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跨越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9-01-27 23:22
点击:161
章节字数:47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星期六。轮到陈欣早起喊人。

陈欣挣扎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某名同学带来的低音炮,调大音量,开始播放不明所以的校歌。校歌的无损资源还是在广播站偷到的。

按照规定,唯美的校歌要由最后一名下床的人摁掉。此番酷刑下,宿舍的早起状况变得十分优秀。陈欣带着一宿舍的早起难民来到食堂,吃完早餐后,回到教室,开始新一天的早自习。

高三下。整个世界如临大敌。

为了不让黎子再次生气,陈欣把自己硬塞进班级内主流的学习氛围中。

其实她很想抛下黑色签字笔和2B涂卡笔,加入与世无争,整天上课钓鱼、做白日梦游的那方。多自由啊!

直到他们被停课之前——陈欣是这样认为的。结果来看,不能来学校并不是一种自由。

每天的基调就是审题,解题,涂卡,答题。反反复复。

每考完一场试,陈欣都要趴在桌上,什么也不去想,放松一下过度运转的脑袋。

“哟!又是阴离子状态?”小茵开玩笑地调戏陈欣。

“是啊,怎么了?我现在超想结合的。不是阳离子都给我滚开。”陈欣侧脸压在桌上,自暴式地进行反击。

小茵没辙。

“上周测试成绩贴出来了。要我告诉你成绩吗?”

“不要,我自己去看。”

“这可由不得你,嘴长在我身上。咳咳!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在学霸恋人的高压政策下,陈欣选手的成绩,语文——”小茵故意拖起长音,似乎下一秒就要说出分数了。

陈欣立刻伸出手指戳戳了小茵的侧腰,及时制止了小茵。小茵的身体条件反射地一颤,给吓了一跳。她立刻躲开,然后也戳回陈欣的侧腰进行反击。精准命中,但,陈欣没有任何的反应。小茵又试了几次,依旧收益甚微。陈欣嘴角开始上扬。

“作弊!你不怕痒。”反击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小茵很不服气嘟起嘴。

“嘿嘿。”陈欣坏笑着,从座位上站起来,伸出用于戳人的食指,不断在空中摆动着,猛地向小茵的方向冲去。小茵连忙跑上讲台避难。

陈欣像是了扑空,顺势就冲出了后门,留下还在讲台上战战兢兢的小茵。

“我去看成绩了。”

陈欣先在前十名的龙头找到黎子的名字,再在中间肥厚的猪肚翻到自己的名字。勉强能挤入两位数的名次,差不多也平衡在这了。

陈欣觉得这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她告诉黎子,黎子只是让她保持排名。一有考砸的情况,陈欣就会被问个半天。然后,陈欣总是枕在黎子的膝上,一边蹭来蹭去的,一边敷衍着黎子的质问。



毕业照准备拍摄中。学校专门空出了周六的时间来给学生拍摄。可是那周本应是双休来着。

除了摄像师的相机外,学生们偷偷地运了一批自己的相机。学校也默许学生们拿出手机来拍照。

陈欣再次体现出超高的人气,如果相机有辐射,她可能是班内最危险的人。她一直盯着镜头摆姿势,笑容都快僵住了。

可惜陈欣所在的班级和一班的拍摄时间不同。上午拍好全年级照后,陈欣就一直没见到过黎子。

小茵拉着陈欣到处找老师拍照片。也有老师主动来找她合影。陈欣不知道小茵怎么认识那么多老师,有些老师她感觉从来没见过。

小茵悄悄告诉她。陈欣才知道,原来小茵家里和校长有关系。

“又是从外地转回来的,成绩又差,不然怎么上县高?原本打算把我调到一班的,但我想了想还是不进去搞笑了。”

“欸——!”陈欣吃了一惊,“你不早说,我不介意去一班搞笑的。”

小茵无语地瞥她一眼。

“我们是在分班后遇到的吧?违背前提了。”

“唔……那怎么办?”陈欣陷入苦思,“完全用不上这层关系。”

“你为什么非得操心这个问题?”

“噢!可以去教师食堂蹭吃蹭喝。”

“差不了多少的,都是一个后厨。”

“真没用啊。我初中的时候,班主任是我家的亲戚,也是一样没什么卵用。对了!可以去找校长单独拍照,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早走了,上午和全年级拍完就离校了。”

“真没用!”陈欣再次重复。

黎子早知道就不告诉她了。



五月开始,温暖的气温逐渐向炎热逼近。细火慢炖三年的锅也有了沸腾的迹象。

学校在一楼放了三大张的告示墙,用于粘贴学生们的寄语。

晚修结束后,陈欣下到一楼给自己写了张高考的寄语。也为黎子写了一张,结尾还添上了一颗爱心,两张贴在一起。小茵在一旁目睹全过程,她装出要作呕的样子。陈欣也给她写了一个,希望她不要在考场乱吐而影响到其它人。

小茵闲着无聊,也在寄语板上许愿。但愿自己能考上一所大学就行了。比起一旁写着『活下去』的字条,小茵已经算是积极乐观的。

第二天一早,黎子顺路在寄语板上贴下一张便条。昨晚她想了有好一会儿,将两人的祝福写在了一起。贴在拥挤的中央部分,藏匿在其中。无非也是高考加油之类的激励语,黎子却有些害羞。亲手贴上去后,总让她觉得是在大众下公开了恋情。明明没有什么人会去在意。



倒数第21天。

轮到黎子修改黑板报上的倒计时。从倒数54天开始,一班进行轮流制修改每天的倒计时,让学生们都能切实地感受到时间在一天一天的流逝。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轮复习了。考试的频率倒是减少了许多,虽然学生早就对小打小闹的考试有了很强的免疫力,但高考在即,难免有些慌张。回家调休的人数又多了好些。

高三重新加入下午的跑操活动。自愿,并不是强求高一高二那样累死累活地跑上五六圈。体育老师很放任他们在操场各个运动区自由活动。

黎子被陈欣邀请来打羽毛球。还有小茵和她们同班同学,加起来共有8人。便采取了双打的轮流淘汰制。

一开始自由组合队友,黎子自然和陈欣在一队。游戏进行几场后,其它人发现她俩根本没有被打下过,一直在霸场。

“我们战胜不了爱情的力量。”一名女生悄咪咪地吐槽道。小茵正好是她的队友。

终于有一场,小茵和她的队友以极佳的配合险胜了黎子她们。终结了控制球场的两魔王。

其它人一阵欢呼,小茵和她的队友兴奋地抱一起,像是打赢了最终boss,嚷着她们要结婚。

后来的规则改成了随机分组,防止了极端强队的出现。



考前两星期。

小茵粗略地算了一下日子,她严肃地找到陈欣商量。照这个月来看,考前她很可能要服药,以备万一。小茵都不知道该骂高考还是骂谁。

陈欣十分同情她。

小茵无精打采地烦恼了一节晚修。最后还是决定先备一盒药。

班级内弥漫着一股战前的气息。已经有同学开始搬东西回家,准备大撤离。班内的音响也给电工师傅反复检查了好几次。

陈欣把冬季服装,和一些装饰类的小玩意带了回去。

宿舍面临最后一次的作息调整。最健康的早起早睡形式。一些称自己有原则,从未十二点前睡着过的同学,也被迫成为了没有原则的人。

每一天都如同演电影。第一幕主人公睁开眼,第二幕一阵眼花缭乱的色调迅速在荧屏上闪过,然后突然转到第三幕,主人公疲惫地闭上眼睛。

当然,对陈欣来说还有晚修课间的幽会。每日影片里,无可替代的高潮部分。

也多以正常的散步为主。有时谈论着无关紧要的碎语。有时互相依偎着,倾听校园的夜声,什么也不说,仅仅享受两人独处的气氛。


黎子向长石凳上吹吹灰,坐下招呼陈欣过来。

时间还很充裕。高三减压政策的一部分,晚修从四节回到原来的三节。

“你还记得我当初为什么要考县高吗?”

黎子突然想起往事,顺口地一提,记忆却立刻涌上,占据她的心思。

石凳上残余着白日的温度。

“记得。”

黎子闭上眼,靠在陈欣的肩上。陈欣接过她的一缕发丝,轻轻玩弄起来。

“那时完全没考虑过县高对上大学有帮助什么的,只是想摆脱那些欺负我的人。我一开始的时候,成绩还和她们差不多。想着不能在其它方面也给她们欺负,才把成绩提上去的呢。”

黎子将书包放下,躺在长石凳上,膝着陈欣的大腿。

“你是要感谢她们?”

黎子转过来,盯着陈欣。

“你知道你语文为什么那么差吗?”

“怎么了?”陈欣奇怪地想了一下,她语文并不差啊。好歹是她为数不多的、不会给拉开很大差距的科目。

“阅读理解,先读完全文再理解。”

陈欣摊摊手,“好吧,你继续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欣最近经常听到同学追忆往事。高考在即,感慨万分。

“现在来看,她们做的还是很过分,无缘无故就给欺负。时间一天比一天慢,有时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学期末,觉得自暴自弃一了百了也是不错的选择……”

“然后,关键人物出场了……”黎子害羞地一笑,埋进陈欣的双腿之间。

“后续呢?不说说关键人物对你的影响吗?”陈欣弯下腰,凑近她调戏道。“让我来做做阅读理解。”

“没有了!”

黎子没好气地从陈欣的膝枕上起来,但她没注意到陈欣,一个猛地起身,额头直直地撞向陈欣的太阳穴。

两人在长凳上痛成一团。

陈欣以为她是故意的,但看见黎子疼到掉眼泪时,是不是故意的都无所谓了。



最后一次的上学周。

每节课基本都是自习,老师在一旁答疑解惑,也有老师开始在讲台上扯人生。连陈欣班里那个凶巴巴的物理老师东扯西扯的,也变得可爱起来。

在最后一次的动员大会上,校长先是轻声细语地回顾了同学们的三年时光,很多人都哭了,然后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又将矛头指向高考。壮烈之极,像是为要与霸天虎对抗的士兵们送行。

陈欣却没有强烈的情感波动,她不小心睡着了。因为这次黎子不会上场,前面年级主任的讲话实在让她从生理上感到犯困。等她醒来时,校长已经在掌声中含泪下台。一旁的小茵眼睛也是红红的,陈欣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不知道黎子的状况怎么样。陈欣向一班的方向看去,搜寻几秒后还是决定放弃,转过头去看实在是太惹人注目了。

周五,喊楼活动。

喊楼的宣传海报上明确禁止了纸飞机和扔书。扔书是过于野蛮了,而且危险系数过高。但纸飞机是控制不住的。从喊楼开始到放学,纸飞机就没有停过。

一些平稳旋转的纸飞机惊艳到全场。

陈欣和黎子也各飞了一只,混在平淡无奇的纸飞机群中,很快就触地了,几乎同时。这下也分不清谁的飞机更好。

小茵特意跑到一楼,收集那些续航能力很强的纸飞机,进行构造的解析。

周末两天难得的全休。突然有了两天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反而让人很不踏实。陈欣在家浑浑噩噩地度过后,来到学校上完晚修才感到安心。

高考周。周二下午,学校开始清空教学楼。

陈欣和小茵留下来布置考场。教室里至少扫出了可以塞满五个垃圾桶的垃圾。走道上的垃圾桶也是各种爆满。小茵只好带着一铲子垃圾跑到教师办公室那边,才找到一个空闲的垃圾桶。再次前去的时候,又满了。

陈欣负责检查桌子。是否平衡,是否完整,上面有没有刻有明显的字迹。陈欣曾被一张摇摇晃晃的桌子坑过,她垫一张纸在桌脚时还给监考老师怀疑作弊。

黎子刚好负责值日。擦后黑板时,黎子注意到,高考倒计时还停留在2上。老师原本打算的全员参与,却没想到要减去布置考场的那天。

黎子正要抹去数字时,班长叫停了她。

“我来吧,我还没改过。”

“嗯哼?你也会在意这种形式上的东西吗?”

班长擦掉数字2,然后用粉笔画上1。

“偶尔在意几下没什么坏处。算是对我死读书的高中生活做一个告别。”

班长盯着数字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一黑板甩过去,抹掉了附着在黑板上的粉笔灰。

“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好地结束。我性格太死板,总是容易一头走到黑。现在看来,身边能说上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像你那样一边谈恋爱一边学习,我肯定会手忙脚乱,调整不过来。”

黎子满头黑线,话题莫名其妙就跑到她身上了。“是在夸我吗?”

班长无害地笑笑。

“开个玩笑。值日完就可以走了。”

“好的。”黎子背上重重的书包,向班长再见。“考试加油。”

“嗯!加油。”



出门前,黎子再次检查了随身物品。考试用具,透明水杯,有效期内的身份证和不想看正面的准考证。

妈妈将她送到学校门口,还比她先发现了在门口等待入场的陈欣。为了不影响陈欣的考试,黎子毫不客气地把妈妈推走了。

黎子朝陈欣笑笑,算是打过招呼了。没必要过多的接触。而且陈欣一直被同班的女同学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谈什么。陈欣挂着笑颜,其乐融融的……

稍稍有点烦躁。只是稍稍……

黎子深吸一口气,展开有些汗意手心,轻轻挥动着,摆脱掉多余的情绪。尽量不去注意那边的情况。

开始入场了。

自然地随着人群流动的方向缓慢地蠕动。手心还是在不断地冒着汗,湿热热的,令人讨厌。

黎子的手突然被什么拉扯住,像是接触一块冷玉,冰凉的舒适感瞬间拂去眉间的燥热。

“一起走吧?”陈欣的笑颜突然出现在一旁。

“又不是一个考场,有必要吗?”

“有哦。至少我觉得安心下来了,不会那么紧张。”

陈欣放开手,向前来,想与黎子并肩。黎子却伸出去牢牢地抓住了她的手。

“我也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