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二十二

作者:凌玄锋
更新时间:2019-04-06 12:10
点击:930
章节字数:22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当赶来的侑和佐伯一同将晕倒的七海送往医院时,大雨已经停下来了,天空阴沉沉的,压抑得如同这间病房一样。

侑紧紧抿着嘴唇,看了看还躺在病床上打着吊瓶没有醒转迹象的七海,又抬起头看向那将担忧和心疼都写在脸上的佐伯。

上一次七海学姐因为车祸的事情住院,也没见佐伯学姐露出过这样的神色,如果七海学姐现在醒过来,看见这样的佐伯学姐,是会选择她还是选择自己呢?

“小糸同学。”佐伯轻轻开口,但仍旧低着头望着七海,也不管侑是否有在听,接着自顾自地说道,“对于这次的事情,你了解多少?”

侑把佐伯这打破沉默的提问归结于为了缓解尴尬的氛围,沉吟了一声,答道:“虽然佐伯学姐和七海学姐都没有说,但是,我大概还是都能猜到了……是矛盾堆积之后的爆发吧?”

佐伯轻轻点点头,接着问道:“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呢?”

“怎么看待?”侑眨了眨眼睛,转眼去盯着那吊瓶里一滴一滴往下滴落的液体,思索了一会,道:“七海学姐的压力应该来自于各个方面,学习也好,生活也好,甚至于她的姐姐也好,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我觉得矛盾的最根源,果然还是家庭吧。如果家庭这一块没有解决的话,虽然不能肯定,但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难不保会有第二次……”

侑说着,声音低了下去,她觉得自己有些冷,也不知道是不是淋了大雨的缘故,她抱着双臂往座位上缩了缩。她没法思考也不敢去想象没有七海的世界,她的念头一旦触到了那个区域,全身心都仿佛掉进了冰窖里,冻得她的心神直打颤。

佐伯并没有注意到侑这边神情的变化,她在问侑的同时,自己又何尝不是在整理思路?不过她考虑的并不是七海为什么会这样,而是怎样做才能真正去拯救七海,但这个问题从她了解到七海的内心后便一直萦绕在她心头,如果这样便能想通的话,她也不会去请教林鍊磨,更不会只甘于在七海身边陪着她了。

但佐伯越整理,思绪却越乱,她的大脑不受她控制地胡乱思考着不相关的内容,她想到了自己的家里,想到了旅行和书,想到了游泳池,想到了中学时的合唱部前辈,想到了春天,最后想到的是侑和七海站在路灯间隔的暗处。如果把侑换成自己,一切问题是否会迎刃而解呢?

没来由的,佐伯心头泛起一股委屈来,她似乎钻进了一个牛角尖,她明白自己当下应该保持理智,但她就是没办法让自己出来,她吸了吸鼻子,抬起头去看坐在床对面双眼闪烁着光芒的侑,却正巧看到病房门被打开了。

是七海的父母。

在将七海送上救护车的时候,佐伯便联系了七海的母亲——如果能留下好印象,父母这关能过也说不定,佐伯这样想着。

“灯子!”七海母亲冲了上来,看见卧在床上紧闭着双眼的七海,用手轻轻拨了拨那还沾着水气的刘海,仿佛一位极其疼爱自己孩子的母亲。

“你看这孩子怎么想的,生活不是挺如意的吗?她如果真跳下去了,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七海父亲抱着双臂,皱着眉头沉沉地说道。

“这次多亏了佐伯同学啊。”七海母亲说着,笑着转身去想要握佐伯的手。

佐伯听着七海父亲的话脸色已经不好看了,她在七海母亲碰到自己手的那一刹那将手抽了回来,咳嗽了一声,胡诌了一个理由:“抱歉阿姨,我不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

七海母亲当然听得出来佐伯的理由是何等荒唐,但她也只好讪讪地收回自己的手,放在身前搓了搓:“我家灯子给你添麻烦了,还希望佐伯同学能对灯子多多关照啊。”说着,还朝七海父亲使了个眼色。

七海父亲会了意,走上前趁佐伯还没反应过来,便塞了一个信封在佐伯手里:“以后灯子还需要佐伯同学你……”

“嗤——”一声冷笑从背后传来,打断了七海父亲接下来的话,佐伯趁着这个间隙又将信封给还了回去,七海父母转过身去看,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

“你是?”七海母亲这才注意到床边还有一个人,她看着这张陌生的面孔,忍不住问道。

“七海学姐的后辈而已,叔叔阿姨,下午好。”侑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也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何故,但她还是朝着面前的人鞠了一躬。

“刚才那个声音,是你发出来的?”七海父亲半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矮个子的女生,心头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佐伯想透过七海父母身体的间隙,朝侑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出来,但自己的手臂却在此时无法听从自己的使唤,只是木木地垂在大腿两侧,她只好用否定的眼神,看向侑。

侑察觉到了佐伯的目光,然后轻轻朝她摇了摇头,接着抬头看向七海父母,声音逐渐趋于平静:“我只是觉得,很可笑罢了。”

死一般的沉默。

呼吸似乎在侑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全都停滞了。

“你说什么?”七海父亲的声音冷了下来,他朝侑的方向往前跨了一步,如闷雷般的声音在空气中爆炸开来。

“你们难道不觉得可笑吗?与其去讨好七海学姐的室友,倒不如多花点精力来关心关心自己的女儿比较好吧?”侑咧开嘴,又嗤笑了一声。

“你再说一遍?”

侑看着似乎已经暴跳如雷的七海父亲,面不改色:“她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你们心里真的没有一点数吗?给人绝望,再反转态度给人那微乎极微的希望,这真的像是父母对孩子所干出来的事吗?”

侑紧紧握着拳头,眼中因为怒火攻心而渗出细微的血丝:“灯子拼命学习,无数的压力将她压得喘不过气,她为的什么?不就是想要得到家里哪怕一丝的认同吗?还有灯子的姐姐,你们就因为她没有按你们的道路走,就因为她喜欢的是女孩子,便对她弃之如糟粕,你们还有良心在吗?”

“好,好得很呐!”七海父亲不怒反笑,他用颤抖的手指指向侑,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自己家里的事,需要你来这里指手画脚吗?我看七海灯子就是因为交了你这种朋友,才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来!你还敢提七海澪?你怕不是也和她一样是个让人恶心的……”

“——够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