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La Vie En Sakura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19-03-27 00:02
点击:1251
章节字数:53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庭院里的樱花盛开在莓不经意瞥去的视线里,一树的绚烂青春正是最美丽的时刻,在清晨微凉的空气里燃烧着与零二发色相同的火焰,这柔和而绚丽的氤氲宛若永远不会迎来凋谢败落一般,向外扩散开梦幻般的清香,浸润着鸟笼里的世界。

——不,是那少女,她的Darling站在树下。

于微风之中。

微笑着,盛放着。

正好点燃了一树繁花。

……

但眨眨眼,那棵樱树却还是抽芽不久的青涩模样,花苞蔓延在枝头,好似什么时候——或者只是一个转瞬的功夫——盛开都不奇怪。

也许……就差几日吧。莓一边在镜子前梳着头发,一边出神地望着幻境中的粉色氤氲。

——距离两人被困在这里,已经将近两个星期了。

今天的早晨依旧晴朗。翠雀在13都市残骸的上方徘徊,宛若守护这一方天地的天之使者一般,在传达着莓时间流逝的同时,也在樱发少女的双眼里隐藏起自己的羽翼。

只有在零二沉睡之后,这蓝白色的飞鸟才会从天际降下,于穹顶之上休憩。

「……上好。」

——好像听见了零二的声音……

「——我说早上好,莓。」

……

只是稍稍走神罢了,莓转过身便看到了在床上伸着懒腰的零二:「醒啦。」

柔软的腰身弯曲成好看的弧度,樱发少女轻轻打了个哈欠。而后,祖母绿的眼瞳扫过来,在莓的脸上驻留了好一会儿,才苏醒的眼神并不显锐利,可也确实是在刺探着莓飘远的思绪到底去了哪。

尽管那飘远的思绪也是停留在遥远一些的零二身上不假,莓还是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不禁歪头问:「……在看什么呢?」

祖母绿的宝石微微闪动,零二露出笑容,轻轻摇头:「没什么啊。」

「那就快点起来。」,莓将梳头的梳子扔了过去。

「好——」,零二稳稳接住,而后灵巧地滑下床,向着莓这边扑过来。

同样是灵巧地向左一闪,莓顺利躲开樱发少女的怀抱,而后向着门外走去:「那,我就先去洗漱,不准睡回笼觉。」

「啰嗦啊……」,樱发少女略有些失望,边抱怨,边站在镜子前翻动着手里的梳子。

梳头发对于长发的零二实际上算是难得的烦心事,她的发质好,却也因此容易睡得乱糟糟,梳起来颇为麻烦。

「莓你啊……为什么总是不会留下什么头发啊。」

「……你是想以后替我把梳子上的头发都清理掉吗?」

樱发少女扬起嘴角:「那当然是看心情。」

「……」

——就知道。

「那我先走了。」,莓掩上门。

一成不变的早晨,美好的早晨。

——那么,早饭要么准备些零二会喜欢的吧。

这几日的莓在这般悠闲平淡的时光里总是不由自主地会去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方才梳头发时浮于眼前的樱花幻象便是如此。拜此所赐,零二这两天似乎已经开始对莓发呆次数的增加抱持着一些不满。

她不说,莓却是知道的。解决,或者说小小赔偿的办法也不言而喻。

回忆着在料理册子上记下的合适菜谱,莓缓步离开,轻轻揉搓着手心藏住的一小撮属于她的白发。

——这也是,一成不变的早晨了。


关于所谓的料理册子,实际上是莓偶然在槲寄生的藏书室里发现的。不只是许久之前的群居生活中从未出现过的生活类书籍,这原13都市的鸟笼在成为莓和零二遗世独立的二人世界后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两星期的共同生活里,莓和零二各自都发现了一些眼生的事物。

比如说料理册子,也比如说蓝短发少女从海边的废墟带回的绘本。后者虽不是早前不存在的东西,但零二却从未见过。莓总觉的这樱发少女不会到藏书室找没趣,可此时看着歪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翻动绘本的她的Darling,这少女莫名的有些心慌。

大抵是因为故事算不得什么好故事吧。

察觉到熟悉的视线和一并传来的不安心绪,零二轻轻抬起头,便与门口的莓对上了视线。

她手中的绘本正好翻在人类的王子与魔族的公主进行誓约的婚礼的场景。


PageⅤ


「……莓?」

「啊,是。」,察觉到自己略有些走神,莓立即应道。

「你……知道这本吗?」,零二极其敏锐,她晃了晃手中的绘本,意有所指,「挺在意的样子。」

「……」

「是呢。」,莓轻轻揪着脸颊边的发丝,「婚礼什么的,稍微……有点兴趣。」

零二微微笑着,将手中的绘本合上放于身侧。接着,她从沙发上起身,轻巧几步划着优雅的步子走到莓的面前,居高临下将那一张带着少许疑惑的面孔尽收于眼底。

每一天,零二都觉得面前的娇小少女在发生着些许细微的变化,或是外表的细节,或是心情衍射出的光色。她无法细致言喻,只是觉得,喊她Darling的这一位似乎……有些更像是大人了。

——尽管身材还是这个样子。

「呐,莓。」,樱发少女轻轻分开莓揪扯发丝的手指,替她轻柔抚平那有些蜷起的发梢。蓝短发少女微微一怔,却很快便被零二带着魔力的温柔氛围所安抚。

「绘本上啊,魔族的公主替人类的王子吸走了毒蛇的剧毒。」,她说着。

互相捕获缠绕着彼此的视线,情绪与思念的波纹隐秘地传递,莓静静等待着零二再次开口。

「你的Darling我啊,从生死的边缘将你拽了回来。」

「——所以,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就像人类的王子那样?」

「……」

「不行。」,干脆的回答,莓轻轻敲开零二的手,「这不一样。」

「为什么?」,零二的手又摆了回来,甚至更为干脆的给了一个壁咚。

「……不想说。」,再次敲开。

而樱发少女这次整个人都凑上前来:「告诉我。」

「……」

「……因为不一样。」

「嗯?哪里?」,此时的零二格外的执着,这在莓的印象里倒是略有些久违了。或者是平时她玩世不恭地说了太多亦真亦假的玩笑话,此时的紧迫也确实让蓝短发的少女产生了一丝紧张,就好像——零二是认真的一样。

莓犹豫了几秒,转而问道:「说到低,零二你知道所谓的婚礼是什么吗?」

顿了顿,她移开视线又补充说:「王子……和公主什么的,零二你真的明白是什么样的关系才可以进行婚礼吗?」

这次轮到零二微微皱眉:「就像你和你的Darling我这样啊。」


「——非常喜欢对方的两人不是吗。」


不知为什么,莓的心里产生了每每与零二相处时所不太相同的,另一种程度的微微悸动。

好像庭院里的樱花真的开了一样,在某一个恰巧的时间点——正好能将那一片微微荡漾的绚烂火焰化作微风裹挟芬芳,无形却确确实实铺散在心尖——在春初的湖泊激起水花的青莲,融化成樱色的帷幔。

而后,是破碎的阳光,清澈的水幕,和一位瑰丽精致的精灵。

精灵的身上带着温暖,和绚烂的繁花一般,是夜幕下的篝火与薄绒泼染困锁住的温度。

莓一瞬间就好似明白了些许,又好似没有。

……王子与公主……

——不,才不是。


于是她说:「嗯,我也……很喜欢Darling。」

轻的像是帷幔摇曳的音量,却也将莓的脸颊染得通红。

「所以……不一样。」

这种喜欢是从奇妙而怪诞的巧合开始,特属于孩童的阴晴不定,以及逐渐温馨的旅途,和陡然降下的灾祸。掩上双眼时看到的幻梦,沉睡又苏醒,破碎又修补,凋零又复生,缓慢地抽芽,或者在某一刻就会开出绚烂的花……

为此而不断延长的,是她和这樱发少女共同的时间。

「才不是……绘本里这么随便的东西。」


空气凝结了几秒,而后,零二垂头轻轻松了口气,接着便露出一个独特的坏笑。

「嗯——」,樱发少女声调上扬,「还真是傲慢呢。」

明明吐露了真心,却换来这么一个近似嘲讽的回复,莓鼓起脸颊:「……什么啊!」

「唔……因为被莓骂了太多笨蛋,所以不再听一遍的话,就不会很明白呢。」,零二并没有退让,依旧是丝毫不愿放莓离开。

——其实,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就是了。

「……」

——但是再说一遍果然有些强人所难。

可莓意料之外的是,零二并没有真的纠结于此。她装作一副步步紧逼的样子等了一小会,见莓脸涨的通红转眼又放松下来。

接着,这樱发少女向后一步牵起莓的手,轻轻拽着她走到休息室窗边的一小块空地处。

「……那个啊,今天我找到一件非常有趣的东西。」,零二凑到莓耳边低语,「就觉得,如果是莓的话应该也会喜欢。」

莓疑惑地眨眨眼,视线跟着零二轻盈的身姿移动到了窗台另一侧的墙角。

红木小台桌上摆着的,是一台颜色相当古朴的盒式留声机。莓对此有些陌生,大抵也是大裂缝战役后多出的东西之一。她从未接触过这类旧世纪偏早时代的产物,而理论上的知识并不能让她理解实物多少。

相对的,零二该是早就研究过它。她颇显娴熟地对着留声机摆弄了几下,而后便将唱针放在了快速转动起来的黑胶唱片之上。


模糊浅淡的底噪持续了几秒,而后,缓和轻柔的音声流淌而出。

那是,相当温柔的音乐,清脆也婉转。

音色被底噪所包裹,因而略有些沙哑,连带着休息室内的空气流动也缓慢下来。窗边的帘幕轻轻拂动,染上温暖到暧昧的气氛的初春之微风渐渐盈满在这窗边的一方天地。

随着音声,零二款款而来。

女性的歌声响起,浅吟低唱,同样的温柔,带着些许慵懒,一如此刻以温柔的眼光注视着莓的樱发少女。

轻轻拾起对方的手,零二牵着莓,随着音乐与女声的节奏,缓缓地,笨拙地,轻盈又坚定地摇曳起来。

——这是……在做什么呢?

——嗯,大概只是她想要这么做吧。

——但零二她……是想要说些什么吗?

可没有言语,因为樱发少女的手指封住了莓的唇。她乖巧地顺从,就只是听着音声的流淌,于暧昧到粘稠却又柔滑的时间里,合着Darling的步伐,摇曳,摇曳,转动身体,对上一双炽烈却也在温柔絮语的祖母绿眼瞳。


封住莓嘴唇的手指轻轻移开,在乐声的间奏里,零二开了口:

「下一段……你能对我说么?你能,告诉我么?」

——下一段?

并不十分明确的话语,令莓稍稍有些不知所云。但随着乐曲的间奏结束,柔和的女声再度响起,这蓝短发的少女突然就明白了零二的意思。之前处于对零二行径的不理解,莓并未仔细注意,但此时静下心来,在视线交融的时刻倾心去听,莓的眼瞳渐渐荡漾起波纹。

「——Darling,抱紧我。」

樱发少女轻收臂弯,彼此的衣物轻轻摩擦。

「……念一个……魔法的咒语。」

祖母绿的眼瞳愈发摄魂夺魄,零二双唇轻启,无声地轻唤。

「这是——樱花一般的人生。」

莓仰视着樱发的少女……不错,她更适合樱花。

「当你吻我的时——别。」

这次是莓以手指阻止了零二的唇,后者的眉眼一瞬间显出了失落。

「等一下,等我……说完,好吗?」

蓝短发少女退让一步,樱发的少女就似是得了糖般稍稍高兴了些。


「——你将我按进心底,那是……另一个世界。」

「那里……樱花绚烂。」

——就像……盛开的你一样。

轻轻绕转,靠近,相拥的距离。莓踮起脚尖,凑到零二的耳边:「每当你对我低语……」

「我能听见——」

「——天使……」,零二似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突然轻声抢白道,「在说话……」

「嗯,是哦。」,莓点头,两人相视而笑。

而这一次,空气终于彻底凝结在温度燥热起来的瞬间。


「……所以……给我你的心和灵魂。」

樱发少女身体轻轻一颤,短暂的停顿后,娇艳欲滴的唇瓣像是情不自已地缓缓落下。

「那这就是……」

莓没有拒绝,也不会去拒绝。

——这是答应好的,绝对会成真的——

——樱花般绚烂的人生。


PageⅥ

音乐最终缓缓地终结于底噪声里,留声机的唱针也转到了黑胶唱盘的边缘。休息室里充斥的暧昧气息渐渐融化于无形,一度静止的时间再次缓缓流动起来。微风再次撩拨起窗帘,裁剪又复原那透过玻璃洒在地板上的清澈阳光。

恋恋不舍,可两人的吻也就此结束。

零二的双眼微微闪烁着,像是盈着泪水。而莓则更甚之,她好似什么时候哭出来都不奇怪。

彼此的脸颊都红的滴血,互相注视了几秒,最后是莓先开了口:

「零二你……还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诶?」

樱发少女惊愕地眨了眨眼,回过神来的瞬间便松开了对莓的束缚。手背贴上火热的脸颊,几秒的迟疑后,零二自言自语般发出了第二声疑问:

「诶?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

莓捂嘴笑着说:「Darling你——努力过头了吧。」

闻言,零二微微一怔,接着就扬起眉毛,转而再次抓起莓的双手:「嗯?——稍微有点放松,你就狂妄起来了吗?」

随着话语声,樱发少女开始以身高与力量的威压逼着莓向后退去。虽然身后便是零二之前看绘本时所坐的沙发,但莓还是习惯性地想要制止对方。

「呜哇!停下——」

「才不要。」

「别闹,零二——」

「这是惩罚——」

「零二!狂妄的是你才对!」

「哼,不痛不痒。」

「喵呀!——」

「……」

「……」

「零二你个白痴!白痴!!」


两人一直闹到了午饭时间,当然,不可能有午饭。

值得一提的是,零二到这天的最后也没能看完莓的绘本。

直到当天就寝之时,零二看到莓躺在床上翻看着那本绘本,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只读了一半。出于对故事的好奇,樱发少女自然想要看完,况且里面的绘画也算是她稍感兴趣的类型。

「不行。」,可伸出的手被拍了回来。

「诶?为什么——」

「只是个故事。」,模棱两可的回答。

由于上午才发生的尴尬事件,零二并没有坚持。反正早晚都是有机会的,她如此作想,只要趁莓不注意再很『巧合』地借出来也没什么不好。

但过分的在意还是让零二没能睡好。

于是,在确认莓那边也还没能进入梦乡的时候,这樱发少女轻轻戳了戳她身边娇小的身躯。

「呐,莓,后续是什么样的呢?」

「呼……什么?绘本?」

「嗯。」

「……真是……笨蛋呢,Darling。」

「诶……」

旁边的娇小身躯轻轻翻了个身,浅绿色的眼瞳似乎在黑幕之中发出丝丝微光,像是将要溢出的泪水,带着些微的虚幻色。

「那我就告诉你吧。」


——在那之后,与王子举行了婚礼的魔族公主成为了人类之国的公主,和喜欢的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她尽自己所能扶持着日理万机的王子,两人偶尔也去各式各样的地方旅行。

——像是镶嵌着蓝宝石的大海,光辉熠熠的草原,还有如烈火燃烧般摇摆着的极光。

——尽管也遇到了许许多多的难题,但他们的喜欢却比想象中的更加坚韧。

——最后分开两人的,只有在幸福安详的晚年,如期而至的,宁静的死亡。


「……诶,无聊。」

「……」

「……笨蛋零二。」


题目来自名曲『la vie en rose』
这章……大家喜欢就最好了。
比较核心的一章,也是不掺玻璃渣的最后一章,下章继续郁乃视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一色鸮
一色鸮 在 2019/03/17 19:51 发表

樱花般绚丽的人生,两人瞳中的对方,粉色幻境下的舞蹈与亲吻,纯情又暧昧的红晕还有突然“强硬”
起来的壁咚
呜呜呜呜呜呜零二和莓她们怎么这么好啊啊,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作者大大写出这么棒的0215啊!
但是莓的白发真的很让人担心啊(不会像TV中郁乃那样吧?)
希望魔物公主与王子的故事不会在她们身上上演,期待她们会有一个如樱花般绚烂美好的结局
另外之前所说的莓是槲寄生,那么会有谁成为巴德尔与霍德尔呢,真的非常非常在意啊!

realsoul
realsoul 在 2019/03/09 12:04 发表

嗚啊要出現玻璃渣了(捂心吐血)
讓我幫自己打個預防性麻醉藥先QAQ

跳舞那段好棒啊
就是一貫的那種靜靜的,卻又被填得飽飽的,很溫暖、很安心的幸福感
老話一句,如果時間永遠停在此刻有多好啊~
當然02的努力被莓看出來的時候又讓人笑了
02的玩世不恭形象已經快要完全消失了XD
用櫻花取代玫瑰大好評XD是說不知道02眼中的莓比較像什麼花朵呢?

在02眼中的繪本故事,02比較像是魔族公主,而莓則像是王子
然而從作者的安排來看,恐怕事實正好相反呢?
莓隱瞞了繪本後半段的內容,怎麼說呢,我又覺得莓大概是打算要默默承受某些壓力
畢竟眼下這個狀況,莓的情報量大概是比02更多的;她應該02更明白這個美好的鳥籠世界絕對不會持續太久,也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維持人形不會太久。
總覺得莓與叫龍化的翠雀已經產生了某種程度的連結;或許從翠雀身上,莓可以看到自己未來將成為地樣子吧(腦洞ing)

然而另一個令人期待的點是「才不是那麼隨便的東西」
莓拒絕將繪本的內容套在自己與02身上
這固然是指兩人的感情並非繪本內王子與公主的「你救了我,所以我愛你」這樣的簡單情感
但我也私心地把這個當成兩人不會走上劇本悲劇命運的暗示
所以說莓拚死想要傳達給02的言語……到底會是什麼呢QAQ

其他幾個有些詭譎的點
我想莓的思緒越來越常飄走,或許正代表她漸漸脫離人類的身分
13都市裡開始出現一些不該出現在13都市的東西
翠雀只有在02睡去之後才會降下來
各種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嗚啊忽然好想看02跟莓趴在床上讀繪本(or搶繪本)的畫面喔
這時候就會覺得會畫畫的人真是太令人佩服了QAQ


樓主加油!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