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也是我的青鸟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19-02-07 01:51
点击:3259
章节字数:30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面对着街边“超高人气现烤舒芙蕾”的招牌发呆时,被谁从后面叫了一声,她转头,来人身穿衬衫和黑色包臀裙,袖子松松地卷上上臂,健康的光泽在她脸上闪着,当她踩着高跟小皮鞋向她奔来的时候,霙有些担心她会摔跤。



“夏纪。”霙的声音小到只能通过隐约看清口型来判断她说了什么。


“呀,终于找到你了!”她的身形笔直纤细,脸庞不是柔和惊艳的美,但是上抬的眼角和挺翘的鼻看起来清爽而舒服,经过好好锻炼的肩头被衬衫有型的布料包裹着,让她看起来很可靠。


“抱歉啊霙,本来国内的第一场演奏会我和优子打算一起来,但是出差日期延迟到今天了,优子和明日香学姐她们一起去看老师,哦对了,去京都时聚会的事,你邀请过希美了吗?”她掏出手机,迅速点了几下,展示给霙看,“看,昨天优子发给我的,他们和泷老师、新山老师的合照。”


“还没……”霙注意到她手腕上的一串编织绳,不是机器编的,有些歪歪扭扭,像是谁亲手制作。是优子吧。


夏纪放下手机,像哄孩子一样无奈道:“还没吗……”


“不想吗?霙?”


霙低了眼光,然后摇摇头:“不是。”

夏纪愣了下,然后哈哈笑了几声:“聚会的事,不然,我去和希美说吧。”


霙继续盯着“超高人气现烤舒芙蕾”,不知是在想舒芙蕾还是夏纪谈到的话题,她说:“但是希美,很忙。”


夏纪歪了头,抬起一边的眉毛,她心里很明了,霙不是怕现在的“伞木社长”忙,而是希美会以忙为理由拒绝。


曾经的“南中四人组”——夏纪、优子、希美,除了霙,夏纪是第二懂希美的,希美……像一匹远征的马、一只扩充疆土的狮、一只为了学会飞翔甘愿跃下悬崖的鹰。

她不喜欢回头。每一秒的她,都会比前一秒的她更好。

希美的人生,是不断前进的。


她的嫉妒和不甘,霙直到在生物实验室看见眼角泛红的她才明白。而霙想,这样的希美,又怎么会想回到那个让她吃到酸涩果实的北宇治去呢,和霙在一起,和新山老师在一起,她只是那个不被看重、没有“才华”、普通的人。


可是霙啊……


“呐霙,我请客吧。”



“夏纪。”霙对着面前的巧克力舒芙蕾动了一勺,滑嫩的舒芙蕾根本经受不住金属器具的切割,她没有送进口中,“我和希美说,想留在希美的城市。”


喂喂,这可比我们讨论的话题难得多啊……夏纪哑然,霙总是平时不显山露水,闷声憋大招吗……她指尖绕了两道自己棕色的马尾:“霙……一直都是这样呢……真的没关系吗?”


“什么?”霙吞下一口热乎乎的舒芙蕾,轻轻问。


“不,没什么,”夏纪放下对着甜点拍照的手机,“那希美呢,有回复吗?”


“……还没有。”


夏纪喉头哽了哽。

“霙……喜欢希美的,是吧,”她在霙的注视下摸着手腕上的编织绳,霙没有否认,她们都明白,这份“喜欢”不只是面对着昔日同学的友情,是特别的,是想要拥抱,想要贴近,想要无时无刻都在一起的心情,“优子她啊,总是和我吵嘴,但是我呢,也感受到优子对我的心意……那霙呢,有感受到希美的心意吗?还是,只是对希美倾诉霙的喜欢和决心呢?”


我有……好好听吗?


霙怔神。


青鸟飞得这么远,如果利兹搬家了,青鸟还能找到她吗?如果利兹受伤生病了,青鸟能及时赶回来照顾她吗?如果利兹不再想念青鸟了,青鸟还有理由陪伴在她身旁吗?

青鸟一去,万事不问,她甚至在新闻播出时才知道希美成为了社长,甚至在见到她的时候才知道她已经成为了母亲。希美不联系,她便不主动,她只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演奏得还不够好,她只记得希美说喜欢自己的双簧管,她……是不是大多只沉浸在自己的爱慕里,自顾自地表达心意了呢。


如果……如果利兹另有所爱了,那青鸟,还有归处可栖吗?


“我……我去找希美。”霙以极快的速度解决了面前的巧克力舒芙蕾,她很少对待甜点这样不专心。


“啊啦,霙,”夏纪叫住正站起身的她,“嘴角,嘴角啦。”


“啊,”霙擦去沾上的巧克力酱,语气比以往郑重许多,“谢谢你,夏纪。”


夏纪微笑,将后背沉进座椅,指尖拨弄着恋人送的编织绳。

真让人担心啊,没问题吗,霙。



青鸟表达爱的方式是展翅高飞,但青鸟怎么可以忘记,利兹她放飞自己的时候,是怀着悲伤的心情……原本是不舍的。





——希美,你在哪里,在忙吗,抱歉,现在我无论如何想要见到你。


“抱歉,无论如何,可以从第三乐章开始吗?”

看到手机上的邮件,希美脑中首先浮现的是那天练习时,霙对泷老师说的话,就在那天,青鸟飞走了。


“小夜子。”


“嗯?社长?”


“这份会议记录,可以帮我整理一下吗?我……稍微有点事。”


“哎呀,社长我说了这本来就是小夜子的工作嘛,您不用每次都亲自来做,放心交给小夜子哟!”


“嗯,麻烦你了!”



——霙对路熟吗?不然就在你住的酒店那里见面吧。


——已经快到希美的办公楼了。


——我马上下来。


发完这句,她便在大厅门口看见霙的身影,见到希美,霙焦急无措地奔到她面前,好像希美会很快消失一样。她的肩微微耸起,好像想要抬起双手,不知为何又缓慢地放下去。


“抱歉,跑来的吗?我还穿成这样……”希美扫视了自己一身开会穿的黑西装,对比起衣裙飘逸温婉的霙,实在是暗淡了些,“霙……有急事吗?需要去哪里坐下慢慢说吗?”


“嗯……”霙看了一圈大厅里注视着她和“社长”的员工们,紧张起来,她喘着气点点头,“嗯。”


结果还是在小夜子不解的目光中来到了会议室,希美不好意思地对小夜子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轻轻带上门。


“希美……”霙听着那高跟鞋踏地的清脆声,仿佛踏在她心上,在她听来是那样悦耳、美妙,只有在希美身边,她才感到安心,“希美,已经是这么厉害的社长了。”


“霙是来夸我的吗?”希美摆出一副害羞的表情,久违地向霙开玩笑,然后坐下在霙的对面。


“我……我明天就要去第二站,巡演的……一段时间,都看不到希美。”霙说,手捋过脸颊侧面的头发,“还有很多话,想要和希美说。”


“……嗯。”


“我……一直都……喜欢着希美,”霙不敢抬头再看,她感觉着胸前的小银鸟凉凉的,“可是我没有好好听希美的心意。”

“喜欢……”希美低声念着,她想要逃离,却强按自己坐在原处,她不配,她想着,她不配。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想以后和希美一起……希美的话,是怎么想的呢?”


“霙啊……”她深长的叹息含着太多情绪。


霙她,又说了“喜欢”呢。

——我喜欢霙的双簧管。那天,她打断了霙的话,然后对她说,谢谢。


“我……我不值得,”希美像一个残损的战士,气息奄奄地诉说着自己的哀伤,“我……被生活打败了,霙。”


“不是,不是这样的。”霙唯独不允许希美贬低自己,“希美……”


“我啊,这么多年……没有一直想着霙,也觉得,霙会就这样飞到我再也看不见的地方去,所以……我不配的,霙。”

我在生活里沉没了,不配霙一直想着我,喜欢……着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我才是,我飞得太远了,利兹……”希美泪眼朦胧中看见她摸上那只小鸟,她说,“希美,是我的利兹,也是青鸟……生活,不就是青鸟飞翔的天空吗?希美飞的姿态,很美。”

所以,生活没有将希美打败,在我眼中,希美也在飞翔。


“……没关系吗?”接受这样的我,什么的。


“我接受,希美的全部。”她解下挂坠,凑近希美,将那只小鸟戴在她胸前,“那……希美……”


她一直在等啊,这么一个迷迷糊糊的傻女孩,等成了傻女人,一直等着那一句,只那一句,她怎么都想要听见她深爱的人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声音说出来。


希美偏了头——我的青鸟,飞回来了。她将即将出口的“喜欢”吞下,擦了擦泪,那咫尺之间狡黠美丽的脸,那标致迷人的唇,让霙心动不已,是她一直仰慕的希美。


希美的手落在她头顶,滑下在她未施妆容的脸上,希美的吐息和触摸让霙面颊发烫,久违的、展露主导的希美,那触摸不再若即若离点到为止,而是腻在霙的脸上,一切都是这么迷人,如置身梦境。

她听见希美说:“霙,和我结婚吧?”




“诶?”


除夕快乐,喜欢扣6~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无的书架
无的书架 在 2019/08/01 00:56 发表

6666,就喜欢这么干脆的

溏心月犬
溏心月犬 在 2019/04/04 16:49 发表

666666666

Pluvia
Pluvia 在 2019/02/15 02:26 发表

情人节快乐!

女神的尤汪汪
女神的尤汪汪 在 2019/02/06 15:25 发表

6666,不愧是希美,直接求婚

王己羽
王己羽 在 2019/02/05 16:21 发表

666直球awsl

艾尔芙奈因
艾尔芙奈因 在 2019/02/05 03:49 发表

结婚!awsl

显示第1-6篇,共6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