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6-17 17:32
点击:415
章节字数:28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七章

柏木拔掉雨刷下的罚单,打开车门便听到副驾座的包里手机陌生的铃声,幼嫩的童谣让柏木有点愣住,居然是アッカンベー桥。谁擅自换过自己的手机铃声。

按了按跳动的眉心,手机屏幕长串的陌生数字也让柏木有些疑惑。

“请问是哪位?”

电话那头杂乱的电波音让柏木皱了皱眉,嘴里的敬语却一刻未放松过。

“哟,由纪酱终于接电话了,晚上好。哇呜~~”用声音就能生动表达愉悦,尾音还带着微妙的拟声词卖萌的人除了大岛优子不会有第二个了。

“晚上好,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吗?”柏木看到手机屏幕提示有5条未接电话纪录,想必里面有大岛一份功劳。

“哦哦,本来是打算叫你一起出来吃晚饭的。现在看看时间,一起过来吃夜宵吧。我已经叫人去接NYANNYAN了,顺便也叫人过去接你了哟,快来吧,我们在XX。”

大岛报的地方在秋叶原的某处大厦内,离银座稍微有些距离。凭柏木的路痴能力,绝对没有办法两小时内找到路。唯一的办法,大概是。。

柏木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大厦,拿过副驾上的包,关上车门朝大厦顶楼走去。


11点,秋叶原,游戏厅。柏木远远便看到大岛把渡边圈进怀里,贴在渡边耳朵边轻轻劝诱,“再夹一次,那个淡黄色的,一定能夹到哟。”

“说什么都能中的能力真是方便啊。。”

走过去的时候,就听到两个人欢呼起来,比起咧着夸张笑容炫耀着刚刚夹到的羊驼玩偶,却被小嶋一脸嫌弃推开脸的大岛,柏木更在意,和平时羞怯整齐的笑容不同的,水润眼眸里透着专注与愉悦的小女孩,竟是自麻友出生起也未见过的样子。

因为视线太过专注,仿佛身边的事物都被薄薄的雾气隔离起来,柏木只觉得麻友的身形和面容都模糊起来,只有那双夜一般的眼睛,还清晰的留在自己视线之内。

那双眼睛慢慢抬起来,与她对上。

情不自禁的叫了她的名字。

“麻友。。”

朦胧的疏离感倏然被扯破了,电玩城杂乱的声音猛得冲进耳朵。柏木收了收神,朝大岛小嶋两人打过招呼,走到麻友身边轻轻握着她的肩膀。渡边低头行礼后由着柏木靠了过来。

“好啦,人来齐了我们就去吃饭吧。由纪酱大概晚饭都没吃过。” 在场的三个大人都颇为熟悉河西家的味痴小鬼,大岛意有所指的开了句玩笑,意外的把小嶋给逗笑了。大岛优子越发得意的扭动起来,搂住小嶋便往电梯处走去。

“我想吃文字烧!文字烧~文~字~烧~~!”

柏木渡边两人跟在后面,柏木收回渡边肩上的手,默默走着。

“优子桑真的好厉害,光是抓娃娃就赢了这么大的羊驼君。”渡边指了指随从手上抱着的大只羊驼,手指却时刻拨弄着自己抓回来的蛋黄色羊驼脖子上的小草莓领结。

アルパカ(arupaka)的发音让柏木愣了会,想了一会才知道麻友说的不是脏话,还是皱了皱眉。

“怎么这么晚还跟着优子出来。”

从刚才就很在意,跟在两人身后的随从都是大岛家的人。在自己势力范围内,麻友没有被好好保护起来,让本就不安的柏木愈发忧心,脸色也难看起来。“对不起。。”渡边飞快的道歉。然而看着渡边脸上突然绷起的紧张和手里捏紧的羊驼娃娃,终于让柏木清醒过来,把紧张的情绪宣泄给渡边,并不能能让她愉悦。焦躁的甩了甩手,往前赶了一步提前走进电梯。

大岛和小嶋早已在电梯等候,看着柏木黑着脸走进来,后面渡边脸上已没有先前高兴的样子,便知道又被柏木训斥过了。即使知道柏木重视麻友,自己哄了好久才展开笑颜的小公主被柏木弄成这样,优子不禁为好友的社交天赋低能按了按额头。从进游戏厅起一直在旁发呆的小嶋此时意外的握住了麻友的右手,麻友本来站在小嶋的右边,柏木由的左边,被抓住右手后,身位靠向小嶋自然离柏木更远了。柏木虽然一语不发,在电梯停稳的瞬间,先一步把大岛优子拉出了电梯。

“喂喂,你放心麻友友,我还不放心nyannyan呢。”大岛装模作样挣扎一下,对着由纪咧开了嘴,凑过去搭到由纪耳旁。

“气我抢了你的麻友友?”

“什么时候开始叫麻友友了?”

“第。。一次见面吧。”大岛笑了笑,转头去看后面慢吞吞走着的两个女人。

“nyannyan,麻友友,到了哟,快点快点。啊~~饿死了。”

“晚饭也没吃过?”柏木突然问了句。

“放心吧,带她们吃过甜品了。不会饿着你的宝贝的。”

听着这话,柏木的眉头总算松开了些,自己也觉得肚子饿了,点了自己喜欢的小食便静静坐着看优子熟练抄铲子摆弄文字烧。

“抢第一口!”虽然这样说着,优子把第一口文字烧送到麻友友嘴边。由于小嶋牵着麻友坐了一侧,柏木才得以看到对面麻友的样子,单手用筷子夹过小块的文字烧,另一只手藏在桌子下面,因为怕烫而伸出小小的舌头小心碰触,还是小孩子的样子。

柏木放松了背脊,闻着铁板烤制食材的焦香,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水果蛋糕上桃子和凤梨薄薄的釉色非常美丽,草莓充满情趣的点了两点奶油,画成了圣诞老人的模样。是秋叶原站非常有名的蛋糕。

“优酱自己不吃吗?啊~~”

阳菜叉起一枚葡萄喂给大岛,看着优子挣扎一下,视死如归的闭着眼睛吞下。

不知对维生素C还是对果酸意外排斥的大岛,非常讨厌吃水果。

特意买回水果蛋糕给几个女孩子做饭后甜品的大岛优子,实在很自虐。

麻友倒是非常开心的样子。


“过几天,可能要出差。麻友就拜托了。”

柏木叉起最后一颗草莓放进嘴里,对着旁边的优子轻轻说了一句。

叉子磕在碟子上,发出了细微的清脆声响。

是优子的叉子。

柏木看了一眼紧紧捏着叉子的麻友,脸色已经惨白,全然没有之前的愉悦。

果然自己并不是能够让对方开怀的人,但这个人,从星辰之初便和自己绑在一起,时至斗转星移,亦不能解。

柏木不禁怀疑起,自己拥有的否定的能力,是否因为这才是麻友所希冀的能力,期待否定这宿命的一切。

从与自己相遇起,她不曾快乐过。

优子摊开腿,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仰起头望着天花板上横梁暗刻的柏舟家纹,脸上的酒窝依旧深深的嵌在颊边。

“真想揍你啊。”

“。。。。”柏木看着麻友一口一口的吃起蛋糕。

“河西桑和你说了什么?”

像是想起了什么,优子看了眼小嶋。

从柏木说话起,小嶋事不关己的吃着自己的蛋糕,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也让优子很在意。

“河西桑说,你和麻友的气,非常合。她会过的很开心。”

柏木拿毛巾递给麻友,示意她擦擦嘴角的奶油。

“真不想把女儿嫁给你这样的家伙。。。”嘟嘟囔囔,优子的身体像毛虫一样扭动起来绕过桌子去蹭阳菜的大腿,被一掌巴开。

“麻友现在过得开心吗?”顺势滚到麻友身边,优子睁着圆圆的眼睛问麻友。

麻友迟疑一下,把叉子轻轻放到碟子上。踞坐着正起脊背,轻轻的点了点头。

“并没有不开心的事情。”麻友又对着柏木微微鞠了一躬。“这段时间也非常感谢您的照顾,我并没有不开心的事情。”

就像离别的感谢一样。

柏木心头涌起淡淡的不悦,明明并不是要真的将她送给优子,但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又紧紧的抿起了嘴唇。

“好哦。”

阳菜慢吞吞的吃完蛋糕,擦完嘴唇才慢悠悠的说了句。

“诶?”

“我记得,优酱要和你一起去“出差”。”阳菜深深的看了一眼优子,又若无其事转过头去对着柏木笑了一下。“麻友就能吃掉我讨厌的青豆了。”

胡说!麻友才不吃青豆!

优子瞪大眼睛望着阳菜,被轻飘飘的无视过去。

柏木拉起麻友,“那我们先回去了。明天我送麻友过去。”

临走时,麻友对着小嶋深深的行了个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