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她的小家伙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6 19:39
点击:2562
章节字数:22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明日香手指点压在另一只胳膊的肘部,端着,皮肉因手指太过用力而在关节处滑动,她悬在半空的手与其说夹着烟,不如说是一整截未落的烟灰。热量烧灼到她的食指与中指脆弱的内侧,落下眼睫,才发觉自己只是将烟点着,未曾吸入一口,而现在,它已经将生命燃尽了,徒留浑浊烟雾与熏燎的气味伴在她身边。


好了,那小姑娘也问完了吧。


纤细指尖老练地将火星碾灭在烟灰缸,她收回发散的茫然思绪,也不再有点烟的欲望。唇边重现纯熟的招牌笑容,她潇洒地拨弄有光泽而打理妥当的长发,模特般的脚步气质张扬而非凡。


现在要去接自己的小家伙了。





怪人,只是因多舛经历而变得不再普通。从这一点看去,她和桃沢,不能再像。



桃沢并没有如高中时一般对她冷嘲热讽或出言威怖,明明还是伪装的外壳,那太过幼稚的小女孩装扮在佐佐木看来仍然怪异,但其下隐藏的,再不是自己曾认为的恶意和邪气。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再灵机满满——升入大学后她第一次直视自己,却是静默的沧然目光。


她不知,自己的态度变化却比对方更大。


从乐曲中尝到爱的苦涩滋味,开窍了般的佐佐木枫,脸上失去了几分阴郁,眼尾上扬含着情绪。嘴唇有了弧度,连鼻梁都红润起来。眼波流转在对方身上,她想,面前的女孩,真心实意地喜欢过自己。穿着同样的校服并肩而行,她小巧的嘴唇道着,小枫,你挺特别的,我有点喜欢你呢。



不,谁都不会想要和你这种怪人交往吧。


她丢下粗糙果断的拒绝和鄙夷而逃避开,只因她觉得,她是个怪胎,不堪相触。




多么伤人,自诩还算善良的自身,将那份感情连同对方的整个人格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横……桃沢,”她嗓音还是无可改变的低沉细微,而却软下来,“我……是来道歉的。”


“嗯,”桃沢并没有说道歉就不必了这种她想象之中的话,而是松开嘴角笑了,转换了话题,“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叫桃沢,明明这是姓来着。谁念着都会很奇怪吧?”她的脸在暗淡天色与雨声繁复的沉重气氛里,五官仿佛有着魔力一般,不过不含任何邪气,只是有些受伤,有些无奈。


佐佐木枫被牵引,仿佛无形的细线将她的逻辑与桃沢绑在一处:“那,为什么。”


“你还应该问问我,”桃沢的小手把辫子拨到身后去,背对她,面上是雨落的阴影,“为什么,当时会喜欢你。”


她似乎不打算向佐佐木袒露更多,只是发问,佐佐木无言,因她一无所知,更不曾探究过分毫。


“……如果是想要道歉没有接受我的表白,那我是不想原谅你的,”桃沢的笑语伴着昏黑中突然破开的光线,大雨泼尽,天边再无落水,绵云飘散,瞬息之间而已,她的脸颊亮起来,“你什么都不了解,怎么就和他们一样认定了我是怪人?”她笑出一口白牙,好像在叙述什么快乐的事情。


明明把你看成特别的人的。

她曾以为,自己的真心都可与佐佐木枫道明。


“这些,田中……老师,都问过你?”


“嗯。”她轻飘飘地肯定。


不仅问过,还经常逼着她坦白。




无论什么,那个如高岭之花的女人,都能以漂亮的姿态和威逼利诱的绝妙手段叫自己说个明明白白。表面是不体谅的言语,深层却透露着关爱她的心情。时刻都提醒着桃沢,在她面前,不许有任何提防和伪装。


佐佐木实际比桃沢高过半头,此刻却觉得自己渺小。



她没有做到坦诚,如今,连友情也再难以挽回。







高跟鞋的声音逼近之前,佐佐木离开了。桃沢失去了全身气力般一个人靠着桌子发呆,冷不防头上被点了一记,一张放大的面容出现在眼前,女人的睫毛如蝶翼,红唇勾起,那身上满布着香烟味,开口,却是深邃幽香,如给她铺设了浅紫色的梦般,那语调温和又满带调侃:“小情人叙完旧了?”



她的小家伙第一次面带惨色地颓然呆立,像被大风刮了一早上的小云雀,羽毛凌乱,神智恍惚。


女孩皱起鼻子:“什么嘛,老师!”她大声抱怨,将明日香落下发丝别到耳后的动作却轻柔,指尖有些冰,缓缓划过她的耳垂。


明日香没有继续调侃桃沢,微微俯下去抱了她,桃沢耳边的声音宛如安抚的手,那份成熟的魅力此刻流露出只给予自己的安慰:“初恋吧,我知道的。”


那是无法倒流的时光,那是年轻所致的爱和恨都最终被一无所有的空白包裹的、只身孤影的茫然。



是啊,老师也是有过初恋的。





稍远的冬天的时候,短发婉柔的女人肌骨玉洁,盛大的白色裙摆飘若浪涛,她想,那么柔软的裙子,正如尖刀一般割过老师的心吧。默默坐着观看仪式时,她恍然间能从老师变得柔和的笑脸上瞥见斑斑伤痛的血迹。

新郎致辞时播放的曲子,是老师写了一半扔给她继续写的。她知道老师为何搁笔,也不问,只伏案到凌晨,将那曲子的后半段改得温柔和缓,一反常态不再用些激昂或沉重的旋律。作为老师逝去初恋的旁观者和局外人,她只淡淡为那对新人送去风雨同舟的期望和祝福。


自己的曲子如甜蜜奶冻,她的口舌之间还算愉快,而后来老师对她说,她好像感觉有点苦。


桃沢笑了,老师,您什么时候得的通感症?明日香失去灵魂般微笑,谁知道呢,或许这病有突发在某人身上的情况吧。


噢,被我传染咯!她摇晃二人牵着的手。



没有结果的初恋,是狼狈、苦涩的。




桃沢吸气又吐气,两只小手拍上明日香的双肩,力道有点大。天侧的白光为教室渡去幻境一样的雾色,照在两人身上将温情和相依凸显清晰。明日香怀里的娇小的她极快地振奋精神,如损伤都不存在一般,甜声到:“下雨下得冷死了,老师我饿啦,去吃饭吧!”


明日香轻笑:“好。”


她的小家伙是勇敢的,甚至在自身受伤流血时,也想不遗余力地守护她。



这样的一个人,越是深入了解,越是无法放开。


想要重合的。两人的未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Pluvia
Pluvia 在 2019/03/30 23:31 发表

这俩人感觉真好…

张小豆
张小豆 在 2019/03/28 23:49 发表

祝大大有个轻松愉快的周末 要开心鸭~~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