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二十一

作者:凌玄锋
更新时间:2019-04-06 12:10
点击:913
章节字数:24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听着七海母亲的话,佐伯皱起眉头,她有直觉认为七海之所以会选择逃避,大部分愿意是因为七海父母在谈话过程中的内容,但出于礼貌,也是出于想要在七海父母心中留下好印象的私心——尽管七海未来的生活与她父母毫无关联,她咽回了想要质问的话语,长吸了一口气,礼貌地回答着:“抱歉伯母,我这边也没有看到灯子。”

也许佐伯并没有注意到,因为自己心思的变化,连带着称呼都变得更亲近了一些。

“那你能帮我们找找看吗?虽然说这么大个人了,但从灯子头也不回地跑出去后,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七海母亲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着急,很真切,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那份情感,这让佐伯恍惚间竟差点忘记了七海和她家庭之间的矛盾。

佐伯一面答应着,一面开始在宿舍找雨伞:“嗯好的,伯母,您不用担心,我相信灯子不会有什么事的。”哪怕这样说着,但佐伯自己也不太相信这句话,因为现在她因为慌神,一时忘记了雨伞放在何处。

在挂掉电话后,佐伯找到雨伞径直出了门。她去了灯子在学校内常去的地方,但都一无所获。佐伯拿着手机,不断拨着手机里那个反复念了千万遍的名字,但一次又一次传来的忙音,让佐伯心头一阵又一阵的颤抖。

没有哪一次的直觉能像现在这般让自己害怕,害怕到这在秋季反常的大雨已不是大雨,而是要将她吞噬而去的洪水猛兽了。

对了,小糸侑。

走在教学楼的走廊,她想起了侑。

虽然很不愿意,但如今,唯一还能帮忙的也只有她了吧,说不定灯子正和她呆在一起……

佐伯叹了口气,内心挣扎了一番,最终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拨通了侑的电话,至于那丝侥幸究竟是期望着七海和侑呆在一起还是希望着侑那边也空空如也,佐伯自己也说不清楚。

她的思绪乱极了。

当侑说出“七海学姐并没有来找我,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这句话时,佐伯的思绪乱到了极点,侑担忧的声音,脑中的嗡鸣声,雨滴重重拍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一股脑儿拧在了一起,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复述着七海母亲的话,如何拜托侑也帮忙寻找七海了。

如果说学校里还有什么地方没找过,那就只有教学楼楼顶了,但通往教学楼楼顶的门平时都是被锁住的,除非能从安保处拿到钥匙,但能拿到钥匙的也就只有老师和学生会……

佐伯来不及再往下想下去了,她发疯似地往楼上跑去。一梯又一梯的楼梯,在佐伯的眼前重重叠叠,仿佛永无尽头

——像极了,自己和灯子那黯淡无光的……

佐伯气喘吁吁地爬到楼顶,那扇门虚掩着,正宣告着,宣告着目标就在佐伯的前方,也宣告着,七海即将要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如果说七海的家庭、七海的姐姐以及学校里所有人对七海的期待,甚至于对七海的喜欢,都是七海背上那沉重不堪的包袱,是让七海奄奄一息的包袱,那么这次七海和她父母的谈话,一定是压死她精神与心理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灯子——!”佐伯推开门,看见七海站在一个破旧的箱子上,双手撑着护栏。

七海闻声转来过来,她的脸上流露着浓浓的哀伤,但看见佐伯的时候,还是微微有些吃惊:“沙弥香,你怎么来了?”

“我……有事找你,打你电话你一直都没接,我……”佐伯停顿了一下,并没有把七海母亲打电话的事情说出来,她看着七海伫立在大雨中,浑身已湿透,恍若一叶摇摇欲坠的孤舟,——聪明如她,她对灯子即将要做的事情已经明明白白,但现在,她宁愿自己不清楚,她宁愿自己是糊涂的,——她因为担忧声音显得有些哽咽,她举着雨伞,想要上前将那娇弱的人儿护在伞下,护在自己的心口,永远不要再受到外界的伤害才好。

可是——

“沙弥香,你别过来!”七海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吼出了这句话,她捂着自己的双眼,那一滴滴滚落在掌心的水珠,早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黑色的发丝弯曲地黏在自己脸上,仿佛死神的镰刀一般,只要自己再下定那一番决心,这把掌握着生死的镰刀就能够挥下来,斩断一切。

一切,爱也好,恨也罢,都将与自己再无瓜葛。

佐伯停了下来,她不敢再往前一步了,她害怕极了。

“灯子……你先冷静一点!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说,好吗?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解决,好吗?跟我回去,好吗?”佐伯用几近颤抖的声音,问出了三个反问句,一个比一个轻柔。

而这反问句似乎也起了效果,七海那因情绪波动而颤抖着的身体略微平静了下来,但她最终在听完佐伯的话后,猛地摇了摇头:“沙弥香……我不想再回去了……”

“我好痛,我这里好痛!”她用力地锤了捶自己的胸口,她想将自己的心脏挖出来,那份痛楚,她不想再去承受了。

“沙弥香,你说,没有痛苦的世界该是多么美好?”七海抬起头来,对着不远处的佐伯凄凉一笑,“没有父母的嘲讽,没有姐姐的压力,没有外界的期许,更没有爱情所带来的痛苦……”

“爱情带来的并不是痛苦啊,我的灯子。”七海之前的话,佐伯没法反驳,但七海说到最后,佐伯心中犹如被扎了一根又长又深的刺一般。

心痛啊。

七海以为佐伯会静静地听完自己的话,然后像任由自己去酒吧买醉一样,任由自己这次的离去,但她并没有,佐伯的反驳,让七海愣了愣。

“如果是痛苦的话,灯子你见到小糸同学也不会如此开心了吧,更别说对她敞开心扉了……”佐伯顿了顿,试着一边说话一边挪动步子,七海看上去有茫然不解,有震惊,一时竟也忘了要阻止佐伯的行动,只是听着佐伯接着说道,“如果是痛苦的话,小糸同学也不会对我说出不会让你出事那样的话来了……灯子,我全都知道噢,你和小糸同学的事,我全都知道……”

佐伯翘起嘴角,歪了一下脑袋,但泪水却从眼角滑落了下来,她的左手撑着雨伞,右手朝七海伸出去,旋即又收拢在心口,小心翼翼地。

就像心底的那份情感一样。

“灯子,我也知道,我一直一直都喜欢着你。”

“如果爱情是痛苦的话,灯子对于我来说,就是这世上最甜蜜的糖果了。”

“因为啊,只要看见灯子在我身边,只要我能一直陪着灯子,我就已经很幸福了……”

佐伯的身影在七海的眼中渐渐模糊,佐伯的话语最后传进自己的耳朵里也渐渐没了声音,身体开始摇摇晃晃,眼皮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闪闪发亮的金光慢慢布满视线——直至身体已重重地倒了下去。

两个担忧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但也已无法再传递进七海的耳中——

“灯子——!”

“七海学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