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妈妈的朋友

作者:e狗
更新时间:2020-02-01 19:09
点击:3945
章节字数:22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啊啊,伞木社长,您会吹长笛啊!”小夜子小姐惊呼出声,面前西装笔挺的女人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银管的光泽在她指缝间跳跃,如水银流泻出来,熠熠生辉。


“有时会练。”她仿佛有些害羞。


和光乐器市中心的分店,暖意融融的下午,青见(青み,aomi)乐器株式会社的社长伞木女士,在店内的小角落里演奏了一曲欢快的长笛,可谓艳惊四座。


工作太忙,她几个星期才有机会摸一次,再怎样忙碌,她也不想叫它落上灰尘。但刚刚那一曲,指的生疏和僵硬还是暴露出来,虽然仅仅是些微的瑕疵、仅仅是自己可以察觉的退步,但还是有隐然的钝痛在伞木心里敲击了一两下。


明丽的面容扬起笑意,她将手中的长笛递给秘书小夜子,说:“本社下个季度和德国、中国合作的第一批管乐器要上市,届时参考本季度电子乐器的销量,希望还能有幸与和光合作。”


山下先生会意微笑:“本店的荣幸,伞木社长。”微胖的身体欠了欠,接过小夜子传来的纯银管长笛,刚刚那饱满灵动的声音他已经领教——酷爱欣赏管弦乐演奏的他听得出,面前的伞木社长是下了功夫练习过的,虽不及专业职人一般完美,但那熟练和经历岁月积淀的温和音色,是一朝一夕所不可练就的美妙动人。


曲是好曲、笛是好笛……微凉温度在他掌心里实在清灵优美,和光乐器店名声在外,这把笛,配得上陈列在店内闪耀着金属光泽乐器的中央。


高跟鞋的敲击声向玻璃门那处去了,伞木女士和友幸约在对面的医院门前见面,友幸的小学校离这里并不远,小家伙最近乳齿滞留,总喊痛痒,伞木女士只好算准了时间去预约医生、告知老师,在工作中见缝插针地带他去看诊。此刻她正浏览着店内的商品,一边留意着友幸小小的身影有没有出现。


下午三点二十,她看了一眼腕表——放学二十分钟,今天友幸没有值日,按着他的步行速度,也该到了。三点二十,对一个单亲妈妈兼社长来说,忙碌的一天才过去一半,而儿子这样的小学生已经放学了。


孩提时代、学生时代,真是自由而幸福,可以为了琐事和友情烦忧的年纪,可以时时呼朋唤友着出去玩、可以一腔热情都挥洒在热爱的东西上的年纪。


她抚摸玻璃橱窗,向上望去,面向店外的展示柜中,那些上上下下陈列着的,金光四射、圆润舒畅的乐器,静止着,挡住几道阳光,在伞木女士好看的脸颊上投下阴影。


一点白光在她眼睫间闪烁了一下,迅速沉下去,从她半边被阴影盖住的脸上移开,跳跃在她胸口,伞木女士回神,橱窗外,隔着一把长笛,她看见一张熟悉的脸。那人的表情,说不上是惊慌,还是欣喜,她总是这样淡淡的,如春日里桃花瓣轻淡的粉色。


那人细瘦柔和的手指抚上,用力压向橱窗,仰起下巴轻轻开口,恰逢店门被谁推开,她的声音如细碎春雨漏进屋檐,敲打在伞木的心上。


“希美。”


友幸欢快的喊声几乎同时响在耳畔。


“妈妈!”


伞木希美,看到她胸前晶莹闪亮的银色挂坠,不由得怔住。面前的人却突然半张着嘴巴看向店内小小的友幸,慌乱之色更加慌乱,和从前一样。


和从前的霙一样。


希美回过神来,牵过友幸的小手奔出玻璃门,她刚刚突然怕了,尚不明确恐惧因何而起,只是身体本能做出反应——她不要面前的人这样走掉。


“希美。”霙的声音还是那样浅浅的,温吞柔和,她喊她,像山间的雾霭熏风,像初夏微涩清甜的红浆果。


友幸知晓妈妈的名字,见来人这样喊妈妈,不禁好奇地看伞木女士:“妈妈的朋友?”


“啊,霙。”伞木女士几不可见地加深了呼吸,牵着友幸的手握得紧了些,她尽量平和自然地说:“这是我儿子友幸,友幸,这是铠冢……”


“铠冢姐姐(日本称呼年轻女性阿姨是失礼的行为),初次见面,您好!”友幸鞠了一躬,“我叫伞木友幸,今年七岁了,在桑园小学校读一年级。”


霙向前几步,在友幸面前蹲下来,才能同他一般高:“初次见面,你好,友幸酱。”她微微笑着,温柔抬手整理了下友幸的包带和小黄帽。友幸见到漂亮的姐姐有些紧张,俏皮的小脸此刻也僵硬了,但是男子汉的气概不能输,他结结巴巴地回应:“友幸酱、听、听起来像女孩子。”


“那……伞木君?”


“嗯……嗯!”友幸骄傲地挺起小胸脯。


霙站起来,刚刚作为大人的气场消弭在希美面前,希美盯着她,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好像一切都回到那年,她轻柔,她活跃,候场前的黑暗里,女孩轻轻说,我会为你吹响曲子;生物室的水声中,女孩将裙子的天蓝色布料抓起又放下,然后一个永恒般的拥抱落在她怀里。


此时的霙,目光向斜下方落去,好似在看地,更像在躲避希美的直视,她说:“和希美很像,友幸。”


希美回应她,用和当年一样开朗的声调,如少女一般偏了头笑说:“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嘛,伞木君,是吗?”她咬紧了“自己”二字,又加重读了自己的姓氏。她看见一些明了在霙通透的眼底升起来。


“是哦!”友幸兴奋起来,“大家都说我和妈妈很像哦!”


“希美,你……”


“铠冢前辈!要准备的东西都买好了!”几个和她们年龄相仿的男女在不远处向她们招手,“要回去了!”


“啊,糟糕!”希美突然想起什么,慌忙看了腕表,“给友幸约的三点半看医生,要迟了!”


两人呆愣了一瞬。


“那我!”几乎是同时出声,霙抢了先,语速比任何时候都快,一向细微的音量也大了不少:“乐团来这里巡回演出,希美……”


“我去看!”希美几乎是喊出来,“之前,我之前的电子邮箱还在用。”她一边急忙拉着友幸快步向医院走去,一边不忘向霙交代。


“我知道了,那希美,友幸,你们快……啊,说起来友幸没事吗……”这三人一团糟、向后跑两步又奔回来的样子实在好笑,希美乐了:“不用担心,只是友幸的乳牙要掉了。”


“伞木君啦!伞木君!铠冢姐姐!”友幸不甘地纠正。


“好啦快点快点,要迟到了。”伞木女士边跑边喘。


霙胸前的项链,随着奔跑在日光下晃动摇摆,仿佛展翅欲飞。


那是一只银色的小鸟。​​​​


下面有这么多2的原因在于原留言是“喜欢请扣2”,以下同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铭虚_0
铭虚_0 在 2019/02/03 21:42 发表

222222

艾尔芙奈因
艾尔芙奈因 在 2019/02/02 01:56 发表

七年前发生了什么?比较好奇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