜爱之情。

她想都没想——径直伸出手去,轻轻摩挲着Ruby的后颈。“你的臀部还是在困扰着你?”Ruby发出一声不置可否的咕哝。“我就把这当成回答‘是’了。”Weiss知道Ruby讨厌承认自己正处在疼痛之中——她讨厌承认自己受伤了或者生气了或者……一切。

尽管如此,Weiss并不惧于推进这个话题。对她而言,默默地承受痛处毫无意义,尤其是在她想要提供帮助的时候。

沉默在她们之间弥漫了片刻,Ruby在长凳上向Weiss贴近了一点,把头靠在Weiss的肩膀上。这既舒服同时又不舒服。亲近与Ruby的存在一如既往地令人平静,但静默却使人如坐针毡。

Weiss不假思索地打开了身前这架豪华钢琴的盖子——一个十分美妙的乐器——钦佩起琴键的洁净如新。

“弹奏点什么曲子吧。”Ruby打破静默,说道。Weiss低头扫了Ruby一眼,见她的双眼几乎快阖上了。

“声音会很大的。”

Ruby嘲弄道:“不,不会的。好几英里之内我们都没发现任何戮兽,更别提人类了。为我弹奏一曲吧。”

“Ruby。”Weiss叹息道,“我不想冒险。”

“就弹一支安静的曲子。”

这女孩实在太固执了。“我只知道一首安静的曲子。”

“那就弹它了。”Ruby边说边抬头用那双可恶的银瞳望着她,微笑道,“我想听你演奏。”

知道Ruby不会放弃,Weiss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她这支安静的曲子。“这是我糟糕之日的曲子,Ruby。”

这句话让她的女友稍微坐直了一点——眼中充满担忧。“你的什么?”

Weiss咬住下唇。“你知道……有些日子,我早上醒来后都不太说话的么?以前还在Beacon的时候,在那样的日子里,我会专注于学习,不怎么跟队友说话;我会早早上床睡觉,又或是整晚都呆在图书馆里?”

“你的皱眉日。”Ruby说道,Weiss困惑地挑起一根眉毛。

“我的……皱眉日?”

Ruby缓缓点头。“这显然不是正式名称——但我是这么称呼的。我总是能注意到,因为你甚至都不叱责我们了。你第一次在Beacon度过这样的日子时真是吓到我了,我还以为你坏掉了。我不喜欢这样,可是,当我搞清楚这只不过是你在那一天很难过时——我就尽我所能,让你感觉能好一点。”此时的Weiss更好奇了,她保持沉默,让Ruby继续说下去。“我会为你清洗咖啡壶,或者把你的洗发水放在Yang的那堆洗发用品前面,确保它更容易被拿到。我从来——从来都不是很清楚该怎样做才能使你感觉更好,所以我尝试了每一件事。把你的枕头拍松,或者确保我们有新鲜冰块,因为我知道你特别喜欢在你的饮料里加冰块……尽管你可以,比如说……用雕文自己制造冰块——但你不会想要整个饮料都被冻住所以你只需要一点点冰就行了,还有我——”

Weiss用一个坚实的吻打断了Ruby,这让Ruby有点喘不过气来。这是最棒的感觉。亲吻Ruby让她安静下来,使得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更加亢奋了。Weiss的余生都可以依靠Ruby的精力而活,无需他物。

当Ruby的双手碰到她的两侧然后又迅速抽回去时,Weiss抓住它们,把它们又拉了回来。Ruby贴着她的嘴唇轻轻笑了笑,她们分开嘴唇,彼此都喘着气,Ruby羞涩地抬头看着她。

“这依然棒呆了。”

Weiss感到自己脸红了。“你个呆瓜。”她再次快速地吻了一下Ruby。“这只不过是接吻罢了。”

Ruby摇摇头。“嗯哼——这是在亲Weiss!就像是……偷走了最昂贵的饼干罐子,带着它远走高飞,简直再好不过了!”

“我很高兴知道自己比饼干好。” Ruby的拇指划过她的脸颊,Weiss微笑道。“于是你还是想听我的那支悲伤的曲子?”

“只、只要你想弹的话。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它是你的悲伤的曲子。”

Weiss从Ruby身边抽离,调整自己的位置以便更多地面向钢琴,她把双手放在琴键上。她很清楚该按哪些键。“当事情变得艰难时——如果我父亲要斥责……或者只是简单地无视我,而winter在我身边的时候,她就会为我弹奏这首曲子。”Weiss的喉咙哽住了,她吞下这团结块,宛如饮下毒药。“这是我母亲教给我的曲子。”

Weiss的母亲是Ruby从来不敢提起的话题。Weiss当然知道Ruby很好奇——这很公平。不过,Weiss并没有兴趣深入讨论这个话题,只因为她自己也差不多跟Ruby一样茫然。

事实是——Weiss从来都不了解她的母亲。她所知道的只有从winter那里听来的故事,以及每次提及母亲时,父亲眼中浮现出的阴霾。

“我想你可以说,”Weiss看向Ruby,伸手牵起她的斗篷一角,把它塞进Ruby怀里,“这是她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看着Ruby眼中浮现出理解的神情,以及她紧紧抓住自己斗篷的样子——Weiss觉得自己得到了真挚的理解。“还想听吗?”

“是的。”

Weiss微笑着用手指抚过琴键——琴键触手冰凉,还沾有些许灰尘,但给人感觉非常熟悉。在她按下琴键的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远去了。

“你是我的阳光

唯一的阳光

当天空乌云密布时

你让我快乐

亲爱的,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爱你

请不要……带走……我的阳光。”

**

——————————————

Weiss坐在餐馆里,一如既往地这么做——把餐巾放在大腿上,手肘放在桌上。这是在公共餐厅吃饭时的合理姿态,Weiss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被这样教育的。

然而,当她看向Ruby时,只见她从隔壁桌拖来一张椅子,把脚放上去,拇指划着卷轴板,嘴里咬着吸管。

她深深瞪着Ruby,希望她的搭档能够意识到自己姿态的错误,进而纠正过来。可是,当她环视Ruby选择的餐馆时——她发现她才是那个不协调的人。

这里的桌子摆放很不整齐,环境嘈杂,比Weiss在Atlas经常去的那些餐厅还要嘈杂得多。餐馆里有几台电视正播放着各种球赛,甚至还有一些电视专门用来放映好几年前乃至几十年前的维特节锦标赛。

Weiss感觉很不自在,极其不自在;她忍不住对吵闹的顾客以及菜单上印有太多图片这个事实感到紧张。

“R-Ruby。”她出声唤道,视线与那双银眸对上。“你说这个地方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Ruby露齿而笑:“獠牙野猪的呼吸。”Weiss不自觉地皱起鼻子。“这里有整个Patch最棒的烧烤!”

Weiss低头看向自己今天选择的这件带纽扣的白衬衣,意识到这是诸多错误中的第一项错误。“Ruby。”她用某种语调说道,通常只有在Ruby的愚行把她逼得有点过分时,她才会使用这种语调。

Ruby似乎很熟识这种语调。“你想去别的地方吗?”她问道,Weiss非常善于发现她几年前爱上的那颗善良的心。

『如今那颗善良的心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只是你的朋友。』

“不、不是。我可以在这里吃。没关系。”当她们还在一起的时候,Ruby总会尽快确认Weiss是否高兴。如今,她们只不过是朋友而已,Weiss不希望受到宠溺或是任何特别照顾,主要是因为她不想让Ruby为她做什么。

她长期备受煎熬,否认着自己仍然疯狂地被这个女孩吸引。

Ruby点点头,微微一笑,头发轻轻飘落在脸颊旁——Weiss喉咙一紧。Ruby真心不要再这么可爱了。

这顿饭的另一个好处是,Weiss相当确定等Ruby的脸上沾满酱汁,再被溅出的任何汁液糊了一脸时,她就不会再显得那么迷人了。

“那么……”Ruby开口道,指甲敲击着桌面——这是Weiss曾经多次尝试想要帮她纠正、却也多次纠正失败的习惯。“你的,嗯……你的朋友很可爱。”

Weiss抬头看向Ruby,她的心脏为刚刚听到的话语而加速跳动。“Violet?”

“没错,她很可爱——就是有点年轻。”Ruby耸耸肩。

“她比你小三岁。”

Ruby没有看Weiss。“比你小五岁。”

“你吃醋了?”Weiss对自己刚才提出的问题感到难以置信,但Ruby表现出的样子——她曾见过这种既可爱又恼人的模样。吃醋的Ruby是一种……很独特的体验。不过与她们还在交往时不同——现在这只会让人觉得奇怪。

这个问题似乎让Ruby生气了。“当然没有,Weiss。我很高兴你找到了另一个人。”

『天啊……』

“Ruby我——”

“下午好,女士们——Ruby!”这位围着紧绷的白色围裙、穿着肥大的黑色裤子的老绅士,一看到Ruby情绪就激动起来。Weiss还没来得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就把Ruby从椅子里提起来,紧紧抱住她。

就在Ruby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之前,Weiss差一点就用雕文把这个突然的闯入者扔出去了。

她看见Ruby回抱住他。“Petrie!见到你真是太好了!”Ruby笑着说道,然后坐回自己的椅子里。

“你也是,孩子——你看上去很好。比我上次见到你时好太多了。”

Weiss注意到Ruby看向她、紧接着视线又回到这位男士身上的样子——就好像他泄露了什么Ruby不想泄露的秘密一样。“是的,嗯……我、呃……我很高兴直到现在都还不必跟你发生任何商业往来,除了吃你超赞的烧烤以外!”

Petrie笑得合不拢嘴。“我们一直都很想在这里见到你,Ruby。几个星期前你叔叔在这里——他说你去狩猎了。”

“没错,死亡阔步者的巢穴。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死亡阔步者的巢穴?!』

Ruby与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一直不愿往Weiss这边看。

他兴高采烈地拍打着Ruby的背。“你知道你的伙食这里全都包了。”

“Petrie……”Ruby伸出手指点了点,弱气地威胁道,“我会付钱,就这样——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上千次了。”

Weiss注视着这个庞大而欢乐的男人向Ruby露出她所见过的最满溢着感激之情的表情。

“总有一天,你要让我和我的家人好好地报答你,Ruby。”

令Weiss惊讶更甚的是Ruby有多么亲切地向他挥了挥手。“这是我的工作,Petrie——你支付了报酬,而我完成了工作。无论何时我出现在这里,你都做了非常美味的食物,对我也非常好——这就是我所需要的一切了。”

Petrie突然把双手放在背后,对着Ruby鞠了一躬,Weiss看到她有点脸红了。“这是我的荣幸,Rose小姐。现在,我能给你上点什么——哦?”他的反应足以表明他这才真正注意到Weiss正坐在桌子对面;也同样正是在那时,Weiss才注意到他头顶上的猫耳朵立了起来。“同伴?”

他向Ruby投去的那个暗示性眼神让Weiss想把他打翻在地——或者说试图打翻在地——毕竟他可是个大家伙。

“这是我朋友,Weiss。”Ruby介绍道,“朋友”这个词听起来就像是猫叫一样,尽管如此,Weiss还是握了握这个男人的手。

“你好,Weiss——很高兴见到你。Ruby的任何朋友都是我的餐馆的特别顾客!”

Weiss好奇这个男人是否知道她是谁——她父亲是谁,又或者她在哪里工作。接着她心中的一部分能够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生活有多么地开心,他有多么地容易流露出情感,他笑得有多么频繁;突然之间她意识到,即便他知道了——他大概也不会在意。

Weiss往往比其他人更担心自己名字的重量。“谢谢。”她露出最好的笑容,Ruby似乎对这段互动感到很开心。

“那么,你们想要来点什么?”Petrie问道,而Ruby甚至连菜单都不看一眼。

“给我们两个烤架。啊!我还要一杯巧克力奶昔!Weiss,你要奶昔吗?它们非常好喝。”

Weiss在椅子里稍微直了直身子。“我不要奶昔,谢谢。请给我一杯柠檬汽水,如果可以的话少放点糖。”Weiss将菜单递给这个男人,无视掉从桌子对面传来的Ruby的窃笑声。

“好的。”他鞠了一躬,对Ruby轻轻眨了眨眼。“你们的饮料很快就会上来。”她看着他捏了捏Ruby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

Weiss不由自主地觉得——那段互动以及他看向Ruby、对Ruby说话的方式都承载着太多过去。她想要询问,她有上千个问题——就在她提出哪怕一个问题之前,她的卷轴板发出嗡嗡铃响。

「你还好吗?要我来接你吗?需要藏身吗?要我给你买一打鞋子吗?」

“Violet。”她叹了口气,摇摇头。正当她准备开始输入回复时,Ruby的椅子传来向后滑动的声音,她抬起头来。

“我要去、呃……用一下洗手间。不准偷喝我的奶昔。”Ruby试着微笑,但那个笑容苍白而空洞。就在那时,Weiss才把许多点连成线——Ruby对于Violet的想法,现在的短信,还有……

“该死。”

吃凌乱的烧烤的幸运之处便在于,这几乎没有给对话留下多少时间。这也就意味着,正因为她们都在吃,整顿饭里充斥着的令人尴尬的沉默就能够被轻易地忽视掉。然而,在正行驶在回家路上的卡车里——沉默的唯一借口便只有Weiss在手机上忙碌着。她并没有做她所谓的“工作”——她只不过是在漫不经心地翻着手机里的照片。

Weiss不是很确定为什么她们没有说话。大概是因为当提起Violet时,Ruby似乎生气了——Weiss忍不住想知道为什么这会产生影响。她们已经分开很久很久了,为什么Weiss的生活中有了一个新的女人会对Ruby产生如此大的影响?Ruby还爱着她吗?Ruby是不是也如她那般想着自己呢?

『首先,Weiss——你并没有另寻新欢。你有的只不过是一个拒绝了和你共浴这个可怕请求的聪明蛋助理。』

看Ruby开车——见到Ruby如此成熟地独自居住,自己照顾自己,这感觉很奇怪。Weiss并不是怀疑Ruby自己照顾自己的能力,只是Ruby总是……有某人在照看着她。无论是Summer还是Taiyang,又或者是Yang,然后是Weiss自己。

如今Ruby是个成年人了,她自己开车,执行单人任务,与当地餐馆的厨师有着奇怪的……感情联系。

Ruby有了自己的生活,而Weiss并不是其中的一份子,这让她觉得很痛苦。

车窗开着,风把Ruby的长发吹向身后,她戴着太阳眼镜,挡住从澄澈的天空中直射而下的太阳光线。这是个美丽的一天,但也非常地热,在去餐馆的路上Ruby就已经提过她的空调坏了——所以窗户才开着,让卡车嘈杂的引擎声充斥在车内,使对话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更何况她俩本来就没有真的想要说话的意思。

当她们在等红灯时,Weiss眼角余光瞄到Ruby在座位里调整坐姿。她注意到Ruby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相,于是便转头看向她。这个动作让Ruby僵住了,Ruby快速撤掉脸上的表情。

“怎么了?”Weiss本能地问道。她知道这大概跟自己毫无关系,但看见Ruby不舒服的样子令她作出了反应。

Ruby如她所料地挥了挥手。“没什么。”Ruby向街边的路灯瞥去,叹了口气——显然想要逃避这场对话。

Weiss并未因此而收手,相反她利用了这一点。“我没有跟Violet在一起。”这句话引起了Ruby的注意。“她只是我的助理而已——没别的。”

她不确定地看着Ruby,而Ruby只是握紧方向盘,依然没有看向她。当红灯变绿时,Ruby再次踹下踏板——速度比Weiss喜欢的还要快一点。

“Ruby。”Weiss出声唤道,Ruby突然把速度降了下来。“请跟我谈谈吧。”

Ruby之前明明如此地轻松愉快——她对Weiss微笑,调戏Weiss;她甚至还是提出这次友谊试验的人。到底是什么改变了?

就在Weiss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之前,她们的车子驶离主路,进入一条排列着几栋小型建筑物和商铺的辅路。Ruby把车开进一个空旷的停车场,在一处空地上停下卡车。她关掉引擎,突然之间,一种不同于任何Weiss所记得的静默笼罩着她们。

“好吧。”Ruby最终说道,她表现得这么戏剧性,让Weiss恨不得扇她一巴掌。“好吧——我爸爸以前经常告诉我说要直面一切。如果你让它成为一个问题,那它就只是一个问题。所以……我们要直面这件事。”

Weiss突然在想自己是否应该逃出这辆卡车。直面……不是她的风格。“呃……”

“你对我还有感情吗?”

是的——她的脸立马烧了起来。这是对脸上传来的热度的唯一解释。“Ruby我——”

“等等!”Ruby挥舞双手。“如果有的话也没关系,你可以告诉我。我既不会生气也不会高兴也不会伤心,什么都不会有!”

Weiss皱起眉头。“你什么都不会有?”Ruby只是微笑,Weiss决定化被动为主动。“你对我还有感情吗?”

“没有。”Ruby简单地说道,有那么一瞬间Weiss觉得自己听错了,又或是她的心在戏弄她。

然而,接踵而至的沉默坐实了Ruby刚才确实说出了那样的话,还说得如此之迅捷、如此之随意,Weiss发誓她的心碎了一地。

“呃。”她的声音听起来一定很悲伤,因为Ruby再次快速地开口了。

“我是说当然我还是很在乎你想念你之类的!但我们并不是通过浪漫的形式而且这也很困难!不过现在见到你,我想念你,Weiss——还有我意识到浪漫之类的东西不应该阻断我们以前所拥有的东西!最初的时候我们是搭档对吧?搭档及朋友——我们在Beacon所拥有的纽带不应该被打破。那才是至关重要的!我——这样可以吗?”这个问题和Ruby曾经问过的一样认真,Weiss可以从那双回视着她的银眸中感受到那份重量。

受的伤已经不能更深了。

年复一年,Weiss学习着如何隐藏情绪、如何掩饰痛苦,此刻,她的学习成果很好地见效了。她坚定自我,挺直身子,带上最好看的微笑——她练习了好几年的微笑——点了点头。“当然了。”她使人信服地答道,就如同在她父亲过世之前,她告诉他她爱他那般;那不是事实,但那是他需要听到的。“为了Blake和Yang,还有这次婚礼,这样绝对能让事情变得容易起来。”

Ruby似乎对这样的回答感到非常高兴,她点点头。“是的!噢你能理解真是太让我高兴了!之前总是很尴尬,我觉得我们可以……跨过这道坎,但我们得解决掉它才行。我、我觉得我是从你那里学到的。”Ruby露齿而笑,“计划与准备总会导向成功。”她说完这句话后眨了眨眼,Weiss的指甲深深陷进掌心里。

“以前我是在Beacon的图书馆里告诉你这句话的。”

“至少一周说一次。”Ruby笑着说道,Weiss翻个白眼。“你非常执着。”

Weiss朝她伸出一根手指。“而你非常擅长拖延。”

“那是我从Yang那里学来的。”她再次启动卡车,Weiss非常庆幸噪音的产生。“走吧,把你送到我爸爸那儿去,明天就要开始安排婚礼了,看看RWBY小队的其他成员今晚想不想找点乐子!”Ruby拍手道,“我们终于又聚在一起了!”

“我们应该先发条信息过去,确保她们两个穿好了衣服,没有在……互相抚摸。”

Ruby皱起眉头,Weiss痛恨着玩这个游戏对她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哇噢好主意。你的确是个天才,Weiss。”

她没有作答,只是盯着马路,任由Ruby继续一如既往地闲扯乱侃。

很显然,她是错的——她可以对Ruby撒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