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5-31 11:30
点击:531
章节字数:23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酒过几巡,不胜酒力的由纪禁不起玲奈和优子轮流夹击,三块视若珍宝的黑色玉料,两块就这么晕晕乎乎送了出去。剩下的一块,经过由纪亲手琢磨,分成了一块玉牌和两颗珠子。

如果没见过优子大刀阔斧的开割玉料,一定不会相信这三件东西出自一块庞大的翡翠玉料。寸许的小玉牌,只有外面两片薄薄的翠绿玉壳,玉牌上正面刻着一只辟邪神兽,另一面则镂刻着柏木家的兰叶舟家徽。玉牌内部是一片薄薄的黑色物质,不到1厘米的厚度,在强光下,却一丝光都透不过。而珠子上的玉质被小心的剥除,只留了两边带孔的翡翠底托,中间黑色的物质,一眼看过去,颇似两颗小叶紫檀佛珠。珠子两端细细篆刻上契约文字与咒文,又在衔接处暗刻了柏木家的兰叶舟家徽,中间则同样刻上了一只辟邪神兽。

由纪拿过刻刀在手腕上划了一下,放了一小杯血,把两颗珠子浸了进去。珠子吸收着血液,释放出淡淡的蓝色荧光,暗示着血盟契约已经种下,只等另一个契主留下血誓。

由纪痴迷的看着珠子发散出的迷幻蓝光,一边深呼吸平复剧烈的心跳。柏木家寻找了三百年的契约介质,终于要在柏木由纪这一代唤醒家族的守护神兽—辟邪了。

渡边麻友,17岁,爱好是二次元和画画。好像很招财,麻友从出生起,渡边家的事业便开始顺风顺水,投资任何项目都有如神助,一路发展下来,渡边爸爸也从年薪500万日元的小职员,累积的到了上亿美元的资产。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渡边家小女儿的身体。渡边麻友从小便十分嗜睡,昼伏夜出,而且性格古怪,不喜交友,提到外出便非常抗拒,总觉得被人窥探监视,性情淡薄,对着家人也极少开口说话。好在就算这样,渡边麻友也让人不得不宠溺她,精致的小脸好似天生挂着标准笑容,清亮黑润的眼眸,皮肤白皙柔软,对视时的上目线幼兽一般惹人怜爱。昼伏夜出也似乎因为迷恋上了夜间动画有了合理的解释。这样可爱到让人不自觉怜惜的女孩子,就算性格内向,麻友长到17岁,还是有了那么一两个朋友,比如多田爱佳,比如松井珠理奈。

认识多田爱佳并不稀奇,隔壁家住了十几年的同龄小朋友,从幼儿园一个班一直到高中一个班,想不成为朋友都很难。认识珠理奈则纯粹是一种巧合,是车祸现场认识的。8岁生日那天,麻友和往常一样戴着小黄帽横穿马路回家,一辆高速行驶的警车抢道驰来,就在要撞上的时候,麻友被另外一个小黄帽拦腰抱起跳到马路边,躲过一劫。等麻友迟钝的反应过来时,回过头去看那斑马线上,警车整个车体在高速的冲击下狠狠撞上了护栏,半边早已破碎不堪,诡异的是,在车体的另一边,原本应该完好的半边车体,也似经历了不小的撞击,中心深深的凹陷下去,从麻友这个方向看,就像被巨大的圆球碾压过去。时龙珠正在流行,麻友不可避免的联想到了悟空的元气弹,喜欢动画的历史看来有迹可循。而这个不浪漫的下午,以5岁幼龄公主抱麻友实现神闪避的小黄帽正是松井珠理奈。

也许是初次的印象太过深刻,即使松井珠理奈不久后被人收养离开东京,麻友始终也忘不掉这个相处短暂的朋友,甚至于麻友时常幻觉自己被人窥探监视,总会从缠绕自己的视线中感觉到与珠理奈相似的熟悉气息。

当14岁的松井珠理奈重新站在她面前的时候,麻友破天荒的主动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珠理奈。。”

“这个是我的姐姐,松井玲奈。”

才14岁的珠理奈的脸孔已经显得成熟优美,过分的早熟即使和比她大六岁的玲奈站在一起也毫不逊色。小兽一般活泼的眼睛,和阳光强健的气息,一举一动都带着松井珠理奈独有的飒爽明朗,明明几年不见,在介绍完松井玲奈后便熟络的勾着麻友的腰,亲昵的叫着她。

眼前穿着浴衣的陌生女人微笑着向她浅浅鞠躬。精致得像京都人偶的脸孔,琥珀色的瞳孔,清澈得好似散射了阳光,眼底碎散的锐气让麻友不敢直视。

“初次见面,我是松井玲奈。”

怕生的麻友下意识索瑟着想逃走,珠理奈却紧紧的扣住了麻友,在耳边轻轻的安慰她。

“麻友,别害怕。姐姐她很喜欢你。”

仿佛被珠理奈轻缓的语调催眠了一般,麻友在珠理奈怀里平静下来,怯生生的打着招呼。

“你好,我叫渡边。。麻友友。。”

也许是太过紧张,麻友的名字被自己多抖了个字,变成了渡边麻友友。

好可爱!松井珠理奈听到怀里人过分可爱的自我介绍,“噗”的笑了出来。

麻友自己更是羞红了脸,大有把头埋进怀里的的架势。

“麻友友,哇!好可爱。以后叫你麻友友好不好,麻友友!”

珠理奈抱住麻友蹭着她的脸蛋高兴的小跳跃着,一旁的玲奈早已失了笑容,沉静的目光看着低下头去的麻友。

“这真的是辟邪?要不是由纪心心念念了十多年,我还以为是只椒图。”

突然听到辟邪两个字,麻友突然感觉头部一阵剧痛,长久以来被视线缠绕的感觉陡然强烈起来,就好像,有人要强行扒开她的脑袋探看她的脑子一般无力抗拒。珠理奈身上散发着她熟悉的气息,下意识让她感觉到安全。麻友抱着脑袋极力靠紧珠理奈,还是因为莫名的剧痛而晕了过去。

“我的弟弟当然不会认错!沉睡了三百多年,还知道自己是麻友友,我已经很满足了。”

“她不是你的弟弟,嘲风。玲奈,你们为什么会背着我过来唤醒麻友。”

玲奈背后,一身黑色西装的由纪黑沉着脸质问好友。

“唤醒她的,不是你吗?由纪。”玲奈偏了偏头示意珠理奈把麻友交给由纪,珠理奈满脸不舍圈了圈麻友,还是走上前把麻友交到由纪怀里。然而就在由纪接过麻友的时候,珠理奈露出了龙子嘲风的本形,狰狞的大口露出满口的利齿,威胁着由纪。

“不要欺负她。”

由纪置若罔闻的接过麻友,又毫不在意的丢给身后的随从。

珠理奈一看,顿时气得要上前抢回麻友。被玲奈一声喝住。

“够了,珠理。那是由纪自己的事情,许你守到辟邪觉醒已是到了。”

“你带了家族的血契突然出现,才让她那么痛苦的觉醒。是否是你太心急了,由纪。”

玲奈拉住珠理奈的手,轻轻拍了拍由纪的肩膀。

一路上,由纪都亲自开着车,并不看一眼车后座昏迷的麻友。直到回到别墅,由纪才拿出玉牌,系到麻友的腰间。却把珠子塞进了书房暗格的保险柜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