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6-27 11:15
点击:332
章节字数:53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八章


在南沙群岛一个名为Sincowe的岛屿上,一艘150吨级远洋捕捞船靠岸了。

正月里北纬9度气温,让柏木有了另一个世界的错觉。对饶是高温也不愿解开一颗扣子的柏木来说,一边穿着夏威夷风岛服撒欢一边抱怨岛上全是鸟粪的大岛优子确实是另一个世界。

“都到了这里,再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也会生气哟。和nyan nyan度假计划全被打乱啦。”大岛夸张的捏着鼻子,一边揪着眉头望着柏木。

“我们接个向导,去探艘海船。”柏木遥遥望着柏木家的护卫架着一个穿着军服的人过来。

“主子,接头点附近这个家伙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便把他给带过来了。”

“我竟不知道这里还有中国军人在。”

柏木笑了笑,示意护卫放开男子。

“没有中国军人怎么帮你们找那艘沉掉的护卫舰。”男子倒也不避讳,微微的行了个礼。

执行秘密任务却不慎沉没,因为更复杂的原因被迫遗弃在南沙群岛海域深处的护卫舰,这个等级的秘密,自然勾起了大岛优子的兴趣。

“由纪酱,这样看起来,你开来的船不够用呀。”大岛优子舔了舔的犬齿,一脸猥琐的望着海面上柏木家远海护卫--翅灵号,排量150吨的小型武装船和2250吨级的江卫II级导弹护卫舰相比当然是有点小。

“你想把护卫舰整个拖回去吗?”柏木开玩笑就要对着接收器下命令。

“我知道由纪酱对破铜烂铁不感兴趣,一定有更有趣的东西吧。”说完大岛就笑了。“至于破铜烂铁就交给我这里来解决吧。”

“江卫级的护卫舰比起战斗,更倾向防御和探测需求。能让这样的护卫舰躲开卫星毫无声息沉没的东西,您已经心里有数了吗?”向导冰冷的提醒,反而让柏木露出了一丝笑容。

“让护卫舰沉没的东西,不是你吗?谦礼。”

“这次任务完成后就回本家去吧。”

“是。” 柏木谦礼朝柏木深深行礼。

翅灵号趁着傍晚的南风往南驶进,到了某个纬度时,谦礼要求船只切断卫星通信联络并关闭动力,任凭翅灵号静静漂浮在一片黑沉汪洋之中。

“主子,已经到了沉船后上方了,需人力下到海底才能进入沉船。”

上了翅灵号,柏木谦礼便换回了称呼,此刻他需向柏木请示挑选人员一起下到护卫舰里。

“另外一艘宋代海船呢。”

“在海窟里面。。。”

“东西在哪艘船里?”

“弃舰的时候,还在护卫舰的大副控制室。现在。。”

“11人去搜宋代海船,24人搜护卫舰,下到舱底后,3人一组往自己的方向去探测,以灯号为信,谦礼你带护卫舰,优子桑同去,我去宋代海船。剩余的人留守,把海底照明和潜视镜打开。”

“海底照明会引来大批鱼群,会不安全。”谦礼劝阻道。

“那就只能带小型照明灯了。”柏木点点头。

“我对宋代海船比较感兴趣啦。我和你一起去。”

大岛活动一下手腕,对柏木眨了眨眼睛。

柏木深深的看了优子一眼,便不再理会。

优子眼睛一转,当下不再多话,让护卫给自己穿上潜水服。

若谦礼有异心,只有你可杀之。

一艘护卫舰造价均在十亿日元之上。江卫级护卫舰虽在排水量上进行了压缩,制造技术比一般护卫舰却更为先进,粗粗一估,差不多要17亿日元,大岛便对柏木要寻的东西心中有数了。

柏木家对海的情缘深厚,古时历代家主都要在年初亲自带领船队出海祭祀,祈求一年海风怜惜,昌荣平顺。只是柏木家业壮大,渐往内陆延展,又连续有了几任身体孱弱的家主,渐渐便权宜着家臣替了这差事。后因雪音之事,柏木家主重新亲自主持海祭,再不假手他人。

而此中另一原因,便是辟邪。

年二月初二,龙抬头时,鹿儿岛近海有日潮送上海面,潮势温柔,与近海返潮重逢,整片海面皆被珠白浪花覆盖,龙喜戏珠,而随后二重浪下绵延的青色脊线,似龙乘浪挽珠而归,此景被称为还珠潮。

相传碧水谣便是龙的爱物,每逢二月二时弹奏,逗弄水波随音起伏,才在日间有了双重逆潮的奇景。

龙子辟邪在柏木家时,每逢二月初二,便一改昼伏夜出的性情,必早起到近海乘浪嬉戏,直至海面恢复平静才返回。

至柏木由纪这代,亦盼望能亲眼目睹龙子戏水的模样。

她如今找的,便是这被龙遗落在大海深处的碧水谣。

想也知道,这人心中除了这孩子,再没有其他了。

顺着下落的铁杆进入海窟,炫白的直射式灯光便照亮了古老的船身,意外的还保存的基本的船体模样,尖尖的吃水船底代表了这是一艘典型的三层南船。也许是常年不见阳光,藻类植物显得相当的稀少,这是个好消息。无论对船身保存,还是隐藏在海藻中间危险的共生动物,都会安全许多。

富有经验的护卫知道,从船的甲板处进去并不安全。他们绕着船身找了一圈,发现船身破损的地方很少,也许当初导致船身沉没的地方,被埋压在了底部。

宋代的大型船只已经有了隔水舱设计,在海底极易形成负压的真空环境,如果贸然凿开完好的隔水舱,那么在船边的人极可能和水流一同被强大的真空吸入舱中,折筋断骨事小,一个不好折了脊椎,就活不了了。好在隔水舱皆设计在底部,且四方密封,不与真正的船室相通,无需检查。护卫用随身的钢锥在船身中央未承力的地方凿了个洞,见没有气泡冒出后,才将洞凿出供两人进入的宽度。

由于船上发射机都已经关闭通讯,柏木借着打着手势,按照先前的布置,3人一组往四个方向搜寻去了。

柏木负责的自然是最有可能性的船长控制室。

柏木在近乎垂直的窄小过道中摸索着前进。在潜水服里,柏木只能听到呼吸和心跳的声音,在安静又粗重的节奏中细细的回想着传说始末,不断的想象着碧水谣的样子,突然胸中猛烈的怦跳了一下。

柏木定了定神,鬼使神差的朝隔水舱的方向游去。


柏木习寸劲之力有成,手指隔水按在甲板上,身形微微旋转运力在指尖猛地击打下去,便看见细小的涡流从指尖漏出,柏木避开水流肘击破开入口,一口气钻了进去。

强大的负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柏木按住破裂的甲板念着,“破损无效,隔水舱水压无效。”

甲板没有如愿的修复,原本越来越巨大的漩涡却在柏木视线中凭空消失了。

柏木轻轻啧了一声,“模糊的指令没有用吗。。。。”

柏木像走在平地一般,沿着隔水舱走了一遍,手指轻轻抚着甲板。

仅仅凭着代代相传的秘闻和捕风捉影的消息就急迫的下海寻找传说中的碧水谣,这等轻进,并不如大岛优子笑话自己那般是因为麻友脑袋发热,甚至,柏木一度也深深的怀疑自己的动机。

到底是为了逃避日益尴尬的现状,还是急切想要修复那些早已断去的连接的心情,不可说。

除了暴力破开甲板渗进来的海水,隔水舱里还保持了相当的干燥,甚至能感觉到干枯的灰尘附着在柏木潮湿的潜水服上。

从那是的造船技术来看,这千年时光中能保存至今,简直是个奇迹。不,是比奇迹更不可思议的错误。

柏木轻轻的按着甲板,虽然隔着厚厚的潜水服,仍然感觉到腐朽的木材碎屑在指尖淅沥洒落。

简直像在埃及法老陵里。

传说碧水谣是龙引水的法器,所谓物极阴阳,盈满则亏,碧水谣这等神器出世之时,必伴生相克之物。中国古语中,但凡毒物,七步之内,必有解药。便是这个道理。

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敬奉天地,不惧鬼神,泽山临勇,八紘至诚。

即使是脑子一团乱的柏木,也没有仓促冒进,反而默念着柏木家家训慢慢退出了隔水舱。

海窟里冰冷晦暗,只有甲板集结处被直射灯光照亮。柏木用手有节奏的敲击着探杆,传递着已寻到目标的信息。

深水潜水服实在太过笨重,供应的氧气也有限,闷在潮热的潜水服中,柏木几乎数得到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约定的二十分钟已经过去,柏木还是没有等到集合的队员。

看了看腕上的时间提醒,压缩空气的存量大概还能支持三十来分钟。面对海底未知的危险,柏木决定上岸休整,便向船上传达回收探杆的命令。

船上很快得出回应,探杆缓缓的向上收回。

从上升的探杆往船身看时,柏木发觉船底正在形成一块小小的漩涡。

显然是自己离开后,负压否定效果消失,水流进入了隔水舱的结果。

隔水舱内部早已因为干燥腐朽不堪,绝对无法承担水压的冲力。船底势颓,整艘船无疑将会倾塌崩溃。

咬咬牙,柏木解开探杆固定身体用的锁扣,像漩涡处落去。

虽然头脑发热顺着涡流冲下来,柏木还是小心的避开吸力,凭着感觉往旁边的隔水舱板一掌劈去,飞快念着“周围五十米,水压无效。”

就算柏木下了咒语,柏木依然看见水流以诡异的形态,往舱底钻去。而灯光渐隐处,有一个东西闪烁着微光。而水流如结界一般在光处聚集,剧烈的流光无声述说着此处水流的沉重与迅疾。

柏木静静的看着眼前已经睁开眼睛与她对视的巨兽。

平定县巨海,有水犀,似牛,其出入有光,水为之开。

那闪烁的光处,是被称为辟水犀的异兽的犀角。

面对这只长度五米以上的庞然巨兽,柏木小心翼翼的切换着身位,身形并没有感觉到水底的沉重滞阻,在柏木的周围,柏木的咒语还是生效的,然而对面辟水犀周身澎湃的水流,又似在嘲笑柏木的不自量力。

碧水谣的守护兽,也许就是它了罢。

柏木只在腿上装备了一柄短枪和一把匕首。考虑到可能会有大型鱼类袭击,下海前也给柏木配备了麻醉手枪,里面是神经类毒素,一共十二发。有了这些武器,柏木自认应付任何海下单兵作战都已足够。

然而眼前这个,超越了人类认知范畴的存在。

即使是普通的犀牛,也拥有机枪子弹也无法穿透坚硬皮肤,不知自己随身的武器,能否对它构成威胁。

柏木慢慢掏出了短枪,看了眼氧气提醒。

她在水下待得太久了,刨去上升到水面的4分钟,她剩的时间不多。

起码要先看一眼碧水谣的样子。一边移动身位,柏木的脑内高速运转起来。

辟水犀周身包裹着剧烈的水流,防御力比之铜墙铁壁也毫不逊色,然而只要自己欺到近身的话,周围的水流水压应该会无效,虽然看似疯狂,近身战说不定对自己更有利。

打定主意,柏木轻轻念着,“柏木由纪重力无效。”

没等对面的异兽反应过来,向它的正上方跃去。

似乎不太习惯失重的状况,柏木轻飘飘的一头撞上舱顶,转手快将短枪刺入甲板中,转势向下借力。

撞过水结界的时候,虽然一瞬间水流的重压已经消失,但柏木的视线完全被白色的水花挡住,只能凭着直觉将短枪刺向辟水犀。

深海潜水服在手部虽然已经做过特殊处理,还是非常笨拙,在柏木尽力一刺下,刺中辟水犀时,柏木的手腕一阵剧痛,一麻,短枪脱手滑落到地上。

辟水犀感觉到背上有异物,咆哮扭动起来。像走投无路的斗牛士一样,视力受阻,丢失武器的柏木下意识用手臂勒住辟水犀的脖子,勉力让自己贴在它背上坚持着。

此时的柏木呆在硬质的潜水服里,简直成了闷在罐头里的沙丁鱼。更糟糕的是,这个罐头正在被巨手大力摇晃着。

剧烈的颠簸不仅让人头昏脑胀,手臂的阵痛和麻痹也让柏木担忧,现在掉下去,一定被狂怒的异兽踩成烂泥。

“痛觉神经无效。”

柏木强忍着呕吐,咬牙念起咒语。

奇迹般,右手的剧痛消失了,震裂的虎口虽然还粘腻血流不止,但的确能够再度握紧收拢。柏木拔出腿上的匕首,4英寸的刀刃让它看上去更接近伞兵刀。此刻对付身下这个庞然大物,多少显得单薄可笑。

头顶的战术手电尽职的照亮了周围,柏木仔细搜寻着之前攻击的伤口。

对于拈指间就能碾碎坚石的柏木来说,即使失去重力的加成,仅仅依靠身体旋转的寸劲造成的伤害依旧不可小觑。虎口的裂伤说明对方也承受了更大的力量和伤害。

然而仔细搜寻之后,柏木沮丧的发现,自己苦练多年的硬功,只在对方身上留下了淡白的划痕。

难道眼前的强敌真如钻石一般,难以毁损?

冒着随时都会被颠覆下来的危险,艰难的维持着平衡,柏木还是撑起身子,努力攀到辟水犀巨大的头颅正上方。

任何动物的脸部和腹部都是最脆弱的地方。柏木只能期望这一常识对付异兽也有奇效。

察觉到有人攀到了自己头顶,直觉到危险的辟水犀干脆停止了颠簸,猛得朝前面的甲板冲去。

柏木也抓住静止的时机举刀摸索着往辟水犀眼睛里送去。

纤薄却强韧的刀身毫不费力的穿透了柔软的眼球,柏木甚至能摸到被戳破爆裂出来的柔软晶体,下意识的捏紧抠挖出来。

剧烈的疼痛让辟水犀发起狂来,接连撞破几层甲板,竟生生的将自己撞进了海窟的礁石里。

巨大的水压悬挂一人一兽的头顶,花白翻滚的波浪宣示着此时海底翻腾的巨大波澜。

被辟水犀撞破了外层甲板,又失去了柏木咒术的保护,巨大的涡流毫不犹豫在破洞中卷起了逆浪,生生将船拖滚着撞上了另一边的海窟。如最开始柏木预料的,船底迅速崩塌,扬起的巨大涛浪又与涡流一同形成了巨大而混乱的暗流,重复的切割着宋代海船仅存的部分。

若碧水谣真在这船里,此刻也许已经被冲到其他的角落,难以寻觅了。

不过,柏木此时已经没有空闲考虑这些了。

她的右手此刻连着辟水犀一起,被撞入岩礁之中。

柏木看到辟水犀被礁石困住,下意识抽出手,想占领下一着先机。

然而这一扯,潜水服里清晰的脆响,提示着已经没有痛觉的柏木,这右手已然是废了。胸腔强烈的压抑感,也似乎在告诉她现况在朝着更糟糕的事情飞速而去。

背上的压缩空气瓶,似乎在战斗中脱落了。连带外置的呼吸管也被扯离。如果不是在辟水犀的附近,海水大概会从破损的潜水服里灌进来吧。

只要让破损无效就好。柏木想着。

刚一张嘴,胸口的闷涨就迫使柏木咳了一下,苦涩的血腥味顿时从喉部弥漫出来,再也无法开口。肺部似乎承受了巨大的伤害,柏木只要呼吸,就会有血沫不断的从气管冒上来。即使是无效了痛觉神经,肌肉仍然诚实的用痉挛表达着身体受创的程度。

无法发声,就无法组织语言,无法做任何修补的措施。身体的血液也在迅速的流失,海底的低温从破损的潜水服中渗透进来,与自己争夺仅剩的生命力。

大量失血造成神智模糊的生理危机,让柏木突然意识到,在短短的二十年人生里,也许要初次品尝死亡的滋味了。

柏木感觉到辟水犀从海礁中挣脱开来,头上闪着光的角已经断裂在礁石中了。直觉到危险,身体却无法做出任何动作,反而愈发沉溺在冰冷和寂静中。

你就只能到这里了。

柏木静静的对自己说。眼前已经很模糊了。


作者目前身体有碍,医生嘱咐不能再劳累了,尤其不能熬夜,因为平时码字都在深夜,为了遵照医嘱,这之后的所有文章的更新会变得比较不固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