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前妻久美子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10 01:18
点击:3333
章节字数:28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要喝吗?”


大吉山顶,男人递给女人一罐热饮。


寒冷的正月,向山下眺望的时候,可以看见处处热闹的灯火。但,都不属于他们。在久美子眼中,刀风刮过,那些光亮就像被冻住一样,凝结在凄冷夜色里。


“不用了。”


男人却执意将那罐可可牛乳塞进她手里。


“谢谢。”


秀一比较怕冷,黑羽绒,棉靴,手套,口罩。他将口罩取下来,上面的水汽有些已经变成粒粒冰渣,白汽从口中喷薄,好大一团,但身旁人气息却薄薄的。久美子,不,应该说,是前妻,黄前女士吧。她总是这样,平平淡淡,没有波动和起伏。


“丽奈说,要出去走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久美子指甲抠开拉环,温热的可可牛乳香味突破着层层冷气向上,窜进她鼻间。


“泷……老师,呢?”秀一其实想问,久美子,呢?


“丽奈说,或许离开更好。泷老师……就过去吧。我啊,”久美子站起来,足底已经冻得疼痛,她迈动双腿走向栏杆的方向,在丽奈眺望过的地方向下看满城灯光,“我约秀一来,是想告诉你,我会等她,丽奈。”


“是吗。”秀一抬头望向因冰冻而更加澄澈的、透露出点点星光的黑色夜空,“我总是搞不懂你和丽奈,就好像房屋中,墙壁之间有隔间,我怎么都无法看见,也进不去。”


“这么说就有些恐怖了啊。”久美子语气轻松,真的被吓到一样,“我晚上会睡不着的,你故意的吗?”


“喂喂。”秀一眯了眼像被噎住一样看她,然后发自内心地弯了嘴角——他曾经喜欢久美子的一点,就是她说话不怎么看气氛,还喜欢挖苦他。


“所以呢?不论多久都等吗?”久美子的棕色长发在山风里、在他被白汽遮掩的眼前摇晃着,像棕色的云,厚重又轻柔。


“嗯,不知道。”她胳膊肘支在栏杆上,若有所思,“太久的话肯定不会的,太久的话……肯定是不想回来了。”

丽奈她。


“我知道了,”秀一也站起来走到她身旁,她的神色,越发像那个骄傲优秀又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但是久美子啊,始终是久美子,“我可绝不会等了。”


“我知道。”久美子说,没有看他。


自此,就断了吧。


正月的晚上来爬大吉山,我真是跟你们一起疯了。秀一想,然后笑了一声,转头下山。




26岁的年纪可以经历什么呢?长大,初恋,工作,和青梅竹马结婚,然后离婚一周年。

秀一自认是个还算不错的丈夫,久美子,也是个不错的妻子——虽然刚开始她并不愿结婚,说恋爱关系可以让她更自在。她要工作,要在吹奏上努力,要在乐团站稳脚跟。所以他们并不像普遍的夫妻那样,夫主外,妻主内,也不会拥有太多相聚的时间。

她是个怎么看起来都普通的女人,甚至是恶劣。会因为抽烟的问题和他吵架,为她准备的惊喜也收不到感动的回应,打扫房间的时候会抱怨他在旁边懒觉最终使唤他去擦玻璃。但久美子又特别吸引他,他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表面冷淡,还是因为她是自己的青梅竹马。


反观他自己,也是个普通的男人。普通的职员工作,普通的人际关系,在职场上有仰慕他的女性,得知他有家庭后也会瞬间退出——就是这样没有任何延伸吸引力的男人。


看着自己的妻子,学生时代还不是很出众的久美子,在决定进入音大、决定走上职业演奏家道路的时候,一步一步,他觉得自己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这么说不对,哥们,不还是因为冷淡没女人味,聚少离多,没工夫要孩子,对妻子没尽到的职责不满吗?”

和同事的二次会时喝多了,新来的女同事给他添酒,领导抱着盘子跳着莫名其妙的舞,一个相熟的男同事拍拍桌子总结。


“谢谢。”秀一对那个仍然清醒的女职员点点头。他想久美子可能也会成为这样一个普通公司的职员,从底层向上爬,给男同事端茶倒水是常态,普通人久美子,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优秀了,变得他不太认识了。也不是说这样不好,他醉眼扫过满座倒得差不多的同事们,久美子脱离了这些,应当为她高兴才是。


回家的时候,妻子已经睡着了,对了,她明天还要出差去堺市集训。他干脆坐在床边的地上观察她,久美子已经闻见浓郁的酒气皱眉捂鼻睁开了一只眼睛:“干嘛?”


“我们,要不要离婚啊。”


“?”她的反应如此平淡,让刚刚后悔说出这话的秀一变得不那么后悔了。


秀一盘腿,酒精的刺激终究让他更清醒了:“我想,你可能不是很爱我的。”


“爱,那么重要吗?”


爱很重要。丽奈的脸浮现在她眼前,这么深爱泷老师的她,到最后也迷茫在爱或不爱的麻烦事里面了,久美子觉得,可能不是那么爱才是最好的状态。


“可能只有我需要吧。”秀一自嘲,“也可能只是我的妻子太优秀了,我觉得追不上,所以自卑了。”


“你知道明日香前辈的妈妈吗?”

“怎么?”秀一努力回想然后终于对上号,那个戴着眼镜的笑面虎学姐,明日香。突然提她做什么。


“之前她反对明日香前辈吹上低音号,我觉得她太凶、太不解人意了,”久美子叹气,“一个离婚带着孩子、和丈夫有仇的女人,现在看来,太可怜了。”


“你不会有孩子了吧。”秀一愣住。


“想什么呢你。”久美子坐起来避开点酒气,“我是说,如果太爱就会恨,所以如果秀一想要分开的话,还是趁我们都没有对对方产生恨意,没有产生更多牵绊的时候,快点决定。”


一想到久美子会恨自己,秀一汗毛倒竖,这个女人看上去平平静静,如果恨起来,可能会一辈子对他侧目而视吧。


“可以收回前面的话吗……”


“我已经记住了。”


意愿已经产生,怎么修补挽回都是无济于事,不光填不上对方心里的裂缝,自己的心意更是无法糊弄。


“你集训回来,我给你答复吧。”秀一知道,只要做出决定,久美子就会同意。



在车站接她的时候,久美子邀请他去登山。在大吉山顶的观望台,她说,从这里开始,是她梦想放飞的序幕拉开,她第一次想要成为“特别的人”。

是丽奈的影响,他知道。


他忍不住告诉久美子,就在这几天,丽奈终究还是离开了泷老师。


“是吗。”久美子淡然回应,秀一不禁想,如果现在自己说出自己的决定,久美子是不是就孤身一人了呢。

他下意识晃晃脑袋——久美子这几天一直等着自己。


“我,还是觉得,我们分开更好。”


“嗯。”


从今天开始,你就更自在地生活吧。秀一在心里说。


“我们这样还挺新新人类的。”久美子总结,然后头也不回地踏上下山的路。



毕业一年过后结了婚,到现在刚好两年。说离就离,把父母朋友吓了一跳。秀一表示两人还是朋友。实际上确实还是朋友,因为并没有仇恨。



一年后的正月,他终于还是首先转身离去。没必要再等了,因为久美子,已经不是孤身一人。她有丽奈,至少现在,她有丽奈。


久美子啊,我可绝不会再等了。




丽奈持续与她联系着,从丽奈那里,她知晓了伞木前辈的事情,多年前,她曾为伞木前辈和铠冢前辈的爱恨情仇操碎了心。


——诶?这样的形态还真的少见,伞木前辈真是一个强大的人呢。


——我觉得,她之所以不迷茫,正是因为她并不觉得自己强大或可怜。


——怎么说呢,丽奈?


——只是忠于自己生活,把不痛快都抛开。


——是吗……


久美子沉默一会儿。


——所以久美子,我觉得我们都有这样的能力和勇气。


——改天……再一起合奏吧。


久美子没有回答她的决心,她想如果丽奈始终不回的话,自己可能也会无法等待。那一头也不再传来讯息,她知道丽奈对她自己也没有把握。


爱很重要。

丽奈,她不会有任何屈服吧,关于这一点。

而且她始终需要的是更纯粹的、更专一的爱,就像少年时代她扒开自己的“真面目”,将自己从所有人身边夺走;告诉自己要一起约定变得优秀,不然就杀了自己;就像她和泷老师之间明明有爱意,却因为她对感情的更高要求而失望离去。


喜欢扣9~关于久丽其实希望可以听到更多意见,小说就是合理意淫,所以希望尽可能合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森派海姬一生推
森派海姬一生推 在 2019/05/15 09:50 发表

将自己从所有人身边夺走
我好喜欢这一句

木木_yqj
木木_yqj 在 2019/04/09 02:58 发表

虽然说有点煞风景的话不好,可是您不觉得您的文章过于留白了吗,或者说追求某种诗意而失去了故事的画面感,请注意您不是短篇,而是中篇,未来可能是长篇,这时候追求的就是故事的细节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您这个时间线有问题,您最好重新梳理一下,什么人物到什么点多少岁,做一个时间轴,如果说故事的穿插回忆跳跃让你混乱了,那么做一个故事的大纲会显得很重要。举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友幸的年龄,第二章说友幸7岁,第八章又说友幸3岁,还有久美子的年龄,按书里说的秀一和久美子26岁结婚,结婚两周年离婚一周年那就是29岁,而希美31岁,难道希美晚上学?久美子早上学?还是说秀一和久美子本来就不是同龄人,久美子比秀一大一岁?这些问题您最好能去查一下官方的人设,我提出来只是让您注意一下,如果您没错也无伤大雅。如果我的评论让您不开心了,您可以选择删除评论或者回复我让我自己删去评论,谢谢。

天理鹤情
天理鹤情 在 2019/02/14 23:28 发表

99999999999999!

零影乱
零影乱 在 2019/02/08 14:55 发表

999999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