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记忆深处的血与火的歌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3-03 05:36
点击:236
章节字数:54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十二年前的一所修道院里。

“愿真主保佑你们。”年幼的克劳迪娅正祝愿着那些前来祷告的人们。

“克劳迪娅,过来一下。”从告解室里面出来了一个老修女。

“是,米瑟修女,有什么事情吗?”

“今天晚上祷告结束后你来整理一下玛利亚修女隔壁的书房。”

“嗯,好的。”

到了晚上,吃完晚饭后克劳迪娅准备收拾好碗筷然后去收拾书房,这时有三个女孩拿着碗走了过来。

“喂!克劳迪娅,你怎么不吃干净啊。”说完她从背后拿出来了一个碗甩在了克劳迪娅的面前。

“这不是我的...”

“哈?你说这不是你的?可是我们都看见了,是吧,梅丽。”

“就是就是,我们明明看见这就是你的。”

“这不是我的。”克劳迪娅用更大的声音反驳着。

“你这新来的敢这么跟我说话吗?”

说完她便把克劳迪娅的脑袋按在碗里。

“你给我好好记住了,新来的...”

“芙丽雅,尼克斯姐姐来了,快走吧...”

“哼,这次放过你,最好给我记住。”说完她们三个人便离开了。从外面进来了一个年纪比她们稍大的修女

“怎么了吗?”看着脸埋在饭碗里的克劳迪娅她关心地问到。

克劳迪娅流着泪但是没有说话,默默地把头抬起来然后把碗筷收拾离开了。

夜里,克劳迪娅一个人收拾着书房。

“好多书啊...不知道要收拾到几点...”

克劳迪娅对着书单一个个查找着每一本书。

“这本书应该是在第五层...”克劳迪娅抬头看了看位于书架上第五层的书。

“这也太高了吧...我够不到...”克劳迪娅踮起脚伸长胳膊但是还是够不到第五层的书。这时另一双手帮她把第五层的书拿了下来。

“诶?尼克斯姐姐?”

“不要太勉强自己哦。”

“嗯,谢谢...”

“今天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克劳迪娅点了点头。

“以后谁再欺负你跟我说。”

“嗯。”

随后尼克斯开始帮助克劳迪娅收拾书屋。

“我们真是不幸呢...”克劳迪娅叹了口气。

“怎么这么说呢?”

“我们天生就成了孤儿,所以才都会在这里不是么?”

“我觉得不是哦。”

“嗯?”

“天生的东西我们没法改变,但是正是因为这些好心的修女收留了我们,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总比流浪什么的好多了不是吗?”尼克斯在一旁正收拾着书,但是她没有看到在地上摆放的书被绊倒了。

“哎呦!”

“怎么了?尼克斯姐姐?”克劳迪娅听见动静之后赶了过去,但是并没有发现尼克斯。

“尼克斯姐姐,你在哪?”

“啊,好痛,这里是哪?”她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黑暗的螺旋走廊的上头。她慢慢地往下走,发现在最下面有着一个小密室。

“这里怎么会有和地下室?”

她打开了密室的门发现里面有着很多诸如五芒星这种在天主教看来是象征着邪恶的图案。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慢慢走到位于密室角落的一个桌子前。

“这是?”她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本书,书的扉页上用拉丁语歪歪扭扭地写着一句话。

“与恶魔达成的契约会揭示残酷的真相。”

但是好奇心还是促使她翻开了书本。

“这些...难道我们是...”她越看越恐慌。

“不...这不可能...”

在书房克劳迪娅找不到尼克斯之后自己一个人把书整理好后正准备离开。这时尼克斯从一个能翻转的书架后面进来了。

克劳迪娅扭头发现了她。

“尼克斯姐姐你刚刚去哪了?”

“没什么,就是肚子痛去了下厕所而已。”

“哦,好吧,书都整理完了呢。”

“嗯,辛苦了。”

“尼克斯姐姐,你的脸色不太好呢。”

“没事,我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嗯,好吧。”

第二天晚上,尼克斯又悄悄的从书房的暗门进入了那间密室。

“这种事情,如果是真的话...我必须去让大家知道。”她偷偷拿走了一本书藏在了自己的怀里。

出来之后她慌慌张张地和克劳迪娅撞到了一起。

“好痛,尼克斯姐姐,你在干嘛?”

“没事,只是去书房找书而已。”

克劳迪娅看到了尼克斯手中的书问到:“这是什么书啊,我昨天整理的时候没有看到呢。”

“克劳迪娅,你看着我。”

“嗯?怎么了?”突然克劳迪娅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

“尼克斯...姐姐...我好困...”不一会克劳迪娅就睡倒在了地上。

“这...这居然是真的...这也就是说我们并不是...我们都被骗了!”

尼克斯把克劳迪娅扛回了卧室。

第二天,克劳迪娅醒来发现尼克斯一晚上没有睡觉,她点着蜡烛死死地盯着那本书。

“尼克斯姐姐,怎么了,诶我怎么在这?”

“你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昨天...我...我好像想不起来了…怎么了?”

“没…没什么…”

中午,尼克斯在教堂外面的空地上思索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如果我们都不记得曾经的事情…也许我们根本就不是孤儿…这到底是为什么?”

突然她发现有几个人走进了修道院里。她而前几天出门的玛利亚修女跟在他们身后。

“玛利亚修女回来了?我该怎么办…”

“几位客人跟我来,货物全都在这里…”玛利亚说完带着那几个人走进了修道院的后方。而尼克斯也在后面悄悄地跟着。

“你这里的姑娘货色都不错。”

“我喜欢那个金色头发的那个…”

“只要价钱合适,你们想带走谁都可以。”

这时克劳迪娅收拾好大家的碗筷准备去洗碗,正好遇见了他们。

“少爷,你看上哪个姑娘了?”旁边的人悄悄地和一个纨绔子弟说到。

他看见克劳迪娅过来了然后便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克劳迪娅的胸前。

“看上去挺老土的,胸倒是不小…”

“你这家伙干什么呢!”克劳迪娅抽出手来扇了他一巴掌然后慌忙地走掉了。

“少爷,你没事吧”

“长这么大还没人敢打我!”

“客人,息怒息怒啊!”

“我要让这家伙付出代价!玛利亚,你三天之后把那个金发女孩给我,还有这家伙,钱多少你随意,我要剥了她的皮,嚼碎她的骨头,把她的奶子割下来喂我的狗!”

“您息怒,我三天之后肯定会交给您的…”

纨绔子弟哼了一声然后离开了

在一边偷听的尼克斯躲到了后面的花园里面。

“这…怎么办…我们居然是被拐卖的孩子…”

到了晚上,玛利亚找到了克劳迪娅和梅丽。

“你们两个今后可能要去外地新建的修道院了。”

“这怎么回事?”克劳迪娅问到。

“别的修道院刚刚建成,还没有信仰基础,需要我们出几个人去支援一下。”

“为什么是我们呢?”

“你是不是蠢啊,我们去了别的地方的修道院去传教,以后就是我们说了算了!”

“这样吗?”

“哼,虽然平时你土里土气的,但是看在就你和我一起去的份上以后我也可以照顾照顾你。”

“谢…谢谢。”

回到宿舍,克劳迪娅看见了在她的床上尼克斯正在那里看着一本书。

“尼克斯姐姐?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我这里?”

“克劳迪娅…你…”

“嗯?怎么了?”

“没什么…”

“怎么了嘛…诶对了,我可能以后就不在这里了。”

“什么?为什么?”

“玛利亚修女刚刚跟我说我和梅丽要去外地的修道院了。”

“不要去!”

“为什么啊?”

“克劳迪娅…我们逃出去吧…”

“逃出去?为什么?”

“我不想告诉你,但是我不会骗你的,相信我好吗…”

“我…”

“这里很危险…”

“如果这样的话…能不能把梅丽也带走啊…”

“为什么,她平时那么欺负你。”

“其实,她心里也不坏…而且欺负我的都是芙莉雅。”

“可是…算了,她到时候再说,但是你一定不要相信玛利亚,一定不能离开这里。”

“嗯。”

两天后,一个大雪纷飞的天气。克劳迪娅在修道院门口打扫着雪道。突然她发现有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在雪地中晃晃悠悠地走着。

克劳迪娅走了过去。“喂,你还好吗?”那个女孩体力不支没有回答直接倒在了克劳迪娅的怀里。

克劳迪娅赶忙把她带回修道院里。尼克斯看见克劳迪娅领了一个晕倒的孩子回来赶紧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卧室。

“她发烧了,克劳迪娅你赶紧去把退烧药和感冒药拿来。”

“好,我这就去。”克劳迪娅起身就去拿药。

不一会玛利亚修女也闻声赶来。

“我听说有一个孩子晕倒在修道院门口了?”

“嗯,但是她发烧了…”

“这样啊,那等她醒来之后让她来见见我。”

“是…”尼克斯咬着自己的嘴唇回答到。

玛利亚离开后那个女孩嘴里开始念叨些什么。

“雪…雪…”

“是在叫我么…”尼克斯听见了那个女孩的话,脑中想起了自己曾经的记忆。

她是在一个雪夜里被领回的孤儿院,因为是在下雪天,所以她被修女们起了尼克斯这个名字,正是拉丁语中的雪。

“该死,我完全记不起来我来这里之前的事情了…”

“这个孩子醒了之后恐怕玛利亚就要对她下手了…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尼克斯姐姐,药拿来了。”

“嗯,先让她把药吃了吧。”

尼克斯把她叫了起来。

“雪…雪音?对不起…”话没说完她又昏了过去。

“这…怎么办啊尼克斯姐姐,要叫医生过来吗?”

“快,克劳迪娅,快去。”

克劳迪娅跑了出去,但是玛利亚拦住了她。

“玛利亚修女,这个女孩现在很危险,我们需要叫医生过来!”

“你回去吧,等到明天再说吧。”

“不行,她状态非常差,根本没法清醒过来。”

“克劳迪娅,听话回去!把药让她吃了,然后回去睡觉!”

“是…”克劳迪娅没办法只能回到卧室。

“克劳迪娅?你怎么回来了?没找到医生吗?”

“玛利亚她,她不让我去。”

“该死,我就知道,她肯定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件事的。”

“尼克斯姐姐,怎么回事?”

“没办法了,本来不想告诉你的…”

尼克斯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克劳迪娅。

“怎么会…”

“这都是真的,那个花花公子想杀了你啊,明天他就要来了,今天我们赶紧跑吧。”

“可是大家怎么办…这个孩子怎么办?”

“你先走吧,这里我来应付,你收拾东西,一会我送你悄悄离开这里。”

“好吧…尼克斯姐姐你也小心点…”

“这个你带上…这就是她们的罪证,现在赶紧离开。”尼克斯把她发现的那本书塞给了克劳迪娅。

趁着夜色,克劳迪娅离开了修道院,但是因为担心修道院里的大家,她并没有走太远。

第二天,那个花花公子来这里想要把梅丽和克劳迪娅带走。

“什么?人没了?”

“实在是抱歉啊客人,我也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你丫的干什么吃的?我说了我要让她碎尸万段可是你现在都不能把她交给我!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了几个黑子男子。

“确定是这里吗?”

“没错,但是这里是修道院啊,还是本地的孤儿院,我们怎么把她带走啊?”

“不用带走,在这里解决掉就好。”

“您的意思是?”

“她父亲那么大个人物都被杀了,全社会都会知道的,与其让她活着不如…”

“明白,那这里的人呢?”

“一样。”

那个花花公子看见了后面来的人怒气一时无处可撒就找上了他们。

“怎么?你们也是来提货的?我跟你们说别跟我玩花样,赶紧把她交出来不然有你们…”

话没说完黑衣人拿出来一把手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面。

“大…大哥饶命啊大哥!刚才小的说的都是气话,您别在意啊。”

黑衣人没有理会他然后按下了扳机。

“救命啊!!!杀人了!!!”玛利亚修女尖叫起来。很快黑衣人也让她闭上了嘴。

听到外面骚乱的尼克斯透过窗户看到了外面慎人的景象,几个人正在屠杀修道院。她赶忙叫起睡着的女孩带着她从后门躲进了后院。

“快,藏进去,千万不要出来!”尼克斯把她小心地送到了一口井里。然后她去堵住了后门。

黑衣人几次装门都没有撞开后门于是干脆冲着门开了几枪。尼克斯失去了力气倒在了血泊里面。过了十分钟几个黑衣人聚集在了一起。

“找到没?”

“没有…怎么办?”

“那就一把火把这里烧掉!!!”

几个人在这里撒上了油然后点燃了火离开了。

在不远处的克劳迪娅发现修道院起了大火赶忙赶了回去。

她打开了大门,在她眼前的场景犹如地狱一般。

很快地她发现了梅丽的尸体。

“梅丽!!!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慢慢地走到了后门,发现了倒在了血泊中的尼克斯。

“尼克斯姐姐!!!”

“克劳迪娅…你没事就好…”

“你坚持一下,我去叫医生过来。”

“不…不用了,太迟了…,那个孩子…还在…井里,快带她…离开这里…”说完尼克斯便离开了人世。

“尼克斯姐姐…,为什么…”

克劳迪娅把尼克斯放了下来就去了井边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把那个女孩从井中拽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了,我只能让你忘了这些…”说完克劳迪娅便按着尼克斯给她的书上说的准备消除她的记忆。

这时从角落里出来了一个黑衣人。

“还是老大聪明知道这丫头肯定把自己藏起来了,这下你该去和你爸妈见面了。而且这个小姑娘也得去给你陪葬了。”

此时克劳迪娅正在给那个女孩消除记忆,那个女孩在恍惚间发现在克劳迪娅后面的人好像举起了枪准备伤害她。她几乎是本能地将克劳迪娅扑倒,但是子弹却从她的牙床打穿了她的头。

“真是有意思。这时候还想着救别人,你是真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因你而死啊。”黑衣人又举起了枪。

“真是不好意思了,打破了你们的平静生活,要怪就去怪她吧。”这时烧坏的房梁从侧边倒了下来不偏不倚砸中了黑衣人,他的手枪也掉了出去。

克劳迪娅捡起了枪把自己的怒火全部发泄在了这个人的身上。结束之后克劳迪娅发现那个女孩并没有被打死,于是带着她去找了医生。

那颗子弹并没有贯穿大脑但是也对她的大脑造成了冲击,那个女孩在昏迷了二十天后才醒过来。

“这…这里是哪?”

“你醒了?还记得我吗?”克劳迪娅在旁边问到。

“你…是谁?”

“那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我感觉…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克劳迪娅本以为只是消除了她的记忆,但是随后她发现这个女孩的行为举止逐渐变得特别幼稚。找了很多医生之后也没有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克劳迪娅像往常一样闻着她同样的问题。

“灯…”

“灯?”

“灯…”

“灯什么?”

“记不起来了…克劳迪娅姐姐…”

“好吧…那就叫你露米娜好了…”

“真的吗?我有名字了吗?”

“嗯,你就叫露米娜。”

“好诶,谢谢克劳迪娅姐姐。”露米娜一把抱了过去。

“这个东西…你还记得吗?”克劳迪娅拿出了一个坏掉的八音盒问到。

“不记得了…但是感觉好冷…”

“哎…”

就这样克劳迪娅带着露米娜到处寻找能够让她恢复正常的办法。直到一天,克劳迪娅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我们有办法解决你的烦恼,但是你需要付出代价来陪我们玩一个游戏…”

“我…早就和恶魔结下了契约…我的灵魂早已变得污秽不堪…但是…如果能救她的话…我不介意再为恶魔奉上更多的祭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