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1

作者:吃沙拉
更新时间:2019-01-12 21:22
点击:249
章节字数:41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午后,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奔波,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出租车在一条小巷子前停了下来,三人下车,拖着各自的行李箱,沿着巷子走了下去。


美波的家里会是什么样的呢?卯月在心里默默地期待着。


在卯月她们走着的小路一旁,是一堵用绿植筑起的围墙,植物围墙被修剪地非常平整干净,偶尔能看到有从里面攀出的几株牵牛花,围墙非常的长,高度至少也有2米,里面应该是一个非常大的院子,而且不止这一家,这里周围的每家每户基本都配有一个大型的庭院,各式各类的房子的装修也显得非常有特色,有传统的和式建筑,也有装修简洁的西式建筑,无论是哪种类型,都有着它的独特之处,都是居住在大城市里不常见到的。

路过了两家大院的门前,已经快到小路的尽头,小路的尽头有一条公路经过,美波示意,领着二人往右手边走了过去,这边的路面要比刚才的巷子要大了一些,身旁那堵绿植围墙还在延续着,难以想象,这家人究竟得是多有钱才能拥有一个这么大的院子。


终于,走了十分钟左右,三人在一幢日式宅子前停了下来。


“到了,欢迎来我家。”


“这……。”


卯月惊叹得瞪大了眼睛,一时作不出声。


以前在事务所的时候就曾经听阿尼娅讲过,美波的老家非常的大,比之前大家去合宿的地方还要大,但至

于大的程度,直到看到了实物还是觉得太过超乎想象了。与围墙齐高的黑色大铁门,看起来非常的坚固,但门并没有上锁,好像现在是有人在家的,应该是美波的家里人吧,走进大门,一条的鹅卵石铺成的门前路,看起来密密麻麻的,两旁夹道排开的风景树,郁郁葱葱,走在绿植投下的阴影里,凉意习习,路的左右两侧还有两条小径,好像可以通向什么地方的,房屋是以前那种日式的老宅子,木质地板的过廊,边缘稍微可见陈黄痕迹的玻璃窗,给人一种非常古朴的感觉,踏着脚下的石阶,环顾着周围的环境,卯月除了感叹,心里已经没有其它什么想法了。


外面都已经这么大了,那里面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真的像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大家族的那样豪华气派的装修?卯月越想越发地期待起来。


进入玄关,穿过门廊,展现在眼前的稍微与想象的不大一样,与宅子外表不同,房子内的装修基本都是普通家庭的样子,沙发,长椅,家电之类的都是常见款式,也没有电视剧里那些专门设置一个房间给大小姐们用来练习插花之类的,只不过,内部空间的规模还是让人惊叹,客厅,餐厅这些都要比普通时候见到的要大很多,厨房是最让大家感到最为惊讶的,瓷白色色调的装修,半开放式的厨台,一体化橱柜,一口张开双手才能勉强抱得过来的冰箱,让人不禁想,这里不是谁的家里,这里简直就是旅馆。走进客厅,推开障子,偌大的庭院展现在眼前,翠绿宽敞的苔坪,石阶小径穿其而过,靠近院子中间的地方是一个石砌的鱼池,旁边还摆放着一些巨大的风景假山,透着远处低矮的灌木林,可以看到整个庭院被一堵绿色的围墙围了起来,细看才发现,原来那就是刚才大家下车时看到的那堵绿植围墙,从那里开始就已经是美波家的范围了。


“这是,什么观光地来的吗?”


“啊,没有这么夸张吧,因为不是市区,房子没那么贵,所以地方就稍微大了点而已。”


“但这,也是大得离谱了吧,根本就不是什么稍微的级别了。”


“见笑,见笑,当初是爸爸选的这个地方,这个院子也是那时候他弄的。”


“太厉害了实在是。”


“大家都到齐了?”


就在大家交谈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句感觉听起来讲得不是很熟练的日语,而且声音非常熟悉,大家回头看了过去,黑色T恤衫,外套一件灰蓝色的牛仔外套,白色短裤,那头无论到哪里都会非常显眼的银色短发,还有那双宝石般的蓝眼睛,是阿尼娅。


“阿尼娅?你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


“我昨天就过来了,从北海道。”


“北海道?那你不是已经回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是我叫她过来的,阿尼娅说暑假回家也是没事可做嘛,”美波在旁边说道。


“大家先去泡个澡吧,坐车坐了这么久。”


“诶?我们才刚到啊,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吗?”


“对呀,大家快请吧”。


美波的家里配有两个淋浴室,都在一楼走廊的尽头,除了淋浴室以外,这里还有一个澡堂子,不过要沿着外过廊走过对面的屋子才是,走上二楼,左右排开一共8个房间,供自家人和宾客使用,乍一看,这里真的可以做成一个旅馆了。因为今晚住的房间还没收拾好,凛和阿尼娅都主动提出自己要先去整理,就让卯月和美波先去洗了。


由于美波爸爸工作的原因,她们一家人暂时都是在外地居住,家里人很久都没回来打理过宅子了,但进来时,房子的地板门窗却都非常干净,就像是有人在住一样,这应该全是阿尼娅一人昨天努力得成果吧,难以想象这么大的房子,阿尼娅一个人是怎么打扫过来的。


准备好今晚休息用的寝具,打扫门窗角落的灰尘,两人收拾好的时候,卯月她们也已经洗好了。


“我们搞定啦,你们也进去洗吧,辛苦你们整理房间啦。”


“没事。”


凛换下衣服,走进浴室,冲完澡,把头发扎了起来,泡到了浴缸里。


淋浴龙头被关上了,浴室内的温度慢慢降了下来,洗面台镜子上的水雾结成一滴滴水珠,向下滑落着,花洒上偶然有残留的水滴滴到地面,发出滴答的响声,恰好的水温和周围的宁静,正在泡着澡的凛抬起头,

望着窗外的朦胧月色,回想着今天早上的事情。


到底为什么今早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些事情来?那些事怎么想都只是会对自己的恋人才做得出来吧,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女生之间,就算是玩笑,也应该要有限度啊,且不说卯月在那之后的反应,最近这些事,真的连自己都不得不怀疑,莫非自己真的是喜欢卯月的吗?不不不,绝对不可能,我们可都是女生,怎么想都是不正常的吧,说实话,就连喜欢是什么自己都不懂,如果只是简单地把喜欢理解成想待在某一个人身边,自己的确很喜欢在卯月身边的那种感觉,但那也是因为习惯了吧,习惯不代表就一定会变成喜欢吧,再说,自己不是也一样喜欢跟其他同学待在一起吗,对她们也是习惯了,而且感觉跟卯月待在一起时的氛围也没什么不同吧,自己也很明白,对她们的就不是喜欢啊,但要说着其中有什么不同,可能真的会有一些不奇怪,有时想要卯月陪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她却刚好不在的话,确实自己会有些寂寞吧。


凛用手捧起了一把浴缸里的水,端详起自己此时的表情。


虽然自己曾经也听说过女生也会喜欢上女生这种事情,但终究也只是在书本上读过罢了,小说中的情节发生在现实里,这种概率实在是太低了,自己根本就无法想象出来那种情景。自己对卯月是不是喜欢这件事,难道就没有办法可以辨别的吗?找个身边的人谈一下?找谁?怎么想都不大可能吧,毕竟,这说的是自己跟一个女生之间的事情,说出来难免感觉有些荒谬,会有人懂吗?我又可以找谁倾谈,在网上问?感觉得到的回答又不太真实,什么都有,如果可以用什么行动去证明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什么样的行动,是只想对喜欢的人做呢?


“接吻”,凛的意识忽然帮她回答了这个问题,吓得她一下子就扎进了水里,夹着头发的小夹子也被入水的冲力甩了出去,头发在水中散开了。


这种事情,现实里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在没头的温水里待了一阵之后,凛才慢慢把头伸了出来。被浸湿的头发不停地往下滴着水,脸上也被浸得发红,凛摸索着掉入水中的发夹,将它捡起,拉开了浴缸的阻水塞,从浴缸里走了出来,走到镜子前,开启冷水,镜子上的雾气逐渐消散,她拿起衣架上的毛巾,随便地擦拭了几下头发,镜中的凛,一脸坚决的表情,好似决定了要去做些什么,她穿好衣服,将毛巾半绕着脖子,搭在了肩头,走出了淋浴间。


“阿尼娅,你好了吗?”


“恩?是凛吗?我差不多了,怎么了?”


“没事,不急,你慢慢洗,我等你。”


凛在阿尼娅的浴室外站着,头发上依旧很湿,偶尔有水滴下来,浸湿着地板。


一阵子后,阿尼娅淋浴完,推开门,走出了浴室。



“我好了,怎么了?”


还没等阿尼娅完全站稳,凛就一把牵住了她的手。


“阿尼娅,我想确认一件事件,请你帮帮我。”


凛低着头,阿尼娅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没关系,可是,为什么……。”


凛一路牵着阿尼娅,没有回头,阿尼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一脸茫然地跟着。两人走到了外廊上,


在离过道比较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以保证正在厨房里忙着做饭的美波和卯月听不到这边的声响。


“凛,你说的要确认什么,是什么?”


外廊的边上,灌木丛里昆虫不时地鸣叫着,路上的石灯笼发出的亮光,照亮着通往门外的小径,凛紧握着自己的双手,深呼吸了一下,慢慢地将双手打开,她抬起头,看着阿尼娅。


“阿尼娅,你可不可以让我摸一下你的脸。”


凛有一个很单纯的想法:如果将今早那个动作在别的女生身上重演一次,自己也会有那种反应的话,那就证明这完全就是正常现象啦。


“可以,可是为什么?”


阿尼娅依旧用那不太流利的日语说着。


“这个……不能说”。


阿尼娅虽然完全搞不懂究竟是什么情况,但出于她那单纯的性格,她还是一下子就答应了。


“那……我开始啦。”


凛将手伸到阿尼娅的脸旁。刚刚淋浴出来的阿尼娅,就直接被凛拉到了外廊,头发上的水还没来得及完全

擦干,脸上还残留着浴室里的热气,水滴慢慢顺着她那银色的短发不时地往下滴着,那双碧蓝的眼睛,高

高的鼻梁,白嫩如霜的皮肤,西方脸庞却又无不透出一阵东方柔美的神情,面对着眼前如此美丽的面容,就连女性也难免会为之动心吧。


凛的手慢慢地贴到了阿尼娅的脸上,头发上的水滴落到了她的手中,沿着指尖流到了阿尼娅脸上,附着水滴,好似在抚摸着一块品质上好的丝绸一般的触感,柔滑细腻,让人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然而这一切,在凛的心里却掀不起一丝波澜,自己对面前这位绝美的北欧少女的脸庞,好像一点别的想法也没有,可能同为女生会生出一丝的羡慕,但也是仅此而已,凛的表情里再也没能读出别的东西。


“这可怎么办?”凛自言自语到。


她收回了手,落了下去,整个人就好像断了线一样,没有了支撑,一头栽到了阿尼娅胸前,脸上就像一座止不住的小火山,猛烈地爆发了出来。然而她自己非常清楚,这种反应的对象并不是对阿尼娅,而是那件自己心里面一直藏着但却不肯承认的事情。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无比荒诞的想法,竟然会拿这种简单对比法,用来确认自己的情感。为什么自己要做这么无意义的事情,就算没有刚才那些动作的重复,自己心里明明就是已经很清楚,之所以会做出这些反应,完全就是因为对象是卯月,这是在别人身上自己根本得不到的体会,无论是之前几天发生的事也好,梦里梦见的事情也好,自己只不过是不敢相信,不敢承认而已,事实上,这种感情早就在自己心里诞生了。


往后,自己要怎么样面对卯月才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