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游乐园的危机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2-27 02:15
点击:243
章节字数:41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天,克劳迪娅约好了要带着露米娜去游乐园玩。

“森崎小姐,你先带露米娜准备一下,我去一趟教堂。”

“哦,好。今天你一个人去祷告吗?”

“嗯,今天就不带露米娜去了,还有...”

克劳迪娅拿出来之前音乐店的人交给她的东西。

“这个你留好。”

“诶?给我吗?”

“如果哪天我没回来你把这个交给露米娜。”

“克劳迪娅小姐要去哪?”

“只是没准要去别的地方呆一段时间。”

说完克劳迪娅一个人去了大广场的教堂。

另一边鵺和初夏也在准备着去游乐园。

“鵺,你的衣服好少哦。”

“有换洗的就够了,我不喜欢穿那么多衣服。”

“对了,我还没见过鵺穿裙子呢。”

“我不喜欢穿...你...你干什么...别过来。”

“偶尔换换穿衣服的口味嘛,这是去度假。”

初夏一边抓着鵺的衣服一边找着自己的裙子。

“停,我认输,请不要再抓我的衣服了好吗...”

“我有那么可怕吗...”

“你忘了上次是谁把我的衣服扯烂了吗?”

“唔...”

“算了算了。”

“鵺打扮总是很男孩子气呢。”

“女装不是很方便。”

“女孩子就是要可爱啊!”

“我不能总穿你衣服吧...”

“那改天,我带你去买衣服,顺便买点泳装。”

“泳...泳装?”

“你不是说要陪我去大海边吗,去海边当然要游泳了。”

“泳装...那岂不是很暴露...”

“没关系了,再说鵺平常穿的短裤也很短啊。”

“这不一样。”

“今天你一定要换个衣服去。”

“为什么你这么执拗啊...”

“女孩子天性是爱美的吧...”

“也许是吧。”

“那鵺怎么不喜欢打扮自己啊。”

“……谁知道呢,也许我早就不像女孩子了。”

“为什么?”

“没什么,别在意。”

过了二十分钟,初夏给鵺穿上了她的衣服。

“果然,鵺你很适合穿裙子呢。”

“好不适应……”

“没关系,很漂亮哦。我们走吧。”

“可是心里面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而另一边,雪音在家翻看着电脑的记录,希望再审查一次确保自己没有漏掉什么有关灯里失踪的信息。突然她看见了三个月前的一条浏览记录。

“本地最大孤儿院兼修道院被不明歹徒袭击……”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记得我有看过这条新闻。”

雪音点开了这条新闻。

“包括修女和孤儿在内的所有人都被杀害了,而且修道院被一把火烧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游乐场里,露米娜和森崎小姐已经在等着初夏她们了。

“初夏姐姐,这边这边!”

露米娜看见初夏兴奋地喊着。

“哇!露米娜第一次见坏姐姐穿裙子呢。”

“好看么?”初夏问到。

“好...不好看~”

“你说什么?”鵺听见之后握紧了拳头。

“哎呀,她就是太顽皮了,鵺小姐穿裙子真的很好看。”

“克劳迪娅没有来吗?”

“她去教堂了,一会会回来的。”

“初夏姐姐,我们先去玩吧。”

“嗯。鵺你也一起来嘛。”

“哦,好。”

另一边的教堂里,克劳迪娅在对着神像祈祷。

“你好,虔诚的女孩,愿真主保佑你。”神父看到了克劳迪娅之后走了过来。

“您好,神父大人。”

“今天一直跟着你的那个女孩没有来吗?”

“嗯,今天就我一个人。”

“这样啊。”

“对了,神父大人。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说吧。”

“有时我也在怀疑我自己的信仰,您觉得神真的会带给我们幸福吗?”

“我并不觉得。”

“那我们为何还要去信仰。”

“因为信仰总能让人们燃起希望不是吗?”

“可是我现在,看不到任何希望...”

“所以你是在祈求神的护佑吗?”

“嗯,但是没有任何回应,神也没有护佑我。”

“所以你动摇了?”

“是的,不管我做了多大的努力始终没有回报。”

“我们都是在救赎自己,没有回报也许只是还没有赎清自己的罪过。”

“罪过吗...”

“嗯。”

“那我向您坦白一下,我曾伤害过很多人。我可能,一直以来都是个罪人。”

“但是只要你愿意赎罪,愿意信仰真主,你的罪过会减轻的。”

“这样吗...”

“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至少在我眼里你还是个漂亮的女孩,我相信你也是为了别人才会如此苦恼。”

“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神一定会包容你的。”

“嗯,谢谢您。”

随后克劳迪娅离开了教堂。

“神啊,或许我已经堕落了罪无可恕的人了,但是请您一定要看在那孩子的份上帮我一把,即使随后要我以死赎罪。”

过了一会,克劳迪娅赶到了游乐园,而在那里她碰见了雪音。

“你怎么在这啊?”克劳迪娅问到。

“我?我也是来游乐园玩的,好巧。”

(说真的我有些怀疑这家伙,跟她在一起的这几个月我总觉得自己的记忆断断续续的,而且她肯定和那个修道院有关系。)雪音这么想着,也是因为有些怀疑露米娜的真实身份。

“既然你在这里,那露米娜是不是也在啊?”

“是啊,怎么了?”

“没事,正好想去看看她。”

“你这么喜欢她吗?”

“对了,你说她长的这么大是因为早熟吗?”

“是啊,怎么了?”

“那她今年几岁?”

“七岁啊,怎么了?”

“是吗?那为什么她会出现在十一年前的修道院领养的孤儿名单上呢?”

“你...”

“我早就开始怀疑了,可是...”雪音开始质疑克劳迪娅,但是越是盯着她雪音的意识就越模糊。

“喂!克劳迪娅姐姐,我们在这里!”突然露米娜打断了她们的思绪。

“哦,我这就来!”

“诶?雪音姐姐也在啊。”

“这是哪?我怎么会?露米娜?”

“嗯,是我哦。怎么了雪音姐姐?”

“哦,没事只是碰巧来游乐园然后碰见你们了。”

“这样啊,那我们一起玩吧。”

“喂喂!怎么麻烦的家伙越来越多了。”鵺在一旁不耐烦的说到。

“别这么说嘛,鵺。”

“我可不想再陪她去玩旋转木马了,感觉好羞耻...”

“这有什么的。”

她们一起在游乐园里面逛着。

“哇哇!过山车诶,我们一起坐吧。”露米娜看着过山车兴奋地说到。

“啊,我恐高诶,我坐不了...”雪音说到。

“初夏,你不是也恐高吗?别勉强自己。”

“没事的,坐一次过山车应该问题不大...”

“诶,对了,雪音你为什么会恐高啊?”

“以前从高处摔下来过,怎么?你也恐高吗?”

“啊,我恐高主要是因为怕死。”

“怕死?”

“诶嘿嘿,妈妈曾经告诉我要我努力活下去嘛,所以我对那些危险的东西有点害怕。”

“真是奇怪的理由。”

“既然你们都恐高的话就不勉强你们了,我带着露米娜坐吧。”森崎小姐说到。

“嗯,好吧,那我和鵺一起去刚刚露米娜不敢进的鬼屋去玩玩了。”

“嗯,行。”

“你要去吗?雪音。”

“我就在这里等她好了。”

“那好吧,鵺,我们走吧。”

“我肚子有些难受,我想去躺厕所。”克劳迪娅说完便去了公共厕所。

“诶?这下只有由美姐姐跟我一起坐了吗?”

“没办法,只能我来陪你了。”

森崎小姐带着露米娜上了过山车。

“对了,雪音小姐,我的东西在你这里放一下吧。”

“好的,注意安全。”

过山车开动了,露米娜兴奋地叫着。而下面的雪音在想着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

“好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在这里?”她低头突然看到了森崎小姐带着的袋子中有一个东西。

“这是!!!”

另一边,在鬼屋里,初夏紧紧地搂着鵺的胳膊。

“我说你啊,稍微放开些不好吗?”

“我害怕...”

“害怕你还要来...”

“鬼屋不就是这样吗,不害怕叫什么鬼屋啊?”

“哇!!!”突然一个“鬼”出现下了初夏一跳,初夏握紧了自己的手。

“没事,不过都是人扮演的鬼罢了。”鵺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初夏发现自己刚刚握得太紧把鵺的胳膊勒出了一些血道。

“对不起,鵺。”初夏放开了鵺的胳膊。

“没事。”

随后她们继续往前走。突然她们头上有个东西掉了下来,然后从里面出来了很多的“蝙蝠”。

“啊啊啊!!!”初夏吓得往回跑了几步,“蝙蝠”群很快就散开了,但是初夏很快就发现她也和鵺分开了。

“鵺,你在哪?”

另一边鵺也在找初夏。突然有一只手放在了鵺的肩膀上。

“我说,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被你们这些'鬼'吓到的...”

鵺转身看去,发现那并不是鬼,而是克劳迪娅。

“你这家伙怎么在这里。”

“你害怕吗?”

“我怎么会害怕?”

“不,你就是害怕了。”

“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帮你完成心愿而已。”克劳迪娅拿出了一个打火机打着了放在了鵺的面前。

“我的…”

“没错…你想要狩猎对吧。”

“这里就藏着一个猎物哦,去找到她吧。”

“猎物...我的猎物只有恶魔。”

“她,就是恶魔哦!”

“鵺,你在哪?真是的,早知道就不来这了。”

初夏似乎看见了远处有一个人影。

“鵺,是你吗?”

初夏走近后发现确实是鵺。

“真是的,你怎么不说话啊。”

她往旁边一看,发现鵺手中握着一把匕首。

“鵺,你?”

“去死吧,恶魔。”说完她便拿着匕首刺向了初夏。

“怎么了?鵺,我是初夏啊,怎么了?”初夏一边躲避着鵺的攻击一边在叫她,可是鵺并不为所动。

另一边,森崎小姐带着露米娜下了过山车。

“玩的开心吗?”

“开心。”

“森崎小姐,这东西你从哪得到的?”

雪音拿着在森崎小姐的包里发现的八音盒问到。

“这个啊,是克劳迪娅给我的,怎么了?”

“我就知道,你就是灯里对吧!”雪音搂住了露米娜。

“雪音姐姐,怎么了?”

“等等,雪音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她...算了,这事得找到克劳迪娅才能说清楚。”

“就是,克劳迪娅说她去厕所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糟了,她一定是去鬼屋了。”

“等等,我没听明白,不是初夏小姐去了鬼屋吗?”

“一会再跟你们解释,我得赶紧过去不然就晚了。”说完雪音跑去了鬼屋,留下不明所以的两人。

“鵺,你究竟怎么了?”初夏被鵺逼到了墙角,她的身上也被匕首划伤了。

这时候克劳迪娅出现了。

“对不起,班长,愿你的灵魂能得到解脱。”

“克劳迪娅?这是怎么回事?你对鵺做了什么?”

“不过是激起了她的憎恨而已。”

“憎恨?”

“这些对你来说都不重要了,那么,动手吧鵺,亲手结束你心爱的人的性命吧。”

但是这边鵺并没有动手。

“动手啊,鵺。”

“不,她不是。”

“你?”

突然鵺一拳打了过来,打在了克劳迪娅的胸口。

“怎么可能...”

“鵺!你没事吧。”

“不知道这该死的用了什么,我的头好痛。”

“咳咳,真疼。”克劳迪娅从地上爬起来。

“这家伙的意志力还真是强啊。”

“这就是你的把戏吗?游戏结束了。”鵺抓住了克劳迪娅的脖子准备杀掉她。

“不要,鵺,冷静一下。”初夏在一旁喊到。

“住手!” 突然另一边传来了声音。

“雪音?你怎么在这里?”初夏问到。

“你们不能杀掉她!”

“这可由不得你。”

“你来这里干什么?”克劳迪娅看着雪音问到。

“为了灯里,哦不,露米娜,你们也不能杀掉她。”

“露米娜?”鵺听完之后放开了克劳迪娅。

“我有事情要问她。”说完雪音走到了克劳迪娅的面前。

“露米娜她,到底是谁?”雪音问到。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都是因为我,所以才让她忘了自己是谁...”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是在十一年前的事情了...”


最近因为要打比赛所以一直在打游戏没怎么写小说,给大家赔罪了,这两天争取多肝一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