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幻痛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3-22 19:54
点击:205
章节字数:30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小时候,我很怕黑,我害怕漆黑的地方会出现恶魔把我带走。但是妈妈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恶魔…………她骗了我。”

在十年前的一天,一个女孩浑身是伤衣服上全是泥土地回到了家中。

“幸?你今天怎么受伤了啊?”

“对不起,妈妈,今天不小心摔了一跤…”

“真是的,总是让人这么操心,身上这么多伤哪里还像一个女孩子啊。”

“对不起…”

“幸啊,你要学会保护自己…”

“不是有爸爸妈妈在吗?”

“爸爸妈妈保护不了你一辈子,只有自己才可以永远保护自己。”

“那就是说我们不需要别人来保护了?”

“那也不对,只有帮助别人,别人才会在困难的时候也来帮助你,而且这份帮助远比你想象中来的重要。”女孩的妈妈一边帮她清理伤口一边说到。

“妈妈,我听不懂诶。”

“没关系,等你有了朋友之后就明白了。”

“妈妈,咱们能不能不再搬家了…每次我刚刚有好朋友就要搬走…”

“没办法啊,这是你爸爸工作上的需求啊。”

“我想回奶奶家去看看小时候的朋友了…”

“可以啊,等妈妈不忙的时候带你回去。”

“好诶,谢谢妈妈。”

两个月后。

“妈妈,你看哥哥他又抢我东西。”

“哎呀,勇也把东西还给她吧,别逗她玩了。”

这时门开了,一个男人从外面走进来。

“爸爸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幸。”

在吃完饭后那个男人对着妻子说到

“咱们又该搬走了。”

“裕也,要不你也省省力气吧,不如放弃政治找一个稳定的工作。”

“不行,你看看这个社会乱成什么样子了,总要有人来引导他们吧。”

“可是…”

“别说了,我意已决,该走还是要走。”

“那你最近有空吗?”

“难说,怎么了?”

“幸她想要回老家去看一看以前的朋友。”

“这我恐怕没空。”

“我也抽不出来身啊…怎么办?”

“一定要回去吗?”

“怎么说这也是幸的愿望吧,这孩子很少向咱们提愿望,而且你这搬来搬去的孩子有个好朋友也难啊。”

“实在不行我就让我同事送她去好了。来回也就不到半天。”

到了周末,幸准备登上前往老家的车。

“妈妈你不去吗?”

“抱歉,幸,妈妈去不了,让叔叔带你去好了,要去早点回来。”

“嗯,再见,妈妈。”

在回老家的路上。

“叔叔,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吗?”幸好奇地问道。

“算是吧。”

“那叔叔你知不知道我爸爸为什么总要搬家呢?”

“这个啊,可能是因为危险…”突然他意识到了自己好像说脱了嘴。

“什么意思?危险?”

“啊,没什么没什么。你爸爸说现在住的房子可能有些年久失修有危险隐患,所以要带你们搬家。”

“这样啊…”

“到咯,前面应该就是你奶奶家了。”

“嗯,可是怎么周围这么冷清啊…”

幸进去奶奶家的屋子之后,发现奶奶一个人在屋子里。

“奶奶!”

“哦,是幸啊,怎么你爸爸妈妈没跟你一起来啊?”

“他们都有事…”

“唉,我这个儿子天天忙来忙去的,到现在也没见忙出来什么。”

“对了奶奶,这里的人都哪去了?”

“都搬走了呗,都去大城市住大房子了。”

“奶奶,要不你也跟我们走吧…”

“我这个老太婆只会给你们添麻烦,算了,这里也还剩下几个人,生活也还过得去,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本来这次回来是想看以前的朋友们的…那我先走了奶奶,妈妈让我早点回去。”

“嗯,路上小心。”

回到了家中,幸的爸爸妈妈和哥哥正在吃晚餐。

“幸?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幸的妈妈问到

“她们都搬走了…”幸闷闷不乐地说到。

“这样啊…”

“我先回卧室换衣服去了…”说完幸便回了卧室。

“唉,可怜的孩子。”

这时门口的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幸的爸爸起身去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看上去年龄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

“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女孩没有回答,她先是往屋里看了看随后问到。

“这里是大室家吗?”

“是啊,怎么了?”

突然这个女孩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手枪对着幸的父亲的眉心就是一枪。

幸的妈妈听见动静之后过来查看,看见鲜血中的丈夫她吓得尖叫起来。

那个女孩没有丝毫犹豫又是一枪,又是眉心。

幸的哥哥赶忙跑到幸的卧室,幸这时正在换衣服。

“哥哥!你干什么快出去!”

“快!快藏起来!”说完他便把幸藏在了衣柜里。

“怎么回事,哥哥?”

“无论怎样都不要出声。”说完他出了卧室,在楼梯上正好遇见了那个女孩。

幸在衣柜里还没弄清状况,她通过衣柜的门缝往外看,但她接下来看到的却是她永远忘不了的场景——她的哥哥顺着卧室门倒了进来,眉心处被子弹打穿了一个孔。而紧接着她看见了一个女孩拿着枪走了进来。

幸赶忙扭过身去屏住了呼吸。脚步声越来越近,仿佛她与杀手之间仅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板而已。

突然那个女孩停住了。耳机里面传出了声音“G3962,目标家中目前只有三个人,另一个有可能正在老家,任务完成后尽快撤离。”

那个女孩听完命令之后便转身准备离开。幸这时悄悄的从门缝看过去,只看见了一个背影。

等那个女孩离开后,幸从柜子里钻出来发现哥哥已经失去了呼吸,她下楼发现门口的父母也倒在血泊之中没了动静,她没有去找邻居报警因为她担心那个女孩还在附近,所以她悄悄地离开了这里去了地铁站。

“奶奶!”幸心里明白,杀手即将要去杀掉她的奶奶。

等她坐地铁到了奶奶家,她发现奶奶早就已经被杀手杀掉了。

此时电视里也正在播放着刚刚幸全家被杀的突发新闻。

此时在幸的身后有个人慢慢地接近。但是他不小心踢翻了在地上的瓶子。幸回头发现了这个人,但是这个人不是刚刚杀掉她家人的那个女孩。

“你干什么?你别过来!”

幸十分害怕地躲在厨房的墙角,但是那个人还是一步一步地接近。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动手了!”她拿起厨房的刀向前挥着。

“哼,真是搞笑。”那个人没有理会她仍然往前走着。

幸仍然挥着刀子,此时刀割断了旁边的绳子,用绳子紧绑着的柜子倒了下来砸上了那个人。

幸本以为那个人死了,于是准备离开,但是那个人突然用手抓住了她的脚腕。幸吓得用刀发疯似的不停地往下刺。过了一会握着她的手渐渐失去了力气。

“我…我杀人了…”幸看着趴在地上的尸体心里受了极大的刺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幸在奶奶家的角落里蜷缩着身体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爸爸…妈妈…哥哥…奶奶…我…”

“我一定…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

第二天幸决定要去找远方的亲戚,自己身上的钱并不多,勉强坐地铁到了亲戚那里。

“居然是你!快走,这里不欢迎你。”

“为什么?我现在已经没有家人了,如果你们不收留我我真的会饿死在街头的。”

“你不明白吗?你们一家都是危险的炸弹。你们家已经被人暗杀了,你要是在我这,我小命迟早不保,你赶紧离开!”

“可是…”

“没有可是,赶紧滚!”

幸被亲戚赶出来之后一个人在街头流浪。身上早已身无分文而且自己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

就在这时几个年轻人围了上来。

“哟,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啊?”

“我…我家人…”

“哦,我懂了,那你现在是不是很饿啊。”

“嗯…”

“我这里有吃的哦。”说完那个人便拿出来了一袋炸鸡。

“想吃吗?”

幸点了点头。

那个人拿出了一块炸鸡然后递给了幸,幸准备接过的时候那个人突然松手把炸鸡丢在了地上。

“哈哈,想吃就跪在地上像狗一样来吃啊!”

幸感觉自己被侮辱了,用眼睛瞪着那个人。

“哟?流浪狗还敢瞪我?”他踹了幸一脚把她踹倒在地,剩下的几个人也跟着上来踹她。

过了一会其中一个人说到“大哥,警察来了!”

“切,走了!”那几个人一哄而散,留下在地上蜷缩着的幸。

幸抱着脑袋,身上被踢出无数淤青,但是她没有哭,她知道哭没法帮她解决任何问题。她想着的只有妈妈说过的话—“只有自己才可以保护自己。”

那天之后她决定放弃自己的身份,从此大室幸这个乖乖女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行踪诡秘来去无踪的杀手。一个从不对无辜的人下手的杀手,正如她新的名字鵺一样,她只以恶人为食。

“没错…我明明早就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但是为什么…初夏…你却让我这么幸福…却又是那么痛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