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一次吻你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3-27 09:25
点击:4083
章节字数:24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晴阴不定、反复无常的恼人春日里,四层楼窗外,云空已闷了大半天。这瞬间倏然被几束阳光做的琴弓拨开成线,金弓在这云做的弦上拉响气势恢弘的咏叹调。


昼光游动,蓝空乍明,滚滚白云线化作了一场春日急阵雨。


霙双目水润,脚尖立不住身体,几乎向后倒去。



希美眼疾手快地揽住她后背,“霙!”她半惊半笑地将她扶起坐在自己身边:“好危险,吓到你了吧。”


霙口唇微张,什么话也说不出,只能很快却不规律地,一下下眨动那双眼睛。


希美并不忐忑,她知道,霙会因她的话而不决惊慌,自己也可能很久都得不到答复,可是没关系,霙的犹豫不是因为不想,不是因为讨厌,而是因为霙……实在是太喜欢自己了。


她明白的。


签订名为婚姻的契约,说是她这几秒内的临时起意也好,说是她十数年来经营铺垫的蓄谋已久也罢,只是此刻再也不想要放开这双手——如果彼此的心意已经不需要试探和猜测,她想用比对待任何事都雷厉风行的态度,紧紧地拥抱、呵护手中这抹比青空还要湛亮的蓝色。


雨势疾来疾去,不过半分钟的工夫,玻璃状的天空便完全晴朗,蓝色连成一整片,透过窗,侧映在希美的眸底。


群青尽染。



一瞬间,霙逼迫着自己给出答复,心急如焚:绝不要再因为自身的踟蹰而错失了希美。 一定要……一定要好好抓住。


她挨近希美,仿佛被巨大的力吸引。眼前那鼻尖和嘴唇的轮廓线无比清晰,霙感觉到窒息,喉咙和气管几乎停止了工作,眼睛半眯,她不敢完全睁开,双手无处可放,只好按向座垫。手心汗水盈盈,会议室的真皮沙发在她掌间打滑。



“霙……衣服要皱了哟。”



霙回神转头,滚烫欲烧的脸颊蹭到希美温凉耳侧,才发现自己果真“抓住”了希美——她抱着她,揪紧希美后背西服。霙忙将两手松开。

希美嘻笑一声,呼出的气息包裹了霙的头发,她见霙这样慌张难为,心有不忍,欲开口:不那么快回复也可以的,是我太大胆了,抱歉。


霙却抢着回答:“想,想要!”她面对着希美,有一点点距离,是她所认为的郑重的距离,“结婚……”


“和希美。”她大喘气,“……以后,可以和希美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旅行,一起看友幸长大,一直一直,和希美在一起。”


希望,各自十四年来走过的道路可以成为彼此的归途,希望用同样的步调前行,希望以并排的足迹共同描绘童话的结局。


“霙,”希美感动不已,将她的手牵过来,抚上已降落于自己胸前的小银鸟,她心中翻起爱恋的细碎波浪,不禁由着心绪轻声说,“想要吻你。”



キスしたい。



我喜欢你,想要吻你。这份心情飞跃蓝天的时候,每一根羽毛都因欣喜而颤动,万物在如平静湖面的心境上清清楚楚倒映着。这生命中初次、唯一,而重新握在手中的爱情,此刻让她们看见了整个世界。


香甜的气喘、温和的点拨,从嘴唇来到湿润舌尖,带着轻羞抵触缠绵。


如果脑中轰鸣可以响彻此刻的湛蓝天幕,那足可以盖过春蛰时第一场雨前的惊雷,足可以比过烟花升空爆裂绽放的巨响,这份依存和爱恋被埋藏了那样久,如今挖掘出来,依旧流溢着最美妙的光彩。


因为一颗宝石,总不会褪色。






“我开动了。”名为铠冢霙的前辈面对食物郑重其事地自语。她这人几乎可以用“离群索居”来形容,连吃饭也总独自寻到某个角落去坐着,默默然没有动静。


她吸引到中岛洋太郎的注意,是在他作为长笛手被选入“音美”后不久。起初双簧管首席的光辉和才华并没有怎样打动他,不过向那舞台前的焦点凝望愈久,他就愈发有了好奇,因为与聚光灯下的闪耀不同,走下舞台的铠冢霙无论坐在哪儿,都可以和背景融成一体。这样不起眼,可能是因为她太过安静了。


他自被选入乐团开始到现在的四年间,渐渐被她的独特所吸引。


她大方承认自己的独身,却鲜少主动参加聚会,甚至不怎么同别人说话,大多闷在练习室与自己的房间,避开外界熏染。洋太郎想,铠冢前辈也许只是对孤独恬不为意,所以不打算如何改变。而他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人,她如玻璃球里的永生花,静美,停滞了自己的时光。



一次在西班牙马德里站的巡演后,铠冢前辈照旧未参加聚会,他不知怎么也从那边逃开,只是彷徨街头,不知自己在寻觅何物。


街对面的小餐厅安装着整排落地窗,其上挂了红色遮雨棚。傍晚时分天空覆上黑蓝,棚边缀的一排电灯泡闪了几下,骤然点明亮黄色。他发现,从远处那头数起的第三盏没有一同亮起,暗淡缺落。


他向其下移去目光,竟忽然看见铠冢前辈的身影,她独自坐在那盏坏灯下窗边的位置,服务生走过来,为她端上一整锅通心粉或是海鲜饭。


他悄悄踱步躲到路灯柱后面看得入迷,跟踪狂般的处境让他窘迫又激动。那个安静的女人,她条理分明,一勺勺不紧不慢地吃着,吃得很香,披肩发落到肩前也顾不及用手拨起。那时,因满足而焕发出光彩的她的面容如此耀眼。洋太郎终于在那侧颜中看到了幸福。


如果可以让他每时每刻看到这样的铠冢前辈,洋太郎想,他会非常快乐。



“铠冢前辈,神乐坂那边新开了一家很棒的松饼店,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去吗?”


“什么什么,哪一家,叫什么名字,洋太郎请客吗?那我也要去!”同在长笛组的久信上前来勾肩搭背,完全没有眼色一般。


女人刚结束一轮基础练习,眼光回到面前谱架上几秒,再抬头看他,还是如平时一样无表情地眨眼睛,轻声说:“我就不用了,你们吃得开心。”


“铠冢前辈……”

洋太郎攥紧手中长笛,话音被乐团指导打断:“合奏练习开始。”


“你这家伙,先在长笛的竞选赢了孝太,和铠冢前辈合奏solo,再顺理成章邀她出去才是上策,操之过急小心吓跑了她,蠢。”久信偷偷在他耳边说话,用胳膊肘戳他肋骨。他自以为高明的语气十分讨厌,不过洋太郎确实不比他头脑机灵,被嗤笑也只能乖乖认下。


他还记得那时正准备东京演奏会,节目单里有支曲子比较特别,名叫《利兹与青鸟》,讲述了少女间略显悲伤的故事。


选曲也有铠冢首席的参与,据说是她挑选推荐了这支曲子。身为故事主人公的两位“少女”分别由长笛和双簧管扮演,意味着主角不止双簧管,还应有一支长笛,乐团为了演出效果,非常希望展现首席铠冢霙与女长笛手于舞台中央并肩而立的景象,可不巧,音美没有女长笛手。


吹奏长笛的洋太郎更加鼓起了干劲,为了被选上与那女人合奏,他没日没夜地练习。


喜欢她。



“参与竞选的长笛手,先到左边稍坐,按照佐藤孝太、中岛洋太郎、青川介、桐生茂的顺序,每人与首席合奏一次第三乐章与第四乐章中的选段。那么,辛苦首席,中间会留有休息时间。”


铠冢平静地点点头,她专心摆弄清理簧片的白羽毛,食指与中指捏着捋过细密毛丝,将它们顺平,洋太郎看得心荡神驰,那指尖挤压出的颜色,在他眼中鲜艳过蔷薇花瓣。


劲敌佐藤孝太坐在她身边——那位置,自己说什么也要得到。


佐藤孝太的长笛具有明显的法国学派风格,富于色彩变化,情感集中,却能够丢掉多余的颤音和肢体动作,显得流畅天成,他也不吝摆出留洋时进入大师班学习的经历,常故意秀弄那些典型技巧。略带匠气,不过无伤大雅。洋太郎觉得这样自傲的天才很讨厌,但自己确实不如他才华横溢,被比下去也只能乖乖认输。


这次他有足够的决心,不过他也只能抱着决心硬拼罢了。这几乎必将夭折的信念落在他并不算阳刚的身体之中,将他烧得滚烫,热气从紧锁喉间的领口丝丝冒出来,让他联想到切腹武士自腹腔流出了温热肠子的景象,他的联想让自尊在此刻急剧上升为一种至高无上的东西,似乎不成功,便自刃的事也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敌人是佐藤孝太。


铠冢与佐藤的合奏结束,趁着乐团的同事们在讨论感想,洋太郎深呼吸登上舞台,坐在铠冢身边,他假意准备自己的曲谱,仔细观察她,却发现些不寻常的东西:铠冢面前折叠谱架上的谱子有些老旧,不是统一发的那册,塑料壳边缘磨得泛白。


她翻了两页,透明塑封纸的声音哗啦啦地响,洋太郎突然眼前一亮,指着其上一个小小的、伴随着清秀字迹的蓝色涂鸦笑说:“这是铠冢前辈画的吗?好可爱的小鸟。”


铠冢摇头,长睫扇动两下,眼神便有些复杂了。


“那是……”


“喜欢的人。”铠冢非常直白。中岛额头掉汗,手脚冰冷,他听出那语气融合了太多不舍、依恋和珍惜,根本不用自行举刀,那些感情化作白刃直接刺来剖开了他。

她的指尖触碰那羽展翅的蓝鸟,眼中之色美极,再腻着指腹抚摸过那清秀的字迹。


【飞吧!】



洋太郎举起长笛,被割了声带般,不再说话。


喜欢的人:让她展翅,放飞这般才华和美好的人。


敌人哪里是佐藤,谁赢了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只青鸟,早已有了她为爱放手的利兹。


他吹出的音调虚浮不定,毫无水准。指挥皱了眉,仿佛几次想要中断合奏,他为了面子只能稍微振作起来硬撑,拖拖沓沓直到合奏终了时,他已是大汗淋漓、虚弱不堪,仿佛死过一回了。


佐藤孝太在选拔中胜出。




前几日下午,洋太郎奋力呼唤了和光乐器店前的铠冢前辈。他知道自己在嫉愤、在慌不择路地采取行动。因为他从没见过她这样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她原来也会凝视宝藏一样看着谁,原来也会躲避开眼神羞涩地说话,原来也会像电影中演绎出的爱人间的私语般,呼唤另一个人的名字……


虽然不可置信,但那个漂亮挺拔的女人,就是涂鸦和字迹的主人吧。


是美丽的鸟儿从眼前飞走,却无法伸手触及的痛苦和不甘,他心里明白,那鸟儿根本不属于他,她的欢喜哀愁,她的一切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现在青鸟落下了,落在利兹的掌心。






霙的嘴唇红得闪亮,舔咬让唇瓣变得微肿,比平时要丰润又脆弱过许多,希美低眼偷看腕表,惊讶此间竟持续过了半个小时几乎不断的亲吻,对彼此的纠缠虽然还存着初次羞涩,并没激烈到忘情,但也颇有些至死方休的气势。


二人呼气急促,霙眼前星星点点地闪着,缺氧晕眩,唇瓣有些痛,更多是痒。涎液还残留在嘴角,她任由希美为她揩去。


“这样糟糕了。”希美笑着以拇指抚摸过自己的“杰作”,这让霙鼻头泛红,感到羞赧。看她从西装口袋摸出只唇膏来,轻柔地为自己涂抹在下唇,若不是这清凉而舒适的脂膏覆在唇上,她几乎又要凑到希美脸颊边去细细密密地吻她。



一次就这样上瘾。



“希美。”


“嗯?”


“再也不用……一个人吃饭了。”她弯弯眼角。


她并非对孤独恬不为意,只是此刻,这一切才终于天地翻覆般改变了。



“嗯。”希美笑。


吻戏 喜欢扣7~
(第二版已修,2020.3)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利伞青雵
利伞青雵 在 2020/03/21 01:23 发表

7777777

木木_yqj
木木_yqj 在 2019/04/09 02:30 发表

7777777

残狗魂
残狗魂 在 2019/02/18 13:59 发表

!!!赞美太太!!

二喵很萌
二喵很萌 在 2019/02/12 19:10 发表

不愧是希美,行动力就是强(๑•ૅω•´๑)

魚肉
魚肉 在 2019/02/09 03:53 发表

77777777太棒了

文献里亚
文献里亚 在 2019/02/09 00:19 发表

7777777

苏清和
苏清和 在 2019/02/07 23:13 发表

7777777
想看已经成为社会人的nzmz故事很久了,期待后续发展www

艾尔芙奈因
艾尔芙奈因 在 2019/02/07 14:35 发表

77777777

女神的尤汪汪
女神的尤汪汪 在 2019/02/07 14:00 发表

777777

蓬莱山岚
蓬莱山岚 在 2019/02/07 02:14 发表

标题:777777

咱就有预感作者大佬会更新,等待是有收获的hhh双方都疯狂进攻真是太棒了,我还有点期待后面友幸的剧情勒

显示第1-10篇,共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