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希望号到站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17 22:31
点击:2516
章节字数:30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希望号……吗?


铠冢将手机放在胸前,沉思一下,慢慢举起对着列车拍下一张照片。


希美的手机响了一下。

“噢,是霙。”


“妈妈吗?”友幸扒住希美的胳膊,踮起脚尖看她的手机,“妈妈已经到了吗?”


——のぞみ(希望号列车,与希美同名)……

搭配了一张列车的照片。


“老妈的名字?”友幸抬头看希美。


“嗯,”希美将手上的乐器包递给儿子,“保护好你的宝贝双簧管,我回复一下妈妈。”


——是“希美”呢。


——想快点见到希美和友幸。


——我也是。



友幸小心抱着这个精致气派的皮革包,里边躺着前几天老妈买给他的双簧管,看见价格标牌的小家伙计算了自己的存款,差点拉起老妈的手说不要了。


“老妈的工厂没有做到双簧管,先给你买这个,要珍惜哦。”


“噢。”他点头,大气不敢出。


希美想起,自己国中时要进吹奏部必须要自带长笛才行,于是求着父母给她买了一把十几万的银管(约1w人民币),而霙学生时代的双簧管需要四十多六十万(约4w人民币)。给友幸的这把是比较知名法国牌子,虽不至于让事业小有所成的伞木社长肉痛,但若是放在自己小时候,绝对是想都不敢想的价格。

(关于价格特别感谢本章评论中大佬的补充,感谢厚爱与支持)




“霙前辈,”邻座吹小号的木下未奈美热络地靠过来 ,头挨上她的肩,霙稍稍躲了下,还是被未奈美的脑袋靠上,“就不能多留几年吗?”


“我坐什么车都会晕。”她吐舌,补充道,“不好意思前辈。”


“没关系。”霙闻言贴心地凑过来些,隔着一个走道的洋太郎可以清清楚楚看见她原本被未奈美挡住的侧脸。


“真的要到大阪音大去吗?”未奈美的声音因些许的头晕而弱弱细细的,齐耳的顺滑黑发蹭到霙的耳根,霙前辈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虽话少,但对后辈十分温柔,未奈美打心底里舍不得她。


“嗯,合约也到期了,乐团的双簧管也有了可以担任首席的人,”霙看着驰过车外的景色,又低头注视着自己的手中的手机,上面是希美发来的讯息,“而且,家人在那里。”她因自己的话而心中颤动,家人,希美和友幸,就是自己的家人了。


“哦……家人……这样啊……”


洋太郎竖起耳朵,他指望未奈美再问两句,可这姑娘已经因疲惫和晕眩而昏昏睡去,铠冢前辈仍端详着手机若有所思。洋太郎直觉不能再看了,一旁的“劲敌”佐藤孝太几次注意到他的动作,最终冷冷开口:“未奈美?你在意?”


“没有,不是。”洋太郎脸一烧,急急否定了孝太,打了呵欠假做睡去。



东京站之后的最后一站,定为音美首席的告别演奏会,这是五月初第一站大阪演奏会后放出的通告,在音美的粉丝中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此次国内巡演的最终站定在首席双簧管铠冢女士的家乡宇治,位于京都的安静小镇。


东京开往京都的希望号列车已经抵达。


霙开始紧张,她不知道希美和友幸有没有在,可她知道父母也会在,父母一向是最疼爱她的,买钢琴、买双簧管、尊重她要进音大的志愿、为她请家教……虽然家里还算宽裕,她明白自己的开销可算巨大,即使如此……


她试探了说出“我想和一位女性结婚,今天为止已经完全考虑好了。”后父母就没有回音,她不知道再说“那个人是希美”,“希美已经有一个她自己的孩子了”,“今后我们会是一家人”这种话,会收到什么样的反应,她很害怕……但她内心中保有一份坚持,那便是不管如何,她要和希美共同承担、共同面对。对啊,还有友幸,行李箱的轮子擦地声响在耳旁有些梦幻,她想,现在,我也是友幸的妈妈了。





——爸爸妈妈和希美、友幸在一起,你到了吗?我们在车站大楼门口,一起吃饭吧。


“诶?”霙对着屏幕上突然跳上的妈妈的讯息一阵呆愣。


——霙,抱歉已经擅自告诉爸爸妈妈了,一切都顺利,不用担心。


是希美。


希美她……她已经这么……霙不信爸爸妈妈是这样开明的人,是希美她……她不知道希美使出什么法子,也顾不上再惊叹她十几年话术和抗压能力的成长和变化,当她脚步匆忙到小跑时,她看见一个小身影——颇像希美的、秀致又俊俏的男孩,向她奔过来,他身后便是父母和希美。然后她被友幸撞住,一张喜悦和怯意共存的小脸仰起,他张口呼吸,清澈的童声并不响亮,她看见他的眉毛皱着,欲泣般细弱犹豫道:“妈……妈。”


霙余光间,父母和希美向这边走来,她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感,那是隔着屏幕友幸喊她妈妈时所感受不到的保护欲和爱意,她放了行李蹲下,抱住她大腿的孩子才和她一般高,霙轻柔却坚定地抱紧了他,她咬咬牙:“伞木君,再叫一次,妈妈。”


小小的手抓住她后背的衣裳。


“妈妈。”他的小身体因这话而更不安地拱进她的怀抱,那是幼子对失去母爱的恐惧。


“是妈妈。”霙抚摸他梳得乖巧的黑发。


她认识到在某种感应上,与希美突然跃入了同一层时空,她明白那一层是母爱。霙感悟到希美对友幸的爱究竟是什么形状,因此刻她也在历经这之前未曾深入的情感,她抬头看,希美正以宽慰的微笑对着她。

现在她们真的,都是母亲了。


“父亲,母亲,我……”她站起身,手牵着友幸的,观察着父母五味杂陈的表情,“我已经……”


“决定了是吗?”母亲问她,然后目光不知该放在哪里,女儿、希美、还是友幸。


“是的,决定了。”霙用了敬语,以表达她的决心。母亲再次沉默。


“一起吃饭吧,饿了吧,孩子。”霙的父亲首先打破僵局,向前几步推过霙的行李箱,顺势向友幸伸出手,“友……幸,友幸,爷爷拉着你,好吗?”


“唔。”友幸犹豫着伸出手牵上去,霙几乎发出倒抽气声。


虽然,爷爷,是友幸对父亲这样年纪的男人都可以唤的称呼。但霙听得出,父亲话里的意思,已是接受了友幸这个孙子。


“父亲……”她恍惚。


“……你们,”父亲对霙和希美说话,眼神却看着自己的妻子,“你们,必须要幸福才行,不然爸爸妈妈可不能原谅,知道吗?”



霙的母亲看向希美,因对方不是个男人而有些别扭地开口托付道:“一定要……好好照顾霙,我家女儿,就拜托……希美了……是你,我还能放心。”

是女儿从国中开始就亦步亦趋跟着的伞木希美,她明白。女儿满口都是希美,这个希美活泼优秀、开朗漂亮、因她,女儿才会坚持双簧管,直到现在——这都是女儿曾说的。


“母亲……父亲,你们放心。”希美自信微笑着,但只有霙能看见,她的发丝都在颤抖,那优美的马尾也是。这让霙心痛。


希美……受了多少磨炼,才能几乎毫无破绽地展示她的自信和从容呢?别人只看到她是年轻有为的社长,是健谈的、美丽的、无可挑剔的优秀女性,可希美一步步走过来有多少失败脆弱的时候,她没有细想,连她,也险些被那光鲜的外表骗过去。


是啊。别人可以只赞叹她的成功和美丽,可自己不行,自己,是最了解希美、最爱希美的人,是该帮她舔舐伤口,拥抱她所有痛苦的人。



“希美!”她突而大声,将几人吓了一跳。


“……霙?”希美茫然念她的名字,好像在问,你怎么了?


“希美,就由我来保护。”她说,友幸的手在她掌心,仿佛在给予她力量。


没人料到她会猛然发言,好像在宣示,又好像在为希美鸣不平,没人知道她哪里来的勇气和决心,或许这就是寡言少语的她真正的迫力。


“妈妈们有友幸保护,我发誓,不让坏人伤害她们!”友幸说完,看到爷爷赞许的目光,他笑起来,和希美一般阳光的笑容。


“爷爷饿扁了,”霙的父亲笑,“去吃饭吧,友幸喜欢拉面吗?”


“喜欢!”


“哦!那就拉面吧!”



……


“霙……谢谢你。”希美牵过她另一只手。


霙摇摇头。“想要保护希美。”


“嗯,所以真的谢谢你,霙。”希美余光看了笑着的,霙的父亲母亲和满脸欢乐的友幸。


霙再摇摇头。


不只是这次,以后,从此以后。


“……我明白了。”希美叹息。


只有两人的脚步有瞬间的停顿,希美光速般靠近,相隔仅仅两周的吻,在霙感受来,已经这样怀念。虽然一切都在极短暂的时间中发生,但彼此唇瓣传来的温度和触感还是表达着刻骨的爱意,无法磨灭。


肝疼,食用愉快,喜欢随便扣点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纵使三度落日
纵使三度落日 在 2019/05/04 00:33 发表

点啥点啥点啥点啥点啥点啥点啥点啥

天理鹤情
天理鹤情 在 2019/02/17 00:41 发表

太太写的真好wwww!
顺便小声说一下之前雅马哈和利青联动(?)海报时候有展示过霙和希美的乐器,希美的是已经停产的YFL-411,YFL-412的价格大约是1w2rmb,霙的是YOB-43x款,具体哪个看不太出来233,rmb大约是3w8-4w4

旻月君橙
旻月君橙 在 2019/02/16 23:14 发表

都快看哭了我的天

女神的尤汪汪
女神的尤汪汪 在 2019/02/16 16:01 发表

让我想到利兹与青鸟的结尾要1314啊

曳曳将熄
曳曳将熄 在 2019/02/16 12:08 发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出语无伦次的赞美)

Pluvia
Pluvia 在 2019/02/16 05:09 发表

77777777

居酒屋的嘤嘤怪
居酒屋的嘤嘤怪 在 2019/02/16 04:54 发表

啊啊啊啊谢谢太太食用非常愉快!!!

显示第1-7篇,共7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