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世界将生长出诗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9-02-22 22:23
点击:1273
章节字数:48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近海。

临时收容设施,『鸟巢』。

运输机还在不断破开浓密阴沉的积雨云一架接一架降下,推进器迸现的蓝色光芒宛若在雨夜之中的流星。白色的大型水上建筑物『鸟巢』矗立于浅海区的风雨之中,环绕建筑物的停机坪在黑暗中闪烁着警示色的流光,是为陆续降落的运输机提供的信标。

运送13部队和97部队幸存者的运输机在风中一阵摇晃,险些偏离降落轨道。

像是要将人逼疯的引擎轰鸣。

机舱内,郁乃的胃里一阵翻腾,风雨交加中的飞行十分动荡,原本数个小时的长距离航行就让她极为疲惫,突入云层之下后的极端天气像是给她添了一根导火索,若是再遭遇一阵强气流,她或者真的会吐出来。

「没事吧?」,一旁的未来已经拿着清洁袋吐了一会儿了,此刻好受一点才有空来关心一下脸色铁青的郁乃。

「你没空关心别人吧……」,同样拿着清洁袋的纯位数手有点抖,但还是吐槽道。

郁乃别开头掐着鼻子深呼吸一口,总觉得自己浑身冰凉:「还好……能别说话么……气味有点冲。」

是相当冲。

就驾驶员的素质来论,本不应该这样的——前提是去掉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和腐烂气味。

97部队的某个雌式驾驶员此刻正躺在机舱的过道中央,失去部分身体组织的折磨让还在昏迷的她不停呻吟。她的防护服已是衣不遮体的程度,因而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单,不断失血染红了腹部位置的布料现在也已是一片暗红。

若只是单纯因为爆炸崩开的碎片削掉了部分身体倒还好,可她的伤是人类武器所造成的。装填了大量腐蚀性化学剂的空爆弹在大量杀伤Conrad级叫龙的同时,不及弹丸大小的雾状化学剂透过FRANXX被炸开的洞口渗进了驾驶舱,雄式当场死亡,而运气稍好的这一位也被烧掉了半条肠子,附带周围的身体组织。

讽刺的是,也是因为FRANXX内部配备的多巴胺强心针,她才撑到了救援到来。

97部队就剩她一个了。

「她能活下来么。」,郁乃身边的心轻叹一声,她也在看那人呻吟的模样。

这灰发的天使系少女虽总是一副温柔弱气又恬静的模样,偏偏到这种时候却是可怕的沉着,整个机舱里她是唯一一个看上去没有任何明显不适的孩子。刚才的话也是,没有任何的疑问语气。

「肯定可以的,大人们一定能救活她的。」,太说。

「都这时候了还在说这种话吗?」,广的脸色也不好看,但郁乃知道这多半不是因为天气,「……比起治疗一个可能废掉的驾驶员,花园里还有好多孩子可供选择。」

太被呛了一口。纯位数似乎是想要开口来着,但他此刻正对着清洁袋呕吐,忙不过来。

「别忘了……之前的医疗运输机根本没打算接收她,按优先级来分的话……她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

——活到现在也是奇迹了。

广口中的医疗机在残存都市撤离战区时曾来回周旋于各个都市的停机坪,这些机坪在当时就是临时的救助站。部分都市内部虽医疗设备齐全,但遭受损毁而陷入功能障碍的都市也不在少数,97都市就是其中之一。


吊兰被97都市所属的救援机拽到停机坪时,正是日沉的最末尾。

机坪里停满了运输机,搭起的临时医疗帐篷向外溢出浓浓的消毒水气味,大人们还是有条不紊工作着,照明并不多,也几乎都是惨白的颜色,照得不少幸存者面如死灰。

安静又嘈杂。

眼镜丢了,郁乃花了好一会儿才开始适应这每一步都光暗交替的环境。

粗略的全身检查,按照伤势严重程度进行分类,无碍的便是硬性的营养和能量摄取。

郁乃察觉到医疗帐篷外堆着尸体的时候,还算可口的军用粮食正吃到一半。大抵是正好处于背光的位置,摘下了眼镜的郁乃并没有察觉到面前有什么异样,她只是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安静吃饭而已。

直到她没有办法忽视浓郁的腥臭,察觉到脚底黏糊糊的东西。

是血,快要凝固了的血。

顺着暗红的涓涓细流望过去,她就看到了堆在一起的许多尸体。

也难怪这里压根没有人过来,没有人能够在面对这样的尸体堆还能够处之自然的。

尸体中,孩子们居多,其次是负责都市护卫的大人们。露出颅骨的头颅像是盛开红色的花,中间是亮滑的白色花蕊,断肢,破碎的脏器,焦糊的躯干上肌肉紧缩成一团,以及还在不断从裤脚滴下的散发着恶臭的排泄物,然后是血,遍地的血,满身的血。

面目全非的尸块好似在不断地融化,蠕动着不知是谁的骨节碎裂的肢体,嘴里喷吐着恶臭的体液,对她招手:

「……加入我们吧。」

郁乃将肚子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下意识跑开的时候,她看到两个大人抬着某个孩子的尸体出了帐篷向这边走来。

没有面目的孩子对郁乃挥手:

「……都死了,都死了。」

「……和我一起,好么。」


和13部队其余成员乘坐运输机起飞的时候,郁乃终于看到了97都市的全貌。

广播里是冷漠又做作到令人作呕的声音。

「诸位令人敬佩的驾驶员们,大裂缝战役取得了显著的成果,贤人给予了你们高度的赞赏……」

中心塔楼向上的部分被整个掀掉,半圆形的移动都市像是被敲破了壳的鸡蛋,原本藏匿于壳内的都市内景彻底暴露在日暮的红霞之中,类似静脉血的暗红和钢铁与混凝土的漆黑将昏黄光明不再的都市紧紧捆缚。

「……尽管也有令人悲痛的牺牲,但这也是为了人类这一整体的,无穷可能性的未来……」

都市内部不少区域已成了废墟。

「……与叫龙的战斗是我们人类的胜利,请不要怀疑这一点……」

机舱过道上躺着的少女是97部队的唯一生还者,盖着床单的腹部还在向外渗血。

「……叫龙已经受到了重创,而拥有着坚韧生命力的我们必将重整旗鼓……」

身后都市的停机坪上,数十架运输机正准备起飞,脱离的准备已是收尾阶段。

「……正如此刻向着夕阳飞翔的我们。终有一天,重返战场——」

所有的运输机起飞之后,甩于身后的97都市渐渐停止了前进,在一片漆黑的夜幕之下,荒原之上,爆发出晃眼的光亮。

不只是她,第30都市,第6都市,第111都市……更多的明亮的剧烈爆炸如无数即将东升的旭日,此起彼伏,接连成线。

「——并将取得最后胜利的——」

摧毁,燃烧,于黑暗中粉碎,发出嘶吼。

好似星辰——乃至初升的日月。

「必然是我们人类!」

机舱中间的少女痛苦的呻吟着。

「——追逐着光芒的我们!」


运输机终于平稳地停靠在了『鸟巢』的停机坪上。

那少女终究还是在降落之前死了。

死相一点也不好看。




寂静黑黢的地下通道尽头是构成相当简陋的『大厅』,晦暗的莹蓝冷色微光于宽阔的大厅尽头的高台上方投射而下,背后伸出数条黑色尾状物的女性托着腮以女王般的姿态静坐于王座之上。

——真是不堪入鼻的气味。

她慵懒地睁开双眼,以冷冽的视线看向散发着令人作呕气息的不速之客。

身后的两头巨蛇发出威胁似的轻嘶,但在人类的耳中听来却是极其低沉的吼叫,连周围的石壁也为之震颤。

面对叫龙公主的几名人类站在昏暗的光域之中,都保持着相当程度的警戒心,此刻这高高在上的娇小女性虽看似懒散,却是宛若盯着猎物般浑身紧绷的状态。这几个来的家伙都得死,但她不急于一时。

——后面的几个家伙拿着的是人类的武器?真是玩具一样的可笑玩意。

「初次见面,叫龙的公主。」

瘦高的贤人向她随便行了个礼。

见叫龙的公主维持着沉默,他再次开口道:「虽然突然到访可能会造成您的困扰,但您应该也对我们的来临早有预见。」

他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陷在阴影里的娇小身躯,后者依旧没有搭理他。

短暂的沉默后,瘦高贤人的语气明显带上了几分不屑:

「我们人类与叫龙的战斗持续了将近百年,不过这漫长的战斗历史也将迎来完结,我们人类还有着可以决定这颗星球命运的武器,而你——我尊敬的叫龙公主,已经山穷水尽了吧!还是干脆点放弃抵抗,臣服于代表伟大意志——」

叫龙公主张嘴露出利齿,发出几乎将空气扭曲的龙吟,在场的几人皆捂着耳朵发出痛苦的声音。

「难道……话语直接灌入大脑……」

「——无礼之徒!」,叫龙公主从王座起身,身后的双头巨蛇发出威胁意味的嘶嘶声,在这石窟之中便是几乎震碎岩壁的可怕震颤,「连自己身为何物都毫无意识,也敢对妾身如此放肆!!」

「是想,与我们同归于尽吗?!」

「——不不不,我们说到底也只是来劝降,并没有——」

矮小的贤人向后退开,似乎已对自己的死亡有了预见。

「真是愚蠢!愚蠢至极!」

「——你说你们人类——是啊,那七人之中,所谓的『人类』也确实只有你们了!」

巨蛇的身躯高高耸起,俨然一副进攻的姿态。

「……什么,那怎么可能!」,瘦高的贤人在叫龙公主直达脑海深处的声音里察觉到了所谓的『真相』,尽管惊愕的叫喊中带着半信半疑,但在他怀疑的这一刻起,一切都只会向着既定的轨道发展。

——一切都是。

叫龙公主的面目于黑暗中缓缓浮现,散发着莹蓝色亮光的双眼摄魂夺魄一般,瑰丽而可怖。双唇自然地微微闭合,声音却穿透着在场几人的每一根神经。

「这不是谈判劝降!这是那五人,唯一能被我们——这座星球的意志称之为敌人的存在,为你们『人类』所布下的死局!」

——这是,借刀杀人。

话音一落,巨蛇张开血盆大口,宛若离弦之箭裹挟着强劲的狂风激射而出,瞬间将白衣的两人撕碎成了血液喷溅的尸块。

其余负责护卫的人类见此想要逃窜,嘴角还沾着血的双头巨蛇发出低吼,在叫龙公主的示意下再次锁定了猎物。

惨叫回荡在黑黢而蜿蜒的石窟里。

叫龙的公主轻身脱离了黑暗的包覆,身后的『尾』支撑代步,稳稳将她送至瘦高贤人内脏淌出的上半部分尸体边。其中一条『尾』的尖端挑开对方的面具,露出的是一张稍显苍老的,人类的脸孔。

叫龙公主眯起双眼。

「……剩下的,都是伪装成人类的家伙们了么。」

——没关系,她已经等了这么久,不急于一时。



年迈的半身机械的怪人拄着拐杖,站在『大波斯菊』中央的圆形巨大会议室里,以微微上扬的视线,在距离贤人们最远的门口附近,只转动眼珠,缓缓打量着这几个白衣的家伙。原本七人之众,现在却有两个位置空了出来。

「维尔纳,你还真是搞了个危险的东西出来啊。」,首席的贤人将翠雀攻击轨道武器的摄像投射到FRANXX博士的面前,语气一贯地没有起伏,「没什么要说的吗?」

博士微微低吟,冰冷的视线却并没有看向那神似叫龙的怪物,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想让我说什么?」

「『秩序外个体』的事情,我们早就警告过你,当时你所说的话,不会是忘记了吧。」,某一位贤人开口道。

这苍老的机械怪人发出闷哼,不屑地扬手道:「9’ω的相关报告你们不是早就看过了……她不是威胁。」

「ω……最后一个吗?」,首席自言自语一般低声道,最后又朝向FRANXX博士,「那按你报告上的说法,她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吧。」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个月,不,三个星期……看样子之前的报告确实有修改的必要。」,这苍老怪人自顾自地念叨着,「Code:015差不多已经是彻彻底底的人类了。」

「人类……很脆弱。」

待他说完这几句,贤人们共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在博士的眼中看来,这十分像是他们内部在进行着什么精神级别的无声交流。他虽然替APE研制出了几乎能使人类个体永生的技术,但至少,这五个家伙绝对是没有借助过他的技术以实现长生的。

还有,就是他自己了。

「……维尔纳,你研究出了使人类个体永生的方法,自己却是唯一一个依靠融合机械延长生命的人类,你……在等什么?」,像是读到了他的想法一样,某一位贤人询问道。

「我只是不喜欢缩在无菌环境里依靠机器刺激大脑来获得感情罢了,」,苍老怪人再次不屑地摆手,「要问的就是这些吗。」

没有等待回复的想法,FRANXX博士转身便消失在仅为他留出缝隙的入口之外。

——好似也早知道贤人想要说什么一般。

「……看样子并没有和叫龙公主再次会面的意思呢。」,某一位贤人看着已然闭合的会议厅入口,轻声道。

「劝降叫龙公主的两位也没能回来呢……该说不愧是这星球本身的意志吗,看来我们在某些方面目的也是一致的。」

「嗯。」,首席低声说,「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但『秩序外个体』也已经失去了自由,可替换的钥匙也被我们掌握在手中,灵舡也顺利竣工,这之后……」

屏幕上的影像在维尔纳离开之后,便调换成了13都市残骸的图像。那是被巨手剥离出的,好似树木一般的残留部分——中心高塔的树干,以及树冠的鸟笼。树木被巨手分解而成的尖利茂密的荆棘丛所包围着,荆棘丛里是蠕动着的虬结的黑色根枝,或者说,游蛇模样的叫龙群。

就现在而言,那里是被叫龙公主刻意划出的囚笼世界,只属于两位少女的乐园。

——从那里……她能窥视出什么呢?

「不论是维尔纳,叫龙的公主,还是我们,都很擅长啊……等待。」,首席最后自言自语说。

『树木』的上方,蓝白色的剪影一闪而过。


嗯,改编蛮大的,总而言之就是大裂缝两败俱伤,然后所谓的世界树出自叫龙公主之手,然后这将是叫龙公主的观察实验,而非博士的(比较好理解吧
然后那俩炮灰是七贤人里唯二的人类,剩下的……不是人(没错
还有我比较喜欢黑暗风(疯狂暗示
剧情有问题一定要提啊,不然自己写出bug来都不知道也太那个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9/02/15 19:42 发表
长评

劇情推進異常多的一話啊
戰後的慘況還是讓人覺得難過
原本其實還以為那個97部隊的女孩有機會活下來
終究是安排來顯示戰爭的殘酷與愚蠢的龍套啊QAQ
配合VIRM又中二又白目的廣播喊話真的無限諷刺

賢人中的人類被減到只剩下兩人,剩下五人都是VIRM?
老實說還真猜不到這樣做有什麼特定的用意,畢竟VIRM的內鬼數量有多少,在原作感覺影響是不大的
但是假如說作者真的有什麼安排的話──莫非是讓五個內鬼對應到在諸神黃昏中殞落的北歐諸神─索爾、弗雷、提爾、奧丁、海姆達爾?
又或者是,五個內鬼並非一體同心,而是有陣營分裂的潛在可能?VIRM在本作中似乎會被賦予全新意義,難道說會出現內戰的情況、甚至APE內有除了VIRM以外的非人類存在?主要是因為作者反覆提到那五個「不是人」卻並非提到「都是VIRM」才會出此腦洞;不是人的東西太多啦~~~~
難猜啊,這伏筆

博士跟APE的對話一樣難猜,兩方意外的都對彼此的底牌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APE的自言自語也很玄啊。「可替換的鑰匙」是指什麼呢?原本應該是指02的,可是02現在正跟莓在一起啊?
雖然這大概真的99%只是我的腦洞,但是除卻02之外的人選,我腦海中閃過了三人,一個是廣,一個是下落不明的直美,還有一個則是9S的隊長。
另一個則是被作者強調過第二次的「莓已被鎖鏈所困」;17章初看以為是在說叫龍公主,18章跟博士的對話裡才確認了這說的是莓。從博士的話來推斷,這個鎖鏈是指博士所提到的莓的時限?
博士提到了莓的時限令人擔憂啊,不過02肯定會幫莓解決的吧!
靈缸在本作的意義也令人期待又提心吊膽。

莓與02原來是處在叫龍公主的監控之下啊!大家都去了鳥巢,只有02與莓留在大手手拍出來的世界樹頂端。
按照原作的心滿劇情,接下來就是要穿婚紗結婚了吧!是吧是吧是吧!(切換到興奮狀態)
果然叫龍公主是百合女子啊!監禁play,看02跟莓恩愛什麼的......妳很懂嘛公主醬(大誤)(被大手手拍碎)
所以說叫龍公主的目的是什麼呢?如果說她想要抗擊VIRM,那又為什麼要玩02與莓的監禁play呢?
最後的藍白色剪影......翠雀回來了?
期待日後的劇中解謎~~

作者加油!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