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7-04 21:37
点击:327
章节字数:32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章


虽已是深夜时分,麻友难得没有看动画。到大岛优子在东京的宅邸已经快一周了,麻友还是觉得难以习惯。和保守低调的柏木宅相比,大岛宅充满了现代的奢华气息,水钻和水晶装饰随处可见,还有满墙壁的落地酒柜和吧台,摆满了大岛优子从各地收集来的好酒,一言蔽之,就是KiraKira闪瞎眼。

嗯,简直就是六本木夜场的酒水台。

麻友溜到酒柜前,打开酒柜的边的灯开关。

刚来的第一天晚上就发现了,大岛优子非常喜欢在待在吧台赏酒。总是坐在那里前一动不动看半天。

满墙的酒水在灯光的映照下,投射出了各色的流光,又在墙壁两边的水晶折射下不可思议的汇集到一处,落在了就近的沙发前,那是小嶋阳菜惯躺的沙发,可想见,大岛优子精心设计的装饰墙,在灯光打开后,被水漾的辉光映照的那个人,美得何等的惊心动魄。

现在这两个人都不在,空留一室的流光,多少有些落寞。

优子桑和柏木桑一起出差去了呢。小嶋桑说过的。

连自己都忍不住想的话,小嶋桑一定更想念优子桑吧。

脑子里总是闪过柏木冰冷的唇角。

明明是那么柔软的唇瓣,轻轻抿起,就会变成决绝的直线,平静毫不犹豫的吐出拒绝的话语。

明明那么温柔的碰触过自己,毫不犹豫转身离去。

关于柏木某个午间在睡梦中想亲吻自己的事情。不知为何,渡辺就是感觉到了。

那在自己耳边流连许久却不曾落下的灼热,把她的心都烫疼了。

想要她吻下来,不想让她吻下来。

强烈的想要她吻下来,强烈的想要她就此离开。

内心拉锯般纠结的呐喊化作无声无息的颤抖,浸湿了眼角。

柏木桑一定内心也非常矛盾吧。一边说着乞求的话,一边强硬的软禁了自己,清醒时总是若有所思的在远处看着自己画画读书,虽然偶尔视线不偏不倚对上,绝对不会逃离。沉睡时却总能感觉到她的手指和温度想要碰触自己,犹豫到最后,化作一声轻叹,悄然退去。

这个人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

即使被抛弃了,还是想知道。

不,因为被抛弃了,所以不能想了。

忍耐着内心莫名的酸疼,渡辺一遍一遍的与自己对话。

今天晚上内心的痛楚却一次比一次剧烈,渡辺握着胸口痛叫一声蜷在地上。

不知何时,小嶋阳菜出现在自己身边,握着自己的手。

“忍耐一下,别害怕,试着感应她。”

小嶋阳菜早在渡辺痛叫倒地的时候醒来,用此生也没有过的速度跑到渡辺身边把她扶靠到自己怀里。

“别害怕,柏毛在召唤你,快点找到她。”

像咒语一般,小嶋阳菜慢慢的说着,吐出口的句子仿佛化作实体灌入渡辺已经痛到不清醒的脑子里。

“快点找到她。”

找到柏木由纪。

是她在呼唤我吗?她在需要我吗?

需求原来是这么痛苦的疼痛吗?

痛得说不出话来,渡辺忍耐着扭曲心脏一般的疼痛,模模糊糊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裂出了另一个精神体,在俯身看着痉挛不已的自己。

那个自己,突然猛地撞向自己的身体。

仿佛自己的身体是一道门,这般猛烈的撞进了自己不知道的地方。

再也坚持不住,大叫一声,昏厥过去。

小嶋阳菜看着渡辺麻友昏过去,将麻友抱到沙发上,化出龙子原型追着心中不断惨叫的地方奔去。

一只纯白的双角龙头神兽冲进了辟水犀的避水结界中,银白双翼浅浅收拢在长约3米的马型身躯两侧,晶状的鳞片紧紧包覆着健硕的肌肉。在幽蓝的深海中,闪烁着利剑一般的银色辉光。

“汝需退去。”

白色的辟邪释放着神兽的威压,凝视着对面的辟水犀。

辟邪一向以猛兽邪灵为食,若在平时对上,异兽早已闻风而逃。

眼前这只已经断去犀角,又被柏木挖去一只眼睛的辟水犀早已陷入狂态,怎顾得着其他。也不管脚边的受伤的柏木,埋头向辟邪冲撞过来。

柏木被辟水犀踩中右臂,潜水服彻底破裂,露出了惨白的断骨。人也终于忍耐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昏迷过去。

柏木的咒术只能维持在柏木脑中,眼下一昏迷,立刻失去作用。沉重的水压在辟水犀离开之时往柏木压去。

虽然看不到脸,辟邪仍然意识到眼前这个是自己的契约主。

作为守护兽,保护契约主的安全高过了自己的安危。眼前虽然有巨大的威胁迫近,辟邪只是腾水扬起蹄子一边躲开辟水犀的攻击,一脚从犀背上踩踏过去奔到柏木面前。

辟邪四足乃是麒麟足,天性踏水不湿,刚一跑到柏木身边时,周围的水便自动化开。然后那一瞬间被海水灌入口鼻的柏木心肺已损,眼下只留残喘一息,若不迅速施救,恐怕下一秒就会一命呜呼。

辟邪当下也顾不得后面有异兽虎视眈眈,将柏木挟在羽翼之下,就要往海面冲去。

辟邪有心脱战,辟水犀岂肯罢休,见辟邪转身把尾腹露给自己,想也不想,咆哮着顶了过去。

辟邪虽然腿部有坚鳞保护,腹部却十分柔软,突然遭受撞击,腹下被辟水犀的断角撕开了一道口子,厉嘶一声,眼睛一红,抬蹄往辟水犀背上猛蹬过去。

柏木奋力一击只留下一道白痕的铜皮铁骨在辟邪一踢下,被狠狠的洞穿肩骨,鲜血喷涌。

辟水犀早已癫狂,虽被辟邪重创,却未伤及要害。不依不饶的挣着再次朝辟邪受伤的腹部撞去。

清亮空灵的音符如流水般奏起,在这深海寂静中,竟也能逗得波浪习习漾起,柔柔的冲进了辟水犀的结界往它身上扑去。

可怜辟水犀一辈子大概不曾被水呛过,立刻溺水一般无力的倒在海里痛苦挣扎。

辟邪忍痛挟着柏木冲出水面,便看见海面上有人弹着弓一般的乐器,肩膀上还挂着穿着潜水服露出湿漉漉的脑袋的优子。

小嶋阳菜见辟邪出水,立刻收了乐器现出龙形,背着优子往翅灵号上飞去。

船上的柏木家护卫都是近卫,虽不曾见过守护兽,看到夜空有异物靠近,但看见大岛优子乘着龙靠近,便知这是大岛家的守护兽。立刻在甲板亮起引降灯指引降落。

小嶋暗暗撇了撇嘴,念了句多事,倒也乖乖降落在光丛中。

辟邪也跟着降落到甲板上。

甫一落地,辟邪便将柏木安放到甲板上。轻轻一扯,便将破碎的潜水服撕碎,露出柏木残破的身躯。

胸口在肺部和胃部之间的肋骨处早已塌陷下去,撩开胸前的衣物,便看见大块的黑紫血块在皮下不断鼓动,这是肺部血瘀的症状,随时可能窒息而亡。右手手臂已经断了半截在海底,露出了撕裂的肌肉和断骨,不断的喷涌着鲜血。这般伤势,眼见是活不成了。

望着这样的柏木,辟邪伏下身子趴在柏木身边伸出舌头舔着柏木的断肢,企图让伤口收敛一些。辟邪的唾液却没有愈伤之效,只是本能的想让柏木好受些。

低低的呜咽着,只是不断舔着柏木的伤口。

“让优子来吧。”小嶋阳菜把优子推过去。

辟邪趴在柏木身边,望着优子跪倒柏木身边,轻轻的按着柏木胸前。

“肺脏无损,第四六八对肋骨无损。”优子一边念着咒语,一边用刀划开柏木的胸口。

淤积在柏木胸腔的鲜血一下喷到优子脸上,然而眼前破损的脏器并没有修复。

优子猛然意识到,也许她的咒术也和柏木一样,只能对意识清醒的人有用。

眼前胸口已经被剖开,优子也没了退路,只能狠命的掐着柏木虎口、人中、脑后和耳后的神经,期望柏木能够清醒过来。

看着优子突然改变方案,小嶋阳菜心里涌起了不好的预感,不由得看了眼辟邪。

眼底噙了湿意的辟邪突然化作了渡辺麻友的形状,将重伤的柏木搂进怀里。

“怎么会这样呢。”

喃喃着,渡辺茫然的搂紧了柏木,胸前染满了柏木的鲜血,手指胡乱抚摸着柏木胸前的伤处。

这样搬动柏木一定必死无疑,优子焦急的想要扯开两个人。

小嶋阳菜一把拉住优子,利爪死死的扣住她的肩膀。

用力之重,竟不知觉将优子的肩膀抓了个洞穿。

优子也似乎不知道疼痛般,呆呆的看着两人。

“不行的,不行的。这样不对的。柏木桑不能死。这样是不对的。”

渡辺神经质的捏着柏木的胸口和断手,重复着“不行的,这样是不对的。。”

奇迹般的,柏木的伤口一寸寸的愈合。连断去的骨肉也在渡辺的抚摸下一点点还原。

仿佛从长久的神游中恢复过来时,眼见着柏木已经完好的躺在自己怀里。洁白的胸口只留着大片的血迹见证前一刻濒死的伤势。渡辺麻友茫然低头舔了舔柏木的脸颊,虚脱一般放开柏木。

麻友放开柏木后,才露出了腹部长长的裂伤。

然而麻友似乎没有意识给自己治疗,只是茫然的看着龙子原型的小嶋阳菜,脸色一白,就要晕过去。

“快,让医生给麻友治伤。”小嶋阳菜恢复原型一把接住麻友,接着一脚踢向大岛优子。

“哎呦,麻友别晕,腹部伤口无损。”大岛优子的咒术终于赶在麻友晕厥前发挥作用,伤口如同不存在一般消失了。

“幸好还活着。”

望着眼前衣衫褴褛险些送命的两人,大岛优子轻轻叹了口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