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奢望的童话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27 11:22
点击:3439
章节字数:29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霙……


希美蜷在床上无法入睡。


——国内的巡演结束,我打算留在希美的城市。


是这么说的,霙她,面对着最后一块蛋糕。


十四年,希美第一次感觉到童话故事又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伞木希美,你凭什么呢。


她的手背压上额头,稍微遮住一些月光,睫毛挡住的光线化作一小片阴影,让她未施粉黛的脸庞看起来有些疲惫和憔悴。


她的眼帘缓缓落下,另一只手撩起上衣,触到小腹的疤痕。七年前,手术刀划开她的皮肉,友幸从这里诞生出来。




“希美,希美。”


“啊,妈妈。”她从迷迷糊糊里清醒出来,看着母亲那张激动的脸,她的伤口很疼,想告诉妈妈,但是此刻,自己也已经是个妈妈了,她将撒娇的话默默咽下去。


“看看你的儿子,你的友幸。”


母亲将婴儿抱到她面前,可以清楚看到那张红色的、皱得乱七八糟的小脸,没有眉毛,头发也就几根。真丑啊,她想。


“我想抱抱。”她说。


“那还不行,才刚手术完,坐起来至少再三个小时以后,”希美妈妈将小声哼唧的友幸轻轻托着放到她身边,“你摸摸他吧。”


希美叹息了一声,没有动,声音因虚弱和疼痛轻飘飘的,她问:“父亲,呢?”


都不喊爸爸了啊……希美妈妈坐下,斟酌着说:“爸爸啊,这几个月一直都很难过,妈妈问他有什么要和希美说,他说希美可能不想见到他了……希美,爸爸也……”


希美没有看妈妈,有一瞬的沉默,友幸的小手乱动起来,她从薄被里伸出胳膊,那手真小,指甲也小小薄薄的,刚好可以握紧她一根手指。然后小家伙就静下来,好像很安心,眉头也舒展开来。


“都是自己的选择,”希美,感受着手指上有力的抓握,用拇指擦过他细嫩的小脸,“我已经是个母亲了……今后……会带着友幸一起……”


一起渡过所有……不管是困难,还是快乐。


妈妈的手掌抚上她的脸颊,她望过去,妈妈嘴角向下,皱纹更深,爱怜地、带着愧疚看她,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眼泪已经默然间湿了枕头。


“没关系的,妈妈,”她笑了,露出牙齿,“没有什么好难过了,你看,现在我有友幸了。”


“我的希美,还是个孩子啊,”希美妈妈再也无法忍受,眼泪滴在床单上发出闷响,“我的希美,才24岁……”


“妈妈,啊呀,”希美的声音有了中气,和一直以来活泼、明快的她没有差别,“不过是最近小小的失败嘛,公司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我才24岁,现在有了友幸,又多了一个人为我加油啊。”


友幸的小拳头随着希美的手指动作而挥舞着,好像真是在给希美应援一样。


希美妈妈被逗乐了,嘴角扬起来,眼泪却无法撒谎,她哭得更凶,小心地拥住希美,不让她看见自己的难过——让她悲伤的,是希美她,已经不会在自己面前显露脆弱了,已经不会责怪妈妈了。


明明我的希美,以前是那么锋芒毕露、那么爱憎分明的。


在希美妈妈记忆里,她一直是个不服输、事事要强的孩子,漂亮,头脑聪明,成绩好,有很多朋友,国中高中的吹奏部里是长笛担当,刚大学毕业,就顺利进入了很好的公司做管理。他们夫妻二人当初给她取名“希美”(のぞみ,意为希望),好像正应了她的争气、优秀,这孩子是他们的希望,一点都没错。


而希美,又似乎太过要强了。


女性在职场被轻视是常态,希美常和他们谈起,终于某一天,她没有回自己的出租屋,而是回到家郑重和他们相谈,说自己要创业,希望父母可以给予支持。



“你有想过自己的未来,你父母的晚年吗?!”任是希美妈妈连连唤他,希美爸爸还是那个老样子吼道,“刚毕业才几个月就沉不住气了?一个女人想要创业,失败的可能性你认真考虑了吗?要多少年你计算了吗?爸爸说了多少遍希望你早点结婚有个寄托,你总是这样异想天开,让我们怎么安心?”


“孩子爸爸!”希美妈妈哀求般止住他的发作,“希美,一直都是让我们骄傲的孩子,爸爸不要忘了呀!”


“那种事情我知道的啊!”希美爸爸不算结实的身体在微不可见地颤抖,“我也是,担心希美啊!我们老了,孩子没有家庭没有寄托,自己做无用功然后后悔,你要希美变成那样吗?”



“父亲,母亲,”希美头一次,嗓音冷到他们害怕,她低着头,希美妈妈想要看清她的脸色却不能够,只听见那刀锋一样的音调句句泛凉,“不相信我,那支持就不需要了,寄托,我自己会找,总之,我成功给你们看。”


她走了,马尾飘扬,留给他们一个孤高倔强的背影。



希美妈妈总给她打电话,怕她随便找个男人应付他们,希美也不说话,只是嗯几句,希美妈妈急了,瞒着爸爸偷偷往她的卡里汇款,担心她创业启动资金不够。



她一直关注着女儿,知道她在大阪有了一个小工厂,做乐器,盈亏都有时,日子却也过得不错,她试着劝丈夫,能看出他有些动摇,但老头子还是倔得像头驴,咬定了希美会失败,不愿松口。



然后那天,她记得再清楚不过了,是快要到正月的时候,天很冷却也晴着,丈夫出去买年糕,她在家打扫,门外钥匙转动的声音不像是丈夫慢吞吞的节奏,她一惊,希美已经出现在玄关——马尾绑低了,脸颊也消瘦了些,女儿微笑,带着她说不上来的气质。


那一声让希美妈妈有如雷击。

她说:“我怀孕了,妈妈。"


“哪家的小子,哪家的小子!?我们希美……”希美妈妈快被吓昏了,扔下抹布就冲上去,却不敢动她,隔着厚厚的冬衣,她仔细打量,却看不出,这样年轻的女孩,在希美妈妈眼里还是稚气未脱,希美说自己怀孕了,她不敢相信到全身发抖。


“才三个月呢,我自己都看不出来,”希美温柔地叹了一声,放下大包小包在地板上,“借精子库做的试管,算是我一个人的孩子,放心,还没有哪家小子我能瞧得上。”


希美妈妈傻在当场。


“这是大阪的特产,我好不容易带回来,妈妈要吃啊。还有……”她低头看了自己尚平坦的腹部,“告诉父亲,我有寄托了,叫他……反正不用担心了。我也不是要和他赌气才这样做,我想过了,依照我的倔性子,孤独终老也不是没可能,是该有个寄托……”


“我走了,妈妈,工厂还有事。”


希美妈妈,甚至不敢挽留她吃一顿饭,她知道若是丈夫见到女儿这般,一定是自悔自恨,她怕他会立刻去跳轨——甚至她怕自己也会。



为什么当初,不相信她,支持她,非要把她逼到这样的境地呢?



她终于无法在丈夫面前掩饰自己的悲伤,关于希美的事,她每说一句,心脏就撕开般疼。

……


“明明我的希美一直……一直是这么骄傲、这么光彩照人的孩子……我们为什么……你知道吗,我甚至不敢留下她,我怕我看着她我会……她瘦了……我不是一个好妈妈……”




丈夫拥住妻子,良久,艰涩地吐出一句:“希美……可能再也不想见到爸爸了……可以拜托你,去照看希美吗?”


“哪怕偷偷地,”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拜托妈妈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根本没好好了解过自己的孩子,逼她做这种选择……我……”



……

“妈妈,你别哭了,好像我很可怜一样。”希美一手被儿子抓得死死的,一手忙着拍母亲的后背,“都说了,我自己的选择嘛,友幸是我的寄托啊,有了友幸,我真的很开心。”



话是这么说,但不容易终究是不容易,公司的各种事情需要她处理,少了一天都不行,就算是在喂奶,她也得腾出手来检查合同,就算上午拆线,下午她也得坐在会客室和客户交谈。


一切一切的目的,从争口气,变成了作为一个刚刚萌芽公司的小老板的责任,变成了一个单亲母亲的责任,她开始意识到,生命的本质,就是挣扎着生活,日复一日,严格地、认真地生活,不辜负身边每一个人的期望。


但从那个在和光乐器店的邂逅开始,她感到儿时的童话,仿佛又飞回自己身边。


所以现在,她细细抚摸这疤痕,提醒着自己,这些年来,她只得到关于“真实”的教训,一桩桩一件件,让她再不敢奢望童话。


伞木希美,你配吗?


喜欢扣5~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女神的尤汪汪
女神的尤汪汪 在 2020/02/17 18:27 发表

每次看这章都55555,希望我遇到困难也能想希美这样坚强

teey2003
teey2003 在 2020/01/27 21:56 发表

55555555

kruxxifkation
kruxxifkation 在 2019/03/24 11:41 发表

555555

王己羽
王己羽 在 2019/02/05 16:18 发表

5555555太棒了

pipers
pipers 在 2019/02/04 12:40 发表

描写好细腻啊555

艾尔芙奈因
艾尔芙奈因 在 2019/02/04 06:19 发表

555555555

e狗
e狗 在 2019/02/04 01:10 发表

标题:有必要的说明

单亲妈妈并不“可怜”,希美妈妈难过是因为过早过急逼希美做出了选择,在她看来希美只有24岁,还是孩子,很年轻,希美这种做法有自绝后路的意思,所以希美妈妈非常伤心后悔。
希美本人,一开始是抗拒父母和社会,但意识到自己需要有寄托,友幸的出生对她来说不是赌气,而是慎重考虑后的选择。

wheel
wheel 在 2019/02/04 00:22 发表

好看,加油

unikle
unikle 在 2019/02/04 00:17 发表

555555555

显示第1-9篇,共9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