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老习惯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19-07-18 22:11
点击:454
章节字数:71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Weiss向来最喜欢侦察任务——主要是因为侦察任务是她们这些天以来唯一真正算得上停工的时候。

这次的任务独一无二,因为她们只需要侦察,并且还多次被告诫不得使用任何形式的武力。

关于戮兽在Forever Falls活动的报告的增加令事情变得相当棘手,因为Forever Falls是Remnant残留下来的最重要的运输航线之一。维持军队所需的供应物资正在穿越这片区域,所以Weiss和Ruby必须前去探察戮兽活动的增加是否属实,以及那些戮兽是不是被什么人领导着。

到目前为止,结果还算不错。最近三天是与Ruby一起在露营地度过的。Weiss讨厌露营——全身上下每一丝纤维都讨厌。露营既脏乱又不舒服。尽管Ruby多次保证“营火烤出来的食物更好吃”,但其实并没有;它尝起来就像屁股一样,烧焦的屁股。

不过Weiss还是尽力不去抱怨。因为再怎么说这也是一次和Ruby一起远离其他人的单独行动。就像一个偶然发生的蜜月——第一次她们能够连续好几天地单独呆在一起。

所以Weiss闭上了嘴巴,好好享受着这样的时刻。

Weiss蜷缩在一棵树旁,身子靠着Ruby;夕阳沿着地平线缓缓落下,将周围的树林染上一层红色的暗影,细碎残阳透过枝叶间隙斑斑驳驳地洒落在她们身上,显得十分美丽。

Weiss蜷起双腿,伸手调整自己靴子上的皮带扣,牵动了粘在她身上的红色的叶子和泥土。这双靴子是她最适合远距离步行的靴子,甚至能在任务中承受重创。她双脚酸痛,身体也很疼——换做其它情况,她早就嚷嚷着要回家洗澡然后躺倒在一张豪华大床上了。

然而,那些地方既不能让她与Ruby蜷缩在一块儿,也无法免去她们被人说闲话或遭人取笑的担忧。

向右边瞥了一眼,她看见Ruby坐在自己身边,正用一根棍子捅着泥土。Ruby的头发开始长长了,对此Weiss赞叹不已——她喜欢Ruby的长发,觉得长发非常衬合Ruby的脸型。

对于Ruby,她喜欢的地方有很多,而这些是她从来都不会在别人身上找到的。由于外像力的关系,Ruby身上闻起来就像玫瑰花香一样;当她们视线相遇时,Ruby总是会面红耳赤。

即便Weiss知道Ruby是一个小小的活力球,但她也会像现在这样安静地坐着,只因为Weiss让她这么做。

这也是Weiss之所以如此喜欢她的原因。

Weiss探出手,指尖夹住Ruby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她看见女友脸上那副双眼睁大的表情,就在Ruby想要询问怎么了之前,Weiss将她们的嘴唇合到了一起。

Ruby贴着Weiss的嘴唇轻轻叫了一声,然后她通过鼻子呼出气来,回吻着Weiss。亲吻Ruby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与她在之前的生活中所作的一切事情都截然不同。金钱的数目、针对父亲的胜利、战场上的新技巧都不足以与亲吻Ruby所带来的感觉相比拟。

然而,正当Ruby伸手想要触摸Weiss的脸颊时,她用眼角余光瞟到了Ruby手上沾到的污渍,紧接着迅速抓住了Ruby 的手腕。

“我说。”她抽回自己的手,凝视着那双充满好奇目光的银瞳。“你是真心打算用你那脏兮兮的手碰我的脸吗?”

Ruby看看自己的手,然后又看向Weiss。“你在亲我。”她困惑地说道。

Weiss把Ruby的手举到她面前。“你究竟是怎么把你的手弄得这么污秽不堪的?”

“我在玩‘污’泥巴嘛。”Ruby带着一丝挖苦的意味回敬道,Weiss脸色一沉。“来嘛,Weiss——你难道不想跟我一块儿‘同流合污’吗?”她眨眨眼,问道。

Weiss仅仅翻了个白眼。“你只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Ruby Rose。”

“不我才没有!”Ruby戏剧性地喘起气来。“我可以很污的!”

“是这样吗?”

“是的!我会嗯……我会要你!就在此时此地!”

Weiss笑了起来。“要我去哪里?”

Ruby似乎有些惊慌失措——她正绞尽脑汁地想着要说什么。“去……去爱爱!我会要你去爱爱,就在此地、在污泥巴里!”

“噢拜托。”她大笑着松开Ruby的手。“我们俩都知道我们还没有为那种事情做好准备——尤其是你仍把它叫做‘爱爱’。”

“呃,那我应该怎么叫它?”Ruby真诚地问道,Weiss无视掉自己心中如击鼓般的心跳。

“等、等你找到答案的时候,我们再聊。”这是一个愚蠢的回答,只不过是想要借此保持伪装;当Ruby不悦地撅起嘴唇时,Weiss知道自己成功了。

Weiss还无法接受和Ruby做那种事的想法,目前还不行。即便它只是聊天内容的一部分,这个事实还是让她感到害怕——只不过是由于Weiss并不完全讨厌这种想法。

“那我们能做什么?”Ruby再次看向她,Weiss知道已经是时候了。一个无聊的Ruby Rose就是一个难以管教的孩子,何况她已经给了Weiss大量时间安安静静地依偎在一起。她最起码能做的,就是对此作出回报。

“你想做什么?”Ruby耸耸肩。“真是太有帮助了。”

“我不知道嘛!唔……嗯……”Ruby探出舌头思考着,Weiss不得不暗自掩饰住自己想要感叹“真是太可爱了”的冲动。“啊!”Ruby跳起来,脑袋差点撞到Weiss的下巴。“教我点什么别致的东西!”

Weiss眯起双眼。“Ruby,我们现在正在树林里——我能够教你什么?”

“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想出好玩的点子的人总是我?”

“因为坐着靠在一起就是我的好玩的点子。”

Ruby皱起眉头。“但那太安静了!我们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没有安排巡逻!我们需要靠好玩的东西来打发时间。教我一些你知道而我不知道的别致的东西。”

Weiss叹了口气,捏了捏鼻梁,试图想出点什么东西来。“别致”是那样一个令人生厌的词——与“矫揉造作”只有一步之遥,而Weiss的成长也正是非常地……上流。

是的,那才是更加贴切的词语。她有充足的机会去学习各种各样的技能,而这些技能对她的日常正常生活毫无益处。

她不得不对那展露微笑——对她毫不想念这一切。

她还记得有一种技能自己相当喜欢——这项技能很适合现在的情形,也能让Ruby离自己很近。

Weiss拿出自己的卷轴板,快速打开音乐库,拖拽曲目,找到一首合适的曲子,然后播放出来。她把手机放在自己装尘晶的小袋子上,让这首轻柔的音乐环绕着她们。

“你觉不觉得太大声了?”

Ruby摇摇头,一脸困惑。“我勉强能听见。这是什么?”

Weiss站起来,掸掉裙子上的灰尘,向Ruby伸出一只手。Ruby轻轻握住伸来的手,Weiss将她拉了起来。突然之间,她们又再度面对着面。这时,Weiss打算将她的手放在Ruby小小的背上,这让Ruby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是我有的最接近舞曲的曲子了。”

“哇!”Ruby尖叫道,让Weiss跳了起来。“你要教我跳舞?!”

Ruby的兴奋之情令她露出微笑。“我要教你我最喜欢的舞。狐步舞。”

“哇哦。”Ruby轻声叫道,啪地一声合上双手。“听起来好可爱!是不是像这样的?!”她既赞叹不已又惊恐万分地看着Ruby把双臂放在她面前,开始像只兔子一样上蹦下跳起来。“这是狐步舞吗?”

Weiss翻个白眼,再次拉近Ruby,这一回她握住Ruby的手,让她安静下来。“不是,那很可爱,但它并不是任何一种舞蹈;如果你在Schnee家族的活动中那么干的话很快你就会被赶出去并且会被永远禁止参加任何Schnee家族的活动。”

“啊。”Ruby似乎一点都没被阻吓到。“Schnee家族的活动听起来既无聊又无礼!”

“这些活动毫无疑问地,每年都会成为Atlas最重要、最有名的盛会。”Ruby挑起一边的眉毛,Weiss叹了口气。“它们简直无聊透顶。”

突然,Ruby紧紧贴住她,直直倚靠进Weiss的私人空间里。“猜猜我把你偷走是件好事,对吧?”

Weiss没有回答,生怕自己的声音暴露了她为此感到有多幸运。

**

————————————————

Yang Xiao Long是一个非常具有劝说力的人,这是Weiss过去在Beacon首先了解到的事情之一。当她想要什么的时候——她就能让它发生。不管你是谁或者你想从她身上获得什么,她都能让你相信她有一个很棒的主意。

如果说这并不属于Yang所彰显而出的美丽的话,那么Weiss就是在撒谎。她拥有着那样的信心(即使在Beacon陷落以后这份信心曾暂时性地消失了)以及那样的魅力,使得她能够掌控整个房间以及房间里的每一个人。

今晚也毫无二致。夜晚降临在Taiyang的家,无论是Ruby经常性请求返回自己的家,还是Weiss抱怨自己有多么地累,Yang依然以某种方式成功让她们同意在后院边喝酒边烤篝火。

空气中弥漫着烟雾的味道,一阵轻微的寒意攀附着他们。Weiss裹在一件非常柔软(也非常白)的毛衣里以便防寒,但它也很容易被周围的脏污所侵染。

她蜷缩在篝火旁的一张折叠椅里试图保持温暖,此时Yang和Sun正在分享一些他们共同经历过的冒险故事。

Weiss对他们成为了如此这般的好友真心感到意外——鉴于他们曾是竞争过想要获得Blake青睐的情敌。诚然,Sun很轻易地就退出了,不过在Blake和Yang作出让步以后,这种紧张的氛围仍旧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如今,看见Sun不仅接受了,而且给予支持,还似乎促进着她们的关系,Weiss觉得这真是一个惊喜。

然而,他们俩所讲述的一年前发生在Vale的酒吧斗殴故事令Weiss有些难以把握全貌,因为他们明显把他们“打垮”了多少人的事实真相给夸大了。

唯一一个对这些故事似乎比她更显兴致缺缺的人,就是Ruby。Weiss不曾对Ruby说过一句话,Ruby同样也没有对Weiss说话。她俩各自待在房间的两边;即便现在,篝火也位于她们之间。再次与Ruby离得这么近让Weiss觉得如梦似幻,几乎感觉不到真实。

Ruby给人感觉格格不入,Weiss可以看出她并不想待在这里。她显然是为了Yang的婚礼才尽力摆出最好的表情,给予支持,尽一个妹妹应该尽的所有责任。

Weiss不明白为什么Yang非要坚持让Ruby留在身边。一般来说,Yang都是最先确保让她的宝贝妹妹感到安心舒适的人;而此刻,Yang正背道而驰。

不幸的是,他们周围却没有人能够领会到这点,因为他们全都有点醉了。由于Blake的缘故,Weiss喝了一杯酒,但那之后她就没再继续喝了;即使她和Blake花了大量时间详细了解婚礼的具体事宜,Weiss也依旧滴酒未沾,而Blake喝下的酒量却逐渐赶上了她未婚妻喝下的程度。

除此以外,Violet喝醉了,Sun也已经喝到为自己的腹肌唱起了赞歌。

所以,当Ruby站起来说要去洗手间时,Weiss感到老习惯在牵动着她——需要去确认Ruby没事。这不公平,真的很不公平,Ruby在她心中依然占有如此重的份量。许多年过去了,而今,Weiss感觉到了在她们相遇的那天所产生的同样的责任感。

Weiss不确定该怎么做,但她决定自己起码可以走进屋里。她不会跟踪Ruby进洗手间里,但或许,如果她呆在厨房里,远离其他人的话,她可能至少有机会向Ruby询问她是否无恙。

于是她站了起来,等着借故离开,却只发现甚至没人多瞧她一眼,而此时Yang正好突然开始描述结束酒吧斗殴时的动作——双目猩红,发丝飘曳,这让Sun高兴得直拍手鼓掌。

更别提此刻的Blake正紧紧粘着她的未婚妻。

Weiss翻个白眼,至少还是很高兴他们都玩得很开心。

她走回屋里,关上身后的门。安静对她来说十分受用——现在几乎听不见Yang的自吹自擂了。然而,当她走进厨房时,却又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好,于是她只好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水。或许她应该把这瓶水递给屋外的某个人,也许给Violet比较好,这样可以确保他们第二天早上不会太虚弱或者难受。

把水拿在手中,她像个傻瓜一样站在厨房中央,只是……等待着。Ruby早就进了洗手间。当她突然察觉到自己正直直盯着洗手间时,她听见从里面传来水槽放水的声音。

Weiss不想让自己哪怕一丝一毫地看起来像个跟踪狂,于是她赶紧转身面向别处,却让自己的脚趾撞到了柜台。

疼痛迅速从大拇趾扩散至脚和脚踝。由于疼痛过于剧烈,她忍不住叫出声来,抓住柜台稳住身子。

“Weiss?”一个柔和的声音朝她唤道,她僵住了,在感受疼痛的同时也发觉到Ruby刚才对自己说话了。她转身想要作答,但脚部再次传来一阵疼痛,她蹙起眉头,脚下一个踉跄。

突然一阵极速爆发出来,一双手搭上她的双肩稳住了她的身子,她发誓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Ruby就在她身旁,此时正触摸着她,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她闻起来和以前一样,在如此近的距离下,那双银眸也依旧如往昔般美丽。

“Ruby。”她低语道,忘记了整个世界。

然而,那双搭在肩上的手被抽了回去,Ruby向后退出一步。“你还……好吗?”

“我、我想是的。”她试图弯曲脚趾,却弄得更痛了。“我踢到了柜台,我觉得我弄伤了自己的脚趾。”

Ruby低头瞥了一眼她的脚,自顾自地点点头,然后做个深呼吸,显然是在让自己平定着什么。“我能看一下吗?”

Weiss睁大眼睛。“Ruby。”她试图说道,得到的回应却是一阵摇头。

“你可能把脚趾弄断了。”

“于是你打算进行诊断?”她疑问性地挑起一边眉毛。

令她意外的是,Ruby露出了笑容。“在过去几年里我学了一些关于创伤的知识。”Weiss的脸上想必是挂出了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我可是个全职女猎人哦。”

“说、说得也是。”Weiss说得好像自己事先不知道似的,Ruby的笑容隐去了。

“你只要坐下,脱下鞋子就行了,我很快就能看完,仅此而已。”

『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到继续互相无视的状态。』

Weiss并没有说出那句话,她仅仅点了点头,一瘸一拐地绕过柜台走向沙发,然后一屁股坐下去,Ruby在她面前跪了下来。

Ruby已经长大了……许多方面都是。她第一件注意到的事物、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天也不会忘记的东西,便是Ruby的手臂。它们相当地……华美壮丽——听上去有点夸张,但这是唯一能形容它们的方式。

Weiss当然知道Ruby有多强壮。她可以相当轻易地舞动一把沉重的巨镰。而现在,她的力量似乎又有所增长,婴儿肥消失了,留下的是一双强壮而又美型的手臂。

她的头发变得比Weiss以前见到的更长了——比战争期间留的长度还要长出许多。

长发很适合她,Weiss知道自己在直盯着看,但它实在是太长了。她只不过是想好好地看看,因为她知道尽管它不一样了,但Ruby还是依然非常地……

“嗷!”Weiss发出嘶嘶痛呼,因为Ruby过分快速地脱下了她的鞋,牵动了她本该接受检查的受伤的脚趾。“你个蠢货!你明明知道我的伤口是什么!”

Ruby皱起脸。“对不起嘛!你的鞋子比我预料的更容易就脱下来了!你平时都穿得很紧的!”

“当然了,我在度假嘛——这是我的度假鞋!”

这句话让Ruby笑了起来。“你的……度假鞋?”

“没错。”Weiss瞪着她。“战斗的时候我把靴子穿得很紧,在学校的时候我把运动鞋也穿得很紧,因为它们是实用性的鞋子。我可不想在我放松的时候还把自己的脚憋得死死的。”

Ruby摇摇头,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她小心翼翼地检查起Weiss的脚。直到Ruby碰到Weiss的第二根脚趾头时,现实突然闯了进来,驱散了遮掩住此刻的迷雾。

这是她的前女友。是她爱了很久、思念了更久的女孩。是从她身边离开、开始晚上偷偷溜出去、完全不再跟她说话的女孩。

Weiss依然记得自己有多害怕早晨来临而Ruby却不在;记得当她知道Ruby公然对自己撒谎时自己有多生气;记得当她也开始对Ruby撒谎时,状况恶化得有多糟糕。

战争使她们走到了一起,战争的终结亦使她们分离。

“你把趾甲踢断了一点点,但它很可能只是被挤到了而已,涂点东西上去,还有,你懂的,尽量别再撞到其它东西。”Ruby抬起头来,用那双灰白色的眼眸望着她,Weiss不由自主地感觉到那股老习惯在心里拉扯着她。

“这是你的专业建议?”

Ruby微笑道:“差不多吧——或许一开始你就不应该撞到它。”

“你个淘气鬼。”Weiss以戏谑的语调说道,Ruby的笑容漾得更开了。“我不习惯这种厨房,它太……”

“小?”

“这才不是我要说的!”这就是,但紧随其后她想起了这里是Ruby童年的家。

Ruby咂了一下舌头。“嗯哼。”

“不是!”

“那你要说的是什么?”

Weiss凝聚起全身的每一分恼怒与挫败盯着Ruby——这对她脸上那副可爱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影响。“我要说的是,这比我所习惯的厨房还要更加……惬意。”

“有意思。”Ruby得意地笑了。“可我觉得你根本就不熟悉厨房。”

Weiss翻翻白眼,用她那只受伤的脚轻轻踢了踢Ruby的肩膀。“闭嘴吧你。”

“就算跟Beacon的宿舍比起来,它也还是很小。”Ruby用怀念的目光注视着身旁的厨房。“我曾经就坐在那个柜台上,而妈妈在做饭。这是我仅存的最早的一段记忆。”

『啊……』

Weiss从来都不擅长和Ruby聊起她的妈妈——对于Summer Rose,Weiss完全没有个人经验。“抱歉,Ruby。我并不——”

“没事的,Weiss。”Ruby挥挥手,但那句话中的某样东西深深刺进Weiss心里,激怒了她。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要说你没事,即便你根本就不是这样?”

Ruby的笑容消失了,她回过身来面向Weiss。“我没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做什么?”Weiss坐直身子。“我只是想确定你安然无恙!”

“然后每次我说我是的时候你都会为此责备我!”

“因为你不是!你从来都不是!我问过你好多好多次,你都会说你没事,然而我在晚上醒来的时候却总能听见你在哭鼻子!”

Ruby呻吟着,急匆匆地站起身来,差点撞翻身后的桌子。“我们真的又要做这种事?接着以前的架继续吵下去?”

Weiss不能自已。“倒不妨说是……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幼稚。”

“你知道么……”Ruby往后退去,双手在空中挥舞。“我不想吵架,Weiss。跟Yang说我不舒服。你爱怎么跟她说就怎么跟她说。”

看着Ruby离去,Weiss眼中盈满泪水——这一切都太熟悉不过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