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同一片月色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2-26 19:39
点击:2250
章节字数:24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翌日市政府主办的学生器乐大赛是友幸第一次参加正式的比赛,霙为友幸打点完毕,身高已至她大臂的小少年怀着紧绷的心情早早睡了。而直到夜间一点,霙纵躺着休息却还清醒。风扇聊胜于无地吹动巡流着屋里的空气,注视着透过窗帘的朦胧月影,如她的妻子俊俏的脸颊。


十几年间每个孤单入睡的夜晚,她都把睡意弥漫前所见的月光想象成希美,越是想念,就越是为记忆中的她添上更光辉夺目的色彩,从少女到女人,总是于这样昏暗静谧的环境里独自创造着与希美共处的时光,虽然颇为幼稚,于她却是不可少的、安心的空间。


当时是怎么在一日一日流逝之间,于触及不到她的地方安然沉睡的呢?

或许这一年而已的时光全部浸染在幸福里,对于孤独,霙已经完全陌生了。只是希美周末出差两天而已,于己却辗转于心焦之间无法释怀。希美不叫她做料理,让人搭配好了营养餐送来,每天都拜托小夜子探望,每隔着几小时就与她通话。可依然有惴惴不安的压抑情绪挂在霙的心头。


人真是,很容易被甜蜜宠坏的。



耳边隔着卧室门响起细微轻巧的开门声,她心间雀跃,可仔细想了想,并没有起身,而是向着门的位置侧卧过去装睡,依旧如睡着一般安静。风扇的吹拂触及她的脚踝,又悠悠荡过薄被搭着的腿根,黑暗里门无声地开了,令她熟悉和安心的身影晃进来,对方光着足,踏地如羽毛掉落,一丝响动都无。


霙眼睛眯起来,自信在暗色在中不会被对方发现。区域有限的目光所及之处,希美驻足了一会儿,裤管凸显她利落的双腿曲线,出乎霙预料和期望的,对方的腿足从她眼前消失几秒,而后抱出了松软的被团铺开在床脚,似乎打算不惊动她,在地上解决这一觉了。


风扇片旋转的细小嗡嗡声与被子裹挟空气的声音不相上下,霙看着她随意抛在一旁的衣服幽幽在心里叹气。希美将只着内衣的自己裹在薄被子里卸了力气,马尾硌到枕头,她正想抬手松开时,霙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轻轻喊她:“希美。”


静夜里希美仿佛疲劳至极不想多动一下,她眨眨眼睛,确认了床上的人确实是在喊自己时,窸窸窣窣翻动了被子要起身,抱歉地问她:“霙……吵到你了吗?”


“不是,”霙忙说,“我……一直醒着,下午睡多了。”


希美如释重负,胳膊肘不再支着,放任自己倒进软被里:“那就好……早点睡,霙。”她叹了气,听到的人似是能从那叹声中感受到她肉体酸痛和思维沉缓,霙不忍心扰她睡眠,可此时的话却不得不说。她手掌滑过一片凉爽的被单,稍微蜷起双腿:“希美。”


“嗯……?”希美好似就快要睡去了,声音也拖长变得倦懒。


“都是女孩子……”霙犹犹豫豫开口,看见希美两片重合的上下睫毛猛地分开,眼睛瞪得老大,她小声补充,“下午去检查,医生说的……应该是。”


异卵双胎,竟然都是女孩子?希美半张嘴唇,从被窝里狼狈地翻出来,发出不小的声响,她的表情在黑夜里不是很明晰,只有漂亮的眼底映着波光,如夜半黑蓝浪漫的海面,蹭乱的马尾趴在只剩细带搭覆的肩头,为她的茫然与惊喜添色。霙与呆坐着的希美对视几秒,然后稍抬起头拍拍床,对她说:“希美,到这里睡。”


“哦……”希美几乎是光溜溜地爬出来,躬身钻进了被窝,她的身体是凉爽的,霙贴上去,稍微蹭上一些,让希美的脸对着她的颈窝处,然后满足地抱住她,像抱着年少的孩子一般。希美温软的手心贴上她愈发凸起的腹部。被霙当成了孩子,让她安心又好笑,而将成为霙的两个女儿的母亲这事实,又叫她感到梦幻而幸福。



“如果……如果女孩子不像妈妈,怎么办?”霙光滑的上臂揉过她侧脸的黑发,手熟练将那发绳摘下在手腕上套着,却发出不自信的、撒娇般的言语。在风扇底噪和蝉声虚浮之间,希美的笑语嫣然若松软的云朵:“不许说。”



不许说。



希美手间被肚子里的小家伙隔着霙撞了一下,她的笑语暖意焕然,在霙的胸前吐息温热,若流淌的星海:“看,小宝宝抗议你了。”


霙就微笑。





大约六个月前,霙问她,想不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希美第一反应是生理痛般担忧着拒绝,而看着霙期待而羞涩的脸颊,她说不出口。


风彩恣意而不自知,沉静柔弱之处是如时光流逝般从容的美。她总让希美在不经意之间,在生活的匆匆之间,被打动,被深深吸引。岁月苍茫而逝,霙从未曾褪色的爱意是她可停靠的枝头和港湾,这份感情完完整整、赤裸着展现给她看时,她便能明白自己不是孤身一人,而霙便是她的唯一。




“霙……很辛苦的。”她无法奈何而虚弱出声,对方却将额头靠到她胸肩处,抢先道:“希美。”而后再不说话。她总是这样轻轻的,道出如令自己心悬深渊之上的言语。

这样的决意和愿望,她无法拒绝。



怎么能不想要呢,如花蕊一样出尘的妻子,如她的小蓝鸟一般柔软轻盈的孩童,若能牵起那双小手,说是梦里的光景也不为过吧。






霙胳膊圈住了希美,紧一点,再紧一点,她的声音满载着被泡在蜜罐中才能展露出的爱意:“是小羽和小翼。”霙被自己的话触动了,一想到两个女孩会甜声喊希美妈妈,她便感动得泪水都要溢出眼眶。


“小鸟儿们呢,”希美闭上眼睛按揉妻子的腰,手法熟练小心,“和霙一样。”





霙沉吟一瞬,更如搂孩子一般不服气地抱着希美抢白:“希美才是,我的……我的青鸟。”


“好,好,”希美笑着应她,“霙妈妈!”



霙的胸前比之前更柔软了些,希美依偎着安憩,呼吸之间是霙的甜香,她如同被塞进了巨大晶莹的玻璃罐,里面是童年时最爱的压片糖,与酸甜馨香的糖果味道相伴,她愿意,一生都不要出来。


“这两天,很想希美。”霙突然提起忘记了的话。


“以后再也不出差了。”对方梦喃般回应。



那也不行呢。霙偷笑希美任性的话,只是嗯了一声,指间缠绕希美的发尾,怀中她的呼吸平稳深沉,却若陷入了美梦,眉间不再因疲劳紧皱,舒展着平和宁静。






时针慢行,身体的劳损消耗在夜晚不可握住的流逝之间变得清晰,而只是凭借年轻的身体,少女熬着,一寸一寸,从喉咙到舌尖,变得苦了起来。


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熟悉了十几年却在此刻变得陌生的好友直至凌晨——薄薄月华下透着微妙闪光的双簧管。

从来都是得心应手的,这回甚至在新山的远程指导点拨之下,也无法将自己放纵得太过火的情感收得圆滑自然。冷汗从她腋下滑至肋骨侧腹,激得她全身发麻,焦虑和急躁第一次这么明显地侵入仿佛静止了十几年的心房。


那里面从没有人住过,而却被无形之物扭曲了形状,那是何物,她竟不明白了。


明天的比赛与其抱着这样的心绪去,不如缺席。


来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0o.冰雪.o0
0o.冰雪.o0 在 2019/04/01 10:56 发表

作者回來啦w
期待兩位小女孩的出生,友幸一下子就變成了哥哥呢wwww
感覺會是妹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