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二十

作者:凌玄锋
更新时间:2019-04-06 12:10
点击:903
章节字数:21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连休很快就到来了,在到来之前七海过得并不好,她频频地失眠,让她整日整夜的精神状态都是颓废的,佐伯知道内情还好,能不停地在七海身边安慰着她,但侑这边,只是每天远远看着七海疲惫不堪的脸庞,却连一声关心都没有办法传达。

七海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怀揣着一份不知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父母的心思,来到了已经约定好的咖啡厅。

父母显然是挑选了一个极佳的位置,那里能轻而易举地看到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当看见七海推门走进来的时候,七海的母亲便朝着七海挥了挥手,脸上露出的是七海跟着姐姐才能看见的笑容,背对着自己的父亲也跟着转过身来,大概是因为许久没有笑的缘故,那满脸的横肉用力堆积出一个过于难看的笑容,然后七海爸爸兴许也发现自己的笑容有点僵硬,便又背过了头去。

看着父母如此动作,七海心中忍不住一阵恶寒,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并没有选择坐到谁的身边,而是就近搬了张椅子,放在了中间的位置,看着父亲那略带难看的脸色和母亲僵硬在脸上的笑容,七海心底忍不住偷着乐了乐,但还是一脸平静的坐了下来,看了看位于座位两边的父母。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七海看了一眼服务员端上来的红茶,并没有打算喝掉它,而是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没事没事,我们就过来看看你。”父亲搓了搓手,又开始笑起来——这次的笑容就已经比刚进门看见的要熟练很多,大概是在心里已经反复演练很多次了吧。

“听说你在学校是学生会长,不错呢。”母亲接过父亲的话头,也是一脸笑容,而且比之前的更盛,仿佛七海当上学生会会长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一般。

父亲等母亲说完,点点头,继续说道:“你们学校似乎能争取到不错的政府奖学金,正好我们家最近过得有点紧,你是学生会长,你看看你能不能……”

“我向你们老师打听过了,都说你很有能力拿到这个……”

父母在七海的耳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那言语仿佛化作了一把把利刃,沿着父母眼中既定的轨迹,一刀又一刀切割着七海的内心,切割着她的未来。七海捏着茶杯的手越来越紧,终于,在母亲那句“灯子从小到大都有能力”这句话说出口后,她终于忍无可忍,埋着头低低的吼道:“够了!”

这一声低吼倒让父母两人闭了嘴,死一般的寂静在这个本来就没什么人的咖啡厅里不断蔓延,他们都在等着七海说出下文。

“我的人生,好像轮不到你们来规划吧?就算我拿到了奖学金,也不应该由你们来花吧?”七海抬起头,捋了捋挡住眼睛的刘海,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来。

“你!”父亲抬起拳头似乎想要往桌上砸去,被母亲摆摆手拦住了,只听母亲说道:“灯子,我们这样也是为你好啊,也希望你未来的人生可以……”

“哈哈,为我好?”七海干笑了两声,笑容逐渐变为凄凉:“也只有你们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了……为我们好的话,姐姐呢?”

一听七海提到七海澪,父亲终是没忍住,指着七海的鼻子喝道:“你还敢提你姐姐?她那样心理扭曲的人,不配待在我们七海家!”

“好了好了,和孩子怄什么气。”母亲打着尴尬的圆场,将父亲的手按了下来,想去握住七海的手,但被七海手一抽回给躲开了,便只好讪讪地收回,轻声说道:“灯子,你是好孩子,你一定不会成为你姐姐那样的对吧?你一定可以嫁一个好丈夫对吧?你一定可以给我们、给你自己一个幸福的未来对吧?”

三个反问,让七海心中的冷笑声一阵更胜过一阵,她嗤笑了一声,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端着茶杯原本打算抬起来的手重重地放了下去,茶杯中的水晃了晃,随着摇晃淌出来的茶水将洁净的桌布染上了一层淡红色。

“如果姐姐是心理扭曲,那你们是什么?以前把姐姐捧在掌心里宠上天的是你们,现在将姐姐摔在地狱贬低得一无是处的还是你们,你们这副嘴脸变得还真是快啊。”她盯着还没来得及说话的父母,一字一句地,将之后的话也一并吐了出来,“以前我做什么,好与坏你们都毫不在意,甚至多加嘲讽,现在姐姐一倒,却对我百般重视起来,我是该谢谢你们呢,还是该谢谢你们呢?”

七海说完后,站了起来,也没有管眼前的父母脸色是有多么地难看,甩下一句“我先回学校了”便转身离去,任凭父母在身后如何呼喊她,她都不曾再回头看一眼,她抹了抹已经涌出来的泪水,发疯似的朝学校的方向跑了去。

『灯子你一定不会成为你姐姐那样的对吧』

『她那样心理扭曲的人,不配待在我们七海家』

『七海学姐,我……』

『这就是……我想对侑说的话』

叽叽咕咕叽叽咕咕,七海脑中不断回忆着以前的话,以前的话犹如烟花一般在大脑里不断炸开,又如那滚烫的油锅,侵蚀着她的心神。

『小对那件事情毫不知情,那天正下着大雨……』

侑念故事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盖过了其他的声音。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七海抬头,望着已经淅淅沥沥开始洒下水滴的天空。

——已经不想关心结局了。

——侑也好,沙弥香也好,姐姐也好,都会原谅自己的吧?

——一定……

“喂,是佐伯同学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七海母亲的声音,让在宿舍无心学习的佐伯吃了一惊。

“是的,请问是?”大概听出了是谁的声音,也恍惚记起来以前刚大一的时候七海假期留宿在自己家,自己有向来索取电话号码的七海父母给过,但出于礼貌,佐伯还是出声问道。

“你好,我是七海灯子的妈妈。”

“阿姨好,请问是出什么事了吗?”从下起雨开始,佐伯心头便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担忧,如今七海的母亲打来电话,更是让她的心神慌了慌。

“是这样的,我们和灯子聊过天之后,她便一句话也不说地跑出去了,我们有点担心,想问她到你那里去没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