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取所能取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12
点击:472
章节字数:86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醒来的那一瞬间,Weiss就后悔了。她的脑袋阵阵抽痛,仿佛有一只影魔鸦正栖息在她头上,爪子深深钳进头盖骨里。她的身体僵硬而沉重——就像在经历了一场艰苦的训练之后,几个小时没有挪动过身体一样。

她睁开一只眼睛,清晨那令人讨厌的光线直刺进来,仿佛要烧穿她的角膜,令她忍不住发出呻吟。

“呃啊。”她咕哝道,却立马被人嘘了一声。她身后的声音让Weiss困惑地把眼睛睁大了一些。她慢慢翻过身来,想搞清楚旁边的人是谁,然后看见一双黄色的眼睛也在回视着她。“Blake?”

“你干嘛这么大声?”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一次是从Blake身后传来的,突然之间,Weiss注意到在Blake身后Yang那头乱糟糟的蓬松金发。

不知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她们全都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在她和Ruby的冲突之后,Weiss决定放纵自己,不再去想任何事情。这也是为了在Ruby匆匆离开Taiyang家独自去度过剩下的夜晚以后,试图减轻一些罪恶感。

一杯酒接着另一杯酒,然后又喝了五杯,晚上剩余的时间都处在一片模糊之中,引向了现在的这一刻。躺在床上,和Blake与Yang一起。

“怎么……发生了什么?”她试探性地问道——甚至不确定该怎样提问。

Yang撑起手肘,越过Blake的肩膀注视着Weiss。她的眼睛在她们两个之间来回扫视,等待着回答。

“你不记得了?”Yang微微皱眉,问道。

Blake的嘴唇撅到一起,快速翻身,把脸埋进Yang的胸口。Weiss突然希望有一座悬崖可以让她跳下去。

“记、记得什么?”

Yang叹息道:“你说这就是你最想要的一切,成为我们的饼干夹心。”

Weiss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要从脑袋里掉出来了。“我——什么?!难道我们……那啥?!”

Blake发出一阵声响,既像是啜泣又像是笑声,由于这声音被Yang的胸口堵住了,Weiss无法分辨出到底是哪一种。而Yang只是把她的未婚妻揽紧,点了点头。“没错,你还恳求着要做呢,你让我们叫你情妇Schnee。”

Blake又发出一阵声响,这一次的声响清晰了许多,显然是笑声。当Yang也无法再憋住自己的笑容时,伪装彻底破裂了。Weiss迅速抓起一个枕头,一把砸在金发女孩的脸上。

“Yang Xiao Long!你差点让我的心脏病都发作了!现在我大喊大叫让我的头更痛了!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Weiss冲着卧室大叫,然后把脸埋进床垫里,让脑袋舒服一点。

“噢来嘛,Weiss亲,这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嘛,拥有我们你会幸运至极的!”

Weiss在床垫里再次发出一阵呻吟,突然感觉到有一只手放在她的背上。“抱歉,Weiss——你实在太容易成为目标了。”Blake试图安抚她,Weiss慢慢转过来,盯着她最好的朋友。

“我本来对你抱有更高的期望的。”她咕哝道,Blake露出笑容。

“我该怎么说才好呢,她把我传染了。”

Yang咯咯笑了起来。“从很多方面传染的。”Weiss看到Yang在琢磨着自己刚才说出的那句话。“实际上,是从很多地方。”

“Yang。”这一次Blake发话了。“你这样可毫无帮助。”

“我不是故意的,亲爱的。”她说道,然后在Blake的太阳穴上留下一吻。“你俩解决一下这个问题吧,我去看看其他人,然后做华夫饼!”Yang从床上弹跳出去,Weiss开始谋划起用多种方式干掉她的队友,然后藏起尸体。

“她怎么一点都不难受?她明明整晚都在喝酒欸?”Weiss说道,几乎发起了牢骚。

Blake继续抚摸着她的背。“Yang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饮酒量,而且她也没喝那么多。”Blake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也没有你喝得多。”

听见Blake担忧的语调,Weiss抬头瞥了她一眼。她美丽的好友一脸担忧的表情,这让Weiss感到很难受。昨晚她真的太过放纵了——通过最糟糕的方式。

放纵只不过是这些天Weiss为她自己寻找的借口。

“我只不过是想纵情狂欢一把。”

“那没关系。”Blake点点头。“你可以这么做,而且我们也确实玩得很开心,只是……直到Ruby离开之后你才开始这样的。”

Weiss摇摇头。“我向自己保证过我不会把Ruby和我的事情卷进这次旅行里。这次旅行是为了你,而不是我自己。”

“我很感激,真的,不过我可以抽出几分钟时间倾听一下。”

Weiss叹了口气,闭上双眼,让Blake抚摸她的头发。这让她想起了过去,Ruby也曾这么做过。每一件事都让她想起了Ruby。

“她看上去……真的很好。”Weiss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Blake附和道:“是的,Ruby通过工作长了不少肌肉。”

“我知道她很强壮,她曾经一直背着我和她那把……怪物般的武器,只不过我……她的强壮以前从未真正凸显过。”Weiss把关于Ruby的肌肉的感想抛在一边。那不是她心里所想的东西——起码现在不是。“我慌了。”

Blake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怎么会这样?”

Weiss咽下哽在喉中的结块。“我、我在厨房撞到了自己的脚趾,她刚好就在那里,和以前一样,想要照顾我。她察看我的脚然后我就……抓狂了。这太难承受了。我无法在她身边多待一刻,因为这只不过……太难承受了。”

“什么太难承受了?”

“所有一切!”Weiss提高音量,令她的头再度抽痛起来。“我很想念她,而且我痛恨自己想念她,因为我才是让这一切结束的人——或者说,至少,我抢先于她结束了这一切。我们分开了,如此迅速也如此……混乱,让我只想斩断这条纽带。我以为我能够如同没事人一般再见到她;我以为那些感情已经消失了,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但是?”Blake问道,早已知晓答案。

“但是我和Ruby绝不可能只做朋友。当我们成为队友时,我们无法做朋友,因为这……让人紧张不安。我总能在她身上感觉到这一点——通过她挑战我的底线的方式。在学校里她把我逼疯了,但我只是……继续这样保持下去。在她不会再激怒我的日子里我还会对此感到怀念。在Beacon陷落以后,我们重新相聚,我非常非常想念她,于是我便……作出了让步,接着我们相爱了,你知道的吧?”Blake点点头。“在战争期间,这很容易,我们只不过是做着自己的工作,一块儿打发休息时间。我们拥有目标,我们需要彼此,世界因为我们正在战斗而处于停滞状态。当战争结束时,我们彼此必须站起来继续前行——然后Jaune的事情发生了,而Ruby她……在那之后就变了。你还记得,对吧?她一直将我们拒于千里之外,当我们试图帮助她时,她便会把我们推开。她会不告而别,一走就是好几天,这实在是……糟透了。”

“Ruby见过大量死亡,Weiss。比我们其他人都多——至少就她在乎的人而言。我觉得她并没有应付这种事的能力。我们之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可是……我们全都想要更多地保护Ruby。”

这是事实——她们内心深处的某样东西使得“保护Ruby”成为一切优先事项。在最终决战结束以后,她们花了好几个月尝试着将Ruby从中拉出来。然而,在一切尘埃落定以后,当到了要开始重塑她们的生活时——Ruby只想继续狩猎。对Weiss而言,那样的生活已经过去了,她不想再见到任何怪物了。她想通过SDC的影响力来修复世界。

而Ruby从来都不想要那样的生活。无论何时带出关于未来的话题,Weiss越是争取,Ruby就变得越是遥远。一个Weiss曾设想过的两人相伴的未来突然成为了争论的焦点。

在知晓Ruby并不想与这样的未来产生任何关联的那一天,她的心支离破碎。

“自从Jaune去世以后,我们都变了。”

Blake再次点了点头,调整在枕头上的姿势,让她的一只耳朵露出来,在脑袋上耸立着。她既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通过眼神中给予安慰。“我的建议?”Weiss保持沉默,以此告诉她继续。“你需要跟她谈谈。”

“Blake……”

“我是认真的,Weiss。我不是要叫你去和她重新在一起或者甚至试图整顿几年前你们之间发生过的事。可是……你是她的搭档,你们俩一起经历过太多太多。不让她出现在你的生活中是很难的。搭档之间的纽带是永恒的。当我们在一起工作时我们全都如此。或许它不会再跟以前一样,但那也并不意味着这不是件好事,对吧?”

Blake的话语笼罩在Weiss心间,她知道Blake很有可能是对的,她只能闭上眼睛,点点头。

“我能借你的车吗?”

“你要去跟她谈谈吗?”Blake问道,Weiss点点头。“很好,但是……不行,你不能借我的车。”

Weiss突然睁开眼睛。“为什么不行?”

“你不开车。”

“我也会开车!我有驾照!”

Blake皱起鼻子。“你一直都是由专职司机开车接送的——你不能开我的车。”

Weiss伸手弹了一下Blake的鼻子。“我是个很好的司机!我接受过全Atlas最好的训练!”

“你刚刚是不是……弹了我一下?”Blake一脸骇然的表情,Weiss得意地笑了起来。

“是的,没错。你侮辱了我,而我弹了你。我也会再做一次。”

突然间Blake狡黠地笑了起来。“这样啊?”Weiss感到自己的信心在衰减。“Yang!Weiss刚刚弹我!她还威胁要再来一次!”

“Blake Belladonna!”Weiss低声叫道,Blake咯咯笑了起来。“你敢——”

“她真这么干了?”Yang突然出现在门口。“要不要我打她屁股?”

“Yang,我警告你。”Weiss突然滑下床,站直身子。她可以看到洗手间的门正处于她和Yang所站立的地方之间。它离Yang更近一点,但Weiss觉得她还是够快的了。

“你永远都赶不上,公主殿下。”

“偷袭!”Weiss猝不及防,被Blake用枕头砸中了脸,突然间所有本来可能发生的事都不复存在了。

————————————————

正如Blake所言,她没有让Weiss开车,不过,她让Violet开车,这让Weiss有点气恼,但她并不打算争辩,因为Blake毕竟还是把自己的车借给了她们。

当车子载着她们驶向Ruby的住处时,Weiss发现她正庆幸着自己没有开车。每靠近Ruby的家一分,Weiss就越发紧张,在这种状态下由她来掌方向盘的话恐怕会很不安全。

她并不确定她去找Ruby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她最清楚的是,她只不过是想要尝试创造一种两人能够彼此共处的环境。

这跟与拥有不同商业目的的人共事毫无二致——在继承SDC以后,她已经做过很多次这种事了。与反对意见达成一致,同意双方的分歧不会介入彼此之间。

当然,Weiss从未向任何她与之共事的人许下过爱的誓言,也绝对没有跟任何她与之共事的人睡过觉——而这点也依然是最基本的原则。

起码这是她所选择的方式。

Weiss卷轴板上的导航引导她们转向下一条路,她盯着上面那渐渐缩短至无的小小蓝色细线——她们快到了。她抬头望去,惊讶于这片区域的偏僻。几处房屋稀稀疏疏地遍布在四周,没有哪一所房子邻近于另一所房子。丘陵与道路高低不平、起伏不定,统统被树林与高耸的灌木丛包围着。

Ruby的家……很不起眼,至少可以这么形容。真的就只是一间小木屋而已,不过保养得很好,还被一层绿油油的草坪环绕着。它没有什么装饰,也没有什么能够使其易于被区分的特征;有的只不过是精心制作和着色的木头,以及门廊上一把孤零零地朝向街道的长椅。

Weiss的掌心湿润而黏腻。她很害怕,肚子里搅成一团,喉咙仿佛随时会气紧。

当车停下的时候,Violet看着她。“你想要我做什么,Schnee小姐?”

Weiss的一部分想要Violet和她一起进去——让事情变得更简单,也许甚至可以假装成Weiss的女朋友,这样她们就不必发生什么戏剧性事件。一个简单干净的了结,让Ruby知道她已经向前迈进了,并且有了另一个人。这会是一个卑劣的谎言,但它可以很好地达成目的。

不,她不能那样做——她不能对Violet或Ruby那样做。

她决不对Ruby撒谎。

另一个选项是让Violet在外面等她,也就表明这会是一次简短的拜访。快速地看看,快速地谈谈,快速地离开。这是最具意义的选项——但她真的可以只是去去就回吗?Ruby不值得真正的努力和交流吗?

“Schnee小姐?”

Weiss摇摇头,回过神来。她对一切都太过虑了。“你可以先回Taiyang家。我真的应该好好尝试一下。”

Violet瞟了一眼房子,又回头看向Weiss。“你确定?”

她犹豫了。“是的。”Violet看了她一眼。“我确定。”

Violet点点头,把车挂回行车档,用脚踩住刹车等Weiss下车。她打开车门,一阵夏季热流袭向她的皮肤。即便有微风,也依然干燥而又沉闷。

“当你想要我来接你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Weiss点点头,越过车子凝视着那所房屋,现在它看上去似乎更吓人了——即便它仍旧相当小。

Weiss轻轻挥挥手,往后退去,好让Violet离开,Violet在街道尽头把车子调了个头。

当Violet消失在视野里时,Weiss意识到她正呆呆地站在外面,一步都没有挪动过。她双手绞在一起,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

这只不过是区区一只Ruby——她不停地、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她打过戮兽,斗过甚至比怪物更坏的人类。她可以搞定自己的前女友。

Weiss深吸口气,让自己保持坚定,然后大步走到门前。她试图透过窗户往里面窥看,但由于有一棵快要干死的植物正好挡在窗前,她看不到多少东西。Weiss只能设想Ruby认为太阳或许能够挽救这棵植物,但它就快干死了,可能急需补充水分。

Weiss翻翻白眼,敲了三下门,把手放在背后。当风再度吹起,她按住自己的头发,眯着眼睛望着太阳正要从远方高耸的树林上升起。

这里与她曾经所去过的地方相去甚远——这里宁静而安详,好几英里之内都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

直到她听见从门的另一边传来的“砰”的一声以及一声轻轻的“该死”。

Ruby可能是踢到了脚趾,或者撞到了麻筋,又或者是打翻了什么值钱的东西。

不管怎么样,门打开了,片刻之后,Weiss再度发现自己对Ruby的出现毫无防备。

这一次,Ruby穿着黑色的背心,她强壮的手臂以及圆硕的肩膀展露无遗。Weiss知道自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是Ruby她看起来真的……很好。她把长发束成马尾,垂挂在右肩上,一些发丝漏了出来,垂在脸旁。那双大大的银色眼眸带着困惑与担忧凝视着Weiss,Weiss竭尽全力才没有去舔自己突然发干的嘴唇。

“Weiss?”Ruby开口道,Weiss强迫自己别再去盯着看了。“怎么——一切都还好吗?”Ruby的视线越过Weiss,见她身后空无一物。“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的助理带我来的——以及一切都很好。嗯,该说是并不好,但它会变好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Ruby微微偏了偏头。“来杀我的?”她说道,Weiss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接着Ruby得意地笑了起来,Weiss更加想揍她了。

揍她或者亲她——很有可能是前者。

很有可能。

“当然不是,你个蠢货。”Weiss摇摇头。“你我都知道昨晚发生的事令人难以接受。”

“你是说你凶我?”Ruby回击道——Ruby总是那个向她施展报复的人。

Weiss生气地站直身子。“我没有凶你!我只不过是想交个朋友。”

“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成为过朋友,Weiss。”

这是个痛苦的事实。“我们可以试试。总之,我们应该试试——为了Yang和Blake。”

Ruby叉起她那该死的如同石雕一般的双臂,扫了Weiss一眼。“为什么?”

“什么?”

“你为什么想要做朋友了?你好几年都没有跟我说过话,现在你要在这里待上几个星期,还想再跟我成为朋友。我不明白。”Ruby的眼中突然出现一抹难以被忽视掉的悲伤。“你对我说过你再也不想见到我,等这次婚礼结束以后,你大概再也不必见到我了。”

她记得。这些话在她心里重现了上千遍。“那天晚上我说了很多东西,Ruby。我太生气了。”

Ruby的态度似乎缓和了一点。“我记得,我从未听你用过那种咒骂之辞,比如——”

“Ruby。”Weiss打断她,又一阵热风扫过她的后背。“我能进去吗,拜托了?外面太热了。”

Ruby再次得意地冲她笑了笑,Weiss瞪着她,然后Ruby退到一边,请她进来。

屋内比Weiss预期的还要干净得多——尽管这可能是因为,根据Blake和Yang的说法,Ruby很少回家。

不过,Ruby小小的家给人感觉相当惬意。房间正中央有一张奶油色的沙发,正对着一台巨大的电视机;越过沙发,有一间小厨房隐藏在一座高高的柜台后面。厨房正上方是二楼包厢,看起来像是Ruby的卧室。

一串灯悬挂在天花板上,她看见有一张床靠在木制栏杆旁。

突然之间呆在这里感觉很奇怪——这个地方如此……整洁,如此狭小。Ruby真的独自生活在这里。Weiss觉得认为Ruby不能照顾自己的想法很蠢——只因为在她们的成长过程中,她曾一团糟。如今见到她拥有稳定与真正的家,给人感觉很不协调。

Weiss不禁好奇Ruby是否有设想过她们两人一起住在这里,就像她在自己的庄园里无数次设想过的那样。

“我给你拿点东西好吗?”

Weiss循声望去,看见Ruby已经走进厨房,打开了冰箱。

她迅速摇摇头。“不用,没关系。”

“很好。”Ruby轻声笑道,“实际上我也没有什么东西。”

Weiss忍不住露出微笑。或许Ruby并没有像看上去那样自给自足。“你应该在家里放点食物和饮料,Ruby。”

“我可没有私人购物者替我买东西——而且我上个星期才刚从任务中回来。”

“啊。”Weiss咬住嘴唇。“还在狩猎?”她问道,注视着Ruby走近沙发坐下。Ruby坐下的动作引起了Weiss的注意,她坐得非常缓慢——非常小心。她很好奇何以Ruby的动作会如此谨慎,但从Ruby脸上的表情中什么也看不出来。

“是的,狩猎既可以赚钱,而且我依然很喜欢。Yang不会丢下我不管,但我也不打算去做Vale的武器设计师,所以她只能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Weiss挑起一根眉毛。“武器设计师?”

Ruby叹了口气。“是的,Yang想让我放弃狩猎,跟她和Blake一起搬到Vale。她说我可以和她住在一起、找份工作之类的,但她不了解我已经不再需要她的照顾了。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Weiss说道,尽管她完全站在Yang这边。Ruby身上的某种东西——即便它对Weiss而言与对Yang而言是不同的东西——牵出了她心中的保护欲。

然而,在战争期间,跟其他人比起来,Ruby才是那个站在最前线的人。Ruby才是那个见过最多战斗与暴力,身负最多伤疤的人。

或许那就是为什么他们全都想要尽力去帮助她的原因。

或许那就是为什么她把他们统统推开的原因。

“对不起,Ruby。”Weiss脱口而出道——这是她几年前就需要说出口的话,是她想说很久了的话。

即便Weiss认为这些话过了很久很久才得以说出,但她得到的回应却是困惑。“Weiss。”

“不,我——我可以吗?”Ruby点点头,抿紧嘴唇。“我知道我们有很多过去……我们的关系既不可思议又混乱不堪。但我确实很想念你,还有……我真的很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朋友,至少能够待在同一个房间里而不显得那么尴尬。”对Weiss来说,把这些话语说出口的艰辛就跟这些话语本身的真实性一样。如果她曾怀疑过自己对Ruby的爱,那么此刻便无法再作出否认。

然而,她依然希望Ruby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尽管这可能很自私,她还是想要能够跟Ruby说说话,待在她身边。即便她们两人之间的恋情真的不复存在了,她还是希望能够有机会给Ruby打电话或发短信。即便她们两人之间仅仅只剩友情,Ruby Rose依然是Weiss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人。

Ruby似乎若有所思——如果不是她产生了一丝犹豫的话。Weiss不知道Ruby是如何看待她的。她不知道Ruby对她有什么感觉,或者在她们分手以后Ruby花了多长时间去想她。Weiss心中的悲观主义非常确定她痛苦的时间更长、受的伤更深。

并不是因为她怀疑Ruby对她的感情,只是因为在一切终结之后,她承受了太长时间的痛苦。

“我们要怎么……来做朋友?”Ruby问道,似乎很紧张,但她依然保持微笑,让Weiss感到放松——就跟以前一样。

“我不是很确定。我唯一的朋友就只有Blake和你姐姐,无论何时我们聚到一起,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去吃晚餐然后我就是那个电灯泡。”

Ruby咯咯笑道:“我也是。”

就在那时,毫无预期的事发生了。如果不是Weiss习惯于观察Ruby的每个小动作的话,她可能无法注意到Ruby从沙发上撑起身子时有多么地小心。看见这样的事实在是太奇怪了——Ruby Rose,整个Remnant最快的女孩,真的在挣扎着站起来。

Weiss不确定该怎样看待这件事;询问Ruby为何站起来会这么麻烦令她感到不自在。Ruby没有主动提起这件事,Weiss决定放任不管。

或许等她回去以后可以问问那个充满保护欲的姐姐。

“Weiss Schnee。”Ruby伸出手。“我接受你的友谊请求。”

这极大地舒缓了气氛,Weiss握了握她的手,无视这份接触让她的指尖几乎燃烧起来。“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对这个问题,Ruby的脸上突然显现出成熟。那双银眸似乎黯淡了一分,她耸耸肩。“生命如此短暂,不值得去抱持怨恨,Weiss。我们都知道这点。”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Weiss问道,突然意识到她们仍然握着手。她抽回自己的手,瞥见Ruby的唇边漾起一丝笑容。

“你饿不饿?”

Weiss眯起眼睛。“你并没有任何食物。”

“没错,但我知道哪里有食物。作为我的朋友,我觉得你应该跟我一起去。”

“我……非常怀疑这里是否有五星级餐馆。”

Ruby绕过Weiss,从门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串钥匙。“你并不需要用五星级的食物来享受一顿五星级的美餐!”

“这根本毫无意义!”Weiss叫道,被Ruby一把拽了出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