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追叙一 生活

作者:maxianglan
更新时间:2019-07-18 08:19
点击:219
章节字数:22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七中上的第一节课是作文训练。黑板上写着命题《我的家庭》。除了夏菡,全班学子都在奋笔疾书。她凝视讲台上风华正茂的年轻女教师三分钟后,起身上前交作文本。

写完了你就?年轻女教师不胜惊讶。

夏菡恭敬地双手递上本子。对方接过来翻了翻,发现除了封面的班级姓名教师学号写上了以外,其余一片崭新的空白。她有些恼怒,你的作文在哪里?

我不会写。

不会?什么意思?

因为没有。夏菡指了指黑板,满脸堆笑。年轻女教师回过头看了看,又转头盯着她,似乎不能确定这个女生是否是在故意捣蛋。片刻之后,她突然厉声地说,那你和谁一起生活?

夏菡一言不发,抓过本子就回到座位上。结果那天她是最后一个交作文本的。年轻女教师打着不耐烦的呵欠,接过本子随手翻开;于是后半个呵欠忘记了打完,嘴巴也许久未能合拢。

夏菡写了满满一本,都是同样两个字——自己。自己自己自己自己……

但是夏菡始终不知道,自己在七中日后那么响亮的名声是否正是始发于此。


事实上,她不知道的事情比她想象的要多。比如她不会知道,自己不在场的时候,赵琳不止一次在公开或者私下里对旁人声称,自己最佩服的人就是夏菡。

通常情况下,夏菡总是打着哈哈拍着赵琳的肩膀,说些诸如公主你最近好象变丑了这类介于玩笑与挑衅之间的话语,赵琳就会习惯性脸红,别的人跟着笑。夏菡便继续说下次考试你继续手下留情放水给我好不好啊,于是旁人的脸色立刻不自然起来,后悔自己无端卷入了这两人的恩怨之中——自从夏菡到了这个班,赵琳就再也没有考过一次第一了,无论哪科。用夏菡自己的话说就是,谁能像我一样真正做到寒窗十年,从来没有打盹的时候?

夏菡更不会明白,自己是以什么样的真实心态去面对赵琳这一存在的,正如她同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偏偏来到了这个学校,这个班。赵琳应该算一个什么人呢?朋友,对手?平凡女孩,胸有大志?为人和善,寸步不让?不知道。赵琳真切地存在着,与她既虚幻又确定地感受着彼此的血肉和气息;就像是双子星座的两张面容,既极端离散又无法真正逃脱对方。夏菡常常想,假如七中没有了赵琳,自己的世界是否会陷入一种彻骨的寂寞呢。

至于慕容榕,她又是谁?夏菡同样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潜意识中似乎也不愿意去弄清楚。慕容呈现在大众面前的一切表征都称得上经典的纯真,明朗率直,爱笑爱闹,不拘小节,胡搅蛮缠,义气大方……也许只有在夏菡面前,慕容的话语偶尔会闪现出理性和思辩的光辉,让人悚然惊慄;之后,她便会第一时间变回那个长翅膀的天使形象。夏菡只能这么去想,也许慕容真的只是一个没有发育的小丫头,身体和头脑都是,她和自己能这么要好只是源于某种长久和纯粹的激情罢了。

我跟菡子最铁了,倘若有一天,我也能出落得像她一样冷若冰霜艳如桃李就今生无憾了,慕容榕也常常在公开或者私下里这样说,菡子就像是跟妮可·基德曼一个模子倒出来的一样——你说啥?根本就不像?拜托,我说的是气质,气质懂不懂?

夏菡当然同样听不到这些话。其余的人都冷冰冰地敬慕或者嫉妒着她,不约而同地和她保持着一种漠然又不失分寸的距离。


在姨妈家,总有干不完的家务活。夏菡聊以自我宽慰的是,做家务总不至于受到运动损伤。姨妈总是翘着兰花指,说小菡你该做这个了该做那个了你得多做点我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啊。表弟戴着随身听踩着舞蹈步,将脏衣服一件一件扔到她脚下,同时从来不会和她说一个字。

夏菡很想揍人,但是她的左钩拳只会在想象中挥舞。姨妈不管怎么说都是长辈,表弟又实在太瘦小,挨不起守门员的一脚。所以,表面上她一副唯唯诺诺大肚能容的样子。但她很清楚,胸襟广阔宽容谅解等等这些词语从来就与自己无缘,报复是完全必要的。姨妈的化妆品总会莫名其妙地失踪,表弟的牛仔裤总会多出几个充满沧桑感的破洞。他们喃喃詈骂无从发作之时正是夏菡最快乐的时刻,她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像乌鸦一样摇头晃脑地放声大笑。

唯一的一次例外是,表弟刚刚迷上足球时把她的恩宝鞋偷偷拿去穿了一次;当她看见满是泥迹的鞋子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找到表弟并且一脚踹在了他的胫骨上。

自从上次车祸后,夏菡的左膝就一直没有彻底痊愈。医生用最严厉的口吻反复告诫过她,假如再继续从事半职业性的足球运动,左腿很有可能彻底残废。然而从前锋改行做守门员倒不完全是因为这番警告,而是由于半月板确实会经常剧痛,无法保证她在每场比赛都保持足够的跑动距离。

当了守门员,球衣号码从十变成了一,偶像也从莱茵克尔变成了奇拉维特,唯一保留的是优先主罚点球的权利。对于夏菡个人而言,改行并非没有好处,至少自己拥有一个其他一般守门员无法比拟的优势——当前锋的经历使她洞察前同行们在禁区内外的各种习惯性思维和动作方式,尤其是在一对一的时候。

足球是最爱么?她不知道。现在她已经想不起来当初足球是怎么进入她的生命的了;而且,一驻留就是十多年。昔日同住一个体委大院的那群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小伙姑娘们早已成为了国内各支甲级球队的绝对主力,自己却独自一人蜷缩在一所普通高中为高考和其他琐事而茫无头绪。看着如今的小孩子们追星的劲头,她总觉得莫名地滑稽,狗屁的球星偶像,打小就知道他们那班人是什么德行。


有一天姨妈兴冲冲的告诉夏菡,市电视台要做一个系列报道,内容是关注那些单亲和失去双亲的孩子;因为还附带有一笔福利金的发放,所以已经替她报名了。当时夏菡没说什么,几天后当摄制组来到教室后,不等对方提问,她便微笑着对他们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姨妈是疯的,她自己不知道而已,她一直以为她姐姐和姐夫死了。电视台的人尴尬地呆在当场,尔后只得悻悻地离开。

夏菡哭了,那是七中的人唯一一次见到她流泪。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