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初次说爱你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3-29 19:26
点击:4183
章节字数:25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音美乐团预计下午出发向巡演第二站的神户去,乐团早上离开酒店后,在梅田一带逗留了半日,为了照顾携带大件乐器的同僚,梅田商圈内的众多商场大家都未曾如何光顾。

木下未奈美偷偷抓着霙哀嚎“难得来一趟却没怎样玩个够,可惜可惜”时,霙却实在无法感同身受。那大概源于某种与优越感类似的心安理得:总之她以后要待在这里,待好多年,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要逛到的。


“前辈,在聊天?”


“嗯。”霙点点头而后继续专注于手机。希美的休息时间大概自午间十二时开始,霙刚收到她的消息便立即回复——她常看手机。


对电子产品产生依赖症是很久前开始的事情了。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居多,霙常常一个下午都直视着屏幕中音游的发光轨道,或整个小时整个小时地发呆。毕竟除了双簧管之外的空白也需要东西来排解。


结果直到年纪超过了三十岁,她的私生活仍单纯到匹敌宅女高中生。


【霙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玩过吧。】


【嗯,对大阪不熟,大概只去了心斋桥那里,人很多。】


【诶?心斋桥人太多了,霙既然住在天王寺附近的话,那边好逛的地方不少的啦。(笑)】


【(笑),没关系,以后和希美一起去。】


【嗯,话说,霙现在到哪里了?】


【快到梅田站。】


【梅田?阪神、阪急、还是御堂筋?我就在附近,也许可以和霙见一面。】

霙眼前一亮,却对自己的去向不大明了,只好举起手机给未奈美看,问:“那个……我们现在去哪个梅田?”


“这个……阪神……”


“是阪急电车!铠冢前辈。”长笛手中岛洋太郎抢答。


“谢谢。”霙点点头。


【阪急电车。】


【我就来哦。】



希美出现的时候,那景象让霙险些没握住手机:她穿着少见的白色西服,是纯白,内搭淡蓝衬衫和深绀领带,整齐利落。她没有带着秘书,只身走来,马尾摇晃,踩上高跟鞋比霙更高过一些。


浅色的希美。霙微微仰头看她的脸,在心里这样形容。


“霙!赶上了赶上了,下午正好在这边有研讨会呢,能见到真是太好了。”她向霙笑,自然地帮她提起双簧管包。


乐团的一些人立即认出她是谁,青见公司年轻的伞木社长。她这样漂亮,穿得又好看得体,在人流密集的车站中十分出挑,伞木社长对此可能有所自觉,不过她并不表现在意的样子,向乐团的大家寒暄,“初次见面,我是铠冢首席的朋友伞木,请多关照了。”


“请多关照。”一片此起彼伏的回应声,其中夹杂着小小的惊呼和私语:从不知道首席有这样一位厉害的“朋友”。


“霙,要注意安全,”希美扫视着相互交谈的男男女女,那个年轻男人的眼神她再明白不过,但她仍未在意,边走边说,“梅田这边是个大迷宫呢,霙要跟好大家。”


“朋友……”霙的拇指和食指捏住希美的衣角,显然只在意她话里另外的东西,“铠冢首席的朋友”。而且,希美的手随走步在身侧摆动,并没有来牵她的。


正当她恍惚着急的时候,希美忽而凑过她耳边说悄悄话:“是恋人。”


霙的耳廓瞬间被吹红,她如被蚊虫咬了一般慌张地抬手去摸,搓了搓耳边鬓发——幸好希美没有说出实情,不然自己是要在惊讶的大家面前晕倒也说不定。


“嗯。”她的声音轻到希美几乎听不见,只能看见那脑袋前后点了点。


希美做得很合适:确实没有必要着急。自己已经不是二十来岁的人了,竟然对这些事情还抱着孩子心性。虽然说近年在日本,以东京都、大阪为首的一些地区,同性伴侣的婚姻登记条例也已正式通过,但她明白,等待社会完全接受还需要一段时间,况且,希美又是整个公司的社长……对她的事业会有所影响吧。


霙不禁担心那各中繁杂,却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



改札口很快到了,霙感叹与希美在一起的时间如此短暂,她抬头,瞳眸也映照出希美不舍的神情。霙接过自己的包裹,仔细瞧了瞧她乌黑的前发与包裹着白色西装的身形,越看越喜欢,不禁漾起了笑容说:“随时联系。”


霙抬了抬手,却只是放下来。她们都算是抛头露面的人,且被一干同僚注视着,想要做出亲密的举动确有不便,可希美却在此时低头伸手,霙被她捧住脸蛋,额头和她的鼻尖相撞了,引得所有人都留神去看她们,一时间霙急得面色通红。


“没关系,是’好朋友’嘛,”希美开大胆的玩笑,又悄悄说,“随时联系。”她离开一些,手搭在自己胸口上示意着什么,霙想到那衬衫里面藏着一只小巧的银鸟,坠子应该早已经被她的体温捂热。


希美向她笑:“五月底霙的巡演在宇治结束,正好和夏纪、优子她们,一起回北宇治看看吧。”


“啊。”霙这两日沉浸在恋情之间,早已忘记了这回事,她将千思万绪收回,抬手捋了一下头发,羞窘道,“我……”


“夏纪都和我说了,”希美摇摇自己的手机又放下,轻声说,“到时候,还想要带霙去父亲母亲那里……”


“嗯……”霙扬起笑脸,“我也是。”


“嗯,我会好好安排的,大阪音大的事情,如果需要我帮忙联系谁,也记得和我说。”


“好,那我走了,”霙,“啊,对了。”


她停住手中拉杆箱,双簧管包被她打开置于其上,掀开垫着的淡蓝手帕,希美瞧见那些熟悉的东西:黑身银键的双簧管,簧片盒,键油,等等。霙打开簧片盒,出现了白色羽毛,还有……霙用手帕细心包起几个簧片,递给希美:“友幸要学双簧管的话,我这里做好了几个簧片,适合小孩子的,可以用一段时间。”


希美眼神却被那簧片盒中塑封的小东西吸引住——没有什么使用过的痕迹,崭新地,被封在两片透明塑纸中间,像是标本。


蓝色羽毛。


许多年前,她在学校的台阶上发现、随手赠予霙的蓝色羽毛。


“霙……怎么不用。”


还用问出口吗?霙怎么舍得折损它,只好将它永久封塑起来,一直带在身边。

希美接过霙用帕子折成的蓝色小包裹,手指有些颤抖,她的眼前闪过少年时代,透过羽丝间缝隙射下的阳光,她不禁看着霙的眼睛,无比认真地说给她听:“霙,我……爱着你。”


我爱你,此一件,从今往后你都要记得。


她握住霙的指尖:“也谢谢你,一直都记着我。”


“希美的事情……我一生都不会忘记,”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霙看着她,眼光闪动,目色温柔,她说,“最爱的,就是希美了。”









乐器店内的镀金大号旁贴了一张脸,孩童嫩白的脸颊在大号粗壮结实而不可撼动的号体上变形,眼珠子到眼角被拉成细细一条,万分滑稽。



在店员小哥中村对着他长达二十分钟的观察后,这孩子终于说话了。


“店员先生。”呼唤店员的奶音拖长,他有些羞怯的样子。


“有什么需要吗,小朋友?”中村从收银台走出来。下午三点多,店里还没什么客人,这个脊背比硬壳书包还要细窄的小男孩趴在各式各样的管乐器前看了许久,嘴里不时还拼写着它们标牌上的假名。这位客人实在稀奇,中村不禁想逗他玩玩。


“这个,チュー……pa,真的可以吹吗?好重的样子……抬不动也吹不响吧?”


“是チューba,大号,’バ’是浊音啦,”中村想,笑死人了,真可爱,“当然可以吹响,你长大也就抬得动了。”


“啊!”小孩儿想起此行的目的,迅速脱下书包跪在地板上翻找起来,店员看他找得起劲,不禁也好奇伸头去看,见他用小手从夹层里摸出蓝色帕包,打开来,是个缠着红线的簧片。


“妈妈只让我带一个出来,她怕我弄坏。店员先生,”他摊开小手问,“这个,是双,双……”


“双簧管的簧片。”


“双簧管!”他惊喜地叫出声,“对,就是这个,我想学双簧管,我想看看真的双簧管!”


店员直起身双手叉腰,皱眉看他,语气带着调笑:“你找了半天,就在找双簧管啊……在这呢,看。”他指指店面深处的陈列柜,友幸立即发现了那黑身银键的乐器,铠冢姐姐就是用它演奏出了优美而清澈的声音——这是妈妈给出的形容词,友幸只会说“好美”,“好听”之类,这下他也会说“优美”和“清澈”了。


那贵族般的乐器,标牌上写了“双簧管”。众多光芒满目的商品中,它的身姿在友幸看来,最是神秘高贵,带着不可逼近的冷艳风采。


“你年纪太小,再大一点才好学。”中村实话实说,他将手插在口袋,与转头看他的友幸对视两秒,看着他半张口露出的豁牙,又叹着可爱可爱,不禁想要解释更多,他注视着双簧管,“在所有乐器里面,它是公主一样的角色哦,乐团里演奏双簧管的人,都有很重要的地位。”


友幸眯起眼睛,店员先生的音调在他听来如梦似幻。


“因为乐团演奏前都要靠它调音呢……而且单就学习来说,也是最难的管乐器吧。”



店门被谁推开,洪亮男声响彻室内:“天气越来越热了啊!”


“啊,欢迎光临,柴崎老师!”中村认出是谁,热切地打招呼,“今天心情很好啊!”


来人头发花白,脸颊泛红,身体微胖,看起来硬朗精神,柴崎健步来到中村跟前,对他热切道:“心情好心情好!青见,知道吗?那个年轻女社长的公司,和我们管乐系合作了,新商品’打折赠送’不说,之后还要签约,提供奖学金呢!呀——省下不小的开支!本来要出动主任去谈,谁知道几乎没费功夫。”


那不是妈妈的公司吗?友幸趴在展示柜旁支起耳朵听,小心脏砰砰跳,却没有作声:妈妈总不让他声张的。


“还有,”柴崎扇扇西服的两摆来散热,“系里缺指导双簧管的老师,这两天也敲定了音美快退役的首席,说有意向来做见习指导。真是好事一件接着一件,休日真的要去天满宫还愿啦!”


音美……首席,不是铠冢姐姐吗?这么一来,都是自己身边的事情了?


友幸一阵激动。


“哎呀,中村,这是亲戚家的孩子?”柴崎注意到小小的友幸。


小哥用抹布擦拭着收银台,看向友幸:“不是,自己来的,说想学双簧管。”


“哦?”柴崎饶有兴致地走近友幸,弯腰打量他手中的簧片哨片足有半晌,而后看着他的大眼睛,柴崎脸上挂着慈爱的笑容,皱纹挤在一起,问他:“怎么想学这个?”


“我……看了演奏会,喜欢上双簧管了。”


柴崎用皱纹堆叠的手摸他的头顶,那手骨节依然灵活,动作优雅,他赞道:“真有眼光。”

沉静的嘉奖语声响在上方,友幸感到温暖,抿嘴腼腆地笑起来。


柴崎蹲下身,示意友幸拿起簧片:“你用嘴唇包起上下牙齿,不要咬它,喉咙放松,试试可不可以吹出声音?”


面前的孩子看看他,茫然捏起那片小东西,张口,嘴唇吃紧地压住簧片上端,双腮和下颌因费力而颤抖,他的眼睛看着自己鼻尖方向,夹着哨片的两指因为专心而出汗。柴崎不禁也随他一同专注起来,屏息凝神之间,他听见一声尖锐而短促的音调从簧片口窜出,刺耳声音回响在整个店铺,一旁的中村被震得扶住柜台。


“哦哦!”柴崎看着被自己制造的噪音吓懵了的友幸,却是兴奋异常,“你第一次吹吗?你叫什么名字?”


“嗯,我叫友幸……”友幸捏着哨片,为那声噪音沮丧万分——和铠冢姐姐吹奏出的音乐未免太不同了,他小声说,“伞木友幸。”


伞木……好熟悉的姓氏。不过柴崎没顾得上思考这方面,他用大手握住友幸的小胳膊轻轻摇晃,说:“好孩子,如果有条件的话一定要学,你很适合!第一次就能吹响它,已经很厉害了,双簧管和你有缘呢!”


外间天色倏然暗下去,可友幸的眼底却闪烁出光泽,那是难以抑制的激动和欣喜生发出的光亮。他的小脸泛红,是满溢着希望的美丽颜色,友幸像挖掘到宝藏般兴奋,像被指为天之骄子般激动不已:“我……我好喜欢双簧管!”


“嗯!”柴崎慈祥地对他笑,他好似看见少年的自己。此刻幼小男孩邂逅梦想的时刻恰被他捕捉在眼中——这也是他的幸运。



就这样爱上双簧管吧,友幸。


喜欢扣喜欢wwwww(第二版已修20.3 把原十一章的情节调整到这里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夜桎页 赞赏了 1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ynhgzc
ynhgzc 在 2020/05/03 01:30 发表

wwwwwwwww

是侑啊
是侑啊 在 2020/03/26 21:35 发表

wwwwwwwww

teey2003
teey2003 在 2020/01/27 22:02 发表

wwwwwwww

木亚小雪
木亚小雪 在 2019/09/14 08:19 发表

wwwwwwww

Pluvia
Pluvia 在 2019/02/15 03:12 发表

我也觉得没那么重要啦…

Pluvia
Pluvia 在 2019/02/15 03:12 发表

wwwwwwwww

魚肉
魚肉 在 2019/02/11 01:57 发表

霙跟希美好閃我的眼睛瞎了也無所謂了QQQQQ
麗奈真的是個壞心眼的人呢www
不過這樣思念著久美子五年的麗奈
應該不討厭這種疼痛wwwwwwwww
大大寫文辛苦了!
希望能早日看到久麗也來閃瞎我的眼
也希望這種精品文章能不那麼快結束QQ

老存6
老存6 在 2019/02/10 09:20 发表

wwwww

显示第1-8篇,共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