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番外:于雪中消失的音符

作者:妹红炭烤辉夜姬
更新时间:2019-01-25 04:06
点击:261
章节字数:45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在初夏和鵺合租的一个出租房内。

“诶?去游乐园?”

“嗯,去游乐园玩。”

“你不是说要去海边吗?”

“露米娜说她想要和我们一起去游乐园玩。去海边的话往后放放吧,假期还长着呢。”

“行吧,你说了算。”

“诶,对了,要不我们把七七放在露米娜那里寄养一下吧。”

“你疯了吗?她会把它放走的。”

“啊?为什么啊?”

“解释起来有点麻烦,反正不能交给她。”

“好吧...”

在一间酒店的房间里,雪音看着她之前买来的乐谱,突然她的电脑显示一条截获信息。

“明天她们要去游乐场啊。”

“话说回来...灯里她...也喜欢去游乐场呢。”

“你在哪...”

十一年前,在一家别墅里,年幼的雪音在家中弹着钢琴,在她身边的是她邻居家的孩子灯里。灯里的父母是有名的政治家,在政坛的政敌很多,为了不让女儿被打扰他们把灯里送到了住在另一个城市的灯里的奶奶家。

“雪音,你弹琴真好听呢。”

“可我不喜欢弹琴,我想和你一样随时都能出去玩...”

“那就出来玩吧。”

“不行,妈妈发现会生气的。”

“没关系了,只要在阿姨回家之前回来不被发现就行。”说完灯里拉着雪音的手跑出了家,但她们两个并没有注意到家门没有上锁。

灯里带着雪音跑到了一个河边。

“这就是我经常说的那条河了,你看河边有好多花呢。”

“这些应该是是紫阳花吧。”

“哇!雪音好厉害知道这些花的名字诶。”

“妈妈平时有让我看一些书,里面见过这种花,对了灯里,你知道紫阳花的花语吗?”

“不知道...”

“紫阳花的花语是团圆,你看它们不就是长在一起的吗?”

“真的诶。”


“哈哈,快来快来。”旁边经过了几个和她们年龄相仿的男孩,他们穿着背心短裤直接跳进了水里。

“哇,他们会游泳诶,雪音你会游泳吗?”

“妈妈只让我在家里学钢琴,我都没机会去接触水池,别说游泳了。”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呢。”

“怎么可能。”

“对了,附近新开了一个游乐园,咱们去看看吧。”

灯里带着雪音找到了游乐园,但是因为没有带钱而且也没有大人看护,于是游乐园的工作人员没有让她们进去,在回来的路上她们走在那条河上的桥上。

“真是讨厌,没有妈妈带着都不让进。”

“哎呀,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了。”说完雪音慌张地往家里的方向跑去。着急的她并没有看见脚下的香蕉皮,她一个踉跄从低矮的栏杆上面摔了下去。

“雪音!!!”

“咕噜……救我…”

看着落水的雪音灯里想要去救她但是她并不会游泳。

雪音扑水的力气越来越小,桥上的灯里越来越急,然后灯里坐在桥上哭了起来。哭声引来了周围的人,一个人脱了衣服下水把雪音救了起来。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爸爸妈妈呢?”

“我是她朋友,我们今天偷偷跑出来玩的…”

“我送你们回去吧,你们这样回去太危险了。”

在雪音家门口她的妈妈回来发现门没有锁上,她进屋发现雪音也没在,正着急的时候见义勇为的人把雪音和灯里送了回来。

“雪音你跑哪去了?”

“这孩子不小心掉到河里去了,我把她救上来了。”

“真是谢谢你了。”

“没事,以后别让她一个人出去了。”

说完那个人便离开了。

“我不是让你在家里呆着吗?你怎么就跑出去了!”

“对不起,阿姨,都是我带她出去玩的。”

“给我回去。”雪音的妈妈把她带进了家。

从那之后每次妈妈离开的时候都会把门反锁上。雪音只能一个人在家里练琴。

这天她和往常一样在练琴,突然她的手机响起来了。

“喂?谁啊?”

“噗呲…这里是UNN地面指挥中心,宇航员282号水原雪音,收到请回答。”

“噗呲…宇航员282号收到,有何指示?”

“噗呲,现在离开你的位置向北走20步。”

“噗呲…我到了然后呢?”

“噗呲…往西走十步,猜猜什么东西是聪明又可爱呢?”

“噗呲…不知道…”雪音按着电话的指示来到了院子里

“是灯里了!”突然灯里从灌木丛里面冒了出来。

“灯里?你怎么进来的?”

“借了个梯子翻过来的。”

“这样不会很危险吗?”雪音发现灯里的胳膊肘那里蹭破了点皮。

“没事。”

“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给。”灯里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个东西。

“这是什么?”

“游戏机,你一个我一个咱们还可以联机玩。”

“妈妈不让我碰这些的。”

“没事,不被发现就好了。”

“上次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这次只要藏好就没什么问题了。”

“好吧…”

从那以后雪音经常趁妈妈不在的时候和灯里一起玩游戏,但是她母亲很快就察觉到了。

“不对,这个音错了。你最近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

“啊,没什么了妈妈。”

“音乐是人心声的反映,你的心不在这,所以音总是弹错。”

第二天,天空下起了大雪,雪音的妈妈要去音乐学院授课,家里又是只留下了雪音一个人。灯里又从外面偷偷翻了进来。

“嗨,雪音,我给你带了点奶奶做的姜饼。”

“哦,好好吃。”

“今天雪好大啊。”

“嗯。”

“要不要出去玩雪啊。”

“妈妈说要我练琴...”

“每天都要练琴啊,能不能歇两天。”

“没办法,我恨死这个钢琴了。”

“其实,我挺喜欢听你弹琴的。”

“真的吗?”

“嗯尤其是那个《天鹅》听起来好美,但是...”

“怎么了?”

“总觉得你弹起来没有伯母的好听。”

“那肯定的,我妈妈弹了那么多年的钢琴了,肯定弹的比我好。”

“不是,总感觉你弹的时候闷闷不乐的...”

“我讨厌钢琴...”

“那要不要出来玩啊?”

“不了,今天练不好会被妈妈骂的...”

“那我一个人出去了。”

过了一会在雪音练琴的时候外面有人敲着琴房的窗户。

“谁啊?”雪音打开了窗户结果一个雪球打了过来糊在了她的脸上。

“哈哈哈。”窗外的灯里看着雪音滑稽的样子大笑到。

“你这家伙,看我的...”雪音从窗户爬了出去开始用雪球扔向灯里。

一通玩耍之后她们身上沾满了雪。

“好冷啊...”

“咱们进屋吧,别感冒了。”

进屋之后雪音倒了一点开水,然后准备回琴房练琴,但是她发现她母亲最爱的八音盒从架子上掉了下来摔坏了,旁边还有一滩水。

“怎么了!雪音...”

“哦不,没什么...”雪音偷偷把八音盒藏了起来,灯里也没有在意。

到了晚上,灯里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和雪音打起了电话。

“白天玩的好开心。”

“嗯...”

“怎么了雪音...你听起来感觉没精打采的。”

“嗯?不会啊。你等下我去喝一口水。”雪音把电话放下没有挂断,然后去厨房接了一杯水喝。

“雪音?我放在架子上的八音盒哪里去了?”远处转来了雪音母亲的声音。

“不知道...”

“你撒谎。架子旁边的水怎么回事?”

“是我不小心……把它摔碎了...”

听到这里灯里好像明白了什么,那个八音盒很可能是她们打雪仗的时候不小心扔进来的雪球把八音盒砸了下来。

“啪!”雪音的妈妈扇了雪音一耳光。

“对不起妈妈...”

“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孩子...”

过了一会雪音回来接了电话,却发现电话早就被挂断了。

第二天灯里来到了雪音的家,外面的雪依然没有停下。

“雪音...昨天那个八音盒是不是我们摔坏的...”

“你都知道了?没事,妈妈过两天回拿去修的。”

“都是我的错...”

“说什么呢,别想多了肯定没事的。”

“可是...”

灯里看见桌子上摆着的坏掉的八音盒,她把八音盒拿起来了准备离开。

“你要干什么?”

“是我弄坏的...我不能再给雪音和伯母添麻烦了。我去找人修好它。”

“灯里!”灯里抱着八音盒翻过了院子的围墙消失在了大雪中。

晚上,雪音的母亲发现八音盒不在了,准备问雪音的时候门铃响起来了。雪音的母亲去开门发现是灯里的奶奶。

“有什么事情吗?”

“灯里她从中午开始就不见了...平时出去玩这时候也该回来了。”

“我问问雪音有没有看到她。”

雪音向她们坦白后灯里的奶奶更急了。

“奶奶,您别着急,我和妈妈马上就去找。”

然而找了一晚上她们也没有找到灯里,雪音母亲带着她去报了警。

“你说的情况都属实吗?”警察看着前来报警的雪音问到。

“嗯。”

“孩子的名字是叫长友灯里吧,放心吧我们会尽快找到她的。”

“诶?等会,你说走丢的是谁?”灯里的名字引起了另外一个警察的注意。

“长友灯里啊,怎么了?”

“就是那个政坛名宿长友知章家的女儿吗?”

“是啊,怎么了?”

“你没看新闻吗?今天长友知章和他的夫人出车祸两个人都没了。”

“你说什么?”雪音冲着那个警察问到。

“哎,怎么会这样?”

“我跟你说,现在政坛风雨飘忽不定的,搞这个我觉得就是被哪个政敌安排了。”

“不!”雪音听完准备往外跑,但是被她母亲拦住了。

“别犯傻。”

“我要去找灯里,要是她被坏人抓住...”

“啊,小妹妹别慌,这不是还有警察叔叔的吗,你先回去吧,我们负责找到她。”

雪音被母亲带回了家里,第二天没有灯里的消息,第三天还是没有灯里的消息。十几天过去了,灯里的奶奶因为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加上灯里一直渺无音信最后郁郁而终。

从此再也没有人来“打扰”雪音练琴,玩过的游戏机被扔进了旧物堆里附上了灰尘,窗外的小河边再也没人去摘那朵紫阳花了,一年又一年春雪盖上了冬月,却再也没有在雪中玩耍的两个人。

七年后,雪音依然没有忘记灯里。

“今天好好发挥,只要这次你能拿冠军,就能报送音乐学院了。”

“嗯。”

“准备一下,我去外面看看专车来了没。”

这天窗外也下着大雪,雪音不经意间走到了储物室,她发现了一个布满灰尘的盒子,打开后发现是自己曾经和灯里一起玩过的游戏机。

“雪音准备走了!”

“哦,好。”

专车经过了她们曾经玩耍过的河畔,雪音看着旁边踌躇满志的母亲问到。

“妈妈,你还记得那个八音盒吗?”

“哪个啊?”

“就是被灯里拿走的那个...”

“怎么了?”

“它是什么曲子的,您从来没给我听过。”

“就是我最喜欢的《天鹅》啊。”

“这样吗...她,也最喜欢...”

“没有她我看是好事,省的总有人妨碍你弹琴。”

“不...”

到了会场,准备抽取演奏节目。不偏不倚,雪音正好抽到了《天鹅》。

“诶,雪音抽到了天鹅诶。恭喜你啊史子。”

“就是,不仅您《天鹅》弹的好,雪音弹这个也是天籁啊。”

轮到雪音上场了,她弹奏起了《天鹅》的前奏。

“真是好听啊,不愧是名钢琴家的女儿。”

但是雪音突然停止了弹奏。

“诶?怎么回事?”

“弹的好好的怎么停下了?”

观众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雪音,但是没人看到她眼中的泪花。

“你要是能听到多好啊…”

随后雪音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舞台。她的母亲也铁青着脸离开了观众席。

“你今天怎么回事?你让我把脸都丢尽了!”回到家的母亲冲着雪音责怪到。

“我觉得已经没法去弹琴了...”

“为什么?你没了音乐你还剩下什么啊?”

“妈妈,你不是说过,音乐是人心声的反映吗?我觉得已经不用再弹了,听众已经不在了...”

“台下那么多观众呢,你跟我说不在了?”

“那些才不是听众...”说完雪音跑了出去。

从那之后她的母亲再也没有管过她,雪音也几乎没有在碰过钢琴,反而是每天沉迷于网络和游戏里面。她希望能用发达的网络能够找到她曾经失去的朋友的踪迹,也希望用游戏找回她曾经和灯里的记忆,能够梦回那个像熊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时光。

直到有一天,她黑入了一个网站。

“这个网站加密还真是难破解...也罢,越难破解越可能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就在她黑入成功的时候她的电脑黑屏了,等恢复过来之后她的电脑上面什么也没有了,只留下了一封没有寄信地址的电子邮件。

“我们知道你要找的人在哪里,只要你能来到这个学校,并且生存下去。当然,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解决掉你的对手,如果你有这个觉悟的话。”

“灯里还活着!我就知道...可是...”

看着邮件里提到的条件雪音犹豫了,但她很快坚定了决心。

“这次,恐怕很危险吧。但是不要担心,灯里,我来找你了...”

雪音走到家里楼下的琴房,轻轻弹起了那首她最熟悉的曲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