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尚未抵达未来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9-02-09 13:29
点击:644
章节字数:51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陈欣将自行车停在中学门口前的大斜坡。目前来说,冲上去是不现实的。她对自己的体力不抱有信心。腰也有些轻微的酸痛,更何况后座上还有一名重要的乘客。

“我中学时候的体力真惊人呢。”

陈欣望着长长的斜坡,不禁感慨道,佩服以往的自己。

“缺乏锻炼。”黎子简单地总结道。她从自行车上跳下来,开始爬坡。陈欣也从驾驶位上下来,停好自行车,跟上黎子。

“把车也推来上。”黎子回过头指着自行车,轻微的命令道。

“欸?为什么?”

“我想体验原来那种,‘嗖’的一下的感觉。”黎子的食指在空中猛地向下一划,一旁的空气懒散散地阻碍着她的食指,形成一道弱弱的气流。

陈欣的体力听到黎子的想法后,抗议不断。

“正如你说的——缺乏锻炼。没力气了。”

“现在不就是个锻炼的好机会?”

“不不不,锻炼的目的才不是想让人劳累致死。”陈欣放下自行车,走到与黎子肩并肩的位置。

黎子突然绕到陈欣的背后,从后面抱住她。

“推不推?现在求饶的话还来得及。”黎子在她耳边轻声威胁道。

“哼?你要怎么做?”

陈欣丝毫不动摇,反而有些期待。一般人被挠挠腰部就不行了,陈欣可不怕。但她忘了,昨晚上黎子已经清楚地掌握了她的弱点。

黎子靠近陈欣的后颈,隔着她的头发开始吐气,气息穿过发丝,轻轻地冲击着陈欣的后颈。

黎子抱紧陈欣,不让她从怀中挣脱。

不一会儿,陈欣开始求饶。黎子这几下的动作让她又羞又痒,最主要还是让她回想起昨晚的事,身体一阵发热,下意识地就软掉了。

陈欣蹲在原地,将赤红的脸埋在双腿之间。

“太弱了吧?”

黎子没劲地看着她这副样子,原本只想暴力威胁一下,却好像下了重手,错杀人质。

也不见得昨晚的反应有现在这么大。

“嗯哼……”

黎子侧下腰去找陈欣的脸。陈欣蹲着身子,不断踩着碎步,换着方向躲闪,不让黎子看见。

“难不成——你还在想昨晚的事?”

正中红心,但陈欣不可能去承认。

“可是你一点也不主动,都是我在……”

陈欣还是蹲在地上,缩成一团刺猬。

黎子转变进攻的策略。

“说实话……我还是不知道对错。我知道我可以对那个在我面前没有任何主见的女孩肆意妄为。我喜欢她,才这样做,因为已经喜欢到想这样做的程度……而我不知道她真正的想法……”

陈欣立刻从地上弹跳而起,赤红的脸庞向黎子扑去,紧紧地抱住她,害怕她因自责而失去光彩。

“我也是,和你一样同样的喜欢!所以……不要这样想。”

捉弄过头了……眼下的气氛,黎子不知道该如何戳破自己的玩笑,稍稍有些长的玩笑。

“是吗?我现在安心多了。”

知道的。黎子都知道。无意中再次确认了一遍,让她捧起她的女孩的脸庞,无比沉浸。

“呐,你还记得我第一次乘你的自行车时,说了什么吗?”

“……”

陈欣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儿,如同在玻璃板上抓瞎。她完全没有印象。

“不知道。”她诚实地回答,陈欣很少含糊地敷衍过去,其实是不擅长。

“嗯……我也不记得了。但我知道有那样的一天,让我双脚离地,依靠在某人身上的那一天。”

“……是么?”什么嘛,那点程度,我也记得。

熟悉的放学铃,在耳边响起。短暂几秒,却满载着记忆。两人看着彼此回过神的模样,相视一笑。

“现在不是在放假吗?”

“你曾经补的课都忘完了?”

“是哦,初三的时候天天补课。”

两人相视而笑。她们混在放学回家的学生中,离开了学校。

黎子要去见爷爷,顺便拿走寄存在那的行李。爷爷家离街上有好些距离,赶车十分麻烦。黎子以此为由,从爸爸那获得了在陈欣家的过夜权,虽然是先斩再奏。

奶奶虽然行动不便,但她的盛情实在惊人,硬是留下她俩吃了晚饭。差点还被留下过夜。


告别了黎子的奶奶,回到陈欣家中。黎子开始收拾箱子,她要赶明天上午的火车。

“我居然带了这件小到露腰的T恤。”黎子不可思议地向陈欣展示到。

“你来试一下。”

“欸?我就不用了……”

黎子不由分说地将T恤套到陈欣头上,帮她穿起来。

视线被夺取的同时,衣物的味道缠上陈欣,轻轻安抚到她。任由黎子摆弄。

“很合身啊!这件送你好了。留作纪念什么的。”

……留作纪念吗?纪念什么?眉间不自主地一跳,陈欣脱掉黎子的T恤,扔到一旁。

黎子合上行李箱,拉上拉链,一阵呜呜声如同在哭泣。

陈欣仍旧打不起精神,心情乱糟糟的一团。她下意识地捡回起黎子的T恤,放在鼻子边,似乎在嗅味道。

“我说——我人就在这。干嘛要闻我的衣服?”

陈欣顿了顿,小声地说到。

“明天就不在了,需要提前习惯……”

“喂,别搞得我死了一样。都要上学的,只是分开一段时间……”黎子尽量忍住不让声音有明显的颤抖。

陈欣沉默不语。

黎子转过头去,又将箱子打开,完全心不在焉地检查着箱内的物品。

陈欣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撞破了房间内的沉默。尽管带着明显的哭腔,尽管语无伦次,陈欣还是坚持地说出心中压抑的话,直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不想分开!高中本来也不想上……那些古文…公式,一堆堆的,我……从来不觉得能背下去。成绩怎样都好。理由一直是为了你,……为了和你在一起。考上县高那天…我很开心……一直都想着……高中三年又可以在一起。发生了好多好多事。而……现在结束了,明天你就要走了。呜……明知道会这样,明明也不抱有侥幸……可是……”

陈欣抽泣起来。黎子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摸头安慰着。

悉知的味道飘入陈欣的鼻中,陈欣扑在她怀中,失声痛哭起来。

黎子感受到陈欣的颤动,她脆弱的胸膛难以承受,似乎开始崩裂。视野渐渐模糊,她闭上眼,和怀中的陈欣一同倒在床上。

明明还有好多话盘旋在心中,却如何也想不起来。早已想好的告别之辞,却无处可用。

两人同时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仅靠触碰传递着彼此的思绪。相拥而眠,直到迎来新一天的曙光……






家乡的火车站广场前。

陈欣望着广场耸立着的钟表,核对了一遍时间。她还是第一次从这出发,坐火车也是第一次。害怕误车,提早了好久。

进站前,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父母再次唠叨起安全问题。陈欣尽力笑着向他们挥手道别,伤感之情绷紧到顶峰而撕扯断裂。她强忍住了眼泪,迫使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登车流程上。

陈欣在候车厅找到一片少人的区域坐下,她长舒一口气,整理起心情。

广播在反复播送即将发车的列次。陈欣看了一眼手中的车票,确认和自己要乘搭的列次是不同的。虽然时间对不上,还是担心它提前发车。

陈欣观察起四周,显得无所事事,然后她发现四周的人几乎都在玩手机,坐着的就算了,还边走边玩就过分了。

陈欣并不是担心旅途中的手机电量。她考上的大学在省内,火车只用两个站。在陌生的环境玩手机总让她觉得怪怪的,她会更在意四周的情况,无法集中注意来刷手机。

其实她在等黎子的回复。

黎子和小茵已经搬进了大学宿舍,两人的学校都在省外。本来小茵和陈欣一起报了许多省内的学校,不过小茵那微妙的分数全部掉档了,只得到流落省外。

黎子当然是到省外追求更好的教学资源。

暂且是分开了。

陈欣花了几天时间恍惚,最后还是接受了现实。交流什么的,划划手机就能轻而易举地做到,也能视频,唯一的限制就是不能身体接触。

完全不能想象没有手机会怎么样。

那样的话,陈欣可能会拾起已经放弃了的想法,——辍学,来到黎子所在的城市打工。

一想到如此,陈欣的脑袋就一阵发热,背后也有股不理性的蛮劲推动她。冷静下来便知道这个想法十分荒诞,她没敢和黎子提及,因为黎子肯定不会同意,也肯定会生气。

陈欣盯着地板发起呆,光滑的瓷砖反着灯光,看起来很有水分。陈欣抽出水杯,扭开瓶盖,抿了一小口。她并不口渴。

手机仍旧没有任何动静,嘈杂的环境丝毫不能动摇到它。

陈欣摁开电源键,锁屏壁纸上的可爱猫咪立刻出现,附上时间和当前并没有任何消息的状态。这张壁纸还是黎子给她挑选的,原本是系统自带的北极光摄影照。

距离发车还有一个小时。已经有人在进站台排队了。陈欣趴到行李箱上,继续发呆。

没注意到消息吗……她在忙什么呢?昨天在打扫宿舍,说是今天要置备宿舍,现在可能是在逛超市什么的……

耳边的声音渐渐缩放至远处。还趴在行李箱上的陈欣感到一阵难以抗拒的困意。似乎是闭上眼就可以睡着的状态。昨晚没睡好的缘故。

距离发车还有半个小时。

陈欣最后确认了一遍没有新消息的手机,拖上行李箱,来到队伍的末尾。

队列宛如一辆人形火车,比学校抢饭夸张不止好几倍。抢饭晚了可能没什么好菜,但还好火车是提前预定好的。

发车时间越来越近,人群的骚动也越来越大。跟随人群的陈欣也感到脚边的浮躁,好像必须向某个地方踏出一步。

开始进站了。

人群轰轰地前进。陈欣感到十分自然,行李箱的拖动声是如此与环境相适应,如此渺小。

分流的岔口,陈欣一时记不太清自己的车厢号。在人群中慌乱了一阵,随便跟着一团人出了地下通道。

人少了之后,陈欣才敢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拿出车票。她不仅走错方向了,抽出车票时,身份证又被连带着掉到地上。陈欣下腰捡起来,指甲刮到水泥地,难以言述其中的不适感。

找到车厢,匆匆地路过烟味浓重的过道。找到位置,还好是较为宽松的双人座。

邻座空着,放着一只看起来还挺潮的单肩包,陈欣想凭借小桌上的东西,来判断邻座的主人印象。

对面是对母子,正倒在一堆睡觉。桌上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无法辨识其主人。

手机还是没有新信息,陈欣给家里报了一声平安。

车启动了。邻座也回来了,是位有些奇怪的老大爷。他带着耳机,坐到位置上后一直在玩一款陈欣不认识的手游。画风偏Q的那种。

火车加速到正常的行驶速度。手机信号开始坐过山车,有好长一段时间连微信也刷新不出来。

陈欣抱着背包,准备处理方才产生但还未消散的睡意。接近90度直立的座椅设计简直反人类。陈欣调整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最舒适的睡姿。至于形象什么的,完全顾不上。

她闭上眼睛。手机突然叮咚一声强行将她惊醒,她头脑发热地摸出手机,却只是一则数据连接无法使用的系统提示。

失落叠加出的疲惫让她倍感无力。闭眼前,一缕发丝脱离了束缚,昏昏沉沉地飘落闯入她视野。

就睡一会儿,火车停靠站台的动静挺大的,不会坐过站的。要到站的时候就醒过来,陈欣对着脑内的小人下命令……



到达第一站,火车缓缓停下时,陈欣的脑袋也在慢慢偏离椅背,就要落到过道上了。还好,她无意识地翻个身,将脑袋垂在书包上。

第一次停靠站台,她没能醒来。火车再启动,向她的目的地出发。

火车进入城郊,房楼开始减少,穿过一条长到耳膜感到不适的隧道,手机信号再次遗失。

乘务员推着贩卖食品的小车,吵吵闹闹地路过。陈欣的邻座要了一罐啤酒,微信支付弄了半天才等到信号。期间,健谈的乘务员和一旁的旅客大声地聊起天。

陈欣还是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火车穿过一条江流,再次进入城区。又要到站了,车厢内激起一阵小骚动。

陈欣又换了个姿势,倒在椅背上,咽了口口水,小嘴向上微张着,继续睡。

离站台还有些距离,火车却提前停下,像是故意折磨等待下车的人们。前面跑太快了,现在需要等等再按点进站。当然,陈欣根本不知道这一回事。她不仅睡得很沉,还在做梦,一场死抓着她不放的梦。

进站的时间点临近,火车使向站台。

广播开始播报站台时,陈欣被口袋里震动不断的手机吵醒。

从杂乱的梦境脱落,回到搞不清现状的现实。口袋里的手机在响,火车又好像到了某个站。

火车停靠站台,车厢内吵吵闹闹的,让她听不清广播。乘务员在车节处深吸一口气,大声地报出站台名。

陈欣被强制清醒了一波,她立刻背上背包,向在过道上拥挤着准备出站的人们要了一片空地,抽出座位下的箱子,检查了一遍随身物品,和人群挤来挤去地出车厢。

手机还在响,陈欣空不出手去搭理它。迷迷糊糊的,还无法明确辨析梦与现实的分界线。

踏上地面,让第一丝新鲜空气吸入肺腑。陈欣清醒多了,但还在纠结回想自己做了个什么样的梦。称不上美梦,也算不上噩梦。似乎差一点就能想起来。

手机再次响起,提醒主人它的存在。

——是黎子发来的语音通话。

“喂!你到哪了?不会才醒吧?”黎子有些着急,她查过时刻表。如果陈欣现在还在列车上的话,肯定是刚醒,坐过站的风险很高。

“算是吧,我已经下车了,没你的电话就惨了。”陈欣张张嘴,打了个无声的哈欠。

“服了!你心是有多大?早知道不管你,给你个教训。”

“还不是想找你聊天,你却没回复,无聊到睡着了。”

“……”

“嗯?喂?”

“那你现在回去,回到火车上继续睡,就当我没打过电话。”

黎子的语气十分平静,弄得陈欣背后凉嗖嗖的,一阵毛骨悚然。

陈欣诚恳地道歉……

出了车站,头顶终于不再是金属架的屋顶,重新见到湛蓝无云的天空。

背着黑色背包,右手拖着白色行李箱,左手打着电话的少女,笑颜不断地踏入天空下……

“我去找车了,等晚点再说吧。”

“这点时间我会等的。然后,你也要等我……”



黎子挂掉电话,趴在桌上的她起身伸了个懒腰。

宿舍内部的摆设,在几天前还是一副陌生的景象。

闭眼上,她的种种似乎还在四周盘旋。

心境不由得地泛起一阵涟漪。

黎子脑袋一热,发了一句告白的话语给陈欣。然后关上手机,扔到一旁,重新倒在桌上。

额头的热度慢慢沉淀,化为心底的暖意。

飘乎乎地落到这里,周遭在变化,一切都在开始……

黎子触动自己的心跳,便知道了重心的所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