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高坂不迷茫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08 11:23
点击:3062
章节字数:313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妈……妈妈……妈妈……”


“对哦,妈妈。”伞木女士蹲在超市货架前的时候,被儿子的小肥手揪住了马尾,她灵活地抚开友幸对自己发丝的纠缠,继续对着一系列花花绿绿的幼儿用品细致研究,然后终于失去了耐心,全品挑价格最高的添进了购物车。


“哎呀,做一个勤俭持家的主妇真是难。”她眨眨眼睛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两句,向食品区去了。


来东京推广产品的一年整,伞木女士的工厂已经小有起色,特别是和大学、高中的社团合作的想法得到实施后,借助广大学生群体口耳相传的力量,电子乐器的销售渠道进一步被拓宽,东京营销部也基本稳固下来——虽然还称不上是个正规完整的公司,但至少也初具雏形了。

又是一年正月,公司放假,伞木女士也得到了短暂的休息:采购、陪伴儿子、迎接父母的到来。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的悠闲了呢?大概……从自己提出要闯出一番天地开始吧。


都是自己的选择。


“妈妈!想要,草莓牛奶。”友幸指着乳品区,断断续续表达自己的愿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眼神也尤其清澈聪慧,伞木每瞧一次心就化一次。她对友幸有些愧疚,他长到三岁这么大,不是陪着她工作,就是托付给奶奶看管,她甚至饭都没给儿子做过几次。

“我看看,友幸不要急。”糖分和蛋白质是首要考虑因素,赏味期也是,还有品牌的信誉度。


冷不防,伞木被货架前一个端详着抹茶牛奶的女孩吸引了眼神。那女孩打扮很时尚,毛呢大衣和黑色长筒靴,内里贴身毛衣看起来暖和又舒适,可以衬托她饱满好看的胸型,棕红围巾搭在购物车把上,右手小指套了个银戒,对方的目光定在她身上时,两人同时开口了。

“高……坂?”

“前辈?”


高坂仿佛受了惊吓,不是很擅长打招呼和寒暄的她,看见伞木前辈面前购物车里的幼子,顾不上礼貌,上上下下把伞木瞧了个遍。

伞木今天没有太打扮自己,衣服是普通的冬日搭配,高腰裤、尖头皮鞋、衬衫、针织衫和短款羽绒服,在高坂丽奈看来,只是十年前的伞木学姐塞进了一身常服里,好像脸削薄了点,其余……马尾,朝气蓬勃的表情,一看就是善于交谈的气质……都没有变。


“啊,这是我的孩子,叫友幸,”伞木将仍然张望着草莓牛奶的友幸抱起来,“友幸,来打个招呼,这是高坂姐姐。”


高坂的各种猜想彻底破灭,她盯着小男孩的大眼睛和眉毛,果然,和前辈这么像。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伞木前辈,不可能这么早有一个看起来已经三四岁的孩子。


“高坂……姐姐,好。”


“要说’初次见面’哦,友幸。”


“不不,不用了。”高坂看见友幸扶着小脑袋为难的样子摆摆手,直奔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前辈,您现在在东京住吗?”

她突然想起什么,三年前的夏天回北宇治看望老师时,不光自己没有去,听久美子说,伞木前辈也没有去,说身体不方便,当时她只当前辈是生病了,现在想来,是因为生孩子吧。


“哦……暂时吧,之后还要回去大阪。”


“大阪是……”前辈的家不是在京都?


“嗯,”伞木收回了她惯常的公式寒暄,她知道自己这个学妹向来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直性子,看得出来高坂对自己的事情颇为好奇,“在大阪有个总工厂,之后正式建立公司还是打算在那里。”


前辈不是主妇,有自己的事业,这才稍稍符合了高坂心中伞木前辈的形象。


友幸想伸手去抓高坂黑亮顺长的头发,被伞木轻柔挡了回来:“不可以抓女孩子的头发哦,知道了吗友幸?”


“知道了,妈妈。”友幸点头,两只小手扣在一起,然后抓住妈妈的衣襟。被妈妈抱着的机会很少,这时候,他总是格外乖巧听话。


高坂定定看了友幸花朵一样的脸,幼儿太可爱,总是男女不辩的,她想,若是自己结了婚,估计也会有一个这样惹人喜欢的孩子。曾经,她也有过这样的愿望。

“高坂在东京是……”


“嗯……散散心吧。”她说,“乐团放了假。”


是吗,高坂也年纪轻轻就顺利进入了乐团啊,一定是个优秀的小号手吧。伞木笑了笑,她想起一个人。她看着高坂那张从高中时就已是非常出众美丽的、成熟的面容,现在透着一些忧虑,好像迷失在什么里一样。

“今天打算给友幸做饭吃,正好买了很多食材,要来我家坐坐吗?”


她看出,高坂有些话想要说,有些问题想要问。伞木在商界打拼,在各种人之间斡旋,高坂的小心思,她还是看得出的。


“那……承蒙前辈关照了。”高坂鞠了一躬,很是正式。


“没什么没什么!”




“我回来啦!”友幸学妈妈的声调念着,伞木按动开关,从玄关到茶室的灯光亮起来,高坂小声说了声打扰了,进门脱了鞋悄悄环顾,她没有见到男主人,也不便多问,只是在沙发上坐下。


伞木安顿好友幸看动画后,见高坂坐得笔直,擦擦手说:“哦,只有我和友幸两个人,高坂你不用拘束,对了,要红茶还是咖啡?”


“尊先生……”


伞木一咧嘴,活泼地对她说:“那种人,没有的哟。”


动画片的吵闹声隐隐约约传过来,就像是小时候置身温暖舒适的家里,高坂微微愣神。


“啊,对不起。”


“我不是那个意思哈哈,高坂你不要误会,没去世或是离婚什么的,只是单纯的不需要,所以不存在而已。”伞木的表情真诚又深邃,高坂才终于明了,年轻的、拥有自己事业的单亲妈妈,这样独立强大的形象和记忆中那个领导者的伞木前辈的形象重合在一起,才变得没有违和感。

“不需要,所以不存在吗……真的很有前辈的风格。”


“何必把自己拘在婚姻里呢?”伞木端上一杯咖啡,轻轻放在高坂面前的茶几上,托盘里细心搭配了糖包和奶油球,“我觉得不需要,那就不要好了。”


“我啊,在职场里因为是女人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本来对我表达好感的男同事因为职位之争第二天就反目成仇,讽刺吧——虽然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是必然的事情,还被父亲数落不结婚没有家庭和寄托……但是,我终究还是自己做出些成绩来,也有了友幸这个寄托,所以婚姻、丈夫,这真的都是必要的吗?在我看来不尽然。”


“我之前一直爱着一个人……也有过结婚的愿望,但是,总是有不痛快的地方,越想……越觉得难受。”她将咖啡杯捧起,暖意从掌心蔓延到全身。


只这一件事,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介意的话,就不要管它。”伞木叹了气坐在她身边,“愿望这个东西是很执拗的,起因的欲望可能因执着被无限扩大了,当你得不到的时候,就只能让自己更痛苦。不如专注在自己身上,做自己认为合心意、正确的事。不要管它,放开它的话,或许更能看清自己为何想要、又是不是真的想要。”


“你很优秀,高坂,一直以来真的很优秀,”伞木感叹,“你的人生,因果不该只凝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接下来的现在、未来才真的属于你。”


这话,是说给高坂听,其实,也是说给伞木自己。


“前辈……”高坂的心仿佛突然明亮起来,她锐利而美丽的眼睛看着伞木,指尖扣紧了手中荡漾着暖烫咖啡的瓷杯,“谢谢你,希美前辈。”


“嗯,丽奈,”伞木希美舒展开笑容,起身向厨房去了,“做饭做饭!”


高坂丽奈饮下一口苦涩但香浓的黑咖啡,唇齿留香,她也站起来道:“我来帮忙吧。”


“那怎么好意思,你是客人嘛。”


“让前辈一个人准备才是说不过去呢。”丽奈久违地微笑。


“妈妈!我要汉堡排!”友幸甜丝丝的童声从屋内传来。


“在做了哦!”


两人相视而笑,希美虽不知道丽奈究竟为谁烦恼,但她知道,那自信笃定的神态,必定是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和目标。



——久美子,我有话想和你说。


——嗯,说吧,我在。


还是老样子,那么迁就她,实际上性格比自己还难搞的久美子。丽奈的嘴角扬了扬,自己都没有察觉。

屏幕的薄光在她脸上映出一片白,侧躺着,相隔千里的讯息通过遥远天边的卫星转接传送。丽奈的表情一会儿严肃一会儿舒展,中途还掉下几次眼泪。末了她将手机停在胸口,光线隐没,伴随着她深长颤抖的呼吸,房间内除了黑色的空洞别无一物。


一通电话打过来,吓跑室内的寂静,她知道定然是久美子,她将手机贴在耳旁,然后双手交握放在胸前,像死去的公主等待着王子的亲吻。


“丽奈你……去更远的地方看看吧……不论你走多远,想要回来的话,我都等着你。”


静默,然后微哑的嗓音响起:“久美子,谢谢你。”


“嗯。”对方挂断了电话。



久美子,对不起。


喜欢,扣8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teey2003
teey2003 在 2020/01/27 21:58 发表

8888888888

烟花千夏
烟花千夏 在 2019/02/08 08:20 发表

88888888

jinnih17993
jinnih17993 在 2019/02/08 00:34 发表

88888888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