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追叙二 感情

作者:maxianglan
更新时间:2019-07-18 08:36
点击:192
章节字数:36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很早以前,夏菡的生活基本上还算幸福安定,而安定往往孕育着不安分。和那帮肌肉饱满的国家级运动员待一块儿太久了,再加上她自己也同样“身强体壮”,所以尽管她们几乎个个都相当宠她,有的人还向她表达过某些别样的意愿,她却对这帮姐姐们一向毫无感觉。

那个时候她上初三,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突然对班上的一个女生有了强烈的好感。女生就坐在她前面一排,文静、白皙、沉默,戴着眼镜,刻苦勤奋不苟言笑,眼中只有清华北大复旦同济,正是造物主由于懒惰和酗酒而经常重复制造的那一类典型的优等生形象。夏菡曾经按照影视文艺作品中的描述暗自设计过成千上百种曲里拐弯与她接近的设定又一一被自己否决没有实行。最终,她固执地断定,对这样的姑娘是需要直接主动挑逗的。是的,挑逗,主动,直接。

于是她去做了,采用的正是最简单最传统最直接的手法。借书。夹纸条。还书。

结局是她事先未曾预料到的。对方保持着自己一贯的不露声色并且颇为迷人地微笑了片刻,然后采取了通常情况下女生的确会有的行动——将纸条上交给班主任。一个小时后这张写着“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的纸条到了校长办公室,夏菡的父亲匆匆赶来,于是校告上的处分由原定的记过改为了警告。

每当夏菡想起这件事情,总会大笑不止。她很想知道,那个姑娘如今会在天空下的哪一隅,美了还是丑了,有没有恋爱,又正在做着些什么呢。

内心深处夏菡从不承认这事给自己留下了任何所谓的阴影,但从此以后她长久地不再和感情问题有所牵绊。每天总是天马行空般独来独往,惯看身边的男生女生男人女人上演各式的悲欢离合;要么就在球场上耗尽并透支所有的精力与激情,到了夜晚不再有绮思曼想只顾蒙头大睡。旁人惊讶于这样的女子居然无人喝彩。平淡的日子延续下去,直至来到七中。

如果说世间真的有巧合这种东西,那么这样的说法正可以从周菁和韦璃身上得到确凿的证实。多年以后当夏菡追忆这段时光时,总会无端地产生这样一种认定:可能正是为了彻底完成以前那个半途夭折的情节,上天才安排了韦璃和初三那个女生、周菁和同院一个曾经追求过自己的运动员分别如此惟妙惟肖吧。

周菁永远是野蛮的,永远。这是夏菡的评价。这种野蛮并非顽童似的本能和破坏欲,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不在乎不敬畏,对人,对事,对工作,或者更是对生活和生命本身。夏菡自己的骨子里也充满了刚度,所以意识深处非常理智地认定,必须要有一个更冷更凶更刚毅的人才可以真正征服自己的心灵,才可以以身相许,才能够幸福美满。实际上,泛泛之辈的确没有人敢真正接近她,而泛泛之辈又总是太多。到最后夏菡也没搞明白这些是否就是对周菁发生兴趣的全部原因,不过原因总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行动。

没钱是个根本的问题。不在于性别,而是看谁是主动出手者。所以,鲜花、午夜场电影、烛光晚餐、二人暑假旅游等等计划只能止步于设想阶段。周菁除了在她没有扑住球时会大声斥骂,平素根本不搭理她。终于有一天她面对面告诉了周菁自己的情感;周菁并没有失态,只说了一句话,你最好退出球队,别让我天天看见你。

也许是偶然,或者更是一种故意,在这之后周菁和赵琳倒是越走越近,直至在正常师生关系同性关系的高压红线左右游移徘徊。夏菡不是一个爱在背后说长短的人,当面却总要拿这两人取笑,言辞也直接得过分,比如师生恋蕾丝边变态等等。每当这种时候别的队员都会全体装作失聪,赵琳只会习惯性地脸红和低头不语,周菁则用可以吃人的目光将她一次次千刀万剐。不久之后三人之间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平衡:夏菡的口舌越发显出无政府倾向——很难说这不是一种别样的快感;周菁和赵琳则越发有师生恋的做派——仅仅是为了做给夏菡看么。

周菁同样是典型的行动派,一旦彻底明白单靠自己拿夏菡根本没辙之后很快便有了新的主意。她跑了好几趟校长办公室,提出把夏菡从队里除名的建议,理由也很充分——七中这种水平的球队不需要一个只能踢三十分钟的前锋或者一个半吊子门将。校长的目光似乎洞悉一切,每次都语焉不详地将话题岔开。于是夏菡的训练安排突然提升了可观的运动量,扑球训练时周菁的射门脚法也同一时间恢复到了退役前的运动巅峰水平,队长袖标更是换到了赵琳的左臂上。除了慕容榕,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夏菡说点儿什么,而前者词汇量贫乏的脏话显然对周菁的一切安排都不构成任何实际影响。所以,周菁的疑惑持续了整整两年——夏菡为何还能在这样的球队里坚持下去?

周菁不是全知的女神,当然看不到更想不到夏菡背后究竟是谁的影子。事实上连夏菡自己都不敢相信,就在周菁第一次和赵琳说了悄悄话的当天晚上,赵琳会请求她一起去郊外的河边晃荡,而她居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赵琳很快便证明了自己并非真的是高居云端不问世事的公主,一到河边立刻直奔主题,语调急促地对夏菡说有件事我一直不想告诉你,可我今天知道了周指导的意思,所以不能不说了。夏菡还没来得及顺着话头问一句你要说什么,赵琳已经从背后抱住了她,在她耳边低声呢喃,菡子,从你转学来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夏菡比赵琳高出半头,上肢力量更不是后者可比,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到赵琳家门口,她都没有试图挣脱。

这个夜晚以及此后的无数个夜晚中发生的事情自然不可能被其他任何人知晓,白天的时候两人仍旧按照既定的角色定位剑拔弩张势不两立。夏菡只能一再提醒自己,肉身和灵魂没必要时刻保持二位一体,就算彼此的身体已经算得上水乳交融,赵琳也永远不会成为内心真正认可的最亲密的那个人,该争该撕的时候自己永远不可能有一丁点儿的妇人之仁。赵琳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怨怼,用二人世界时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女王本就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听话的公主才是好公主。

高三下期,在这个最微妙的时辰,夏菡出乎意料地发现韦璃似乎爱上自己了。其实一开始她就对韦璃和那个初三女生的酷似感到过惊讶,也曾经有过恶作剧的念头,打算把以前那个小小的挫败转嫁给对方;但自从周菁以及赵琳半途闯进视野,这个想法就渐渐淡忘下去。不曾想最终还是发生了,虽然具体过程和最初的设想不尽相同,整件事情却仍旧弥漫着一种注定般的况味。

韦璃的方法一如夏菡当年那般拙劣——缠着对方补习功课,不论哪科。十几岁的女生,如果自身的成绩还行,在学业上便通常都是眼高于顶的,面子大于一切,难得有韦璃这样敢于承认自己不如别人的豁达和勇气,因此,夏菡觉得自己似乎真的被她感动了。有这么一个不乏细致温情的姑娘时时将自己放在心上,一切都顺着自己,甚至到了可以称之为“溺爱”的程度,这似乎也算不上坏事。反正高中毕业后肯定是风流云散各赴他方,继而形同陌路——至少自己一定会这样想这样做,那么,还有什么犹豫和放不开的呢。

夏菡的这种掩耳盗铃般的自我安慰和虚幻的幸福满足感连毕业都没有坚持到——事实上还不足一个月。她的某种感知力开始莫名地敏锐起来,于是很快便觉察到了慕容榕对韦璃的那种异乎寻常的好感。原来真实生活的最大特征就在于它的不确定性和无原则性,自己不经意间就扮演了一出平庸且戏剧化的五角恋中最为尴尬的那个角色。慕容应该算是自己仅有的朋友,那么……

夏菡不动声色地从这个闹剧般的圈子里抽身而退,不再和韦璃单独相处,也不再继续取笑周菁赵琳——事实上除了一开始刻意掩饰三人真实关系的目的,这一行为本身早已失去了意义。高中三年,和她们相聚一场,也算是三生修来的缘法,欢喜也好忧愁也罢,之后就过眼云烟了;何必留下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恩怨怨,连十年后彼此再重逢的可能性都要一并提前扼杀么?自己爱着赵琳或是韦璃么?又真的憎恨周菁么?这中间的种种,包括自己在内,谁又能彻底分剖清楚呢。

韦璃有所觉察。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她把夏菡约了出来,径直提出了自己的疑虑。夏菡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试图继续说谎是最愚蠢的做法,便只得向对方耐心解释自己的决定。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了一贯的理直气壮或吊儿郎当,不停地用咳嗽来连接支离破碎的词组与句子。韦璃猛地挥了挥手,说不用说了,我都明白,那么就再陪我最后逛一次吧。于是两人就开始漫无目的地在学校里四处晃荡。

在一棵枫树下韦璃停下了,片刻后她猛然抱住了夏菡,慌张且仓皇地吻了她。夏菡一直没动,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韦璃长出了一口气,并不看夏菡的脸,一边掀起裙子下摆擦着蒙上了水汽的眼镜片,一边喃喃地像是在自说自话,嗯,这就是我的初吻,大概吧?呵,呵呵……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韦璃竟然没有再苦苦哀求并试图争取一番,而是如此胆怯而“干脆”地半途而废,这令夏菡忍不住生出了几分遗憾的感觉——尽管她知道这种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相当地不要脸。另外,原本在稍早之前她便已经下了决心,最起码在今天晚上,只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韦璃提出任何要求自己都会答应……唇齿间漂浮着一缕淡淡的烟味,竟有些令人魂不守舍的意思。许多年后,当她回首这段往事时总会无端联想起一个曾经流行一时的说法——如果一个人十三岁后还没有初恋,十六岁后还没有初吻,二十岁后还保留着童贞,他或者她的人生——至少是在这期间的这一小段人生——就是不完整的。

那么,韦璃,你的人生,已经完整了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