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渐渐融化的冰心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3-05 01:09
点击:196
章节字数:31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听完克劳迪娅的讲述之后几个人愣在了那里。

“所以你就想以别人的记忆为代价来让灯里恢复正常?”雪音质问到。

“这是我选择的路,和她没关系…”

“但是…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她现在很快乐…”初夏说到。

“怎么可能会快乐啊!忘记自己的身份,永远活在谎言里面吗?”克劳迪娅说着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我们都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的,父母是谁,是我让她拥有的这样可悲的人生,我想要救她,至少不会像我们这样…到死都被蒙在鼓里。”

“克劳迪娅姐姐…”由美已经带着露米娜来到了鬼屋这里。

“克劳迪娅姐姐,你怎么哭了啊…”

“灯…”雪音准备和露米娜说些什么但是被鵺拦住了。

“又是因为露米娜吗?”

“…”

“克劳迪娅姐姐,露米娜觉得虽然记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但是露米娜觉得能和姐姐待在一起就很开心。”

“露米娜…”

“确实,你为露米娜做的很多了,就算露米娜心理年龄很小,但是她肯定明白的…”

“露米娜…如果是我让你忘记了记忆,你会恨我吗?”

“完全不会,因为露米娜最喜欢克劳迪娅姐姐了,能和姐姐待在一起就够了。姐姐肯定也最喜欢露米娜了。”

“…呜”克劳迪娅没有说什么反而是向一个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离开鬼屋之后,雪音悄悄地问露米娜还喜不喜欢她。

“当然了,露米娜最喜欢雪音姐姐了。”

“诶诶诶?刚刚不是还说最喜欢我了吗?”克劳迪娅在旁边吃醋到。

“两个姐姐我都喜欢,姐姐们也要相处得好一点嘛,你看初夏姐姐和坏姐姐关系就特别亲密嘛。”

“说…说什么呢?我哪里有和初夏关系特别亲密…”鵺慌忙地解释到。

“是吗?可是你们拉着的手可是毫无说服力呢。”由美在一旁打趣到。

“这全是因为初夏她…”

突然鵺看见了在游乐场的另一边,一个人正在买着棉花糖,而那个人看上去特别像——花怜!

“她怎么会在这里?”

“谁啊?”初夏问到。

“就是那个拿着大锤的疯子。”

“谁啊?”初夏向那个方向看去。

“花怜???”

只见花怜买了两个棉花糖之后走到了游乐园的长椅旁边把其中一个递给了另一个人。

“花铃?她们也来游乐场了啊。”

“喂!花铃,花怜,还记得我吗?”初夏朝着她们挥了挥手。

“啊喂,你在干嘛?你别忘了她们是…”

花怜看见了初夏向她招手但是并没有打算理她。

初夏见花怜没有理自己还以为是没有看到自己于是她决定走过去和她们打招呼。

花怜看着旁边的姐姐叹了一口气,没有注意到靠近的初夏。

“你们好啊。”初夏向她们打了打招呼。

“姐姐,我们走吧…”花怜抱着花铃想要离开。

“嗨,她们还是老样子啊…”初夏心想。

但是花铃没有和花怜一起走,而是拽着她的衣服。

“不要嘛,刚刚走了那么长的路,歇一歇嘛。”说完她又咬下了一大口棉花糖。

“姐姐…”

“呐,花怜,她们是?”

“我啊!我是初夏啊,不认识我了吗,两个月前我们还是一个班的啊。”

“一个班…是这样的吗?花怜?”

“不…不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们…”

“诶?”

“没听见吗?我和姐姐不认识你们,你们快走啊!”

“…我”

“花怜…别那么凶啊。”

突然花怜拽着花铃跑了起来。初夏想要去追她们但是被鵺拦住了。

“省点力气吧。”

“可是,为什么?”

“这…大概是因为我…”克劳迪娅在她们背后说到。

“难不成?”

“没错,当初杀她们的时候我给她下了暗示和催眠。”

“也就是说花铃现在有可能和露米娜出现了同样的症状?”

“没错,不过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除非是像露米娜那样出现了意外…”

“这样的话…我还是想要和她们说清楚。”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这样的话让花铃和露米娜一起去接受治疗的话,可能会有帮助也说不定。”

“你又是这样了,老是想着她们干什么?”

“可是初夏说的没错,这样的确会对治疗有所帮助。”

“你这个罪魁祸首还是不要说话的好…总之我不同意…”鵺说着说着就觉得有些晕,接着她被两人掺着到了游乐园的长椅上面。

“这样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这种程度再怎么样也不会引起什么问题的。”

说完两人便离开去寻找花铃她们了。

另一边花怜带着花铃跑了很远。

“哈…哈…花怜…突然跑这么快干什么?”

“姐姐不要去接触她们…”

“为什么?”

“她们都是坏蛋,姐姐身上的伤就是她们弄得…”

“这样吗?”

“所以姐姐以后离她们远一点…”

“嗯,我知道了花怜,谢谢。”

“啊对了,花怜,姐姐有些口渴了,能不能帮姐姐去买瓶水呢?”

“嗯,姐姐我这就去。你一个人不要乱跑哦。”说完花怜便离开了。

“你们也别在那里看着了,出来吧。”

从旁边的草丛里面钻出来了两个人,正是初夏和克劳迪娅。

“原来你发现我们了啊。”

“不然我为什么要把妹妹支走呢。这样的话,我们说起事情来会方便一些。”

“怎么回事?难道你没有失忆?”

“咱们去另一个地方聊聊吧,班长。”

说完花铃带着她们到了游乐园的一个角落里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托你们的福,我的妹妹现在正在变得正常了。”

“所以你并没有失忆是吗?”

“虽然我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但是我的记忆什么问题也没有。”

“那你是?”

“我只是装作失忆而已,因为我的妹妹。她曾经对我做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我觉得这也是挡在我们中间最大的隔阂,所以我决定装作忘掉这一切,让她不再有心理负担。我那个妹妹啊还是有些不懂事,但是她现在明显长大了,已经会照顾人了,而且不再伤害我或者是别人了。”

“真的吗?那这样太好了。”初夏高兴地说到。

“我还以为你也被我弄失忆了。”

“怎么?难道你真的可以让人失去记忆?如果这样的话,我希望你能把花怜的回忆…”

“我拒绝。”

“诶?”

“因为可能会出现意外。”

“克劳迪娅做的没错哦。可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不管是怎样的回忆都是你们两个人共同创造的,不论是苦涩的还是甜美的,都会让你们变得更加亲密的不是吗?如果花怜在这里的话她也一定不会愿意忘记曾经和你在一起的那份回忆的。”

“…你说得对,我不该这么想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克劳迪娅,咱们回去吧。”

“班…初夏…”花铃突然喊住了初夏

“嗯?有什么事吗?”

“谢谢你。”

“嗯,再见了。”

花铃很快回到了刚刚和花怜分开的地点,发现花怜在那里着急地寻找着她。

“花怜!”

“姐姐!真是的你跑去哪里了啊。”

“刚刚…看见了一个蝴蝶,我去追着它玩了。”

“真是的,姐姐你这么乱跑遇见坏人怎么办啊,你现在这个样子…”花怜说着说着突然委屈地想要哭出来一样。

“好了好了…姐姐错了,姐姐保证没有下次了,好吗?”

“说话算话。”

“嗯,拉勾。”

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和以往不同,这次并不是占有欲和愧疚感握在了一起,而且纯纯粹粹地因为爱。

另一边,在公园的长椅旁边。

“嗝…那个臭…娘们,居然跟…那个…小白脸跑了…”一个喝醉了的中年大叔正歪歪扭扭地走着。

“让我再…啊…头好晕。”他看到了那边有个长椅便走了过去。

他一屁股坐到了鵺的身上,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重量惊醒了。

“嗯?这底下…怎么还有个软…绵绵的东西?”

“哦,原来也…是个娘…们啊,还长的…挺好看的…”

“来…让我仔…细看看她和我…前妻哪个漂亮…”

此时鵺睁开眼发现一个满身酒气的大叔把脸凑到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识地一拳打在那个人的脸颊上。那个人当场倒地神志不清。

这时初夏和克劳迪娅也回来了。

“鵺,我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让他昏过去了,物理方面。”

“这不就是把别人打晕了吗?这也太…”没等初夏把话说完鵺便扭头离开了。

“鵺,等一下…”初夏跑了两步追上了鵺。

“鵺,你怎么了…”鵺没有理会仍然往前走着。

见鵺没有反应,初夏干脆直接跑到了鵺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鵺,你到底怎么了?”

鵺咬了咬牙又攥紧了拳头。

“鵺?”

突然鵺把初夏树咚在了旁边的大树上。声音有些嘶哑地对着初夏喊到。

“为什么?为什么?”

“鵺?”

“为什么你不多珍惜珍惜自己呢?总要把自己埋在危险之中?”

“我…”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受伤了会有人很难过的啊…”

说完鵺便跑开了。跑着跑着她突然感觉自己脸上变得烫了起来。她停了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

“原来真的是这样的啊…我究竟多久没有流过泪了…” 她似乎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自己已经不可救药地爱上了那个笨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