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6-03 13:09
点击:521
章节字数:28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麻友极不擅长应付脸皮厚的人,优子熟门熟路赖在由纪别墅的时候,麻友也毫无办法的任她住了下来。优子除了脸皮厚外,更是一等一奢侈享受的人,自然不肯顿顿吃泡面。麻友习惯白天酣睡,傍晚醒来就看到床边趴着等候的优子,两手捧着盛着爱心状牛排的盘子,酒窝深深,两排牙齿闪闪发亮,见她醒来便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活像只栗鼠。

只有大岛优子的眼睛,才会这样轻易的让人读到--那眼里闪耀着的名为“宠爱”的光芒。明明只相处了几天,生性怯弱的麻友,看着这样的眼睛,知道这个人对自己喜欢到可以得意的昭告天下,连带自己也明媚欢喜起来,只有大岛优子可以拥有的明媚眼神。

“麻友还在发育,怎么能让这么~可爱的麻友吃泡面!”优子一边嚷嚷着,一边捏着叉子理直气壮的要喂麻友吃东西。麻友躲避着优子的喂食,脸上却褪去了连日的忧郁,露出了羞怯的笑容。优子嘴里闹着,看到这般的麻友,总算放下心来。

正月初七夜,满身酒气的由纪打开家门,眼前晕晕乎乎的是渡边麻友被大岛优子追着喂食的场景。空旷的客厅里,走廊昏黄的灯色,打到沙发上的优子背上,暧昧的暗影笼罩着优子身下的麻友。

由纪默默看了会,已经被优子先一步察觉,随意撩了撩落到额前的头发,轻佻的“哟”了声算是打过招呼。麻友这才发现暗影中沉默的由纪,慌忙推开优子,轻轻的点头行礼后便低垂着头。

由纪随手打开了客厅的大灯,摇摇晃晃坐进两人对面的沙发。盛满酒精的脑袋因为下坐的落差“嗡”的晕眩起来,只好半闭起眼睛靠着沙发上休息。

“当真在本家陪足了那群老头子七天,真是孝顺的家主。看这身酒气。啧啧!”优子当然知道由纪不擅饮酒,念叨着接过随从递来的热毛巾盖在由纪额头上。

坏脾气的把毛巾甩得远远的,由纪张了张嘴,舌头却醉到打结,她用力闭了闭眼睛,才闷闷的蹦出几个词语。

“在这里。。为什么。。”

“nyannyan听到了辟邪的声音,让我来看看麻友。”顿了顿,优子掂量着由纪的醉意,确定明天她什么都不会记得,轻声的问,“怎么会没安排人照顾麻友.”

由纪每年正月都会回鹿儿岛本家,根本不知道别墅里正月里没人,听到这话,饶是醉了也捣着脑袋思索起来,无奈还是理不出思绪,只冷冷的瞪了眼随从。

自家主子的性情哪有不知道的,被黑气缠绕的眼神盯着,随从吓了一身冷汗,只好死死弯下腰认错。

“属下玩忽职守。请主子治罪。”

“三十。。领了吧。。”大着舌头,由纪比了个三的手势。

照鹿儿岛本家的规矩,玩忽职守,轻则三十鞭,重则剖腹谢罪。

优子自小和由纪混在一起,自然知道柏木本家的规矩,将无辜的少女囚禁在别墅近十天,没有找到泡面麻友说不定会饿死。原来在由纪眼里,麻友也不过是这三十鞭分量。

看到由纪这样不重视麻友,优子心里有些窝火。然而谁的债谁来偿,优子当然知道这不全是随从的错,鞭罚也不是优子认同的解决方法,听着房间外啪啪的鞭声,也不说重罚的话,甩手跳到对面沙发上把麻友搂进怀里。

麻友哪里见过体罚这种事,听着那鞭声,吓得缩着身子颤抖起来。被优子挑着下巴,强迫抬起头来与优子对视。再次轻易的读出了优子眼里的怜惜,麻友下意识躲闪着,被优子整个抱了起来。一直穿着毛茸茸睡衣的麻友被紧紧抱在怀里,显得这般柔弱瘦小。本就怜惜麻友的优子愈发心疼起来,放轻了声音在麻友耳边甜腻腻的哄着。

“好孩子,我们去睡吧。”

一边掩住麻友的眼睛,不想她看见被架进来的随从浑身染血的样子。

麻友轻轻拨开优子的手,看了眼沙发上闭着眼睛的由纪。

“优子桑,让柏木桑到床上休息吧。”

虽然流露出对由纪的陌生和害怕,麻友还是认定放任衣着单薄的柏木在沙发上睡着一定会感冒生病。不敢对陌生人发号施令,只好请求屋子里唯一熟悉的优子帮忙把由纪弄回房间休息。

优子用额头轻轻碰了碰麻友的额头,露出招牌的爽朗笑容。

“先把麻友抱回房间睡睡我再把由纪抱去睡睡好不好。”

“我自己去房间,请把柏木桑放到房间去吧。”

麻友挣开优子的怀抱,丢下话就迅速躲进自己房间里。

优子看到少女进了房间,门轻轻闔动后才重重的叹了口气。低头看看已经呼吸深沉的由纪,伸手想把她抱起来。

手指才碰到由纪,由纪便惊觉一般,伸出手推开优子,同时往身侧滚开一段安全距离,狠狠的敲了敲自己的后脑,深深吸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毫无焦点,也映不出丝毫光亮的黑眸,缠绕着优子熟悉的晦重和阴暗,不被任何伪装覆盖的,本色的柏木由纪。

“你回去吧。”

由纪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便当优子不存在般,转过头去看浑身染血的随从。

“领了罚,便不追究了。你回本家去,不用再来了,原先屋子里的人,嗯。。。再有屋里毫无戒备的时候,你们四个一起领死谢罪吧。”

像是厌倦了一般,柏木绕开脚边跪着的随从,摇摇晃晃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原来屋子里的佣人都非柏木本家的仆人,自然也无本家可回,那嗯。。之间吞掉的半句话的意思,其实是全灭。

优子冷笑着,看着柏木摇摇晃晃的背影。轻轻说了句。

“胆小鬼。”

柏木由纪是胆小鬼。

醉的厉害的由纪偏偏听到了,顿住脚步,转过身子,阴沉的盯着优子。

优子无谓的回望过去,眼里亦毫不掩挑衅之意。

“你说什么?”

“由纪,你这个胆小鬼。

连对麻友好都不敢。你罚了全世界的人也对不起麻友。”

似乎斟酌了一下词句,由纪定了定,嘴唇开合着,发出了不同往常的阴沉声音。

“不要再对麻友那样。她不可怜。”

“她不挣扎,你才敢心安理得的霸占她。这么胆小的由纪,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她是我的。”

像是怕优子听不清楚,由纪又慢慢重复了一遍。

“她,是我柏木家的。”

“你还没和辟邪订血契吧。”

冷笑了一声。优子继续残忍的开口。

“和出生就和守护兽定下契约的我们在一起,你一定怕死了。

你怕了。

你怕从来没有和你在一起的辟邪,和你共享精神世界。

你怕从来没有和你在一起的麻友,感应不到你的内心。

还是说。

你怕从来没有和你在一起的麻友,感应到你的内心。”

你怕了。。

所以

你也听不到,麻友心里,因你受了委屈的声音。

因为由纪醉了,知道明天由纪就不会记起现在的事,知道明天一切就会推倒重来,优子毫不犹豫说出了内心的话。

半晌,由纪淡淡说了句。

“如果我碰了小嶋桑,你会怎样。”

“柏木家没有辟邪,一样活下来了。雪音舍了辟邪,所以她死了。”

任何危险,人生被毁也好,家族覆灭也好,全世界被威胁也好。

柏木由纪到死,都不会放开渡边麻友。

何其所幸,心有孤岛的大岛优子终于听到相同的岛屿传来的哀恸之声。又何其悲哀,明天过后那名为柏木由纪的孤岛再次被雾霭覆盖。

然而,这样的心情,即使明天过后,也不会被毁灭。她会一直一直记得。她和柏木由纪都不是孤独一人。

优子走出别墅的时候,微微扬起了头,优子拧了拧耳朵,玻璃一样剔透的眼睛里顿时蓄满了银色的液体。深呼吸,对着天空大大的笑了出来。

“nyannyan听到了辟邪的声音,让我来看看麻友。”

告诉由纪时,优子故意漏说了一个字,擅听的龙子阳菜,听到的其实沉于辟邪内心的哭声。

很难形容初次见面时,在旷大客厅里,少女独自一人蜷着脊背抵抗寂寞,内心陡然升起的酸楚和怜惜。理应被珍惜,家人宠爱,朋友围绕的少女,凭什么无辜被带到这里忍受寂寞。

就像自己承受的命运一样。

她无法指责。

胸中名为良知的小兽,却碍于自身属性的阴暗,羞愧的藏匿起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