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1

作者:吃沙拉
更新时间:2019-01-12 21:31
点击:134
章节字数:31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凛最近看起来有点奇怪。”


卯月是这么觉得的。


缓步走过严岛神社的回廊,脚步声在脚下古老陈旧的木条板上左右传开,朱红色支柱,廊间精致的灯笼,头顶上整齐排列开来的注连绳,还有远处屹立海中的鸟居,尽管没有落日时分,夕阳隔过群山时映出的画面那般惊艳,但这座看似浮在海面上的鸟居已经足够让人叹为观止。


眼前美景连绵,然而这些却不是卯月现在最为在意的,因为在她的身边,有一件让她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正在发生着。


四人同行,两两结伴,走在风景区的小路上,卯月之前没有来过这里,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地感兴趣,总是担心一不留神就会错过那些被秘密珍藏起来的景色,所以一直跟着美波这位当地人走在前面,凛跟阿尼娅走在后面,这样结伴出行,在路上看上去已经是再普遍不过的了。可是在卯月和凛之间,这件最普通的事情看起来却有些微妙。


每每在路上看到好看的风景或者有趣的事情,大家总会转过身去跟身边的人谈论一番,或者是停下来一起拍个照作为留念,阿尼娅和美波不说,她们两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不乏话题的,今天相处也完全是平常的样子,但是另一边,凛今天却基本没跟卯月搭话,卯月回过头去主动搭话的时候,凛的反应也是要么很淡薄,要么就是故意躲开视线,但是时不时地,卯月又会感觉到凛总是看着自己这边,这不禁让她想起昨晚那些事,昨晚在餐桌上,凛就几乎是一言不发,只顾着低头吃饭,有食欲固然是好事,而且自己的厨艺得到认可,卯月心里也是挺开心的,但也是像是现在一样,卯月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凛在偷偷把目光投向她,而当每一次看回去的时候,凛又已经将视线转向其它地方了,到底是刻意躲开了,还是说这只是自己的错觉,这让卯月非常的困惑,撇开晚饭时的事不说,昨晚选房间的时候,凛的反应就更奇怪了,明明两人的行李都已经放到同一个房间了,凛却突然说她想去跟阿尼娅住,感觉就是想刻意地与卯月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些事情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凛会不会是有什么想让我帮忙的但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毕竟她有时候的性格是这样的,有些事一直憋在心里不喜欢别人去干涉,明明自己也想不通个究竟,到最后还是会逼着自己硬着下决定,如果是这样的话真的是挺担心的,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跟凛之间有过什么约定但没有去做,毕竟太久远的我会忘记也不奇怪,再有的话,有没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冒失,无意中做了让凛不愉快的事情呢?怎么感觉这个可能性会高一点。


卯月努力地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从暑假开始到现在,甚至一些再之前的回忆,然而尽管几乎所有事情都回想了一遍,依旧是没有一个自己能接受结论。


中午时分,大家商量好就近用餐,已经被这些问题困扰多时的卯月,想要趁这个机会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走进家庭餐厅,为了躲开猛烈的太阳光,四人特地选了一个比较靠里面的桌子,服务生端来了冰柠檬水,店内的冷气加上眼前这杯冷饮,室外带进来的高温很快就被降服了。


阿尼娅和美波点的是一样的套餐,叫服务生帮忙下单以后,她们就开始闲聊了起来,趁着这个机会,卯月凑到凛的身边,小声问到。


“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跟我说的呀?”


还在喝着冰水的凛被呛得满脸通红,猛烈地咳嗽着,杯子被放在桌面上。


“没事吧?”


卯月轻轻拍着凛的后背,想要帮着减缓一下咳嗽,美波见状也赶紧把桌角的纸巾递了过来。


“来擦擦。”


卯月伸手过去拿纸巾,却没想到看到自己想要拿了,凛也抢着把手伸了过去。


“我来吧……。”


话音未断,凛的手碰倒了桌上的杯子,剩下的冰水哗地流了出来,桌面湿了一大片。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凛在一旁不断地道歉,倒出来的水把地板也弄湿了,服务生拿来拖把,抹布,搞了好些时间才把桌子恢复了原样。


完全没有预料到凛会做出这么大的反应,卯月开始后悔自己没有考虑清楚就问了这个问题,接下来的时间,她再也没有提到过这个问题了,只得恢复了暗中观察的模式,希望能了解到大概的原因,只是,直到要回去的时候,这件事依旧是卯月脑中的不解之谜。


结束了一天的游玩,已经是晚霞散落时分,大家坐上电车,踏了上归程。走了一天的路,大家都已经非常累了,一上电车,美波和阿尼娅就瘫坐在座位上,昏昏欲睡,卯月坐在她们中间,凛坐在了最边上的座位。 车厢内很安静,冷气将人们身上的热意逐渐带走,身旁的两人将头枕在卯月肩上,渐渐睡了过去。


车窗外,红霞透过厚重的云层散在海面上,金光闪烁,或许是眼前的美景让卯月的心情有所好转,脸上的倦容慢慢地不是这么明显了,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熟睡的阿尼娅和美波,卯月也想休息一下了。


这两人真的幸福啊,中间有我这么个大枕头,如果我没有坐在中间位置的话,她们两个现在应该可以相互倚在一起吧,这应该才是最常见的画面,真羡慕这两个人,好累,自己也好想要一个肩枕啊。


列车行驶在轨道上,伴随着些许的晃动,阳光照射进来,配合着车厢内的冷气,恰好的温度,完全就是睡眠的催化剂,卯月的睡意也慢慢地上来了。挺着差些就要闭上的双眼,卯月无意中看向了凛那一边。


果然还是美景容易引人入胜吧,凛正朝窗外看着,那头黑发在红霞的照耀下被染上了红色,可能是感觉到有谁正在看着自己,她也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恰好对上了,垂在耳边的心型耳坠,胸前系着的四叶草银质项链,还有她那双翠绿色的眼眸,卯月那本来已经快粘上的眼帘,瞬间被打开,睡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里忽然有种感觉,比起窗外的霞光万道,好似眼前的才是稀世珍宝。但仅仅数秒,凛又往角落里缩了回去。


在那一瞬间,卯月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它类似于欣赏,但却并不止于欣赏的程度,想要说出来那种感觉,但自己心中却没有任何合适的词语,就这样不明不白,隐隐约约地,好像缠绕在了心头。


回到美波家里,已经很晚了,卯月洗完澡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晚上9点了,可能是阿尼娅跟美波在电车上已经睡过了的原因,现在她们还很精神地在客厅里看电视,卯月这边却不是很好受,一下午肩膀都让两个人占着,现在感觉有些酸酸的,加上路途的劳累和室外大庭院里的凉爽空气,结果就是哈欠声一个接着一个。


虽然已经很困了,但是带着各种的疑问,卯月的还是难免地思索着,她不明白究竟凛是最近有什么烦恼呢还是说因为自己的原因,才会看起来有一些不合平常的表现,这些完了还不止,卯月感觉自己还无端端增添了一个疑惑,只是在电车上无意中看了一眼凛,但是自己心里却感觉总是有些什么,无法释怀。


卯月一边思索着,一边与睡魔斗争着,走到二楼,在楼梯拐角,卯月正好碰见了凛。两人正面相对,卯月看着凛,她低下头,手捏着自己的衣边,脸上看起来有点泛红,眼睛好像还不停地滴溜滴溜转着,不知道为什么的后退了一下,但也只是退了半步就停下了,好像这次并没有继续躲开的意思,而且看起来像是刚才就在等着卯月了。


“凛?你在这里干什么?”


“恩……我……。”


“怎么了吗?”


“卯……卯月。”


“恩?”


凛站在原地,捏捏扭扭了好久才继续说了下去。


“卯月,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明天我们不是继续去玩吗?”


“不是,我说的是…….,明晚去祭典的时候。”


“祭典?我们大家一起都去啊。”


凛抓着身上的衣服,越抓越紧,浅蓝色的睡衣被抓出了一层一层的皱子。


“不是……,我是想说,我们,可以有只有我们两个人一起,的时间吗?”


“可以呀,完全没问题,那明天我们到祭典那边了我就跟你一起去逛吧。”


“恩……。”


难道这就是自己一整天都没弄明白的事情?只是简单地想两个人一起去玩?只是这样的话直接过来跟自己说不就好啦,何必是这种表现,难道有什么想要私下两个人的时候才能说的?


“那……。”


凛抓着衣角的双手慢慢松开,睡衣也慢慢回复了原来的样子,她往后退了一下,好像想要离开的样子。


“晚安。”


“等……。”


凛双手放到了背后,慢慢地倒退着回了房间。卯月站在原地,尽管心里还有不少疑问,但是看到凛这样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了。


看来要想知道会发生什么也,只好等到明天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