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最后的夕颜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4-03 13:41
点击:3227
章节字数:230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久美子前——辈——”




“哦,是小实啊。”久美子熟练地将乐器归位,收拾曲谱。她将长棕发撩到肩后去的动作已经很熟练,手腕上也常常套着发绳,这和她短发时托起发尾揉弄的熟练有些不同。头发变长似乎是某种感情延长的具象化,每撩起一次,就像是是无谓整理着那些棘手而无法解决的心绪。




她的今后似乎仍无着落,只好让头发见证这些已经流走的时光,不过她存了希望:总有一时可以梳开某些揪扯,或者干脆将它们剪断抛弃。




不说这些,今天也被这个小姑娘缠上了。




早见实是个天才般的小提琴手,一米五都不到的身高,在乐团众人内显得特别娇小。她的常服总是太过华丽招眼,头发也经常染成视觉系的红粉紫——虽然在演出之前会被顾问三令五申地拎着耳朵染回黑色。




早见实爱缠着她,却并不招人厌烦,只是今日对久美子来说有些特殊。五月正中,是丽奈的生日。今天……丽奈要回来了。




早见实将自己层层叠叠的裙摆一折一折收起,显得乖顺,蹲在久美子身边,粉红夹紫的麻花辫垂下来,她甜声问:“久美子前辈,你有附近dw商场的积分卡吗?”




“有……是有啊,怎么了?”久美子转头看她,语气很诧异,因为她认定了早见实是绝不会使用积分卡的人类,怎么说——每天都穿来不同样式的洋裙,头饰、小皮鞋、缎带、洋伞披挂俱全,她富家女的气息过于浓烈,“积分卡”这种平民东西,似乎碰着她的肌肤便会被腐蚀到萎烂。




“我看电视广告说,每月十五号可以用积分卡在合作的便利店换东西,今天五月十五,可以换拉王新口味泡面,限量派发吧?买都买不到的,久美子前辈……可以拜托你和我一起去吗?难得今天早早休息……我买苹果味道的全品类点心作交换!”早见实过于用力地忽闪她的睫毛,正如她过分用力地加强自己的期望语气一样。




她怎么知道我喜欢苹果,而不是薄荷或香蕉……久美子被她碧色美瞳折射的光点闪得头脑晕眩。




“提问,”她语调仿佛也随小姑娘的少年气活泼了些,手指伸出去点了她的鼻尖,那鼻梁有些塌,是别样的可爱,久美子压下眉头故作严肃,“小实一个金贵的大小姐,干嘛非要吃泡面?其中有鬼。”




早见实嘟起嘴巴,蹲得老老实实,像个小动物一般,“人家其实是想和久美子前辈一起吃晚饭来着……”




“抱歉啊,今天不行,”久美子干笑两声站起来,将包带扣上肩头,“七点我要去车站接人,走,现在给你换泡面来,全品类点心就不用了。”




早见实呜呜地悲鸣,不过还是乖乖站起来跟随,亦步亦趋。










红色漆亮的圆头皮鞋踏在地上是小马踩步般“哒哒”声,洁白长袜侧面繁复点缀着小蝴蝶结,粉的头顶已经新生出一些原本的黑发。她没有打遮阳伞,久美子低头看了几眼那些因烫染而变得蓬松的发丝,它们在夕阳光下变得朦胧轻柔。久美子问她:“你是不是忘记带伞?”




“我故意的哦,”撒娇一般的声调,因为那份少年的纯真又不显腻烦,她笑,“一个人打伞会和前辈拉开距离的——喜欢在前辈身边的感觉。”






久美子没有回应这暧昧的言语,也不将其当成小孩子的撩拨。只是这种事,她已经在数次心惊肉跳的激动中变得波澜不惊。




年少轻狂时什么都可以招惹自己的是非,深情和谁都可连理。可是,像是在宇宙真空中被给了一个初速度,她将永远按着这个状态漂游下去一样——某一天起,她就这样被丽奈推出去了,变得与所有其他人都无关。已经失去与生活相亲相爱或是置气抗争的所有欲望。就是漂泊到宇宙尽头,也不会有任何星系哪怕是尘埃相撞的可能。




今天,丽奈就要来收回她。






早见实见久美子没有搭腔,也不气馁,她反而喜欢这样什么都无所谓的前辈,伸了手挎住久美子的胳膊,离她很近,近到久美子的已然及腰的长发可以扫到她的肩。






“快到了,我来拿一下卡。”久美子不做声色地脱开她——并非反感这样的揪扯,只是早见实……她是能够光明正大暴露在蓝天白云下的少年人,是情感上的恒温动物,那颗炽烈少年心只会在自己的皮肤上造成烫伤,而这边如果强硬地拿出感情来应对,可能会使她过早尝到人情的冰凉吧。




早见实缓了脚步,任久美子向前自顾走去,她微微叹气:“前辈……”又迈起哒哒的步子地追上,锲而不舍。




“这是您兑换的速食面,限量两桶。”收银员将积分卡交还给久美子,而早见实嘻嘻笑着抱着她的限量新品,好似比得到其余任何东西都满足,她像排列在展示柜中光洁又可爱的珠宝,吸引了收银员全部目光。




“我要把它们存在展示柜里!”她开玩笑。




“住手,不要这样做,太可怕了。”久美子也温温地回应她。




她的欢喜发自真心,麻花辫上的塑料皮筋在夕阳下泛起光泽,她闪烁着亮色的欢喜突然让久美子心虚——为了接丽奈,她选择了离JR宇治站最近的便利店,而小实却不知情。




“嗯……我要去接人了,应该不顺路,你自己回家?”久美子努力使自己语气像安慰孩子的母亲。




“顺路。”早见实前倾身子撒谎道。




久美子没再理她,宁愿显得无情,她见天色不早,径直走出店门向车站方向去:“你不是和父母一起住吗?太晚回去他们会担心的。”




“前辈,”早见实喊住她,“到车站也只有十分钟,现在还不到六点……前辈要避开我有很多方法,我也很谢谢前辈一直以来的迁就……可我实际上只想和前辈说两句话——就两句。”




久美子不知怎样回答,心却实在软了,为了掩饰尴尬只好将双手伸到脑后去扎马尾,轻声说:“好吧,说吧。”




小姑娘走近她,娇嫩的脸颊上浮现着忧伤,那忧伤也是纯净:“我很仰慕您,您上低音号的进步,几年了,大家都看在眼里。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看到一个封闭自己的前辈,这样的前辈还努力吹出感情丰富的音乐,这让我觉得很痛心,很难过。”




路灯突而亮起,她碧色装饰下的瞳孔闪着橙光,此刻晕染均匀的腮红和眼影,以及巧致的衣裙缎带,都不再将她武装成完美的洋娃娃,久美子看出她华丽精致的外表下的落寞和孤独。




“第二点,我……我实际上,我这样的人,又简单又无趣,几乎没有朋友……”她抓住裙摆,“如果前辈愿意和我……”






“搞什么直球百合吗?真是打扰了。”森森语调在二人身旁响起,在久美子耳旁仿若鬼魅之语抓搔着耳膜,她肾上腺素飙升,本能地原地跳开几丈远,正对上一双目光锐利、光泽闪耀的眼睛。




“丽奈!你怎么……不是七点吗?”久美子目光闪闪地瞧阔别几年的丽奈,“真实”,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




根根发丝、眼尾和唇角清晰的轮廓线:真实到令人感动。




“想早点见到你,本来要在这买点便餐再去你那里。”丽奈扫了洋娃娃一眼,毫不在意地转头忽略她,手指优雅地撩着黑色长发,向久美子叹气,“看来我差点来晚了。”




“啊!不是的!小实只是想和我交朋友,对吧。”久美子向呆住的早见实摆手使眼色,可小姑娘仰视着丽奈,一动不动,似雕像般呆立。




久美子眼光在两人间不停闪动,几滴汗渗出鬓角,才注意到丽奈穿着不太合时宜的露肩上衣和高腰半身裙,显然是错估了家乡的温度。她叹息着丽奈“旅人”的身份,见丽奈向自己走来。


她仍然盯着自己,但眼神却失去责难的厉色,变温柔了,快要贴上她的时候她还想躲,可丽奈低眉不由分说地抱住她双肩,温和柔软的触感覆盖上彼此的身体。




淡香覆了鼻尖,好像这一瞬间,久美子在茫然的真空中找到了归所。




“对不起,我回来了。”丽奈说。




“前辈我……我先走一步。”早见实不料见到这样一幕,不明原由的羞愤和不甘充斥在心间,但她看到为这美丽女人瞬间破了假面的久美子前辈,明白此刻除了离去,没有办法。




“小实!”久美子勇敢伸手招呼她,丽奈抬头凝视她的侧脸,黑发揉在她脸上,这么近的压迫力,这么强的占有欲,久美子感觉下一秒就要被丽奈吃了,但她还是对着停住了脚步的洋娃娃的背影,说,“打起精神来,我会做你的朋友的——而且,小实。”




“嗯?前辈?”早见实回头应答,声音虚弱,泪光闪闪。




“简单、单纯,这都是你的优点,是你强大的地方啊!你还那么年轻,这就是……你让一切都开始的时候啊。”




久美子不知道,此时早见实眼中的自己是第一次散发出生机,第一次被擦得锃亮,关节上油,活了过来。那改变,恐怕仅仅源于这漂亮女人的一个拥抱吧。




“我……我知道了,我先走了,谢谢前辈!”早见实心有惴惴,明白了什么,同时又丢失了什么,她就这样跑开,留下慌张的背影。






“久美子都不欢迎我吗?”丽奈声音低下去,要放开她,面容也透出冷艳,“久美子心里……”




“笨蛋。”久美子骂她,却笑着,她两手环住丽奈的腰,说,“欢迎回来……生日快乐。”












她们沿着宇治川步行,五月黄金周已过,傍晚游人并不多,河景显得开阔。这片景色太熟悉,并且,和丽奈并肩而行更使得久美子有万分感怀无法言说,她鼻根一直酸酸的,沉默着,目光向丽奈以外的地方投去。




“冢本结婚了?”丽奈问她,毫不顾及地用手掌托了托她的长马尾,显得好奇。




“嗯,跟公司的同事吧,好像是。”




“久美子不会生气吧?”




“什么?”




“我问你这些。”




“你明知道不会,”久美子叹笑,“要我帮你推行李吗?接下来去哪里?”




“当然是去久美子家。”丽奈指她现在租住的地方,目光炯炯地直视前方,坚定无比,似乎不允许她改变这一决议。




“我知道,”久美子为丽奈肯定性过强的话而发笑,“我是说,晚饭呢?”




“茶和抹茶荞麦面吧,还好刚刚没在便利店买奶油面包,”丽奈答着,向茶坊众多的小街方向信步走去,“开始从家里带到伦敦的茶很快就喝完了,妈妈叫我搬茶具去,也一次都没用原样就带回来,现在满脑子只想着闻闻烘焙茶的味道。”




“嗯,毕竟英式的茶和宇治的茶很不一样,”久美子随声说着,她低眼瞧到丽奈的手,发现她小指上套着一环银戒,“丽奈,这个是……”




丽奈随她的话而抬起手,眨眨眼睛。“我忘记了,”她说,随手将尾戒扯下来,显得有些粗暴,“现在不需要了。”她随即伸出那只手抓住久美子的,根根指头穿插她指间,最终掌心相合。久美子惊得手上冒汗,黏在二人相贴的掌心之间。丽奈却放下行李箱拉杆,伸出另外一只手,纤白的指穿过她的长发,脸上扬起微笑。




“久美子这样也很好看。”






不再需要了。




象征独身的尾戒。








久美子的心,如同十几年前与丽奈相伴的电车上、吹奏比赛的候场区、大吉山顶,时时处处的——久美子的心一般,愈来愈快地跳动起来。


见过丽奈沮丧、愤怒、哭泣,可一提起她,自己却只偏心地想起她最美丽、最青春的样子,那飘逸的箱褶裙,那闪亮的制服鞋,放学路上覆盖她顺直黑发的阳光……在数年的念想中被剥离、打磨、美化成梦幻般的姿态。




已经不再真实了。




她却愿意相信那就是真实。






丽奈看她:“不喜欢这样?”




丽奈问牵手。






久美子迈开步子,强按下想哭的冲动,勾起嘴角否认道:“不是,只是觉得看到丽奈,还和从前一样,又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丽奈朗声笑道:“久美子也一样。”




“这么多年,我只是变得不年轻了吧。”久美子自嘲。




时光偏爱丽奈,为她十年前含苞待放的美好作了修饰,却未添风沙,她的洁白丰盈,曲致玲珑没有改变,只是本该傲然的姿态变为了另一种温吞柔美。可自己只是被时光没收了青春,拖长了头发的普通女人而已。




丽奈摇摇头,握紧她的手,直视她的双眼认真说:“久美子……如果我是秀吉公,那么这么多年的时光就是利休,他把满花园的夕颜都剪掉,只留一朵插在壁龛的花筒里*,对我来说,那朵夕颜就是你。”






时光对她说,请你仅仅、好好地欣赏这朵花的美。






将她比作最后一朵夕颜,傲慢却也深情——这是何等的表白。










久美子很快转过脸去,她抿起的嘴唇不断颤抖。










——————————————————————


*相传丰臣秀吉(日本战国三杰之一)听说利休(茶道宗师,发扬日本抹茶道)的花园内夕颜花盛开,遂与其相约开办茶会,可到了约定的日子,丰臣秀吉来到茶室外,却见满园夕颜全被利休剪去,他走进茶室内,发现只有壁龛的花筒里插着一朵小小的夕颜花,望此景象,秀吉感动不已。


(已修20.4)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叶子柚悠
叶子柚悠 在 2019/10/22 15:57 发表

百合欺诈圆回来了,厉害厉害

居酒屋的嘤嘤怪
居酒屋的嘤嘤怪 在 2019/02/14 20:22 发表

情人节靠新粮过

烟花千夏
烟花千夏 在 2019/02/14 16:46 发表

病入高黄 awsl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