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6-01 20:47
点击:442
章节字数:35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从陌生的豪宅里醒过来时,麻友似乎毫无抗拒的接受了自己被绑架的事实。连打个电话回家的要求都没有提过,当然,她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放在一旁的食物也一口未动。

由纪照常到公司上班,下班还开车拐到常去的寿司店打包了一份鲑鱼和北极贝刺身拼盘,和一份玉子烧。回到别墅,由纪便看到麻友静静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安静,却不索瑟。她抬头看了看由纪,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

“我知道是你。”这个人自己从未见过,然而只是这样一照面,麻友便知道,从小缠绕自己的视线缘由何方。

由纪也不否认,只是看了看餐盘上放凉的食物。

“不喜欢吃吗?”由纪寻常的问着,仗着修长的身形居高临下看着麻友。

麻友被视线压得难受,下意识低头躲开,视线左右滑动,落到了腰间的玉牌上。指尖在玉牌上摩挲半晌。这个玉牌必定是来这以后才出现在她身上,但是这份奇异的熟悉感,竟让她一直未能发觉。猛然想起什么抬起头来,看到由纪一直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视线不经意的交接在一处。

一时,脸上烫得仿佛把空气都烧尽了,心如战鼓。

“以后,请习惯在这里生活。至少,不要不吃饭。”柏木由纪把刺身和玉子烧放到餐盘上,慢斯条理的调起寿司酱油和芥末。

“我不能回家了是吗?”

“即使您讨厌我,也不要再离开这个家族。”由纪夹起蛋卷放到小盘里递到麻友面前,刻意放低的脊背,无意透出的恳切让麻友有口难言。

仿佛受了委屈的那个人,不是我。

“您喜欢甜蛋卷,不是吗?”

我。。。

麻友低下头,顺从的把蛋卷放进嘴里。适口的淡甜和浓郁的奶香充斥在口中,是从小挑剔的麻友喜欢的半糖双奶特制,这是只有从小宠惯自己的人才知道的口味。

这个人,绝对不会放走自己。

突然有了这样的觉悟,麻友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了,渡边麻友的标准笑容。

“我明白了,以后请多多关照。”

自然而然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对方也郑重的许下了“一生都请多关照,麻友友”的回复。

麻友友这个名字,也似乎流行了开来。

了解了麻友无意反抗,由纪没有强制让麻友这个身份在世上消失,只是替麻友办了休学手续,在别墅请了老师教授课程,也不可避免的接触到了古玩知识。

不知是天生聪敏还是龙子觉醒,麻友的记忆力好得惊人,过目不忘,加之由纪别墅里海量真迹古玩可供品评学习,短短几月,麻友的古玩见识倒也精进不少,七七八八的能唬人了。

柏木家守护兽觉醒的消息,旁人不知道不稀奇,在拥有守护兽的御三家里也丝毫不见动静,柏木由纪封锁了关于麻友的所有消息,大岛优子和松井玲奈对外亦心照不宣的三缄其口。

大岛优子第一次见渡边麻友,已经是第二年的睦月了。

新年贺正,身为当主的由纪必须回鹿儿岛本家,不知存了什么思量,由纪让麻友独自留在了东京。优子趁了这个空,特意从京都飞来看麻友。

装了美女雷达的优子悄悄从背后靠近麻友的时候,麻友正专心的看一枚清代乾隆时期的玉石印章。明以后印石-花乳石的使用开始兴盛,到乾隆时期国力鼎盛,印石开采达到顶峰,这时期的印章量多质杂,品鉴价值多看玉质本身及印章主人身份,光从石材分便落差极大,以青田石、寿山石、昌化石、巴林石最为著名,加之工艺水平参差不齐,价值浮动很大,是新人练眼的好物。优子一眼看过去,印石底料是上好的巴林白玉冻鸡血石,通体白润如羊脂凝结,细看又有冻点,十分细腻通透,是印石中的极品。印纽为辟邪纽,雕工颇为拙朴,刀线流畅,辟邪俯卧在印章首端,体态饱满憨态可掬,肌理明快生动,一拂乾隆时期华俗之风。唯一美中不足是玉身上浸了海货独有的浸渍纹理,咋一看如同莲花裂纹横亘在玉身上。巴林鸡血石早在康熙时期便被列为贡石,民间绝品难求,单看印章风格,不似官中御制,应该是民间流出的私物。印章身上的浸渍纹理,反而见证它在海底沉积的悠长岁月。若有一张绣口一方韵事衬托出身,倒不失为热眼的上品。

旁边纸上已经拓上了朱红钤印,优子轻易认出了头两字的隶书体“柏木”字样,是正式的柏木家当主印鉴用字,中间以小篆体刻“雪音”两字,想来是姓名,尾字以变体“拙记”收尾,是一方标准的书柬私印,主人大概是柏木家哪代名为雪音的当主。

再仔细往回想,乾隆于公元1736年-1795年在位,优子本来对柏木家的往事并不熟悉,但柏木雪音的悲剧实在过于触目惊心,御三家代代继承人从小被教育将此人铭记在心引以为戒,300年前,幕府势末,实行闭关锁国,萨摩柏木家基本掌握了全国对中国出入口走私的航线,势力迅速膨胀,也同时遭到了幕府当权势力排挤,柏木家当主被迫于1751年神无之月亲自出海押运武器,当月便在海啸中丧生,柏木家遭受剧变,势力转入地下。然而只有同为御三家的大岛优子才知道,当代当主—柏木雪音并没有死在海啸中,而是柏木家守护神兽辟邪为保护整个舰队身受重伤被迫沉睡在大海之中,下落不明,柏木雪音极尽全族之力遍寻20年未果,剖腹谢罪。

这方印,正是辟邪保护的最后一任当主,柏木雪音的私印。善恶皆有因,因缘终有果,早已随辟邪沉落大海的印章随着辟邪觉醒又回到柏木由纪手中,可见雪音那时的因缘,活该由由纪来担来还,把印直接给麻友看,确实是内敛狠绝的柏木由纪会做的事。想到此,优子不由得为好友叹了口气。

优子叹气的声音惊动了沉思中的麻友,麻友转过头来,便看见一个带着明晃晃笑容的美女直勾勾的盯着她。天生带有亲和力的优子笑着叫了声“麻友”末了还俏皮一吐舌,便让怕生的麻友笑了起来。

“我是由纪的朋友,你可以叫我优子哟。”

麻友乖乖的叫了句“优子桑”,羞涩清甜的嗓音顿时萌得优子方向都找不着了,抱住麻友往脸颊上啃了一口。

“好久没有碰到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当我女儿好不好,好不好?”

被叔化的优子一偷袭,麻友懵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这个看起来只比自己大那么一些些的美丽女人把她当小孩子那般看待,留在脸颊上的亲吻理所当然的理解成宠溺小孩子的吻就好了。也就放松了下来和优子一起玩。两人一同在博古架前对着各类古玩品评,优子渊博的古玩知识和举重若轻的调侃语气轻易的折服了麻友,加上优子真心疼宠麻友年少,两人一见如故,很快玩成了一团。

“啊,肚子好饿,麻友友,该吃饭了哟。”

躺在沙发上因为一件元代釉里红龙纹盖罐的趣闻笑得喘不过气的优子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一看时间已经过了正午饭点。麻友身体还在发育不能饿着,优子一边提醒麻友,一边奇怪为何没有佣人过来催饭。

麻友听了,点点头跑出房间,又过了会,拿了两杯泡面进来。

“优子桑,抱歉。。只有泡面,可以吗?”

就算是亲自监督盗墓现场也没吃过泡面的优子彻底傻了。

“这里的佣人呢?”常常到由纪别墅做客,虽然由纪素来爱静,别墅里一个厨师,三个清洁保姆,一个外务的基本配置优子还是知道的。然而优子来到这里一个上午,偌大的房子再也找不到第三个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是新年,大家一定想回家,柏木桑不在,我就请他们回家与家人一起过新年了。”望着麻友低垂着头说出这番话,优子感慨麻友善良之余,又想起了其他。

以由纪这些年对麻友的关注,眼皮底下发生这种事,依着由纪的性格,那些人过完年后回来怕是后事难料。

“由纪知道吗?”

“只是放假一个星期,他们会赶在柏木桑回来之前回来的。”

麻友怕生不假,加上昼伏夜出的作息,来了别墅几个月,除了偶尔和授课的老师和由纪说过几句话,鲜少和人交谈,和下人更难亲近。由纪平时甚少管别墅里的琐事,一切都是本家带来的部下料理,新年本家的人都要回到鹿儿岛,别墅里的人也就相应可以放年假休息,今年麻友留在这里,雇佣来的人新年也不能休息,明里不说,私下怨言不少。敏感的麻友私下瞒着由纪放了他们假,独自在别墅里吃了一个星期方便面。若不是优子突然造访,怕这方便面还得继续吃下去。

“要不,我们出去吃吧。。”捧着杯面的麻友也感觉到请客人吃泡面确实不合适,悄悄把杯面放到身后。

优子一把握住麻友的手,掏出那两杯泡面。

“啊,牛奶海鲜味呀,这个是芝士咖喱。。。好难选,麻友友喜欢哪个口味?”

优子眨着眼睛,圆滚滚的眼睛流露出难以取舍的气息望着麻友。

“呃。。牛奶海鲜。”

“好,那牛奶海鲜的给麻友友,我吃芝士咖喱好了。”说着便走去厨房找热水。

麻友也跟着优子走进厨房,安静的看优子熟练的使用牛奶锅煮面。

“好了哦,麻友友的牛奶海鲜面,我的芝士咖喱~~”

两人就在厨房坐定打算开动,麻友突然把手里的汤碗递给优子,“牛奶海鲜。。优子吃。。”

羞涩的麻友默默的把喜欢的味道让给优子,头依旧低垂着,鼻尖几乎要接着杯面冒出的热气,浓郁的咖喱香味和奶味纠缠着,暖融如冬日的初阳。

优子摸了摸麻友的脑袋,“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开动了!”

对坐在寒冷的睦月里,空旷的别墅,两个初次见面的少女分享着吃完简单的泡面,优子合掌低低说了句,“谢谢款待。”

思考了良久,优子对着吃完泡面的麻友说着。

“麻友友,我们回京都。”

麻友手停了会,又继续收拾碗筷放进洗碗池。

“优子桑,我哪里都回不去了。”

正是知道了这命运,渡边麻友从一开始没有抗拒过由纪的到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