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Time travel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9-03-07 23:07
点击:1231
章节字数:57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晨?

莓睁开朦胧惺忪的睡眼,窗帘的缝隙里,玻璃反射的明耀光辉渐渐染明了视野。

嗯,早晨。

身边传来慵懒的哈欠声,莓转过头,睡在沙发上的樱发少女对着她露出一个明晃晃的笑。

「早安。」,莓微笑道。

「早。」

简单地应下,零二揉着眼睛钻出丝绵被,伸着懒腰,蜷缩了一夜的身躯的骨节舒展发出脆响。

「睡得怎么样?」

「明知故问。」

莓也跟着下了床,两位身着洁白睡衣的少女结伴而行离开了宿舍,一前一后去往庭院,一路上聊着有关睡眠的无营养话题。

「……我做了个梦,猜猜谁在里面?」

「不猜。」

「诶……无聊。」

「是啊,和你那个梦一样呢。」

「明明根本不知道?」

「反正也都是胡编乱造。」

「诶……过分——」

现在只有庭院里的水管能出水供给洗漱。

「呐,什么时候说话算话啊?」,零二乱糟糟的头发翘起一撮,随着少女刷牙时口齿不清的话而微微抖动。

微风习习,晨雾还未彻底散去,略显潮湿的清新味道钻进肺里,扩散在全身。

「明天。」,掬一捧水润湿着面孔,莓不容置疑道。

清醒一点了。

「又是明天……」,樱发少女微微苦脸,但眼底掠食者的光芒一刻未散,「真讨厌呐……」

「不对吧,你不是很喜欢那沙发的吗。」

——从休息室搬到保健室,又从保健室搬到二楼宿舍。当然莓不会这么说。

「不是啊,你的Darling我,当然是更喜欢你喽。」

——若无其事的煽风点火,才不会上你的当。

莓鼓起脸颊。

「白……白痴。」

朝阳和煦却也耀眼,温柔的透过树木间的缝隙,错过槲寄生的墙角洒在少女们的身上,轻盈,虚幻,带着属于春日的味道。

庭院里的樱树已经长出的花苞,想必会在春之潮的盛期绽放吧。

嗯,今天也是个好天气。


朝食是莓一手制作的糕点,天知道她从哪里找到的烤箱。

「蜂蜜昨天吃光了,而且这是最后一点奶油了。」

戚风蛋糕,小小的裱花是好似樱花的淡粉;派,没有草莓酱的派。但既然要考虑零二的口味,毫无疑问都是高糖。

「又没有荤吗?」

「真是的,昨天中午不就说是最后一顿了吗?」

自从两人发现被困在这里之后,物资一直都处于紧缺的状态。

「啊——」,樱发少女趴在桌子上,「——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力量了……」

她的棒棒糖在昨天也吃完了。

莓用叉子分解着自己份的蛋糕,然后斜瞄对面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零二。

……

……

「呐,难道你连安慰都懒得安慰么?」

「才不要。」

「为什么?」,零二看上去意外地还蛮有精神,她微笑着凑过来,「我是你的Darling,不是吗?」

莓看着她,咀嚼的动作暂停。

「就算这样也什么都不说吗?」

「……不说。」,莓垂下视线,捣着自己的派,好像和它有仇一样。

零二歪头看看莓,然后又若有所思地看看盘子里的高糖食物。

——不就是一堆碳水化合物吗?

……

——是自己太松懈了。

收回上半身,零二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好好地与早餐决斗。

在这种时候调戏莓绝对会得到非常珍贵的表情,事实上接近一个星期的共同生活里到处都是证明的例子。

比如说,莓在早上洗涤衣物的时候会连零二的一起洗。如果在她洗内衣的时候进行某些下限较低的调侃,经常可以得到一张涨红的脸,羞愤的表情,训斥,偶尔伴随飞溅的水花和在空中飞扬的衣物。

直到前天零二得到了一个「以后你的衣服自己洗!!」的怒斥,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于是这樱发少女意识到自己应该开始学一学读气氛。

可似乎是因为今天早上莓再一次包揽了两人衣物的洗涤工作,零二又有些飘了。

——这样可不行。樱发少女一边咀嚼着嘴里的碳水化合物,一边对自己说。

「……啊,这个还蛮好吃的!」

「好的我知道了。」,莓开始收拾自己的餐具。

「是真的!真的!」

「……」

「……」

莓保持着离开椅子时背对零二的姿势,然后转头看着她问:「……那,Darling,什么是假的?」

——这是……在给机会的表情。

蓝短发少女的双眼微光流转,虽丝毫不显阴暗,但总让零二觉得这是一个送命题。

「……让我自己洗衣服?」

……

——啊,走掉了。

「……可是,真的很好吃啊!」,零二举着叉子,对着莓向食堂外的背影眨眼,有些呆然。

若不是莓讨厌,她根本不会学用叉子吃东西。今天也是抱着好好让莓看看她将近一个星期的练习成果来着……可面对蛋糕和派是不太有表现欲啊……

但一句被认定为谎言的复读并不能让莓回来,于是零二决定先好好对待莓将理论烂熟于心后加入了百分百专注的手艺。

「……是真的很好吃啊。」



莓收拾着花圃,余光不时瞄过坐在一旁的花坛边沿晃动双腿的樱发少女。

「有犄角的话,晚上睡觉会很不方便不是吗,翻个身就容易戳到枕头磕到床之类的。」,算是某种讨好,零二在莓收拾心的温室的期间一直在絮絮叨叨,「所以说,沙发这样比较限制睡眠区域的地方反而会好一点。」

其实莓也不是生气。

但毕竟偶尔的捉弄也是青春期嘛。

「呼……」,莓擦了擦额头,稍稍喘了口气。她身上所有叫龙的特征已经全部消失了,但作为曾经也头上长了角的人,她不是不能理解。

「连帮忙也不会的家伙……」,她轻声抱怨。

「可是嫌我碍手碍脚的不也是你吗?」,樱发少女托腮看着莓。

心的温室不大,但这里的花草种类繁多,若是处在某些好的时节,必然是绚烂的一方花之世界。这几天,温室外面的水槽盛开着或蓝或紫的风信子和白玉般的水仙,温室里则是玫瑰之类蔷薇科的艳丽花朵。

但最多的还是些喜阴喜湿的常绿植物。

「……笨蛋。」

——难道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玫瑰花圃的修剪告一段落,莓握着剪刀『咔嚓咔嚓』地发泄了几下情绪,开始对付起早早就费尽力气拿下来的绿萝盆栽。若不是她故意要演一出闹别扭的戏码,或者从一开始也不至于那么费劲。

「就算你数落的再多……」

零二仔细地看着莓小心翼翼呵护手里的盆栽,眨了眨眼,道:「有些话不说出来,我是不会知道的哦。」

「有些话根本就用不着说。」,莓斜瞄了一眼零二,毫不示弱。

「……就这样还敢说是我的Darling呢。」,她犹豫了一下,又说,「连最基本的——」

措不及防,手中刚刚完成了剪枝的绿萝便被轻轻夺走。

「正因如此,开口也应该会容易一些啊。」,樱发少女轻轻踮起双脚,将带勾的盆栽挂在温室内边沿的高处。修长的身躯宛若旧世纪的猫科动物一般柔软地弯曲伸展,高挑而柔和的曲线是这边娇小体型的莓完全无法比拟的。

「……」

居高临下的视线,却带着些邀功的神色。

——但是道谢这一点请允许我拒绝。

莓的双眼中,难得一见的狡黠微光流转而过。娇小的身躯从零二与玫瑰花圃之间的空隙钻过,她揪着垂在脸颊边的发丝,半是捉弄地说道:「但有些东西,也只有硬来才知道行不行啊。」

微微笑着,莓面向零二,后退几步顶开温室入口,微微欠身后轻盈地转身离开。

一句留白了的柔声细语透过门缝流进了樱发少女的耳朵。

「比如说……呐。」



午间。

拨开挡身的枝叶,零二轻车熟路地穿行在密林间的小径。莓跟随在她的身后,对周围的景色并不十分熟悉。

「应该就在这前边吧。」

零二的鼻翼翕动,在空气中明确地嗅探到了水的腥湿。

自从13都市的鸟笼被从都市中剥离出来之后,由中央塔楼的控制室控制的天气系统便彻底瘫痪,穹顶上的造雨设备也失去了效用。

所以这水汽只来自这趟捕猎行动的目标地点。

「水的气味啊。」

「……莓你,下过水吗?」

蓝短发少女「嗯」了一声:「……姑且游泳算是必备技能。」

「哦——这样啊。」

钻出繁茂的灌木,一片在午间的日光下显得深沉静谧的水域乍现。

「这附近……」,莓四下打量着,然后定睛看向某一棵湖边的树木。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然后又自觉多心一般移开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鬓发。

湖,总是不好的记忆。

但这一次,莓总觉得会有些什么好事发生。

「——发什么呆呢,过来帮忙啊!」

零二在莓发呆的时候已经将水桶盛了湖水和鞋子扔在一边,卷起裤脚和袖口跳进了浅水,开始摸索着午饭的荤腥。

「Darling,你这样要摸到什么时候啊!」,莓好笑地看着樱发少女一边伸出爪子做出攻击姿态,一边在湖中透过水层四下窥视的模样,「你不是很会游泳的吗?」

「——那你就好好看着吧!」

零二甩过来一个白眼,然后,就在莓逐渐惊愕的神色下脱去了外衣,一个猛子扎进了深水区域。

「你——」

「零二!那样衣服很难洗的啊!」

——前言撤回,麻烦总是如影随形。

湖面上开出几朵水之青莲,激起重重波纹。莓卷起裤脚,甩掉鞋子迈入稍显冰凉的浅水区,一边用手遮着阳光一边眯起眼睛看向逐渐趋于平静的湖面。

「——笨蛋。」

话音未落,一抔春初特有的清冽的水花突然炸起,泼在了蓝短发少女的头上。

「……」

宛若水中诞生的精灵一般,那于面前闪闪发光的湿漉漉的少女猛地凑到莓的面前,不顾那一双浅绿眼眸的怒视,拽起对方一只纤细柔软的手臂,然后向后仰躺而去。

「呜哇!」

「砰」的摔砸在水面,沁凉入髓的湖水瞬间透湿了衣裳,包裹着莓的全身。

她本能地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的双肩却被一双有力的双手紧紧按住,似是并不想让自己逃跑。

——这家伙又想干嘛?

并不恐惧,莓轻轻睁开紧紧闭起的双眼,摆动四肢扰动水流以保持平稳。

难以忍受的刺骨感只持续了几秒,她静静浮于水面之下,眼前蔓延开的樱色帷幔轻轻游动,作怪的精灵从帷幔之后探出头来。

破碎的阳光洒在在精灵那美好绮丽的面庞,和破碎成无数丝线的樱色帷幔上,宛若画中的世界,梦幻,真实,冰冷,温暖,模糊而绚烂。

赤红的犄角反射着耀眼的辉光,零二的嘴角微微弯起,手指点在莓的双唇,然后缓缓再次凑上前来。

额头轻抵,熟悉的温度瞬间破开了莓身周的寒冷,包裹着于水下相拥的两人。

那一瞬间,莓总觉得零二的某种思念透过相触的肌肤传递而来。

——前言再次撤回,湖边,也是会发生好事的地方。

……

「噗哈——」,莓猛地钻出水面,大口呼吸着空气。

零二也跟着钻了出来,与蓝短发少女相反,模样倒是十分的轻松。

「真是的……还以为要死了。」

莓抱怨着,稍显狼狈地爬上了湖岸,一边淅沥沥地滴着水,一边喘息着:「……回去得换一身衣服才行。」

天气还是有点冷的。

不经意地一瞥,莓发觉了零二的不对劲,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强忍笑的心不在焉。

「……」

「你在笑什么?」

樱发少女终于忍不住捂嘴轻笑:「——谁让你那么胆小,kiss这种小事有什么好怕的啊。」

「零二你这白痴!」,莓突然来了精神,跳起来指着零二大声斥责,「哪有你这样拽着我不放的……还,还kiss这点小事——不知羞耻!」

或者是因为冷,莓的脸颊红得像是要滴血。

「哎呀,明明上次就会主动凑过来的?」

「……」

「不管你了。」

蓝短发少女的视线冷冽起来,连熟悉了水温的樱发少女也浑身一凉。

「对不起对不起——莓,莓!」

「诶……怎么又走掉了。」

今天应该是没有午饭吃了。



傍晚。

夕阳将槲寄生的庭院染上了一层模糊的橙黄,是十分让人放松的慵懒色彩。

晚饭是零二烤制的鱼。说是为了替中午的事情道歉,这樱发少女在一下午里转战了好几个地点,兜回了十几条大小正好的猎物。

不只是捕猎,零二连生火和料理也都一手包办,大约是基于某种令人羡艳的天赋,一切都惊人的顺利。

莓只要坐享其成就好。

跃动的篝火映照着樱发少女,她紧盯着莓缓缓将外焦里嫩的烤鱼送进口中的动作。

轻轻一口咬下,蓝短发少女终于无法再忽视那宛若要将她层层剥开一般的视线。

「……怎么样?」

「……」,鱼脂在口中融化开,咸淡正好。虽然腥气依旧稍重,但以目前拥有的材料所能达到的水准,莓不觉得能做得更好。

「普通的……好吃。」

听到这般言语,零二露出了自满的表情。映上篝火,又是一个明晃晃的笑脸,或者带来的热度更胜于火焰本身。低头一口口地进食,莓不时能察觉到偷瞄过来的视线。

——真是的,这家伙还想干嘛啊……

「……挺好次的。」,莓又补充了一句。

「嗯,我知道,毕竟我又不像莓那样对自己没信心。」

——呜哇,这家伙真让人火大。

但食物是无罪的,于是莓低着头吃饭什么也没说。

……

……

天色渐暗,火光已然接替夕阳照亮整个庭院。

好似,永远也不会有真正的夜降临。

安稳。

平静。

好像,每一个明天都可以被描摹,而后成真一般。

——好喜欢呐。

看着摇曳的火光,好似被深深地吸引而走一般,蓝短发少女接下来的话语却与脑海中的感受截然相反。

她发出轻轻的叹息:「并不是讨厌怎么样……但是,13部队的大家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就我们两个人过着这样的生活,真的好吗……」

「这样的生活……是什么样的?」,零二从来都是一针见血。

话语就在嘴边,莓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那是,一个kiss可以形容的吗?」,零二轻声询问着。不知何时,她已经坐到了莓的身边,两人之间只有不到一尺的间隔,但毫无疑问已是体温可以隐约传达到的距离。

那是一个用不着回答和猜心的问题,莓告诉自己。

——她总是这样,慢慢地侵蚀自己的空间,连心脏血液也一并染成了她的颜色。

莓轻轻歪过头去,很顺利地就靠在了樱发少女的肩膀边,换来了一个轻轻的摇晃。

「别动啊,笨蛋。」


夜。

没有为什么,只是今天,总觉得是个可以守着篝火休憩的好日子。

零二从宿舍扯出了原属于未来的被子,裹着自己和莓。两人就这么靠坐在早早铺下的垫布上,看着篝火,一言不发地一同度过着好似永远也流不完的时间。

最先开口的是莓。

「Darling。」

「嗯?莓?」

「……没什么哦,只是想叫叫看而已。」

「能很自然地说出来了呢。」

「嗯,连我自己也惊讶。」

零二轻轻梳着发丝晃了晃身子,让莓能更舒服地靠着她。

「第一次见到零二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你的手臂也可以这样靠着。」

「在『花园』的时候也是?」

莓轻轻歪头,与樱发少女四目相对。火光跳跃在祖母绿的眼瞳中,映照出的温柔让她总觉得自己或者什么时候溺死在里面也不奇怪。

一笑置之,零二蹭了蹭莓的头发。

「……但是,那个时候广也在啊。」

「现在呢?广也在这里会好一些吗?」

「是呢……那样就知道他是不是安全了,不只是他,未来,郁乃,心,纯位数,太,满……五郎也是。」

莓顺遂心思地回答着,柔声细语里带着一丝丝的担忧。不过,她的话并没有就此结束,接下来的语句慢慢在脑海成形,接着流淌出翕动的双唇:

「不过呢,如果他们都安全的话,还是就我和Darling两个人好了。」

闻此,零二嘴角微微上扬出好看的角度。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

……

零二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也是不知不觉间,莓成了支撑的那一方。

但就这样感受着她的重量也很好。毕竟她好好地理解了自己在温室里留下的话,这是奖励。

……其实,一起睡这种事,很容易就能实现不是吗?

轻轻闭上双眼,模糊的场景闪烁而过。

花朵,绿意,湖畔。

并排的身影,樱发的少女和她,呼吸和步伐。

春,夏,四季。

每一天。

下一次苏醒的话,如果是日出的景象就好了。

……

轻轻睁开双眼,莓抬起头。夜幕下,槲寄生的穹顶之上,蓝白色的飞鸟沐浴在新月的柔和光芒之中。那是叫龙的姿态,莹蓝色的光辉从金属外表的缝隙中透出。

——没关系,还有很久。

在那之前……不知道明天衣服能不能晾干呢。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get到其中的各种点呢。
如果说17章是笨拙的彼此靠近相互了解,这章就是热恋期的情侣吧,以此类推,下一章的话大概糖分会更高一点。
咕了几天,后面会咕更久,因为个人在三月中旬有场比较重要的考试,要复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Simon猫
Simon猫 在 2019/02/25 23:13 发表

反复看了18,19章,太甜了呜呜呜呜

Simon猫
Simon猫 在 2019/02/25 12:51 发表

莓维持人类形态看来是有一段时间限制,总感觉BE预定了()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9/02/23 16:01 发表

甜到滑倒的一話www
真的是熱戀中阿這兩個人
02雖然很玩世不恭,可是被莓賭氣就會開始像小狗一樣搖尾巴真是太好笑了XD
各種想要討好莓啊,02~
莓表面上是傲驕,其實根本是欲擒故縱大師吧
為什麼我感覺她無視無刻都在勾引02對自己動手啊XD(然後就被拉下水了!)

感覺經過了一個禮拜的蜜月(?)生活,兩人都已經有些抓到對方的點,卻都想再抓住更多一點wwww

回到湖邊的場景安排地真好啊
上一次兩人同時落在湖內,是血液相親卻也是生離死別
這一次則在湖內放置閃光爆裂彈啊
所以水下兩人有沒有吻上呢?我想這也不是那麼重要了。眼內只彼此人的兩人,世間最幸福的畫面也莫過於此了吧。

有時候都會想,坦若世界可以靜止於此刻,該有多好
神無月巫女內,在千歌音與姬子訣別之前,也曾有過一段只屬於兩人、宛如鏡花水月一般的日常時光。我想彼時彼刻恰如此時此刻,畫面無限美好,日復一日,好像永遠也不會結束一樣。
可是穿插在兩人蜜月旅行之中的郁乃視角,還有本章最後出現的翠雀。怎麼說呢?雖然很想看看叫龍公主與VIRM後面的明爭暗鬥發展,但是卻又希望這些東西從來都不存在,太矛盾啦><。如果02與莓從一開始就只是被孤立在荒島上的兩人,或許她們就可以一路從頭幸福到尾了吧.....當然沒有各方勢力的鬥爭,02與莓大概也不會相遇與邂逅,也不會有這段經歷生離死別後淬鍊出來的愛情,這點我還是知道的。但是我實在是很擔心她們的未來,此時此刻這樣的美好又忍不住令人駐足......

唉唉或許我天生就是沒有辦法安心吃糖的人吧QAQ
(莓&02:你這人好煩啊!平常吵著要糖,發糖了又在那邊叫,吵死了!拿你去餵翠雀算了!)
(翠雀:千萬不要。我不想拉肚子)

感謝樓主賜糧。樓主考試加油,02與莓也加油啊~~~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