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妈妈的朋友吗

作者:e犬
更新时间:2020-03-23 10:34
点击:5721
章节字数:22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啊,伞木社长,原来您会吹长笛啊!”秘书小夜子惊呼出声,面前西装挺括的女人脸颊浮现出一些红晕,指头拨弄银管,光泽在她指缝间跳跃,如水银流泻,婉然生辉。




“有时会练。”她仿佛有些害羞,表现出难得的拘谨。




和光乐器大阪市中心的分店,一个暖意融融的下午。青见(青み,aomi)乐器制造株式会社的社长伞木女士,在店内小角落里演奏了一曲欢快的长笛。没有人想到她身怀此技,此次演奏可说是艳惊四座。




工作的关系,她几个星期才有机会摸一次长笛——她的老朋友。再怎样忙碌,她也不想叫它落上灰尘。


但刚刚那一曲,指的生疏和僵硬还是暴露出来,虽然仅是细小瑕疵、仅仅是自己可以察觉的退步,还是有隐然钝痛在她心里敲击了一两下。




明丽的面容扬起笑意,她将手中长笛递给秘书小夜子,说:“弊社下季度和德国、中国零件生产商合作的第一批管乐器会全面上市,主打长笛。届时还请山下社长参考本季度青见电子乐器的销量。希望能有幸与和光合作。”




山下先生会意微笑:“是本店的荣幸,伞木社长。”微胖的身体欠了欠,双手接过小夜子传来的纯银管长笛。刚刚那饱满灵动的声音他已经领教——酷爱欣赏管弦乐演奏的他听得出,面前的伞木社长是下了许多功夫练习过的,虽不及专业职人般完美无瑕,但那熟练技法和经历过岁月积淀的温和音色,是一朝一夕所不可练就的美妙动人。




他仔细抚摸长笛,指腹划过笛身“aomi”的凹型字样。微凉温度在他掌心里透出十分的可爱,伞木社长的演奏又为它加去两分清灵,故而是十二分的爱不释手。他不禁仔细考虑,是否要将这把银笛陈列在和光乐器店内的中央位置,让同样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铜管乐器们包围着她,如众星捧月。










高跟鞋的敲击声向乐器店的玻璃门那处去了,伞木女士在这里等儿子友幸,友幸上学的小学校离这里并不远,她和他约在对面的综合病院见面。小家伙最近乳齿滞留,总喊痛痒。友幸面对初次带来疼痛的成长过程张皇失措,一反平时内敛样态,闹人得很,这在伞木女士看来,却是天真可爱。




此刻,她一边随意浏览着店内乐器,一边留意着友幸小小的身影有没有出现在视野中。


也许是工作的缘故,她对时间的分秒流逝格外敏感,习惯性抬腕看表,下午三点二十——孩子放学恰二十分钟。今天友幸没有值日,按着他的步行速度该到了。她便多向街对面投去了几分留意。




说起来,提前约好在此商谈,再算准时间去预约医生、告知学校老师,见缝插针地带孩子去看诊……她安排起来倒是熟练平常,但秘书小夜子笑说,伞木社长总是将生活打造成一个无数巧合组成的精妙机器,而社长本人就是这机器里的核心部件,日日夜夜转动不停。




日日夜夜。伞木女士笑开,看见自己映在一把上低音号镀金表面的脸:神情松弛,眉眼温和。她仿佛在这样熟悉而陌生的表情中看见这瞬间“叛离”机器的自我。她思忖着:从何时开始,自己逃开了为琐事、友情烦忧的青春年纪,却走进了另外的生活样式里,过得千篇一律,没有喘息之机。






热情却充斥烦扰,或是冷静而满身落寞,这两样,真是不知如何取舍。






她心中有所触动,不禁抚摸玻璃橱窗向上望去。面向店外的展示柜中,上上下下陈列着金光四射、造型圆润舒畅的乐器。它们静止着,挡住几道阳光,在伞木女士好看的脸颊投上阴影。






突而,有白光一点在她眼睫间闪烁了瞬间,迅速沉下去,从她那半边被阴影覆盖的脸上移开,最终雀跃着跳动在她胸口。伞木女士回神向橱窗外看——正隔着一把长笛,她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万分熟悉。




那人的表情,说不上是惊慌还是欣喜,她总是这样淡淡的,让人联想起春日里樱花瓣轻柔的粉色。




那人细瘦柔软的手指抚上、用力压向橱窗,她仰起下巴轻轻开口,恰逢店门被谁推开,她的声音如细碎春雨漏进屋檐,敲打在伞木的心上。




“希美。”


“妈妈!”


友幸欢快的喊声几乎同时响在耳畔。






伞木希美看到她胸前晶莹小巧的银色挂坠,不由得怔愣惊诧。面前人却突然半张口看向店内小小的友幸,慌乱之色更加慌乱,那里面有一点受伤的痕迹,和从前一样。






和从前的霙一样。




希美逼迫自己行动起来,牵起友幸的小手奔出店门,还好,霙就站在自己对面了。她刚刚感到害怕,简直是心中一凛,尚不明确恐惧因何而起,只是身体本能做出了反应——不想要面前的人就那样离开。




“希美。”霙叫她,上下仔细地瞧她,不敢放过任何细节。那目光竟像是要将她捧起在手心一遍遍抚摸。




霙的声音还是那样浅淡,温吞柔和,像山间的雾霭熏风,像初夏微涩清甜的红浆果。




友幸知晓妈妈的名字,见来人这样说,不禁好奇地看向母亲,小手摇摇她的胳膊:“妈妈的朋友?”




他瞬间吸引了霙的全部目光。




好像。




“霙,”伞木女士几不可见地加深了呼吸,牵着友幸的手握紧,她尽量平和自然,在脑中飞快搜索此时应当说的话,“这是我儿子友幸,友幸,这是铠冢……”




她忘记要说“好久不见”,但一向严谨的伞木女士却未曾意识到这点。




“铠冢姐姐*,初次见面,您好!请多关照!”友幸鞠躬行礼,说起敬语来乖巧可爱,“我叫伞木友幸,今年七岁了,在桑园小学校读一年级!”






友幸不会在意,更不会看得懂妈妈与“铠冢姐姐”相交汇的目光,那是因过于炽烈而不敢投在彼此面容或身体上的火热光线,似乎会烧伤对方,也会烧伤自己。如此交错着滑向那身形的轮廓线之外,只将彼此剪下成一片模糊的暗影。




希美还未动作,霙却迈步向她们走来。她在友幸面前蹲下,才能同他一般高,她对孩子露出微笑。希美凝眉细看,只从她垂下的睫尖望见温和从容:“初次见面,你好,小幸。”她笑着,抬手温柔地整理了下友幸的包带和小黄帽。友幸见到漂亮姐姐有些紧张,小脸此刻也僵硬了,但是气概不能输,他结结巴巴地回应:“铠塚姐姐……可、可以叫我伞木君吗?。”






“伞木君?”




“嗯、嗯!”友幸骄傲地挺起小胸脯,他更喜欢被称呼姓氏,那是被当做大人看待的标志,是一个孩子对自我存在有所认知后产生的仪式感。伞木,是妈妈的传承,帅气又好听。






霙站起身,“大人”气场消弭在咫尺的希美面前。这时希美才能够认真看她,看到她白皙的肌肤,好像望穿了许多岁月。那年吹奏大赛候场前的黑暗里,女孩轻轻说,我会为你吹响曲子;生物室的水族箱边,女孩将夏群天蓝色的布料抓起又放下,然后,一个永恒般的拥抱落入她怀中。




那些面影重合起来,此刻鲜亮如昨。






霙的目光向斜下方扫去,好似在看地面。希美定定心绪,思维恢复了往日的敏捷。她很明白,那更像在躲避她的直视。




霙最终说:“友幸……和希美很像。”




她偏离重点,但话锋化作曲折弯钩和钓线,没入希美思绪的深湖,浮标暗起暗落,等待一尾好鲤愿者上钩。霙不知道的是,她自以为钩上无饵,可饵料是有的,在希美看来,那正是霙本身。




希美决定立即回应她,她如少女般偏头,用开朗的声调笑说:“是自己的孩子嘛,伞、木君,是吗?”她咬紧“自己”二字,又加重读过姓氏。话语含义不言自明,希美承认自己的强势:她已走到今天。既然已经走到今天,她拒绝哪怕一点点误会。






果然,明了和欣喜在霙清澈的眼底升起。






“是哦!”友幸不明所以,自顾兴奋,“大家都说我和妈妈长得很像!眼睛呀,鼻子呀……铠冢姐姐也这样觉得吗?”




“希美,你……”




“铠冢前辈!要准备的东西都买好了!”几个和霙年龄相仿的男女在不远处向她喊,有个年轻男人尤其热心,招手呼唤,“要回去了!”






“啊糟糕!”希美仿佛突然想起什么,慌忙看了腕表,“给友幸约的三点半看医生,迟了!”




两人相对呆望一瞬。




“那我!”几乎是同时出声,霙抢了先手,语速比任何时候都快,一向低微的音量也升高变得响亮:“我在的乐团音美,来这里巡演,希美你……”




“我会去看!”希美几乎是喊出来,她拉着友幸快步向医院走,向霙交代,那是她奋力为自己抛去的救生圈,“之前!我之前的电子邮箱还在用。”




“我知道了,那希美,小幸,你们快……啊,说起来小幸身体没事吗……”


她向后跑两步又奔回,不知自己该担心哪件事的样子让希美乐开,她安慰说:“不用担心,只是乳牙要掉了。”




“伞木君啦!是伞木君!妈妈,铠冢姐姐!”友幸对此颇为在意,他不甘地纠正。




“好啦,快点快点,迟到了可不好。”希美干脆拉起友幸跑起来,西装遮掩了她背部因奔跑而起伏的蝶骨,也再没有翻飞裙摆予她少女般的夺目光彩,但这些无法抑制所有此刻希美青春气息的流露,她马尾轻扬,前发摇晃。




细看会发现,那脸颊上有几丝漂亮的红。








友幸的小手与母亲紧紧相牵,他大步迈进却不仔细看路,因为他只呆呆瞧着母亲,他从未见过她这样的神色——虽然只勾起些唇角而已,可友幸明白,是眼睛,那双明亮的眼睛里暗暗涌起了惊涛,浪涛起势凶猛,却终究会化作春雨,细密温和地浸入土壤。




是喜悦的雨水。




好像有什么要在那土壤里苏醒,活过来了一样。












霙迈步行走,却有跃起之感,她小跑着去与希美相反的方向,眯起眼睛,笑容丝毫不作收敛。




胸前的坠子,随着身体起落在午后日光下晃动摇摆,丢出灿灿光点。姿态轻盈,仿佛展翅欲飞。










那是一只银色的小鸟。








——————————————


*在日本,称呼年轻未婚女性为“阿姨”是失礼的行为,一般称呼“姐姐”。


下面有这么多2的原因在于原留言是“喜欢请扣2”,以下同理。
(第二版已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铭虚_0
铭虚_0 在 2019/02/03 21:42 发表

222222

艾尔芙奈因
艾尔芙奈因 在 2019/02/02 01:56 发表

七年前发生了什么?比较好奇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