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9-05-30 10:59
点击:823
章节字数:21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一章

盛世兴收藏,和深陷经济衰退的日本相比,中国的收藏市场却显得格外的朝气,活力且盲目。拍出亿元以上的东西早已不算新闻,其中的泡沫也让真正的收藏行家嗤之以鼻。2010年7月22日,北京佳士得拍卖行刚刚经手的一单,一组宋代石雕拍出了1.3亿人民币的高价。这组石雕是北宋时期的殿台石雕,高55厘米*长70厘米*宽22厘米,底座有明显的楔格,确定是北宋时期的风格。然而和普遍的建筑石雕不同,这一组石雕,竟然一组十个,分别是,螭吻、凤、狮、天马、海马、狻猊、狎鱼、獬豸、犼、行什。那就更奇怪了,稍微对古代建筑有些认识的人都知道,只有故宫太和殿的脊兽才有一组十个,而故宫是明代迁都北京后才建成。北宋时期何以拥有?然而富有唐代风格的走兽造型,较小的尺寸规格及松弛而生动线条则毫无疑问是北宋中期石雕的特征。如此综合来看,这组石雕,毫无疑问是一个风格杂乱的赝品。而1.3亿即使在石像真品里,也是毫无疑问的天价。在古玩界无疑又是一次头脑发热泡沫交易。

然而就在人们为又一件泡沫交易感叹人傻钱多的时候。主持这次拍卖的佳士得拍卖师又出酒后爆料,这组石雕是神秘买家通过电话竞价拍得,虽然语言用的是标准英文,是注册地是日本,买家是日本人无疑!一时间“佳士得拍卖泄露买主信息”“中国赝品忽悠日本买家”商业信息安全质疑与爱国主义的摩擦,新闻噱头满天飞。本该处在舆论中心的石雕却经过严格保密和安全措施低调的运到了日本东京港区南麻布的一栋别墅内。

签收人,柏木由纪。

知道柏木由纪的人,并不多。但也不少。

日本北至札幌,南至鹿儿岛,自古黑市古玩交易洗货的渠道就有很多,中国海货的洗货渠道,三百年前只认鹿儿岛柏木家,到这代柏木由纪掌权,如故。

此时柏木由纪却穿着工作服,仔细查看起这组刚刚拆箱的石雕,半晌后摇摇头。

“没有拼线。”由纪敲了敲石料,看似轻轻一扣指,石料却被巨力推动一般剧烈晃动起来,触地清沉的回声也明显听出是油质细密实心的石料。

绝对是一块石包玉。

除非一组十个切出来都是翠料的A货,否则,也根本没有1.3亿的赌石价值。从本质上来说,柏木由纪和新闻上描述的一样,当了一次人傻钱多的冤大头。

想到此,沙发上摊着的女人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微凸的犬齿闪闪发亮,深深的单酒窝透出些许甜美,小巧柔软的身型不由得让人联想到貂类的小兽。

“那就直接动手切吧。外面这个反正也没用。”大岛优子滚下沙发,单手撑着地毯蹦起来。捞过由纪身边的石料切割机,用手比了一下腰线处,略略往上抬了几公分,便要开始切割石料。

一旁在酒吧台前的松井玲奈安静的捧着一杯红茶,看着大岛优子将一座螭吻石雕豪迈的切开,柔软厚实的伊斯法罕地毯上顿时石屑飞溅,玫瑰红的地毯上竟然被密密的石粉盖成一片翠绿。

松井玲奈淡淡的叹息一声,抹了抹飘到手臂上的石粉。“上好的A货,翠色纯正,浓度也恰好,老坑种。可惜了。”

被切割机的噪声包围着的大岛优子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你要心疼的话,我做主把剩下玉料包上石料给你。随便在料上开个窗,卖十亿日元不是问题。”

老坑翡翠有超过50CM的大料已经是难得,就算被拦腰切成了两半,只要中心玉质均匀,冰色纯正,绝对有市无价。照这样切下去,只要十个里有五个是这样的物色,到了以玉品交易起家的松井家手里,交易出去就不是回本不回本,而是翻手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市场了。

大岛优子开着玩笑,玲奈的注意力却转向了同样飘进石粉的红茶杯里。透明的水晶杯,渗入玉粉后,居然显出了淡淡的蓝色荧光。是紫檀素的荧光反应,而且只有紫檀遇酒后才产生。

“你的辟邪有福了。这是真品。”

“玲奈,你又喝酒了。。”

由纪一直默不作声看着被切成两半的螭吻石像,直到优子四四方方的切开石像,只留了最中心的五公分见方的一块黑沉玉料,才弯腰将玉料捧起,脚边四分切开的价值亿元的极品翡翠玉料如弃物一般跨过去,小心的装进绒布盒子里。才淡淡开口。“她有名字,叫渡边麻友。”

大岛优子又挑挑拣拣的将剩下的9个石像切割开,却只有螭吻、狻猊、犼中心有这块黑色玉料。其他的都只是普通的翡翠玉料。由纪一一装到盒子里,才脱下一身卡其色工作服,露出里面丝质的衬衫。

由纪套上西服外套,才吩咐人将现场清理好,切割下来的玉料运到名古屋请松井家签收。跟着由纪多年的老部下也是内行,一看切割出来的玉料知道由纪这笔生意定是稳赚一笔,不由喜溢言表。然而对由纪来说,只有那三块黑色玉料才是她心意所属,剩下的都是草芥一般,不屑一顾。

只是脏了地毯,明天又要换张新的。由纪捧着盒子想着心头琐事,又多了一桩。

龙生九子,这一组殿台石像中十个走兽中唯有螭吻、狻猊、犼是龙子,这黑色的玉料与这些传说有所关联也未可知。

拿着东西心急想走的由纪被优子一把箍住脖子勒得动弹不得。“难得你一个人在,难得我也一个人,一起去哪里喝一杯吧。”

一旁穿着浴衣的玲奈也拍了拍衣襟站起来,微微对由纪笑了笑,优雅之间隐见黑气,柏木一时愣住,只好无奈点头。

“晚上我还要把玉切出来,只喝红酒好吗?”

大岛优子露出招牌的爽利笑容,拍了拍由纪的肩膀。

“十七年你都等了,何必急在这一两天。”

说到日本黑市古玩交易的御三家,京都大岛家,名古屋松井家,鹿儿岛柏木家。三家这代的新秀都聚集在柏木由纪的别墅里,自然也不简单的喝一杯就完事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