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二十三

作者:凌玄锋
更新时间:2019-04-06 12:11
点击:970
章节字数:25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七海不知什么时候以及坐了起来,她垂着头,散乱的发丝挡着她的脸庞,那看得并不真切的表情,带着怒火,带着哀愁,似乎还带着愤恨与愧疚。她的手软软地放在双腿上,蜷起来又松回去,如此重复了好几次。

病房里的所有人都看着她,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七海吸了吸鼻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淋了大雨感冒的缘故,声音格外地沙哑:“侑,沙弥香,你们先出去吧……”

“可是,七海学姐……”侑还紧握着拳头,她想要冲到七海的身前,将她紧紧护在自己的身后,她想要把还没有发泄完的怒火接着对七海的父母说出来,她想要好好地把自己的心意向七海娓娓道去……

但侑这一次最终还是被佐伯给拦了下来,佐伯牵起侑那已经因为用力而泛白的手,略带强硬态度地将侑拉出了病房。

“佐伯学姐?七海学姐在里面会很危险!”随着病房门被轻轻关上,侑挣脱了佐伯的手,抬头对上佐伯那双充满了担忧的眼睛,随即又把头垂了下去,“她父母还在病房里啊!说不定,说不定……”侑靠着墙角,浑身似乎已经被耗尽了力气,她靠着墙半蹲着,手捂着脸但又无力地耷拉下来,她摇了摇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不敢去把脑海中想象的场景说出来,然后抬起头来通红着眼眶,声音沙哑地让她怀疑自己是否已然失声:“佐伯学姐也说过的吧?不会让七海学姐……不会让灯子有事的……”

“小糸侑!你冷静一点!”佐伯扶着侑的肩膀,晃了晃,——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佐伯真想给眼前这个似乎已经入了魔怔的人来一巴掌,佐伯心想着,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灯子现在也的确需要和她父母好好谈一谈,给她一点私人空间不好吗?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冲动又会让多少事情变坏呢?”

侑沉默了,她烦躁的大脑终于停了下来,她走到一旁那冷冰冰的座椅上,手撑着自己坐了下来,木木地遥望着远处的走廊,那一点亮光在中心的一点扩散开来,直直地撞进她的眼中,撞得她整个人的心神都麻木了。

她竖起耳朵,想要仔细去聆听病房里的声音,但什么也听不到。

“我在你们心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呢?”七海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看着在自己身边坐下的母亲,和站在母亲背后抱着双臂仍旧带着一脸烦躁的父亲,轻轻开口问道。

“灯子……我们……”七海母亲一脸歉意地看着七海,欲言又止,她想要去抓七海垂放在床边的手,但一对上七海那澄澈的双眼,——是的,此时的七海眼中,澄澈得连一丝怨恨都没有了,是一种让新生婴儿看了都会心生嫉妒的干净——,她的手就犹如触电般地缩了回去,“抱歉……”颤抖的声音中似乎还有着细微的哽咽。

“我知道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七海点点头,然后瞥了过去望向窗外,此时虽然雨已经停了下来,但天空仍然是阴沉沉地,那厚重的乌云压得鸟儿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先不说这个,刚才那个……侑,是谁?”七海父亲岔开话题,虽然他对七海现在的态度很不满意,但介于之前所发生的事,他也不好再加重语气,心中对于侑的疑问让他最终还是开了口,问道。

七海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父亲,她忽然有一种回到了自己家里的感觉,在那一瞬间,她仿佛和自己的姐姐灵魂互换了,但也只是一瞬间罢了,她回过神来,平静地说道:“她自己不也介绍过了吗,我学校里的后辈而已。”

“后辈?”七海父亲一回想到侑刚才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不由得提高了一个声调,“一个小辈敢对我那样说话?你以后不要和这种人来往,知道了吗?”

“抱歉,做不到。”七海笑了笑,仿佛眼前的父亲在说一个笑话一般。

七海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来,七海父亲的脸一瞬间就冷了下来,他仿佛猜到了什么,但那个猜到的东西让他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与绝望,他没有发觉自己的脸上已经开始渗出豆大的汗珠,也没有发觉到自己的妻子正摇着自己的手示意自己住嘴,他的嘴唇开始发白,开始颤抖:“你、你再说一遍?”

“做不到。”

最后那一层纸,终是被捅破了,那撕开来的黑洞,往七海父亲的心里呼呼地刮着狂风,冷空气从黑洞蔓延到他心脏的最深处。

“说,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如惊雷一般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侑猛地从座椅上坐了起来,愣愣地看着那逆着光走过来的身影。

那是七海澪。

如果七海澪的神色再温柔一些,大概就和七海一模一样了吧——侑这么想着,定了定神,才发现七海澪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尽管七海澪和女医生并没有靠得太近,但侑从两人互相望着对方时的眼神中,还是一眼便看出了她们之间的关系。

七海澪快步走了过来,对着想要开口说话的佐伯点了点头,看了侑一眼,径直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你难道想要走上你姐姐的那条路吗?”七海父亲的话语,在七海澪推开门的时候,清晰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侑深吸了一口气,跟着七海澪和佐伯一起走了进去。

“我的那条路?我自己走的路有错吗?”七海澪皱起眉头,冷哼了一声。

“姐姐?”“澪!”七海和七海母亲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房间内的三人将目光同时投向了走进来的一行人,定在了为首的七海澪身上。

七海澪穿过七海父亲,走到病床边,握住七海的手:“灯子,你还好吧?你怎么这么傻,你走了我怎么办?还好你京子姐姐在这家医院工作,她看到送过来的是你立马给我打了电话……”七海澪说着,转过头去看了看抱着病历本一言不发的京子。

七海也顺着目光看去,正对上京子略带责备的眼神,她慌乱地将目光移开,又对上了侑那充满担忧的眼睛,这下更慌乱了,只好将头低了下来。

“七海澪,你还有脸回来?你还好意思说你走的路没错?你有现在的成绩,不应该感谢我们吗?”七海父亲走上前,一把抓起七海澪的手臂,就要将她往外拉,七海母亲站了起来,用力将他的手分开,然后站在了他和七海澪的中间。

七海澪带着诧异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母亲,然后揉了揉自己的手臂,开口说道:“是,我承认,你们在我身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但我自己的道路,并不应该由你们来为我铺,努不努力是一个人天生的权力,喜不喜欢一个人也是,她身上有值得我去喜欢的地方,两个人可以互相鼓励互相进步相伴终老,我为什么不可以选择和她在一起?退一万步说,你们能管得了我的现在,能管得了我的将来吗?我尽我自己的义务来负责你们的赡养,让你们能安享天年,已算是仁义尽至,但你们又凭什么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

七海澪的话说得铿锵有力,逼得七海父亲哑口无言,满嘴只吐得出几个“你”字,便再也辩驳不出任何话来。

窗外响起一声闷雷,打破了此刻房间内的沉默,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七海母亲终于开口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