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她的十四年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3-24 01:07
点击:4456
章节字数:24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已经,十四年过去了。






时间可以用任何形态展示自己的漫长或短暂,可以说“一日如隔三秋之想念”,也可以说“岁月乃百代之过客,岁月亦旅人”。可言语是一回事,身为人的体验又是一回事,伞木希美绝不敢用“十年弹指一挥间”之类云淡风轻的言辞潦草概括她经历的许多,好似全然忘却,切身的痛感提醒她,以记忆为基才能变得刚强,更耐风雨。




可十四年的全部记忆,竟并没有挤占掉心中留给霙的位置。希美并不如何惊异,因为小心保有那份记忆的正是她本人,此时再从心房内挖出、抚净,是宿命感为它加持了光辉。




关于霙的所有影像,依然在希美脑海中清晰地铭刻着。她的无措、静默和柔软;她用双簧管吹奏出优美旋律,她总在自己身后踏响的脚步;需要勇气才能够正视的,她一直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她说过:“我喜欢希美的一切。”






重逢之时希美惊觉,她那纯净的面容根本没有变,那个童话,二人的誓言,她也没有忘记。




如何证明?




因为青鸟,仍然紧贴在她的胸口处。




希美今日第十九次自办公桌上拿起手机,拇指划过屏幕,触摸霙发来邮件上的文字。寥寥数句只写明了演奏会的地址、时间,和一句简短的“期待希美和友幸可以来。”


希美仔细回忆霙从前的措辞,好似与现在没有什么区别,但她又不禁甄察着其中是否隐含疏离情绪,她一句一字地分析,明白自己在患得患失。






透过这些没有生机的文字,她能够看到霙清美的瞳孔、柔软的长发、和无数次自己挨近过、远离过的纤细身体。




那天见到的霙勾起她更多赤忱,细密的激越悄悄啃咬她的心。霙的肌肤、衣裙和那只银色的小鸟,所见画面肌理生动,霙如此真实地展现在她眼前。而面对友幸时那份从容亲切,以及被叫做“前辈”时的、希美未曾见过的风姿,也令她欣然感动。




她一直像朵小花,在自己经意或不经意时悄悄地绽放开来,到如今,越发、越发的美丽了。




“社长,”秘书小夜子在门边探头来,小夜子留着较厚的齐刘海,一张娃娃脸像女儿节人偶般精致,她揉揉小巧的鼻梁,“中国那边工厂说可以提前交货、需要把抽检日期提前到5月中旬吗?”




“嗯,”希美一惊,“可以……5月13号或14号都可以 。”见小夜子出去,她才重新解锁屏幕,敲打出心中润色了许多遍的回信:期待霙的演奏!结束后有时间的话,一起去哪里坐坐吧!




发送成功。




“好,要工作了。”希美放下手机并郑重提醒自己。


像约束不住玩心的孩子,不一会儿,她又悄悄挪了手指过去解锁屏幕:不知道霙有没有回复呢。


她可以发誓,这样的不安和期待还是许多年来的第一次。






霙早已发来了回信。


【期待和希美见面。】












“非常年轻的社长、仅仅三十一岁就拥有了自己的乐器制造公司,潜心打磨工艺,一年前刚凭质量有口皆碑的电子乐器正式起家,大阪梅田数家乐器行公布的数据显示,青见主打电吉他一年内销量居高不下。第二年却以迅捷之势向古典管乐器市场发起冲击。兼顾高端市场与普通市场的双刀流吗?伞木社长,您的业务定位,实在是让业内摸不着头脑呢,可以详细说说吗?”




“青见的路线,就是从流行入手,向古典探索,在电子乐器方面我们采取了全面零售的策略,注重学生市场,争取做一个演奏者从入门到精通的陪伴者,所以在价格上,我们……”




屏幕上的年轻女人如从前一样健谈而自信,妆面清淡,笑容洋溢,好像这样长的岁月没有给她的美好之处带来任何伤害,反而使她羽翼丰满,变得更从容、更无暇。






“你看了KBS京都对伞木……社长的采访了吗?剑崎老师。”




“啊,是伞木前辈吗?看了看了,”面对着曾经指导自己所在吹奏部的新山老师,谈起当时的学姐,已经身为北宇治高中美术老师的梨梨花感到有些奇妙,她抱紧教材,仿佛可以看到从前那些事情般,边回想边描述,“伞木前辈好像一直都没变,老实说,比起现在大家都把她当成’奇迹’或者’有名人’,我更觉得她的成功是理所当然,怎么说呢,平平淡淡的普通感?”




“是吗?”新山老师呼出口气,皱皱眉,显然不大赞同“普通感”的评价。新山四十多岁,再怎么用心保养的皮肤也生出了些许皱纹,但这些不影响她的优雅气质。她微笑,其中有一丝忧虑,“我听说,她这些年过得十分不容易。”




上个月关于伞木社长的采访视频在电视台播出的事情,立刻在她的母校北宇治高中内激起了不小震动。伞木自从高中毕业后仿佛失去了踪影,年月流转,即使作为当时吹奏部长笛担当,作为颇受爱戴的前辈,她也渐渐被大家遗忘。




直到青见公司上市展露异彩,她作为“极其年轻的女社长”登上了电视荧屏。




不鸣则已。








新山想起十四年前某个冬日的下午,阅览以往毕业生的进路调查表时,她眼前突然浮现了之前告诉自己要报考音大的那个孩子。




她像是丢了心的某一块,瞬间起了执着,非得找回来不可。




“嗯……我记得是叫……伞木,同学?”她仔仔细细翻阅了两遍,不敢确定手中就是三年三班“伞木希美”所填的表格。她询问指导泷昇老师,甚至找到伞木当时班级的担当,才确定那孩子的进路已悄悄更改。




三个志愿,都填了普通的综合大学。




为何改变了志愿呢?她想起伞木向自己诉说要“考进音大”的愿望时还颇为坚定,可之后却再没来交谈,而自己也将此事抛在脑后。




她记得,伞木的长笛虽然优秀于一般人,却没有足够的才能来支持她进入音大的愿望。如果勉强迎合这冒险般的进路对她反而是种伤害吧,于是新山不置可否。再者,她当时有更重要的目标:双簧管担当铠冢霙,要争取让那孩子进入音大深造。




新山不禁思考:伞木的事情,其中会有我的问题吗?可惜,她开始留意伞木希美的时候,关西大赛已告结束、升学考试也已收尾。


她捏了那张纸,字迹娟秀的名字被按在指腹。新山记起,最后听到她的长笛大概是天台传来了长笛与双簧管的合奏,最后见到她的名字大概是在第一志愿的录取名单,最后见到她的面,确实是毕业典礼上。




毕业是在冬季,那个女孩,伞木希美,在众人之中站立,依旧活泼而受人欢迎,她看起来这么快乐、为未来而欢喜。




新山一直关注着“伞木希美”的消息,因她总觉得当年女孩进路的改变与自己有关。




现在荧屏上的她完美通透,好像一目就能望到底,在新山眼中,却越来越像个谜。


















天色已黑,温风习习。




“妈妈,你今天很漂亮。”友幸斟酌了一路,假装随意地摇摇小脑袋,望着路边丛生的紫阳花,仿佛在对着那红蓝紫色交织的花团悄悄说话。他知道妈妈此刻不是很有自信,只想鼓励她,又觉得羞涩。




“是吗?”希美脚步停了停,她低头审视自己衣着,那是自己让友幸帮忙仔细挑选的衣裙。裙边拨摆着小腿肚,她的心脏在砰砰直跳:自从当上社长,日常的衣服已很久没有好好穿过。




“当然!”友幸仰脸甜笑,他不觉自己已经豁了门牙,说话漏风,希美望见了这样的儿子便笑,“谢谢你!友幸。”她摸摸他仍窄小细弱的后背,那里现在还只能担当细小的感情与责任。


但希美确实明白,孩子已经长大许多,在这位年轻妈妈眼中,现在的友幸比起他刚出生的时候,简直是梦幻、魔法般变化了。






还记得七年前,友幸发育得比一般胎儿大,且预产期过去还耍赖般待在她腹中,医生最终建议她剖宫产。那样的往事在希美身上留下了几年身体不适与下腹部横走的疤痕。对于这一切过程与结果,她好一段时间感到惶惑不安,甚至反复于自卑的情绪中沉沉浮浮。




可她没说过后悔。




从一开始的稍稍抗拒,到抱着友幸在怀时莫名感动,再后来自己带着友幸一路前行……友幸对外活泼可爱,对她贴心乖巧,他早已如她殷殷期望的那般,成为了她重要的精神支柱。




她曾背着他从东京街头的夜色里走过,用脚步代替未赶上的末班电车;握着他的小手触摸工厂里诞生的第一把电吉他,其上还未安装琴弦;带他读过利兹与青鸟的童话故事,他不解其意,只为结局眼泪花花,让她束手无措。




一直以来二人相依为命,他见证了自己步步向前的过程,给予自己心里许多安慰。




真是个好孩子。






“不用谢哦,妈妈,”友幸用小手将有些不合身的小西裤向上提,刚到达会场,环顾着大厅内众人,友幸不无骄傲地盛赞她,“妈妈就是很漂亮,比这里所有人都漂亮,比世界上的……”






纤细的身影出现在大厅中,有人认出那是本次演奏会的双簧管首席铠冢霙——作为突出表现双簧管的乐团,铠冢霙的写真总是被印在演奏会的宣传海报上。友幸见了这样的“铠冢姐姐”立即缄口不语,想是被惊艳了。希美用手指抚过他三七分的黑发发顶,面对霙,唇边扬起微笑。




霙身着剪裁合体的水色礼服裙,华丽而不失庄重。发丝挽起成结,颊侧垂下几缕增添了温柔。她直直走来二人面前,希美观察到她睫毛轻轻扇着,淡彩覆的薄唇随说话而轻动:“希美和友幸能来,我很开心。”




“友幸特别期待,说什么也要过来,和女同学的约会都推迟了呢。”希美察觉到他人探寻的目光,语气也轻轻的。她看向霙的胸口,那只小银鸟静静停在那里,仿佛安然休憩。




她再次感到激动和安心。




“妈妈……”友幸为母亲暴露自己的“小小恋情”而羞涩,他仰头看——妈妈和铠冢姐姐两人,好像都在为什么事情害羞。






“那,希美呢?”霙的话很直白,仿佛指出希美避重就轻,明确指出自己想要听希美的心情。




“我,”希美抬眼,霙眸中波光映在她眼底,她便凝声认真说,“我很期待霙的演奏。”




“友幸,”希美挪开目光低头笑问儿子,“妈妈和铠冢姐姐,谁更漂亮呢?友幸在家不是说,铠冢姐姐超级漂亮吗?”




“那当然是希美……”霙的双肩因慌乱而抬起。在她眼中希美的一切都是那样无暇,不说她从前就是同学中公认的美人,就说自己本身,连希美的一根发丝也觉得喜爱非常。希美现在仍然光彩照人,而她在希美面前就……




“一样好看啦,一样好看!”友幸脸红耳热,诚实让他不想说任何一个人更美。孩子的观点总是多变而不自知,而在言语上耍赖,确实也只是孩子的特权。




“霙,很美。”希美的手因着犹豫,抬起又放下,她不知该怎样触及到霙的身体,那么还是不要触碰比较好。她只是真诚赞美她,“真的很美。”




“希美。”霙忽而咬牙向前,让距离变为零,双臂环绕了希美的腰身,收紧。人群中响起了窃窃私语声。


被拥抱的感受那样踏实,希美愣住,用没牵住儿子的那只手抚上她的后背,霙的礼服原来是开背设计,希美突然摸到她柔软细腻的背部肌肤,她不再动,恍然想着旁的事情:这样会不会冷呢?




那只小鸟压上希美的胸口,触感清凉。




“我……仍会为希美吹响曲子。”霙在她耳边说。






会为我……吹响曲子。仍然。






“我定了餐厅,”希美鼻息在霙的耳边撩起痒痒的温暖,“等演奏会结束,霙一定饿了吧,那家有霙喜欢的草莓蛋糕。”




她忐忑着,忘记这已经是第二次邀请,而霙早已在邮件中答应。




霙鼻间是希美的气味,她继续靠近那曲线流畅的颈窝,贪心地悄悄嗅着,从清淡的女士香水味中寻到希美肌肤本来的香气,干燥而温暖。这样多的岁月过去,仍然没有改变,是记忆中她喜欢的味道。




“那,”霙松开她,脸上是柔润的红晕,“那我先走了,回头见。”




“回头见……”




“铠塚姐姐,加油!”友幸打断了希美犹豫着是否要说的话。




“会加油的。”霙眯起眼睛笑,摆着手亲切回应他。








希美抿起双唇。




霙,我期待着你的演奏,那一定……一定是最棒的。


喜欢的请扣3
(第二版已修2020.3)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文献里亚 赞赏了 3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kasaki nozomi
kasaki nozomi 在 2020/03/14 20:59 发表

33333

伊昆_
伊昆_ 在 2020/03/06 18:08 发表

3333333333333

女神的尤汪汪
女神的尤汪汪 在 2020/02/17 18:17 发表

总能想到伞哥哥的动人蓝眼,太迷人了,大海般的眼睛和红宝石般的眼睛,对方身影倒映其中,眼波荡漾,太美了。

teey2003
teey2003 在 2020/01/27 21:55 发表

333333333

爱漫画
爱漫画 在 2019/11/06 11:23 发表

3333333333333

1814998898
1814998898 在 2019/07/26 17:05 发表

33333

EMANON:)
EMANON:) 在 2019/04/08 20:37 发表

标题:3333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wheel
wheel 在 2019/02/04 00:11 发表

333333333333

铭虚_0
铭虚_0 在 2019/02/03 21:42 发表

33333

艾尔芙奈因
艾尔芙奈因 在 2019/02/02 02:03 发表

希美这七年又是生儿子又是独自打拼很不容易啊,既是彼此在意又为何分开这么久,霙知道这个孩子是她们二人的吧,第二章感觉暗示的挺明显的

显示第1-10篇,共1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