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1

作者:吃沙拉
更新时间:2019-01-06 23:43
点击:120
章节字数:44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郊外,清澈如洗的夜空中,挂着满天的繁星,半山坡上,一位少女,撑开双手躺在那柔软的草甸上,好似想将眼前的的景象拥入自己怀中。


“好漂亮的景色啊。”


少女来自大都会,留着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背着一个灰色的大旅行包,手里还提着一个便携式的相机包,独自一人,游历于世界各处,立志要用自己的眼睛去亲眼见证这斑斓世界,用手中的相机去纪录各种美丽的瞬间。


“她如果也在就好了。”


少女心中有一位想念的人,同样是一位少女,拥有着清澈如镜的双眸,天使般甜美的笑容。躺在草甸上的少女心中一直在想:好想与她一同分享旅途中的人与事,好想与她共赏各处的美景,好想与她一同踏在旅行的路上,不知此时的她,是否也在抬头仰望,与自己共同分享着眼前这漫天星云。少女慢慢闭上双眼,听着风吹草低的沙沙声,嗅着嫩草传过来的清香,望着远处城中射出的左右摇摆着的探照灯光。


“卯月,好想见到你。”。


当少女的眼帘再次打开时,仿佛瞬间穿越一般,她看到她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淡蓝色的窗帘被微风掀起又落下,那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她坐在窗前,两腿并拢稍稍地斜放着,栗色的头发在风中飘扬,那双明亮的眼睛望着出神地望着窗外,清晨的阳光映在上面,仿佛有一缕流光在里面闪烁着。


少女透着朦胧的睡眼,看着窗前的她。她没曾想过梦里竟然能如此地真实,她非常感激这些对她的馈赠。


“卯月。”


少女呼喊着窗前那位少女的名字。


回应是不可能的吧,毕竟是梦里,自己到底有多么贪心,明明能见到就好。


少女的眉毛再次帘上双眼


“凛,你醒啦?”


卯月在回答?躺着的少女惊住。


凛再次睁开双眼。


只见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走到了自己的床边,蹲了下去。此时,彼此的脸是那么的贴近,如此的距离,凛甚至想要伸出手去抚摸她的脸颊,感受她的温度,但这终究只是梦里,凛也明白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便停住了手,睫毛也再次掩了下去。


睫毛快要完全交替在一起了,这时,不知道从哪来的意识突然又把她拉了回来似的,告诉她,这是梦里,恰好,也只有在梦里,自己才能实现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可能的愿望。


于是,凛真的听信了脑中这一阵声音,从被窝里伸过手去,她的指尖轻轻地划过卯月的刘海,落在了她的脸颊上,感受着她对面这位自己心念的人的肌肤,一会儿,她停住了,貌似仅仅是触感已经使她满足了,想要收回手,但刚才那份意识貌似止住了她的行动。她继续抚摸过卯月的脸颊,挑起了她的下巴,凝神贯注地看着眼前的她,在她那光滑透亮的脸颊上,竟逐渐升起了红晕。


“凛。”


卯月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凛,你在干什么?”


卯月用略带娇羞的口吻地说到。


凛也感受到自己脸上渐渐升起的的濛濛暖意,温度还在不断攀升。


果然就算是梦里,身体还是自己的,这些自然反应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的,这是一个多么真实的梦。


凛心想着,还要继续,她还要继续这个梦,她还要继续与卯月这样相处下去,因为她非常清楚,现实生活里的她们,只是彼此间的好友,结束了这个梦,意味着一切回到原点,她不知道这个梦还可以存在多久,她怕自己此时只是在梦醒的边缘徘徊着,她害怕这个梦会随时消逝,她甚至已经忍不住想要趁此,轻抚着卯月的手,对她说出自己未曾知晓如何去形容,但又早已怀于心中的情感。


“凛,停一下!凛!”


凛还是没有意识过来,还是继续沉醉在梦境里。


“凛?你在干什么?”


屋外的新田美波听到动静,推开门走了进来。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凛在脑中发问,但还是没有完全意识过来,直到美波走到了她的床前,把手伸了过去,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等等,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完全弄不懂现在的状况。


“凛,你的脸好烫啊,是不是发烧了。”


“妈妈,凛好像发烧了,你快过来看看。”


妈妈?这是什么?不一会,凛看到妈妈也匆忙地走了进来,连围裙都没来得及脱掉。


望着眼前的大家,望着脸上余温还未褪去的卯月,终于回过神来的凛瞬间想起了一个词语:大事不妙!


这不是梦吗?这确实不是梦,凛早已梦醒,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梦醒了,还在继续做着梦里的事情。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凛的身体像是完全失去控制,心脏更是炸裂开一般剧烈跳动着,猛然在床上站了起来,背部紧紧地贴到了墙上,指甲顺势抓着床边那堵墙,“刷”地一声划过,应声而落的还有墙上石灰。而后,头顶一声闷响,凛好似撞到了什么,啊,原来是装在墙上的空调,眼前突然天旋地转,凛倒在了床上,昏了过去。


“凛!”


随后不知过了多久,凛尝试睁开眼,但头部的胀痛感瞬间就传了过来,挣扎了一下,眼睛又被紧紧地闭了下去。


“好痛啊。”


“凛。”


卯月的声音再次传来。


“凛,先别动”


疼痛蔓延着,凛想要伸过手去想要确认一下头部的状况,但好像被谁制止了。


凛尝试着再次睁开眼睛。昏眩感再次袭来,但已经没有刚才那么严重了。


“凛,你终于醒啦,先别动得太厉害,先好好躺着。”


凛感觉自己额头上有一丝凉意正在慢慢散开,好似冬天剧烈的暴风雪过后,身上刺骨的寒意逐渐消退一般,意识慢慢恢复了过来,原来是冰敷贴。


刺痛感让她几乎忘了刚才发生过什么,她急着想要弄明白经由,凛已经顾不得劝阻,用右手撑在床上,背靠着墙,慢慢地挪起身来。


“凛,你还感觉哪里疼吗?先不要勉强坐起来啊,对了,要不要上医院去看看?”


“……。”


眩晕感还没有完全消散,疼痛感压迫着神经,凛暂时还作不出声,大家所说的话凛也需要慢慢才能理顺,但她好像并没有去理会这些,而是顶着疼痛,努力地去回想着刚才发生了什么,她抬起头,扫视了一下面前,目光不自主的停在了卯月身上。


一瞬间,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一些什么,反应过来时,一把就抓过了身边的被子,躺了下去,闷头盖上。


“凛,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啊,凛。”


“我……已经没事了,你们可以先出去一下吗?”


声音隔着一层薄丝被传了出来,听起来有几分沙哑,其实说像是在苦苦哀求着什么也一点不为过。


“凛,你怎么……”


“没事的,我已经好很多了,我想先休息一下,你们先下去吧。”


面对凛这样的状态,大家也是没有了办法。


“那你先休息下,有什么事记得叫我们啊。”


“恩。”


脚步声渐渐从房间里消失,房门也被掩上了。确认大家都已经出去以后,凛掀开了被子,望着天花,脑海里如同一部坏掉的放映机一般,没有先后顺序地出现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但无论是面对哪个片段,都不可避免地在重复着同一个问题:应该如何去面对卯月?


怎么办?这可让我怎么办?这个梦是从哪里来的,昨天冰淇淋的后遗症吗?不不不,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梦了,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啊……,原因不知道先不说,梦里也就算了,就连自己醒着这种事情都感觉不到,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自己好,哎。等下要怎么跟卯月说这件事,这种事情肯定会引起误会的,实话实说是不可能的,绝对不行的,得找个借口蒙混过去,可事情已经这样了,又能有什么借口呢。


凛在床上辗转反侧,想来想去,疼痛感突然再次袭来,她平躺着,将手臂盖过了自己眼前,深深叹了一口气,这才慢慢地舒缓下来。


到底该怎么办。


冰敷贴还在发挥着效用,刚才的不适感也逐渐地消失了,临近早餐时候,门外传来了妈妈的呼喊。


“早饭差不多好了噢,凛。”


这是,要面对的,终究还是逃脱不了的意思吗?哎。


妈妈的一声招呼,就好像绝望的号角,如果房间哪个角落里个洞的话,用凛的话来说,她真的好想就这样躲进去,一直不出来,那样的话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怕等下见到卯月肯定会非常的尴尬,最糟糕的是,今天刚好大家还约了一起去广岛的,早上这档事不解决,接下来该如何相处无疑都是个问题。


凛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拖鞋,慢慢前去推开房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四处寻找着卯月的踪迹。她走到楼梯转角的位置,探出头去往看了一下,妈妈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饭,美波在餐厅帮忙准备餐具,卯月会在哪呢?虽然她自己已经在脑海里假设过很多次见到卯月时的开场白,但是卯月要是从后面出现的话,估计又会像上次在会社走廊那次,什么也说不出来吧。


“凛,没事了吧”。


卯月真的从身后出现了,凛被吓得原地立正,头也不敢回。


“啊……恩。”


“是吗?那就好,快准备吃早餐吧,我们等下赶车呢。”


凛依旧愣在了原地,沉默着。


卯月看起来非常地镇静,完全感受不到她有介意刚才的事的样子。


这是为什么?凛的心里不禁发问。


为什么卯月看起来会是一副完全没关系的样子?难道她在等着我自己承认错误?如果真是这样,我要怎么做。


凛还在做着各种无关的猜测,卯月突然回过头来。


“对了,我本来想顺便喂下小花的,不过看你这么担心,还是留给你等下亲自喂好啦,有几天会看不到它,心里还是会有些惦记的吧。


对卯月说的这些,凛完全就是一头雾水,什么都没搞懂,小花是怎么回事?早上妈妈应该喂过它了才对呀,而且这不是完全不相关的事吗?为什么现在卯月会提到它?虽说卯月看起来好像是并不在意刚才的事情,这是好事,但是,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凛,过来坐吧。”


看着凛依旧站在原地,美波从餐厅里叫住了她,凛看了过去,只见美波用双手将餐桌前的椅子移了出来,做着一个绅士邀请女士的标准手势,好像在邀请着自己入座似的。


“谢谢。”


本就被弄得蒙头转向的凛更加不明白美波这动作的用意是什么了,只是满脸疑惑地坐了下来,刚一坐下,美波就将脸贴近了凛的耳边,小声说道。


“问题已经解决了,你不用担心。”


“问题?什么问题?”


“快准备吃早餐吧。”


随后大家陆续入席,只有凛还是一脸茫然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举起自己面前那杯牛奶,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卯月,却看不出她与平常有什么两样,这点首先是最奇怪的,难道她真的一点都不会对刚才的事情感到奇怪吗?凛的眼光又转到了妈妈身旁的美波,美波刚才那些动作跟话的用意是什么?虽说平时她就是一位非常喜欢照顾人的大姐姐,但是像今天这样的还是没见过,只帮自己拉了椅子,这是为什么?她刚才跟我说那句话又是为什么?


问题不断地袭来,对于凛来说,这样的环境下,今天的早餐可以说成只是一顿无味的咀嚼,因为吃的时候她还在处理着满脑子的疑惑,完全没有其它空闲。匆匆用过早餐,发车时间已近,检查好行李,出门叫了辆计程车,赶往列车站,凛感觉整个早上都是稀里糊涂的,快到中午都还是这个状态。


列车发车,平稳地行驶在铁轨上,车厢里很少人交谈,也没有小孩子的哭闹声,环境非常地安静,卯月好像在这样的环境中非常容易就犯困,她坐在靠窗的位置,玩了一会手机就睡了过去。刚好,凛也终于有机会可以开口向美波说出自己的困惑了,但没曾想,这一说,后面就完全变成了自己没法想象的发展。


“美波,我有点事想问你的。”


“恩?”


“今天早上,你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问题解决了,我不是很懂。”


美波朝着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故意凑近过去,放低声音说道。


“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不想跟我换个位置吗?”


三人的座位刚好是连成一排的,卯月坐在靠窗的位置,中间是美波,凛坐在靠走道的位置。


“为什么?”


“卯月现在睡着了噢,如果她稍微侧下头的话,就会枕到我的肩上啦,这个特等席真的不想要吗?”


难道美波已经知道什么了吗?


凛别过脸去,没有作声。


“看这样子,是不用啦?那我继续坐着咯。”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这个嘛,暂且保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