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伞木君的期盼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11 21:49
点击:2739
章节字数:29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乐器店内的大号旁贴了一张脸,孩童的嫩白脸颊在大号粗壮结实不可撼动的号体上变形,眼角被拉成细细一条,万分滑稽。


“店员先生。”奶音拖长了,有些羞怯的样子。

在店员小哥对着他长达二十分钟的观察后,这孩子终于说话了。


“有什么需要吗?小朋友。”小哥从柜台走出来。店里还没什么客人,这个人偶娃娃一般的小男孩已经背着比他还宽的书包趴在各式各样的古典乐器前看了许久,不时嘴里还拼写着它们标牌上的假名,实在稀奇,他不禁想逗他玩玩。


“这个,チュー……pa……真的可以吹吗?好重的样子,抬不动吧……”

“是チューba啦,大号,这’バ’是浊音,”店员在心里笑死了,真可爱,“当然可以吹,你长大就抬得动。”


“啊!”小孩儿想起此行的目的,迅速脱下书包跪在地板上翻找起来,店员看他找得起劲,不禁好奇伸头去看,见他小手从夹层里轻轻摸出一个帕子,打开来,是一个哨片。


“妈妈只让我带一个出来,怕我弄坏。店员先生,”他摊开手问,“这个,是双……双……”


“双簧管的哨片。”


“双簧管!”他惊喜地叫出声,“对,就是这个,我想学!”


店员直起腰皱眉看着他,语气调笑:“你找了半天,就在找双簧管啊……在这呢。”他指指靠后的架子,铠冢姐姐演奏出忧郁清丽声音的那种黑身银键的乐器,标牌上写着“双簧管”。众多光芒满目的乐器中,它的身姿在友幸看来,是这么神秘而高贵,带着不可逼近的冷艳风采。


“你年纪太小了,再大一点才好学。”店员实话实说,将手插在口袋里,和友幸对视两秒,又转过头看那把漂亮的管乐器,“它是公主一样的角色哦,在乐器里面。乐团里演奏双簧管的,都有很重要的地位。”



友幸眯起眼睛,听着店员先生如梦似幻的音调。

“……乐团演奏前都要靠它调音呢……也可以说是最难学的管乐器吧。”


店门被打开,洪亮的男声响彻室内:“天气越来越热了啊!”


“啊呀,欢迎光临,柴崎老师!”店员热切地打招呼,“今天心情很好啊!”


来人须发花白,身体看起来很硬朗,健步来到他跟前,是个精神的老头儿,他对小哥亲切道:“青见公司,知道吗?答应以平时合作价格的85%和我们院系合作了,院系省下不小的开支啊!本来要出动主任去谈,谁知道几乎没费劲就敲定了。”


那不是妈妈的公司吗?友幸支起耳朵听却没有作声——妈妈总不让他声张的。


“音大就我们系里缺指导双簧管的老师,这两天也敲定了音美的首席,说乐团的签约快期满了,有意向来我们音大。真是好运一件接着一件,休日真的要去天满宫还愿啦!”


音美……那个首席……不是铠冢姐姐吗?


这么一来,都是自己身边的事情了?友幸一阵激动。


“哎呀,中村,这是谁家的孩子?”


小哥擦拭着收银台,看了友幸:“不知道,说想学双簧管。”他看着柴崎饶有兴致地走近那小男孩,弯腰打量他的身高,又盯着那制作得很细致的哨片足有半晌,脸上皱纹挤在一起,挂着慈爱的笑容问他:“怎么想学这个?”


“我……看了演奏会,很喜欢双簧管。”


“真有眼光。”柴崎松苍老却优雅的手摸他的头顶,沉静嘉奖的语调响在上方,友幸感到温暖,咧嘴露出自己的豁牙腼腆地笑起来。


“你用嘴唇包起上下牙齿,不要咬它,喉咙放松,试试可不可以吹出声音。”柴崎蹲下身,面前的孩子看看他,紧张地拿起那片小东西,嘴唇吃紧地压住它的上端,整个双颊和下颌因费力而颤抖,他的眼睛看着自己鼻尖方向,夹着哨片的两指因为专心而出汗,柴崎不禁也随着专注起来,屏息凝神之间,他听见一声尖锐而磕绊的短促音调从哨片口窜出回响在整个店铺,一旁的小哥被震得扶住了柜台。


“哦哦!”柴崎看着被自己吹出的噪音吓懵了的友幸,却是兴奋异常,“你第一次吹吗?你叫什么名字?”


“嗯……友幸……”友幸捏着哨片,为那声噪音沮丧,“伞木友幸。”


伞木……好熟悉的姓氏。柴崎没顾得上思考这个,他用手握住友幸的小胳膊:“你可以学,孩子,如果有条件的话一定要学。”


“第一次就能吹响它,已经很厉害了,”柴崎安慰他,“双簧管和你有缘呢!”


天色倏然间暗下去,友幸的眼底却闪烁难以抑制的激动和欣喜生发出的光泽。他的小脸上满溢着希望,像挖掘到宝藏的矿工。柴崎慈祥地笑,好似看见童年的自己,面前的小男孩邂逅梦想的时刻被捕捉在他眼中,这是多么幸福的场景。





和室是伞木女士在家处理工作的地方,相当于书房了。友幸被妈妈催促着去泡澡,而小家伙是心不在焉,每过一会儿就来推开格栅门偷偷瞧她。妈妈伏在小几前的姿态认真又专注,他不好意思打扰,心里的问题又不吐不快。伞木女士总从笔记本前抬起头看他,这时他就躲开,但那纸屏怎挡得住他的小身影,一举一动都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喂,对,是的,交货很顺利……”伞木女士用笔帽戳戳桌面。


“嗯,好的那我们再联系,哦对了,帮我安排一下七月中的行程,要出国一趟……对,护照,是是。”伞木女士在备忘录写下几行字。


“妈,叫爸爸接下电话,嗯,是要回去……对,还要带一个人……是的,五月底……”


终于结束了一系列公务私务电话,她敲敲桌子:“友幸,进来。”屏外的小个子在缝隙间眨了眼睛,拉开门踢了拖鞋赤脚走上叠席。


“妈妈,”他迫不及待地问,“铠冢姐姐要在这里的音大做老师吗?”


伞木女士沉思片刻,问他:“那友幸开心吗?”


“嗯,”友幸跪坐下来,伞木女士给他剥了块巧克力,他含着糖郑重其事地点头,“我想跟铠冢姐姐学双簧管。”


“喜欢铠冢姐姐吗?”


“嗯,当然了。”


“伞木君。”伞木女士沉默着观察儿子一会儿后,突然很严肃地叫他,“妈妈有一件事想要和你商谈。”


友幸腰板也直了,肃然危坐,以爷爷教导他的礼仪端端正正地听母亲说话,这可是他第一次被当成大人看待。


“嗯,母亲。”他说,心里飞快地幻想起来:妈妈公司倒闭了,哪个亲人生病了,自己有超能力?不不这个就有点……


“你介意,铠冢姐姐做你的妈妈吗?”


“妈妈……”友幸瞬间眼泪就涌出来了,“妈妈你怎么了?!你是不是生病了?”

他哭着却不敢上前抱他的妈妈,因为爷爷说在重要的时候守住礼仪的才是真正的男子汉,所以他始终手放在大腿上坐得规规矩矩。这可把伞木女士弄得傻在当场,她赶紧上前将友幸抱着,哭笑不得地解释道:“不哭不哭,妈妈没事,不是让铠冢姐姐做你的新妈妈,是……是要做你的第二个妈妈。”


友幸的鼻涕眼泪被伞木女士揪着纸巾揩去了,他抽抽涕涕地,因恐惧抱紧伞木女士的肩膀,感觉到妈妈的气息包围着他后才安定一些,他小脑袋抵着伞木女士的脖颈处,努力思索后抬起头问:“是干妈吗?”


“是这样,妈妈呢,想要和铠冢姐姐结婚,不是干妈,是真正的妈妈。”伞木女士说。


“结婚?”友幸听过班级里的女孩起哄两个形影不离的男生结婚,知道原来同一个性别的人是可以在一起的。在日本的一些地方,已经可以签订契约成为伴侣。

虽然他喜欢的是女孩子没错,并没有考虑过这些。


“妈妈也喜欢女孩子吗?”


“妈妈……只喜欢铠冢姐姐,”伞木女士很紧张,实在不希望儿子因此陷入迷茫,“铠冢姐姐,也喜欢妈妈的。”


“结婚以后,会和别的爸爸妈妈一样,一起住吗?”


“嗯……是要一起住的。”


“我有两个妈妈?”友幸再次确认。


“抱歉不能给友幸一个你一直期望的爸爸了,”伞木女士爱怜地瞧他,刮他的鼻梁,“但你的两个妈妈都会特别爱你。”


“那……”友幸斟酌了一下,“我同意了,妈妈。”


他伸出手来,模仿和妈妈商谈握手的一干合作者,伞木女士也顺势握住他的小手,听他庄严地说:“我很开心,妈妈。”


“妈妈,也很开心,伞木君。”


拥有双妈,人生赢家。喜欢扣11~·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iVanhoe
iVanhoe 在 2019/09/27 22:10 发表

在学乐器的表示下颚颤抖太真实了

木亚小雪
木亚小雪 在 2019/09/14 08:34 发表

111111111111111111

1814998898
1814998898 在 2019/07/26 18:11 发表

11111111

纵使三度落日
纵使三度落日 在 2019/05/04 00:17 发表

1111111111

luosamg
luosamg 在 2019/02/11 10:25 发表

11111111111

魚肉
魚肉 在 2019/02/11 01:59 发表

111111111111111111111

居酒屋的嘤嘤怪
居酒屋的嘤嘤怪 在 2019/02/11 01:33 发表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文献里亚
文献里亚 在 2019/02/11 00:38 发表

11111

南山肥宅
南山肥宅 在 2019/02/10 22:08 发表

1111111

显示第1-9篇,共9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