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学业问题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9-01-21 00:16
点击:437
章节字数:49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学姐,请问阶梯教室在哪里?”两名手挽手的女生,脸上的兴奋之色抑制不住地流露出来。刚入学的高一生眼中还满是对全新的校园的雀跃与期翼。

陈欣指了指阶梯教室的方向,简要地进行了说明。两名女生谢过陈欣,嘟嘟囔囔地走开了。

陈欣想起自己和黎子高一开学的时候,也和她们一样。一起打量着这所学校,期待着接下来的生活。而现在,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学姐学长存在了。时间让她们必不可免地成为最高届的在校生。

教学强度也一路飙升到峰值。学生的不满情绪很高,刷题刷烦了骂一句学校,心情不好也骂一句学校。

学校每周进行一次例会,拉横幅、喊口号,慷慨激昂地给学生打鸡血,抛出各类很现实的问题。同时,学校还隔周推出心理辅导课来进行无谓的缓冲,大多学生都是摁着卷子刷题刷过去。

陈欣倒认真听过心理辅导课。她觉得里面涉及的问题很有道理,特别是“情感泛滥”这方面。班上出现了几对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在一起的情侣,其它班级里也有这种情况。或许孤独地刷题后,的确需寻求安慰来放松身心。

黎子大部分时间也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常常在陈欣面前发出类似于抱怨、发泄的念念碎。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好像陷入了深层次的梦游。接吻变得如同完成一项任务般。陈欣感受不到唇间的温度。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试着深呼吸一下……”

“放轻松点吧……”

陈欣无论怎样劝说黎子,黎子敷衍地答应,似乎都听不进去。面对黎子现在这副样子,作为恋人应该做些什么吧?陈欣感受自己应有的责任,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尽责。

第一节晚修结束,数学老师无情地拖了一班三分钟的堂,幽会的时间一下子少了一大截。

黎子抱住陈欣的腰,想要吻她。陈欣小幅度地躲闪开了。

“怎么了?”陈欣这一异常的举动令黎子感到不解。

“要上课了。”黎子提醒她,脸色略显些不耐烦。

你以前明明不会去在意这些的。陈欣泛泛地想到。幸好自己还记得,或许可以告诉黎子原来的那一种感觉。

陈欣伸出手轻轻捧住黎子的脸,主动地吻了上去,也试着像黎子做过的那样探出舌头。黎子惊讶地瞪大眼睛,自己居然成了被动的那一方。

不过,感觉也不是很坏……看见她努力的样子十分可爱。

陈欣与黎子分离开来,黎子却抱住她不放,面对着她闭上眼,命令道,“再来。”黎子完全忘记已经快上课的事了。

陈欣抵住黎子的额头,轻轻在她耳边说,“不开心要跟我说哦。”

“好的!”黎子仍闭着眼,催促之意难以掩饰。

正式上课铃打响的时候,两人才匆忙地赶回各自的教室。

陈欣从后门悄悄地溜进教室。第二节晚修开始就不会有老师来教室看守了,所以再晚一点回来也没什么关系的。但陈欣觉得如果每次都是最后一个回到教室,明晃晃地从后门闯入,不免会让人生疑。

坐回位子上的陈欣,立刻趴桌,然后散发出脑袋里会导致发高烧的危险温度。


小茵坐在座位上正与向一道生物遗传题周旋。一旁的女同学突然用手指点点她的手臂,笑意不断地示意她看刚回来的陈欣。这名女同学和小茵一样,都知道第一节晚修的下课期间陈欣究竟去干什么了。

班上已经有好几个女生都知道这件事。当小茵告诉陈欣这件事的时候,陈欣怀疑地看了她一眼,虽然是人之常情但也让小茵心里一阵受伤。小茵在其它同学的逼问下可是什么都没有说。

有人在小路尽头目击到了陈欣二人,告诉了陈欣班级内的女生。之后这件事被小茵封锁处理了。陈欣和黎子也变得更为谨慎。

小茵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非得替她们做保密工作,什么时候有了这个责任?小茵想不通,那段时间她有意疏远陈欣。后来又觉得没什么必要。

那几个知道这件事的女生,一有空就聚在一起,像知道了天机,秘密地讨论着。以防万一还开发出了代号。明明和她们没有什么关系,小茵很好笑地看着她们。其实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但和无关的她们一样,都是有兴趣罢了吧?无聊之中的一点乐趣。




整洁的笔记看起来却是乱糟糟的一团,噤声的教室却又觉得细微的纸声嘈杂无比。大家都沉着气,并规定谁要是讲话谁就出局了,都没有人愿意第一个被规则淘汰。

一班的晚修,一直保持着快要凝结空气的低温,流动显得十分多余。如同一座不知死活的火山,山顶覆盖着冰雪,但谁也不知道它会不会突然苏醒。或许这正是迎接高考前的最佳状态。

黎子认为这种状态简直不可理喻。让人都不敢趴下放松一下,没有人这样做,没有人在放松。若是觉得那个人盯着天花板在发呆,你又怎么知道他不是在思考一个难题呢?那人伸个懒腰,打个哈哈,百无聊赖地看看还在奋进的四周,你认为他松懈了?难道他不是不仅提前还超前地完成了进度吗?只是想嘲弄一下某个注意到他打哈哈的家伙。

入高三没多久,一班就有人申请回家自学。因为那人觉得只睡五个小时的自己,根本不能好好地学习。还引起其它同学的效仿,老师一下子收到了七八张长期请假单。当然老师不可能同意这样乱来,打个电话稍微和家长谈一谈,再在家长群中建议几句,差不多就能安分下来了。

最后,一班的教室少了三名同学。坚持回家自学的两名,因有自残现象而休学一名。

自残的是一班的小男生。他主动与心理老师谈过几句,心理老师有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并且与他的家长交谈过。但家长不以为然,自己的孩子和班里的其它孩子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就自己的孩子有问题?即便在意心理老师提出的问题,能做的也非常有限,顶多同意孩子抽出几节课的时间去进行心理辅导。

结果,听起来像鬼故事的事就发生了。十一点半,宿舍熄灯后,小男生用水果刀割了自己的左手腕,剧烈的疼痛感使他没能再继续深入下去,也使他发出了非人般的惨叫。

在阳台洗脸的陈欣也有听见那声惨叫,当时,她还以为是一旁居民楼传来的婴儿啼哭声。

许多事下来,一班的名声变得很差,好像里面都是些无药可救的书呆子了。

黎子的确受到许些不好的影响。她开始记不得自己做的梦了,一躺下去便是死一般沉睡。闹钟也要响好一会儿才能唤醒她。她觉得没什么所谓,暗自熬过这几个月就好了。

结果陈欣担心了起来。陈欣反复告诫她不要感觉压力太大,要好好吃饭、还要吃点水果之类的,黎子感觉她变得和老妈子一样啰嗦。让黎子感到惊喜的是,陈欣在接吻方面主动了起来。好像也是因为她不想让黎子操心太多事一样。

黎子却看不出来陈欣有什么压力,她好像对学业一点也不担心,明明成绩很烂。从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似乎就是这样。黎子知道她是那种学不进的类型。她的初中那段努力也是因为想与自己上同一所高中,而大学她是不抱什么希望了么?


“最近的考试排多少名?”黎子问道,她突然发现自己很不清楚陈欣的年级排名。

陈欣的脚步畏畏缩缩地慢下,黎子看着她的眼睛继续逼问。陈欣慢吞吞地吐出一个三位数。黎子一下子就看见了陈欣上课都在开些什么样的小差。

“不想和我去同一所大学吗?”

“那肯定想啊!但,——很难啊。反正没什么希望……”陈欣撇开视线,低下头看着小道一旁的草坪,杂草横生,因无人修整而略显荒芜。

黎子的瞳孔开始缩放,她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陈欣的后背,等待陈欣注意到她。

陈欣回过头来,也停下步子,但仍旧不敢直视黎子不断缩放的眼睛。

“那我陪你。”黎子压低语气,几乎骤降到冰点,“反正你考得上的大学,我都可以随随便便进。”

“我不是那个意思。”陈欣向黎子走进一步。黎子却后退了一步,保持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等我过去,你站在那不动也可以的。”

黎子真的生气了。

预备铃不合气氛地打响。黎子断然地抛下陈欣,独自走回教室。

陈欣呆滞在原地,许久才被一阵寒意浓重的夜风冷醒。

黎子刷完一张卷子后,开始懊悔自己的冲动。现在一想,自己用了最糟糕的表达方式。

但真的太生气了,那家伙不会为了自己的将来考虑考虑的吗?就因为考不上同所大学就放弃高考了?这样一想,黎子又感到一肚子的火在沸腾,无处可发泄。

一下课,黎子不等陈欣来找她,一个人走出学校。黎子赌气地决定不理陈欣几天。晚上,黎子也将手机关机,扔到抽屉里。

洗完澡后,黎子一头倒在床上。今天没接吻呢……黎子紧紧抱起有着蓝色方格的被子。陈欣现在想什么呢?肯定和自己一样不怎么好受吧?黎子翻个身,缩缩腿,将自己卷入被子里,试图把烦恼阻挡在外。


陈欣发了几条消息给黎子,却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一直到熄灯后,陈欣实在忍不住,躲进厕所试着给黎子打了一个电话。手机里的语音告诉陈欣,黎子的手机关机了,陈欣很想问那个声音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关机了。

最好的情况是因为手机没电了,但从晚修结束后黎子一声不吭地走了的情况来看,手机应该是依照主人的意愿关上了机。陈欣也是硬着头皮打过去的,如果接通了她也没想好要说什么。

陈欣从厕所出来后,又用毛巾擦洗了一遍已经洗干净的脸。悄悄回到床上,静静躺下盯着天花板发呆。

惹黎子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的那种。以前也有过的小小的摩擦,但不至于到连沟通的机会都不给。

怎么办?陈欣捂上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直到还在玩手游的上铺敲起床板,摇晃的床架严重影响了她的游戏体验。

“睡不着怎么办?”

陈欣问道房间里的宿友们,大家都还没睡,床头都亮着一盏亮度不同的手机屏。

“一起王者啊。”上铺邀请她。

“手机没下。”陈欣对游戏也不是也感兴趣。——目前而言。

“来我床上看剧嘛!”邻床掀开自己被子,十分肉麻地邀请她,“一边聊聊天也可以哟。”

“呕呕呕!我吐了。你怎么这么骚?”对床的上铺配合地发出作呕声。

“最好吐在你床上,别弄脏了厕所。”邻床反击道。

“哼哼哼!”对床打开手机相机,对准没盖被子的邻床闪光灯一闪,来了一张不雅照。

“——啊!你居然拍我?!”

“怎么样?有本事你上来啊?”对床挑衅道。

陈欣认为现在的状况与她无关,大概。

邻床还真的爬上去了,因为不解决掉这张照片日后绝对会成为致命的把柄。

“手机给我!删掉删掉!”

两人开始在床上纠缠,床架吱嘎作响。其它人开始发出笑声。

“我弄闪光灯吓你呢,没有拍。”对床的女生被压在下面,开始求饶。即便在自己的床上她也没能通过地形占上风。

“鬼信你!密码多少?哪根手指头?”

这个时间点来说,她们有些吵闹过头了。陈欣希望宿管阿姨不会注意这边的情况。

陈欣这个念头刚落,宿舍门就被打着手电筒的宿管阿姨打开了。所有人立刻关上手机,放入被子,一边装睡一边注意着宿管阿姨的动向。原本在床上打闹的两人也直直地躺下,倒在一起,不敢出大气。

“都早点睡吧。”宿管阿姨对着装死的小兔崽子们说道,丝毫不觉得会打扰到不存在的已睡学生。升上高三后,她也没以前那么严厉了。

宿管走后,宿舍又在黑暗中恢复了生气。

“我去!塔呢?这群人怎么打的?”陈欣的上铺重新连上游戏,开始力挽狂澜。摄影师和被拍摄者还在床上纠葛,不过动作声音都收敛多了。

陈欣装睡装着装着就睡着了。

总会有解决办法的。等到明天的话。——只不过是场小小的争执罢了。


一觉醒来,陈欣做的第一件事是给黎子发了一条早安。这是惯例,接下来只要等黎子回复一句就好了。不过,直到陈欣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放在衣箱里准备离开宿舍,黎子也没有回复她。

虽然和以往一样。陈欣却感觉今早的空气质量十分糟糕,早餐吃不出什么味道,绿化道边灌木的花朵也没什么心思去打声招呼。清晨的天空晴朗无云,陈欣却觉得它快要塌下来了。

黎子到底有多生气?陈欣不禁思考起这个很严峻的问题。难道生气到不再喜欢我了吗?甚至讨厌起来了?陈欣一上来就向最坏的方向横冲直撞。

陈欣害怕地趴到桌上,缩成一团。状态持续了一整个上午。下课期间,她也没有勇气去偶遇黎子。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小茵敲敲她的桌面,小茵正在帮忙发作业。

“……为什么就确定是我们之间的事?”陈欣一边翻书堆中的作业,一边有气无力地问道。

“能影响到你的也只有她了吧?”小茵不觉得猜出陈欣为什么而烦恼是道难题。

“吵架了。嗯……也算不上,反正单方面惹她生气了。”

“道歉去咯。”

“连道歉的机会都没有。”陈欣十分头疼地说道。

“自己去找机会啊,还是说你喜欢现在这样僵持下去。”

“怎么可能!但她真的很生气……”陈欣一惊一乍的,最后变成了低声的自语。

“为什么生气了?”小茵不禁好奇事情的缘由。

“……成绩太烂,烂到她生气。”

“就这理由?”

“对啊,明明都没怎么变过,一直都那么烂。”

上课铃响了,是一节被改成自习的体育课。这节课的纪律很差。因为本来就是体育课!学生们理直气壮。

“那她当然担心你啊。如果她成绩下降了,你不会觉得是自己影响了她?”

“嗯……”

陈欣从趴桌的状态清醒过来。反正问题就出在自己不堪入目的分数上。

小茵拍拍她的肩膀,回到了桌位上。过了一会儿,小茵收到陈欣的一张纸条。

『教我学习!』

小茵轻叹一声,或许看见子女有所成长,就是此般欣慰的感觉吧?一边想着,小茵完成了纸条的回复。

纸条重新回到陈欣手上。

『那你找班级排名比你低的人干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