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场景二 十三中

作者:maxianglan
更新时间:2019-07-18 08:27
点击:225
章节字数:31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高兰已经练习了六十多次射门,只有一次打在立柱上没进,其余的都飞进了网窝。十三中的守门员刚开始时还像蚂蚱一样奋力扑救着,后来就逐渐麻木平淡下去,怔怔地站在门线上不动了。高兰骂骂咧咧地走了过去,猛推了守门员一把,你还想不想上场了?

那个门将也真够可怜的,慕容榕说。夏菡转过身来,吐出一个泡泡,目无表情地竖起了中指,看见了吧,那位大姐就是我小时侯的死对头,和她同住了六年,每次都分在不同的队打比赛,就没有搭档过一次;不过我倒觉得这样很好,就算同队我也不想和她一起上场,哪怕当她的替补都成。

那你们谁更牛一点?慕容榕问。

那还用说?有一次我感冒了没有上,她们队赢了,仅此一次;要是我的腿没坏,要是我当初转到十三中去,队长的袖标哪能让她戴着。夏菡仍旧没有表情,只是有意无意地瞟了赵琳一眼。

赵琳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左臂,讷讷的说,不过高兰真的是很出色的中锋啊,我觉得她和米亚-哈姆很像。

除了身高体壮动作粗野性情火爆以外,其他也就没啥值得说的了,论技术你起码甩她十条街,夏菡习惯性地拍她的肩膀,所以做了队长也不用不好意思啊公主,外面不是都叫你小孙雯嘛。

赵琳正要说话,周菁在教练席边上叫大家集合。慕容榕吐了吐舌头,她也紧张了?不是说好不专门布置战术的么。

周菁并没有多说什么特别的话,只是强调了几个位置的职责,同时勉励了大家一番。众人散去后,她叫住了夏赵二人,默默地来回看着她俩,然后在她们肩上重重一拍,说到底,今天就要靠你们两个了。

赵琳低头不语。夏菡微笑着说,教练,十三中已经连续几届夺冠了?周菁说五届。夏菡扫视了四周一眼,他们的啦啦队很疯狂啊,这些人肯定觉得这次冠军理所当然也归他们,七中算个狗屁;所以我就在想,当终场哨音吹响的时候,整个看台会不会鸦雀无声呢——这个样子绝对很好玩的。

周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还来不及说什么,夏菡已经似笑非笑地又接着说了一句,姐姐,我逗你开心呢,当什么真。

喧闹声像是潮水在汹涌,隐约可以听见十三中牛逼十三中必胜踩扁七中的阵阵叫嚣。夏菡用手肘拐了拐赵琳,公主,你抖什么抖?紧张了?赵琳害羞似的一笑,破天荒地回手打了她一下。

当刘作民想到自己作为带队领导也该说上几句时,队员们已经陆续进场了。她站在场边,看见半明半暗的阳光零碎地搁浅在视线里,鲜艳着每个人的容颜;但这仅有的鲜艳也从眼前次第消逝了。天又阴了。

也不挑个好日子,体委这帮王八蛋。刘作民骂出了声,同时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高兰双手叉腰两腿分开,像一尊罗汉似的杵在开球点前,眯着眼望着七中这半边场地。不用对视,夏菡也知道对方根本没有看其他人,而是离她最远的自己。于是夏菡兀自微笑起来,老高你就别瞪我了,看在你输了那么多次给我的份上,我如果高兴了兴许会送你个人情,还是天知地知不要你还的那种,连谢谢都不用了……

一阵风掠过,护身符撞了喉咙一下。夏菡抬头,看到了绚烂的太阳,太阳将视野照成一片灰白,白得那么纯净,就像是那只足球。那些脑浆。

裁判鸣哨。中圈开球。回传。分边。带球突破。下底。内切。传中。飞身冲顶。

太阳从耳朵边上迤逦而过。

人群中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喧哗。周菁高亢的叫骂远远地浮涌过来,却分外清晰,凌驾于其他的声音之上。高兰在做后空翻和飞翔的姿势。夏菡困难地扭了扭脖子,从网窝中拣出皮球,一脚踢向看台。

慕容榕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没事吧菡子,刚才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夏菡摇了摇头,你受伤了?

没什么,和她对了一下脚,高兰那家伙,至少在弹跳力上面——

其实她跳得并不高,只是选位好。注意时刻紧贴她,不给她冲刺的空间,实在没办法就果断犯规,离禁区远点就行,你知道该怎么做……

夏菡猛地收住了话头,心里略有点后悔。

四分钟后赵琳与本方八号作了一次教科书式的撞墙配合,轻巧地从对方右边后卫和中后卫之间的空档中一闪而过。在禁区线上她被背后伸来的腿绊倒了,她痛苦不堪地爬起来,看见高兰正在对着她冷笑。

黄牌,直接任意球。

赵琳主罚,球击中立柱和横梁的结合部,然后弹出了底线。


天高云淡,草长莺飞。豪华旅游车在青山绿水间蹒跚,年轻的司机哼着《红莓花儿开》的曲子,父母都在闭目养神。再有一个小时就到南雁湖了,据说只要在中午十二点准时将自己最贴身的东西扔进湖畔的泉眼里,那么无论许下什么愿望都可以成真。慕容的姐姐去年去了一趟,原本成绩平庸的她果真上了复旦的录取线。如果这真的是冥冥中的神力,那么自己的这枚护身符又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尽管它是纯金的,尽管它已经家传了很多代人,尽管它也陪伴了自己十六年。

阳光细碎起来,落在林荫山道上像是海的女儿遗落的残鳞,浮动且漂移。太阳沧桑地出没于空际中凝止的阴霾间,宛如众神之舟。天空七零八落,云彩在拥挤和碎裂。山间的虫鸣鸟啼倏然都隐去了,连树梢都伫立不动。太阳在跳跃,像一只在泥地中艰难跋涉的足球。

足球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坠落于地,高兰山峰般的躯体乍然闪现。她轻灵地接住了后卫的长传球,反身一晃一扣,摆脱了慕容榕,左脚顺势一趟,迅速向球门扑来。夏菡弃门而出,准备扑单刀球。高兰没有看球,只是紧盯着夏菡的眼睛,双脚像德尼尔森一般连续晃动着,不,应该说是舞动着。那一刻中夏菡只觉得这根本不是她认识的高兰,后者从来都没有这么敏捷过;她猛地向高兰脚下倒去,拼尽全力伸展着四肢和身躯,脑中想象着自己是一堵活动的柏林墙。高兰脚尖一捅,球越过了夏菡的手指。她没有跳起来躲开夏菡,反而收住双脚倒在了对方身上。

点球。

夏菡有些困难地爬了起来,左膝一阵雷击般的刺痛。她咬紧牙关,死命盯着站在罚球点后面的高兰。高兰笑了,抿着嘴,朝她轻佻地眨了眨眼。

高兰开始慢慢助跑,助跑的距离比通常的罚点球要长得多。夏菡没有提前动作,只是全神贯注于对方的右脚。右脚突兀地停下了,左脚用力向后摆动。夏菡心里一沉,但已经没有时间仔细分析研究了,她只能横下心立刻向左扑去。左脚也停在了球后,高兰微作停顿,抬右脚将球射出,皮球从失去重心的夏菡右侧轻松入网。

七中的队员们围住裁判申诉说高兰刚才罚球时动作间有明显停顿,完全是犯规行为……只有夏菡站在门前没有上前。裁判并不理会,反而给了赵琳一张黄牌。

夏菡抬起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仍然在和裁判争执的赵琳。慕容榕跑了过来,菡子,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失误……夏菡摇了摇头,别放在心上,这和你没什么关系,高兰这厮这几年肯定玩命苦练了,就为了赢我一次吧……她没有再说下去,下意识地看向了场边。周菁黑着脸,正在向替补守门员招手,后者却忙不迭地摇头不止。这时赵琳已经来到了周菁旁边,两人快速交谈了几句。于是周菁重新坐下了,仿佛场上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比分仍旧保持在零比零。


旅游车已经来到了鲤鱼嘴,《红莓花儿开》已经哼完很久了,除了她,全车的人都在昏昏欲睡。云层已经侵略了视线中的整个天空,太阳却不可思议地仍旧清晰可见,仿佛一只暗黄的旧足球。她怔怔地望着窗外,手紧紧地握住了护身符。

发动机单调的噪声戛然而止,代之以一连串末日来临般的冲击与震颤。天空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在四周翻滚撕扯,太阳像凌空抽射的足球,一掠而没——去了哪里呢?

她睁开了眼睛。足球悬停在正前方。视线殷红。他们在那边横卧着。脑浆洁白无暇。

她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奇怪,怎么会动不了。夏菡用力跳了跳,又使劲挥了挥手。皮球砰地打在她的手背上飞过了横梁。高兰站在小禁区内,愕然地望着她,并且保持着射门完毕的姿势久久无法动弹。本方队员纷纷涌上前来,兴奋地拍打着她的头发和后背,慕容榕一把抱住了她的肩膀,声音分外嘶哑,漂亮!菡子,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你绝对不会输给高兰这个手下败将的,你说过你不会的,对吧?

妈的,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大一个门,居然能把球踢到我手上,高兰这个没长进的笨蛋……夏菡扭头一口吐掉了泡泡糖。

一分钟后,裁判鸣响了上半时结束的哨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