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咫尺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9-02-08 23:51
点击:553
章节字数:84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想象一下你坐在一辆列车中,靠窗的位置,正读着一本颇为有趣的小说,窗外是一片深邃的平原,偶然闪过一两间房子。列车平稳前行,轨道上时不时传来轻微的晃动,提醒了你此刻正在行驶的列车内,而不是你过分沉溺的小说世界。小桌上摆着红茶或者是你喜欢的其它饮品。

黎子坐在后座上,尝试营造出这样的一个气氛。她要求陈欣去想象。最会享受的乘客可能会有这样舒适的心情,怎么也轮不到列车长来享受,因为列车长不可能交出火车头去读一本小说。

“旅途的过程是用来享受的,所以坐火车多好。”黎子憧憬脑海中那辆悠闲的列车。“再说我们这里没有飞机场。”黎子又通过现实的角度来证明坐火车要比坐飞机好。

陈欣还是觉得与地面脱离的飞机,要比火车有趣的多了。那毕竟是在天空中行进的啊。而且就速度而言,飞机也略胜一筹。

“你有在听吗?”黎子对她的无视感到很不满,“你肯定还觉得坐飞机比较好吧?”

“好好好,坐火车,坐火车。我以后都坐火车。”陈欣口头上投降了。其实,对她来说,这两种庞大的交通工具如同幻想故事中的生物般,听起来十分遥远,以致无法知晓其真实性。

夏季的白日漫长无边,似乎是留恋此地的小孩忘记了离开。陈欣不是第一次注意到自己骑车的速度故意在放慢。陈欣知道黎子并不急着回家,作业什么的她在课上就已经完成了。需要赶着回家的,应该是每次都在早读补作业的列车长。

“轮船也不错,可惜我们在内地。”黎子还在思考理想的交通工具。

“又没什么机会乘这些玩意儿。”陈欣说道。

到了岔口,陈欣很想绕个远路。

“考个外地的大学不就有机会了吗?”

“……大学吗?”陈欣重复道,不知何时起,她认为那是如同迈向人生终点的一个地方。

“我们初中还没毕业呢?”

“时间过得很快的。”黎子说道,她目光总是放的很远。“想想小学的时候,在看看现在,时间真的是‘嗖’的一下。”

“是嘛?”陈欣没什么感觉,就算让她现在回想小学的事也不知道从哪一件开始想起。但从学校骑到黎子家的楼下的时间里,陈欣确实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唰”的一下。

黎子从自行车上跳下,拿上书包。

“在这不要走,等我一会儿。”黎子认真命令道。

“好。”陈欣敷衍的点点头,马尾无所谓地跳动,表现出无奈。

——等多久都可以。

黎子迅速冲上楼,回到家中,找到书桌上的纸飞机。昨晚作业本中掉落出的一页,黎子将它无聊地将它折成了纸飞机。黎子来到阳台,向陈欣挥手,对她喊道,“这是你要的飞机。”

陈欣乐笑了,她还以为黎子会有什么重要的事。

“接好了。”黎子瞄准陈欣用力扔出那架纸飞机,陈欣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因为根本不可能会中的嘛。

纸飞机在空中依照看不见的轨道飞行,白晃晃的姿态十分惹眼,飞舞几圈,最后落到或许早已决定好的位置。——陈欣的自行车车筐中。

黎子难以置信地哇了出来,陈欣也对着阳台上的她甩甩大拇指,佩服她的运气。

陈欣载车筐中的纸飞机回到家中,陈欣没有把它随意地飞掉,而是放在了一般存放收藏品的柜子里。在那之前,她还特意拆开了纸飞机,试图寻得一些与黎子有关的信息。但这真的只是一张普通的作业本纸张,连黎子的字迹也没有。陈欣心虚地沿着折痕复原了飞机。

应该回她一辆纸火车吗?折纸大全里面好像也没有这玩意。

陈欣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收藏癖。自己只不过是把它放在一个可以放的地方。


当陈欣再把它拿出来的时候,已是多年以后的一个下午,陈欣从梦中醒来,像是得到梦的指引般从柜子中找到了它。白皙的纸张变得枯萎皱缩,纸角的边缘染上原木的木黄,轻轻靠近鼻子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纸香。

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啊,陈欣放下纸飞机,她记起来一些浅淡的细节。说不清为什么会记得它,而不是那些已经遗忘了它从哪里来的东西。

陈欣懒洋洋地伸个懒腰。她打开房间的纱窗,轻轻地将囚禁已久的纸飞机飞了出去。飞机僵硬地前行,画出一道死板而标准的抛物线,完全无法想象它曾从黎子的阳台起飞,获得飞行的速度,曲线优雅地落在陈欣的车筐中。

刚睡醒的倦意还挥之不散。等会再去捡吧?陈欣浮躁地想到,重新躺回床上。直到几天后她才记起来,再凭借模糊的记忆去寻找,却怎么也没找到了。




“……十点了。”

陈欣晃着手机锁屏界面,提醒还在慢吞吞走的小茵。

“不急啦,从这到火车站再怎么也花不了一个半小时吧?错过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你就那么想我走吗?”

小茵撇起嘴来,把背包挂到了陈欣正在拖的行李箱上。这下陈欣承包了小茵所有的行李。

“我到底是来送行的,还是来帮忙搬东西的工作人员?”陈欣问道,一边背上了小茵的背包。

“人是可以扮演多重身份的。”小茵嘿嘿地笑起来,“你帮女友背东西还不习惯吗?”

“才不习惯,她不会让我背的。”

“嗯?是这样的吗?”小茵轻轻松松地绕过一只正在被使用的消防栓,无良商家将路口的消防栓接上水带通到自己的店内。

“我觉得你才容易被欺负,她看起来更不好惹才对。”

陈欣提起重重的行李箱,跨过无良商家的接上的水带。

“不好惹的,惹起来更有趣吧?”

陈欣不愿去过多回想以前那些人的无趣行为。

“啊!要不要来一碗凉虾?”小茵站到一家小吃店下,兴奋地提议道。

“想一想现在几点了?”陈欣拉扯她的衣服,再次提醒她。

“在凉虾面前赶不上火车算什么?”小茵坚定地站在原地。跟个任气的小孩子一样,再说几句就会哭出来的那种。

陈欣想象出一碗冰冰的凉虾,有些心动了。现在是需要什么低温物来驱赶多云天气的闷热。

“你请?”

陈欣试探性地问一句。

“嘿嘿,随便吃。”小茵上前拿回她的背包,她知道陈欣让步了。

“这下我们就是共犯了”

小茵将陈欣拽入店内。

“你这样没人事的,赶不上车可别怪我啊。”陈欣推卸本来就不存在的责任。

“不怪你。今天赶不上,还有明天。明天再来送我就好了。”小茵抿一口凉虾的糖水,慷慨地说道。

“为什么感觉是你饶过了我?”

“哈哈哈,明天再请你一碗凉虾,就算是为了凉虾也要来嘛。”

“然后又是因为凉虾没赶上车?”

“嗯……早一点来就行了。”

“那明天你别带行李了。每天都带我来吃凉虾,每天都赶不上车。”

“我是凉虾机器吗?当我女朋友的话就每天送你一碗。”

小茵喝下最后一口,迅速地搞定了整碗。

“我什么时候这么廉价了?”陈欣领起了行李箱。

“如果心心相印的话,再廉价也会答应的不是吗?”小茵笑着开玩笑道,继续打趣陈欣。“她每天有给你超过一碗凉虾价值的东西吗?”

“没有,我也不需要。再不走真的赶不上了喂。”

“好好好。”小茵站起来,陈欣指了指放在座位上的背包。“啊,吃完我的凉虾不干活。果然不能先发薪水的吗?”

“你要习惯下车后一个人拿着行李乱跑。”

“哼,用不着,有人在那边接我。”

小茵正在前往外地的大学完成人生学涯的最后一段旅程。

“火车真是个不消化的怪物呢。吃那么多人进去,然后沿路吐出来。”

零碎的对话还在路途中持续。

“消化了才是怪物吧?”

“那应该叫它怪胎?”小茵认真地思索着。

“你高兴就好。”陈欣表示不愿让这些无意义的问题过脑子。

“你喜欢坐火车吗?”陈欣突然想起这个似乎和谁谈论过的话题。

已经能看见火车站候车厅前的那片空旷的广场,沿路也可见拖家带户背着大包小包的旅行者们。

“手机和电宝没电之前都还很喜欢。”

“行吧……”陈欣摇摇头。确实,只要有个能联网的手机,屁股放在哪都没有太大的差别。

陈欣将行李箱提上广场的平台,让箱子在平坦的广场上滚动。小茵伸出手接过箱子。

“辛苦你了,就到这吧。”小茵缓缓地背上背包,拖起行李箱。

陈欣手中一空,立刻感到一阵虚无的释放感。自己原来是两手空空地来为她送行的。小茵也才发觉自己的行李其实挺重的。

“陪你到检查口。”

最后一段漫长而又短暂的行程。

小茵准备好身份证和车票,停在进站的队伍前。

“一个人要小心点……”陈欣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是老妈子吗?”小茵白了她一眼,“你就不难过吗?我想看看你哭的样子。”

“……哪有人在告别前会这样要求的?”陈欣无语了。

“那如果是她,你会哭吗?”

“这很重要吗?”陈欣一头雾水,小茵却认真地点头。

“大概会……”

小茵向陈欣抱了上去。

“要多想想我。”

陈欣愣了一会儿,然后笑着答应道,“好的!”

小茵就这样心情不错地踏上前往陌生城市的列车。虽然有一身重量相当的行李,她还是感觉浑身一阵轻松。——的确有什么东西落在与她告别的那个广场,让身体失去了部分的重量。

泪腺隐约触动,明明涌上眼眶,却又给生生地压下去。小茵钻入火车时,车厢已有坐了好几个小时、来自远方的旅客。当地的站台既不是起始站,也不是终点站。到达目的地之前,沿路都是中途站。




门前的阶梯下,细小的蒲公英从夹缝的泥土中艰难地汲取养分,最后结出一团细弱的白绒伞,向陈欣证明了它蒲公英的身份,而并非一株不被人们所知的杂草。

路边的泥土间能注意到,因季节而消失的清明草,渐渐被蒲公英所替代。明年的春夏交替之际,还能重新见到清明草们,但一年生的它们不可能是去年的延续。

人生也是这样呢?陈欣默默地想到,一边蹲下身观察这株蒲公英。上面的绒伞刻着六年生的小学,三年生的初高,随着它们的成熟,不断地脱离母亲,飘入空中。

高考结束,分数全省排名什么的也出来了。一条的简短、死板的短信,就将你整个高中的一切写尽。

填报志愿,杂七杂八的大学招生,眼花缭乱的专业选择,陈欣觉得更像是在请求某个系统将自己分配下去。那当然了,毕竟她的分数就那么点。而另一边的黎子才是在填报志愿。

陈欣不是没有幻想过发生电影里那些情节。恋爱了的两人成绩相差很大,但为了去同所大学而在志愿上动些小手脚。陈欣清楚自己并没有权利要求黎子,也不希望黎子那样做。

明明有最好的选择,两人一起努力然后考上同一所好大学。升高中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一次奇迹,所以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吗?还是说不争气的自己早就放弃了跨越两人之间的那条沟壑……

“到点换班了吧?快点去。”妈妈催促还站在门口,对着蒲公英发呆的陈欣。这孩子回归童真了?

“啊,那破店又没什么人去买东西,去不去都没事。”陈欣抱怨道。整个暑假她都在亲戚的杂货店铺里帮忙收银,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坐在那玩手机,一日复一日的也让人感到厌倦。黎子已经在外旅游好几周了,每天都给陈欣发来一些旅途的照片。黎子说她要明后天才能回来。

“那也要去帮人家看着,又没白让你帮忙。”妈妈唠唠叨叨起来。

陈欣也想旅个游什么的,最好还是和黎子一起。但家里的条件、观点都不支持她,陈欣想找哥哥帮忙,但哥哥已经答应给她买一台笔记本,不再好意思开口旅游什么破费项目。

陈欣乖乖地来到店铺内,与老板换班。等店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悄悄地戴上耳机,让心神离开这家店铺。陈欣觉得工作和上课差不了多少,从想心不在焉、开小差的方面来看。

听了一会儿歌,陈欣被高中的同学邀请进了游戏中。陈欣不是很有心情玩游戏,但同学正处于一场关键的渡劫局,她坚持要拉信得过的人一起开黑。陈欣不愿对此负责。但同学发了一个两元红包过来。陈欣扎起散乱的头发,擦拭了手机屏幕,答应了同学的请求。

陈欣给同学打了一个预防针,——她在看店,有几率突然挂机。

陈欣很庆幸自己有提及到这个问题。

游戏途中,黎子发来一条信息将陈欣拉出现世,她听不到耳机中吵闹的游戏声,感受不到自己所在的位置,堕入了无边的虚空。

『我可能不回去了』

陈欣切出游戏界面,手机的卡顿让她异常急躁。她直接给黎子打了一个电话。通电的嘟嘟声响起,陈欣的身子紧缩起来,目前她只想露出一只耳朵来留心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通了。

陈欣静静地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离上一次见面几乎已相隔一个月,难道那就是最后一面了?还在犹豫如何结尾的作文,就意外地被交上去了。那张自己所熟知的脸庞,开始在记忆变得模糊而遥远。明明还没有与她好好地道别,想对她说的,想传递给她的……

“喂?”

一听到她的声音,陈欣感到鼻子一阵瞬发的酸楚,好像快要从脸上掉下来了。话刚到嘴边,想说什么,但似乎又被一种黏稠的流质哽塞住。

“……不回来了吗?”陈欣颤声问道,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这边离大学很近,我爸就擅自给我定票了。”黎子的声音和陈欣一样,不是很稳定,似乎是站在大风中说话般困难。电话里还有摩托车驶过的声音,从远到近再到远,延迟的双声道宛如在重复那张画面。陈欣没有注意到从马路边飞驰而过的摩托车。

“在看店吗?”

“嗯……”陈欣趴在柜台上,将脸埋入自己的左臂,她不敢多说,想尽量用平常的语气回答她。店内开始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慢慢地向陈欣靠近。

“想我了吗?”



“订好票了?”黎子将视线从水池中的企鹅们移开,开始向不那么温顺的北极熊展区靠近。

“嗯,你看终点离学校那么近,火车一站就到了。还要带什么东西的话跟爸爸说就好了。”爸爸还在给一只帝企鹅雕像照相,雄性帝企鹅孵蛋的情景介绍让他为之触动。

黎子一言不发看着北极熊展区。低温好像感染了她。

北极熊妈妈正在睡觉,它的孩子走过来撞到妈妈身上动来动去,弄醒了妈妈,最后还一脚踢到妈妈的熊脸上,妈妈抖抖身子慌忙地站了起来,看着吵醒她的熊宝宝,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黎子提前结束了旅游,拖着行李箱一个人暂先回到老家。爸爸没法阻止,因为是他先擅自做出了决定。黎子以住爷爷家为由,打消了爸爸的担忧。

黎子上午来到爷爷家,吃了一顿午饭,在爷爷家暂存了行李后,就双手空空地去找陈欣。

黎子骗陈欣自己可能不回来了,她想陈欣一个惊喜。结果以陈欣倒在自己怀中哭泣收场。陈欣逐渐平静下来,但还是时不时地抽泣一下。黎子道歉了,这个玩笑可能开过头了。

几分钟后,黎子开始解释前后的因果。倒在自己怀中的陈欣一动不动地抱着她,黎子反复确认了好几遍陈欣并没有睡着。黎子暂时接过陈欣的工作,充当起了收银员。偏偏还真有一名老大爷来买烟,老大爷递来十元,黎子动动腿,陈欣却毫无反应。

“七块。”老大爷好心地提醒道。黎子只好尴尬地从钱柜里翻出三块,找给老大爷。“我说一块是不是也要卖?”黎子尴尬地笑笑,迎走了她人生中接待第一名顾客。

“好了。底下这位客人是不打算走了吗?”

“嗯……”陈欣终于肯发声了。

黎子俯下身子,拨开陈欣耳边的发丝,轻轻吹起她的耳朵。陈欣依旧没有任何反应,黎子差点忘记她根本不怕痒,就连大多数人十分敏感的腰部也不怕人骚扰。黎子没辙了。

“我腿麻了啊。”

陈欣终于慢吞吞地起身,从黎子身上离开,像是抱了一只猫咪,被猫咪焐得热乎乎的。不过陈欣还是拉住了黎子一根指头,没用什么力,即使不小心脱离了她也会执着地再拉住黎子。黎子明白陈欣在担心什么了。

“后天下午的火车,今天我不会走啦。”

“真的!”陈欣惊喜地抬起头来,接触到黎子的眼睛。黎子才意识到回来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看见陈欣的眼睛。

“而且……”黎子带着笑意,故意顿了顿,“今晚还没找到地方可以歇脚。”虽然黎子给爸爸的说法是在爷爷家过夜。

陈欣站了起来,理理乱糟糟的头发,拿起手机。“我和妈妈说一下!”陈欣打通家里的电话,正好妈妈在家,陈欣简要地说明了一下情况。很快就得到了妈妈答应的好消息。

陈欣重新回到看店的本业上。

“啊!”

陈欣看见微信上的消息,终于想起来自己收了个红包,是在帮同学游戏渡劫来着。陈欣翻了翻聊天记录,好在最后赢了,陈欣的愧疚感也就没那重。

五点半后,老板回到店内,与陈欣交接,但陈欣她们还没走远,老板就拉下店铺的卷帘门,宣告本店打烊。黎子吐槽这家店的老板根本不想做生意,陈欣知道老板又去打麻将了,招人的原因也是麻将瘾太大,一个人在店里坐不住。莫非老板靠打麻将就能维持店内的开销?

到陈欣家门口时,黎子说她有些紧张,并对自己今天随意的衣着打扮感到后悔。她的想象中,黎子全家正围在一张大饭桌上,正襟危坐地等着她们俩。

“没事的,他们忙得很,或许都不在屋里。”

陈欣推着黎子进了屋。只有妈妈在家,还是特意留下来招待女儿口中所谓的同学。

“饿了吧?”妈妈热情地招呼黎子,“来吃饭!这几天忙得很,做不了几个菜。家里也忙的够呛吧?”妈妈默认黎子家里也是和自己一样辛苦劳作的种地者。

“嗯……,还好吧。”黎子顺势就脱口而出,反应过来后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纠正自己的错误回答。好在陈欣妈妈没继续追问什么。陈欣妈妈背上背筐离开家里,趁天还没完全给黑夜笼罩,还可以下地做些事。

猫咪也懒懒散散、十分识趣地离开家中,毕竟它已经是只经历颇丰的老猫了。屋里剩下的两人,都埋着头默默地吃着饭。陈欣打开电视,制造出屋里十分热闹的假象。

黎子能理解为什么以前爸爸坚持每餐都开着电视。因为总是一言不发的自己,那份充满敌意的沉默会破坏家庭内的气氛吧?

饭后,黎子想帮陈欣洗碗。

“客人就歇着吧。”陈欣拒绝黎子的帮忙。

“那我就这样坐着?”黎子不满,白吃白喝很让她过意不去。

“不好吗?”陈欣边擦桌子,边和黎子说。

“一点也不好!”

一道念头突然闪入黎子的脑海中。“过来。”她命令陈欣。陈欣端着碗筷,毫无防备地靠近黎子。黎子迅速起身,嘴唇飞快地在陈欣的脸颊上一点过,还故意发出了声音。陈欣吓了一跳,连忙稳住手中感到生命危机的瓷碗。

“感觉像是同居了。”黎子笑着说,“有人在全权负责家务。”

“那你来养我?”陈欣开个玩笑,说完她快步走进厨房,开始洗碗。

黎子坐到沙发上,脑袋渐渐发热地思考起来。她轻声地给予陈欣答复。

“如果可以的话……”



夜雾降下,暧昧地模糊着天空。最新的抗日剧结束了,晚间天气预报也结束了。陈欣才发觉电视节目真的从来没有变过,宛如陷入无尽的莫比乌斯带中。以前的自己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而已。但她已经抛弃掉祈祷一成不变的想法。无论什么都要向前迈出步伐不是吗?

黎子换上陈欣的睡衣,早早地上楼到陈欣的床上睡觉了。

陈欣一家都猜测长途的奔波把她累坏了。陈欣有意拖延在楼下的时间,她想避免回到楼上发现黎子还没睡着的尴尬局面。

一家人都准备睡了。陈欣也只好蹑手蹑脚地上了楼,轻声地进入房间。在那之前陈欣收到小茵一条莫名其妙的消息,『加油哦!#(坏笑)』。陈欣发个问号回去,小茵却没了任何音信。

陈欣进到房间,发现黎子坐在床上玩手机,床头的台灯还点着。

“……你不困的吗?我还以为你睡了。”

“学习中。”黎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机。陈欣好奇地凑过去,黎子却立刻按下电源键,黑掉了手机屏。

“什么啊,不给看?”

黎子抓住陈欣的手,不由分说地将陈欣拉到床上。“我来教你就好了。”

黎子将陈欣压在身下,将手机解锁展示给陈欣看,还放了一点声音。

视频中有两名女孩,进行着一种奇妙的行为,还为此引发出一些微妙声音。陈欣不由地脸红起来,连忙地移开了视线。

“……你上哪找的?”陈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无缘无故地问起了来源。她担心可能会让黎子误会她去找过这种视频。虽然确实有去找过。

“找别人要的。”黎子重新关上手机,将手机扔到到一旁,微闭上眼睛,吻向陈欣。

陈欣知道那个别人是谁。不过现在没有心情去管那个人。毕竟火灾来时,最重要的还是先思考如何逃生,然后再去追究是谁的责任。

亲吻的同时,黎子空出右手,不断地在陈欣身体的各处游走。

黎子征求陈欣的同意。

从黎子吻上来的那刻,陈欣就知道意味着什么,也不是从未思考过这一瞬间。自己比想象中的要平静的多,两人间温存出的燥热指引着,顺势而下。仅凭借着身体传来的感觉,应激性地作答。陈欣尽量忍耐着不发出声音,自己絮乱的呼吸声就已经够难堪的了,实在受不了而发出的呻吟更是让她羞耻到想死。

黎子也终于找到了陈欣的弱点,当然是平日里也能捉弄的那种。就是她的脖子。黎子反复在她脖颈四周拨弄,陈欣没有一次能忍住不发出声音,以至于最后恼羞成怒地制止了黎子,然后裹上被子拒绝黎子的触碰。黎子笑嘻嘻地安抚她,也钻进被子里,身子贴紧着陈欣。

陈欣要求熄灯,灯光下暴露出的身体,让她觉得自己如同接触了空气的轻金属,立刻开始氧化。稍后,陈欣发现关上灯后并没有什么用,而且愈发的能感受到黎子放光的双眼,在不停地扫射着她。当黎子的双手在漆黑中寻找与她的双手,与之合十后紧密地交汇在一起时,什么都无所谓了。

爱与幸福。虚无缥缈的,只在文字上看见过它们的身影。陈欣感觉自己好像触碰到了……抓住了它!


新一天的清晨,黎子睁开眼,奇怪地看着陌生的墙壁。翻个身,碰到自己以外的躯体时,记忆才渐渐醒来。陈欣侧向黎子,还处于睡梦之中。黎子拨开遮挡住她脸庞几缕的发丝,以便细细地品味她正在做一个怎样的梦。

毫无防备呢……那早安之吻我就收下了。黎子还有些半迷糊的,她凑近陈欣的嘴唇。突然间,一阵敲门声响起,吓得黎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她发现自己正光着膀子,又立刻缩回被窝里。

“早饭了!我午饭都开始做了,还没醒吗?”陈欣妈妈在门外喊道。

黎子连忙摇醒陈欣,一边找到衣服,胡乱地往身上套。她很担心陈欣妈妈有破门而入的习惯,而自己该怎么解释她的女儿和另一个女孩光着膀子在床上睡了一晚。

“知道了……”陈欣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带着点起床气的语气,习惯性地向门外的妈妈回答了。

“饿了都快点下来吃啊。”妈妈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以往冲进房间、掀开被子的粗暴行为。她完全可以对自己的女儿这样做,但今天房间里有一位不是她的女儿。

黎子听见远去的脚步声,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的睡意全无。而陈欣似乎还打算睡下去。连自己都完全醒过来了,这家伙根本不知道刚才是个怎样的危险情况吧?想到这,黎子有些恼意。她亲上陈欣,吮吸着她的嘴唇,下定决心要一直到她清醒过来为止。

陈欣的眼角挤出一滴泪水,她还在一场即将迎来终点的梦境中,不愿醒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