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再见久美子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3-28 20:26
点击:3968
章节字数:28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要喝吗?”


大吉山顶,男人自怀中掏出一罐热饮,举到女人鼻尖前面。大概有一个小时,他以身体和棉服保存着这份温热。


26岁中寒冷的正月,他们向山下眺望的时候,可以看见处处热亮通透的灯火,它们将城镇烧得耀眼,以至于模糊不清,那光热仿佛挥发着人们在辞旧之时的朦胧快乐。但那些快乐都不属于山顶的二人,久美子眼前刀风刮过,光亮就像被冻住成块,掉落在冰凉的夜幕后边。


“不用了。”她伸手想要推开。


男人却执意将那罐子塞进她手心。


“谢谢。”她只好叹气。


冢本秀一比较怕冷,棉服、棉靴,手套与口罩在他身上整装完备。他将口罩取下来,看见上面的水汽有些已经变成粒粒冰渣,白气从成年男人口中喷出,是气势磅礴的好大一团。


身旁人呼吸却薄薄的。久美子,不,应该说是前妻,黄前女士吧。她总是这样平淡,在她身上从未出现了不得的波动和起伏,不过这样的女人又很令人敬重,她并非对生活全无感怀,那心中总会蕴含些可怕的坚持和信念,一朝暴露出来,秀一会立即感到巨大的落差,好像被妻子踩在了脚下,心有惶惶。


“丽奈昨晚发来消息与我说,这几年要出去发展,暂时不会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久美子不知他在想什么,只顾着自语,她用指尖抠开拉环,是可可牛乳的香味,那味道伴着热意突破着层层冷气向上,窜进她鼻间。


“丽奈……泷老师呢?”秀一其实想问,久美子你呢?


“丽奈说,泷老师的事情已经翻篇过去了……我啊,”久美子大概知道前夫在想什么,她站起来,足底已经冻得疼痛,迈动双腿走向栏杆的方向,站在与丽奈并肩眺望过的地方,她已是长发披散,俯首向下看满城灯色,背影显得萧瑟。她说,“我约你来是想告诉你,我会等她,等丽奈。”


“是吗。”秀一抬头望向因冰冻而更加澄澈的、散出点点星光的黑色夜空,叹道,“我总是搞不懂你和丽奈,就好像房屋里,墙壁之间隔着十厘米,那道缝隙我怎么都不能看清,也进不去。”


“这么说就有些恐怖了啊。”久美子语气轻松,好似真的被吓到一样,“听了这个晚上会睡不着的,你故意的吧?”


“喂。”秀一眯了眼睛,气氛毁了,他像被噎住一样看她,而后却发自内心地弯了嘴角——他曾经喜欢久美子的一点,就是她说话不怎么看气氛,恶劣得可爱。


如果她只有这样普通而恶劣的可爱,而没有将自己比得自惭形秽的优秀特质,他还会爱上她吗?而如果没有青梅竹马的过往,久美子是否从来就不会与自己产生关联?

秀一不禁迷茫,作为前夫他没有资格为此迷茫,而他却实在想弄懂,因为自己的联想让他更难受了。



“所以呢?不论多久都等吗?”


久美子的棕色长发在山风里、在他被自己呼出的白气遮掩的眼前摇晃着,她回头,头发像棕色的云,厚重也轻柔。


“嗯,不知道。”她微笑,显得很轻松。胳膊肘支在栏杆上若有所思地说,“太久的话肯定不会的,太久的话……那就是丽奈她不想回来了。”


“我知道了,”秀一也站起来走到她身旁,她的神态越发像丽奈,那个骄傲优秀又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他不禁对前妻吐露自己的心声,“总感觉你和丽奈一样,变得越来越高大了,怎么说呢,哈!是我追不上的那种高大吧……可能,这就是我们分开的原因。”


他自嘲后感到紧张,大高个子的身体佝偻了些,为了表现这是因为寒冷,他将双手揣进兜,不过久美子似乎没看他,疑了句“高大?”,才转头来用手掌比划在自己头顶,“我可是只到你这里那么高。”,她的手平平举过去砍到他的胸膛,手很重,打得他一个趔趄,好似在报复什么。


“喂!”秀一咬牙捂住胸口。


“分开可是你提的,不要怪到我和丽奈身上。”久美子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又笑开了,此时她才明了秀一心中某些自卑情绪,不禁叹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脊椎咯嘣咯嘣地呻吟,她将一只手搭在栏杆上,朗声向远处夜空道,“秀一你记住了——’春色无高下,花枝自短长’。你和我,还有丽奈,我们都一样,我们都只有一件事情要做。”


“什么?”


久美子向她展颜,年轻女人笑靥如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秀一闻言怔住,全身发麻:和丽奈脚步愈发趋同是事实,但是久美子,始终是久美子。


半晌后,他微微苦笑:“我可绝不会再等你了。”


“我知道。”久美子没有看他。


就这样断开吧。


正月的晚上来爬大吉山,且一点近路都不抄,我真是跟久美子一起疯了。秀一边想,边转头踏上下山的路。


不过久美子的禅语格言,大概往后过数个十年,他也难以忘记。


这些话让他明白,从此后二人的人生,就如并行列车,可以见证彼此的前行,却再难以有所交集。


26岁的年纪,离婚一周年。







秀一自认是个还算不错的丈夫,久美子作为妻子也无可指摘——虽然刚开始她并不愿结婚,说恋爱关系可以让她更自在。她更热心于在吹奏方面打磨自己,致力于在乐团站稳脚跟。两年前久美子将与自己结婚时,和挚友高坂丽奈起了争执,不,可以说是高坂单方面的指责。


在秀一看来,高坂总对久美子怀有过高的期待,“既然恋爱让你自在,凭什么冢本要你结婚你就结婚?!”高坂说话很过分,显得多管闲事,但既然是她说出来的,却也显得不那么过分。


挽着身着洁白婚裙的久美子时,他出神地想,如若不是丽奈还有个泷老师,她可能会来“抢婚”吧。自己像是被影子时时覆盖着,那是高坂丽奈的身姿挡住了光,在他头顶浇下黑漆漆的墨水——被俯视、控制的感觉,真可怕,真不好受。


不过,婚姻生活的琐碎之处也算可爱:久美子会因为抽烟的问题与他大吵,为她准备惊喜收不到任何感动回应,打扫的时候会抱怨他偷懒,使唤他这个大个子去擦玻璃。


他是个普通的男人,能与“普通”的妻子相守就是满足,对于生活的不可爱之处,他没有任何不满,可久美子却渐渐地摆脱“普通”,向他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一年婚姻真正的转折,要从一次下班后,公司部门的二次饮酒会谈起。

秀一有些喝多了,他与相熟的男同事一股脑倒出这些,看着新来的女同事为所有人添酒——那是成规。领导抱了白盘子在胸前,跳着莫名其妙的舞,丑态百出,男同事将清酒杯砸向桌面,拍拍桌子总结。


“哥们,还不是她没尽到妻子的职责吗?没有工夫要孩子?只是她自私而已吧?”


“谢谢。”秀一对那唯一清醒的女职员点点头,又对男同事摇摇头,他不愿再说,谈话如此发展下去他可能会暴起而将这男人撕成碎片。他想,自己愿意让久美子成为一个普通的职员,给男同事端茶倒水吗?


他不愿意的。


可普通人久美子,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优秀了,变得他不太认识了……他不明白……也不是说这样不好。


醉眼扫过满座倒得差不多的同事们:久美子脱离了这些,应当为她高兴才是。


秀一回家的时候,妻子已经睡着了,睡姿还保留着少女般的可爱。对了,秀一想,她明天还要出差去堺市集训。他干脆坐在床边的地板上,弓着背观察她,观察她年轻的、熟睡的脸颊。


久美子闻见浓郁酒气,她皱眉捂鼻睁开了一只眼睛:“干嘛喝这么多?”


“我们,要不要离婚啊。”


“嗯?”她只是眨眨眼睛,她的反应如此平淡,让刚刚后悔说出这话的秀一变得不那么后悔了。

秀一盘腿,酒精的刺激终究让他更清醒,他脑颅灼烧,一瞬后竟变得冰凉冷静,他抱怨般说:“我想,你可能不是很爱我的。”


“爱那么重要吗?”久美子张口反问,可丽奈的脸瞬间浮现在她眼前:爱很重要,丽奈这样说。这么清醒的她,自从与泷产生了嫌隙,最后也迷茫在爱或不爱的麻烦事里面了,久美子因此觉得,可能不是那么爱才是最好的状态。


“可能只有我需要吧。”秀一自嘲,其后假做无意地说出事实,“也可能只是我的妻子太优秀了,我觉得追不上,所以自卑了。”


“你知道明日香前辈的母亲吗?”久美子并没有仔细听他这句话,提起了新的话题。


“怎么?”秀一努力回想,数秒后终于对上号:那个戴着红框眼镜的笑面虎学姐,明日香,突然提她做什么?


“之前她反对明日香前辈吹上低音号,你想想是为什么?”


“影响学业。”秀一不假思索。


“不,是因为她太爱孩子了,”久美子手撑着床铺坐起来,避开点酒气,以手指梳弄自己的棕发,“她太爱孩子,所以想要以自己认为正确的路线来控制孩子的人生,结果你也看到了,如果太爱就会恨,对母女,对恋人,对夫妇来说都一样。所以,如果秀一想要分开的话,还是趁我们都没有对对方产生更多爱,控制欲和恨的时候,快点决定。”


一想到久美子会恨自己,秀一汗毛倒竖,这个女人看上去平静柔和,但心思却不怎样温良,如果恨起他来,可能会一辈子对他侧目而视吧。


“可以收回前面的话吗……”


“我已经记住了。”久美子死死凝视他。


意愿已经产生,怎么修补挽回都是无济于事,不光填不上对方心里的裂缝,自己的心意更是无法糊弄。


“等你集训回来,我给你答复吧。”秀一挠挠头无奈地说,他知道只要做出决定,不管结果如何,久美子都会尊重自己。


他们在这一点上总是心意相通。


几天后久美子集训归来,在JR宇治站接她的时候,秀一忍不住告诉久美子,就在这几天,丽奈来找过他,丽奈终于还是离开了泷老师。


“这样啊。”久美子淡然回应,她与丽奈的矛盾造成了很长时间情感的裂痕,秀一想,她只有自己了,如果现在说出离婚的决定,久美子是不是就孤身一人了呢?他下意识晃晃脑袋——明明她几天来一直等着自己答复,而她离开自己也绝对会变得更好,还是不要以“孤独”来揣测久美子吧。


“我还是觉得……我们分开比较好。”秀一假装向车站前的行人看去。


“嗯。”久美子低眼,拉了行李箱自他面前离开。



从今天开始,你就更自在地生活吧。秀一望着她的背影,发出长长叹息。



他们的离婚遭到一些质疑和反对,不过木已成舟,父母再怎样干涉,也不可能逆转他们共同的意志。且两人还是朋友,相见也不会如何尴尬,那其中的原因,大概是二人间并未产生久美子所说的仇恨。



或许久美子是对的。



一年后的正月,秀一终于还是首先转身离去在大吉山。


久美子啊,我可绝不会再等了。







丽奈说是远走他乡,却持续与久美子联系着。也许只要打破了隔阂,纵使距离变得更加遥远,心却能以当初割开的断面紧贴着重新生长在一起,她们如从前那般谈天说地。从丽奈那里,久美子第一次知晓伞木前辈的事情。


【伞木前辈到底比我们都前进了一大步呢,真是想不到。】


【所以久美子,我觉得我们都有这样的能力和勇气。】


【是吗。】


【改天,再一起合奏吧。】


久美子沉默了会儿,她翻遍所有软件里的表情贴图,也无法找到可以表达自己心意的那一个,怎么回答丽奈的请求?她都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合奏的那一天,也无法简单问出:丽奈什么时候回来?因为她知道,甚至连丽奈自己都没有把握。


而久美子这里,又有丽奈所追求的纯粹与专一吗?


少年时代,丽奈扒开她的“真面目”,将她从所有人身边夺走,那瞬间她的心也被丽奈握在手里,生杀予夺只能悉听尊便。丽奈和她约定要变得优秀,不然就杀了她,那么霸道可怖。丽奈,和泷老师之间明明有爱,却因她对感情纯粹性的要求,终于离去。


不仅爱情,只要是丽奈认定的事情,她都会义无反顾地坚持到底,对自己是这样,对别人也绝不手软。


她们能否胜任各自心中那微妙的期待呢?


久美子,只能等待时间给予彼此最终的答案。



【好。】她这样发去了信息。


喜欢扣9~

(第二版已修2020.3)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号被abdomsisn
号被abdomsisn 在 2020/03/08 07:55 发表

比起原著里最终归于平凡的久美子,果然还是这里拼命跟上丽奈脚步变得特殊的久美子更符合我的期望啊。原著里的太现实了

森派海姬一生推
森派海姬一生推 在 2019/05/15 09:50 发表

将自己从所有人身边夺走
我好喜欢这一句

木木_yqj
木木_yqj 在 2019/04/09 02:58 发表

虽然说有点煞风景的话不好,可是您不觉得您的文章过于留白了吗,或者说追求某种诗意而失去了故事的画面感,请注意您不是短篇,而是中篇,未来可能是长篇,这时候追求的就是故事的细节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您这个时间线有问题,您最好重新梳理一下,什么人物到什么点多少岁,做一个时间轴,如果说故事的穿插回忆跳跃让你混乱了,那么做一个故事的大纲会显得很重要。举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友幸的年龄,第二章说友幸7岁,第八章又说友幸3岁,还有久美子的年龄,按书里说的秀一和久美子26岁结婚,结婚两周年离婚一周年那就是29岁,而希美31岁,难道希美晚上学?久美子早上学?还是说秀一和久美子本来就不是同龄人,久美子比秀一大一岁?这些问题您最好能去查一下官方的人设,我提出来只是让您注意一下,如果您没错也无伤大雅。如果我的评论让您不开心了,您可以选择删除评论或者回复我让我自己删去评论,谢谢。

天理鹤情
天理鹤情 在 2019/02/14 23:28 发表

99999999999999!

零影乱
零影乱 在 2019/02/08 14:55 发表

999999

显示第1-5篇,共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