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姐姐和妹妹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10
点击:97
章节字数:33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小可爱们在一起会怎样聊起各自的姐姐,值得思考(。ao3上有一篇同人仔细描述了intellectual attraction背后的故事,看完笑趴wwwwwww




“我的姐姐是法学院有史以来最优秀的学生。或许要加个之一?我也不能确定……不对,不用怀疑,姐姐就是最优秀的!不过,加个之一似乎比较科学。”




“当然要加上这个之一!毕竟我的姐姐也是法学院的学生,既然能得到最优秀的学生的欣赏,那她肯定也一样优秀 !”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那么……我要继续了,姐姐24岁就当上了高级刑警哦!”




“呜……24岁的时候姐姐才只出过两次庭,还是个会流冷汗的菜鸟律师,就像成步堂君一样。”




“姐姐27岁就当上了首席检事哦。做检事是她的梦想,这么年轻就能实现梦想的人如今可不多啦,虽然背后有很复杂的真相……”




“27岁吗……奇怪,忽然想不起来那时候姐姐在做什么。”




“这是因为她那时候已经去世了……”




“呜……”




“别难过,她从来也没有真正离开过我们呀。”




“说的也是。她一直都在我身边,总是在危急关头保护着我。”




“姐姐以前曾经说过,只要戴着那条红色的围巾,就会觉得她们从来都没有分开。”




“为什么会这样说?”




“你不知道吗?姐姐的红围巾是你姐姐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哦。”




“我只知道姐姐的黄色丝巾是你姐姐送的。她们两个真的好像!就连送的礼物都差不多!”




“所以才会互相吸引嘛!虽然姐姐总是嘴硬……”




“嘴硬什么呢?”




“她总是说她和你姐姐只是因为聪明才互相吸引,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叫做智性恋。你能想象吗,那时候我才只有八岁,撞见她们两个正打算接吻,然后你姐姐惊慌失措地和我解释说,别看她们那样,那其实是在用大脑交流,额头贴着额头的话,会比较方便交换脑电波,好开阔思路。我好多年以后才明白那是在说什么。后来我问起这件事,姐姐每次都用这个说法来搪塞我,好像我还只是个小孩子一样。”




“我的姐姐就不会这样,她是最坦率最诚恳的人——”




“等等等等,你刚才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讲话,是你姐姐先想出这个糊弄小孩子的说法的!”




“但是姐姐她从来都没有向我隐瞒过这些事情,我还曾经为她们的约会积极出谋划策呢!”




“是吗?那她倒的确很坦率呢……曾经有一段时间,姐姐什么也不愿意跟我说,把一切都藏在心里,几乎隔绝了和所有人的往来。你简直无法想象她听见成步堂君说起你姐姐已经去世时的眼神。”




“无法想象……假如有一天我会失去……不行,根本不应该幻想这样的事情!”




“总之,她既要承受上级的压力,又要忍受我的不理解,还要默默吞下跟你姐姐渐渐破裂的苦果……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艰难地度过了那漫长的两年。我却还一直埋怨她性格大变,不再爱我了。”




“可是,那都是为了保护你。做姐姐的总是这样吧,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妹妹可以无忧无虑地成长。姐姐就是出于这个理由,所以才会离开家乡,独自踏上寻找真相的道路。我和成步堂君也向春美隐瞒了不少关于纪美子阿姨的事情……”




“说起来,你不只是个妹妹呢,也有做姐姐的经验。”




“当然啰,光是在这一点上,我就已经赢过了你。”




“那可不行,我们只比姐姐!说起来,我姐姐可是个168公分的高个子。”




“哼哼,我姐姐也一样!才不会输!”




“姐姐头发的颜色像太妃糖,看着让人很有食欲!”




“姐姐的头发颜色就像牛奶巧克力,一样好吃!”




“姐姐有超级得力的部下!”




“嗯?这是在说谁?”




“当然是御剑检事啦!姐姐以前总是在我面前称赞他,不过他自己从来都不知道呢。”




“那么御剑君要输给成步堂君啰,姐姐可是常常当面夸成步堂君的!”




“是——是吗!”




“成步堂君可是有很多值得称赞的地方的!御剑君也有比不上他的时候。”




“那么……姐姐的性格非常勇敢!当初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全都一个人扛了下来。我虽然那时候曾经痛恨她的做法,可到头来却发现,这都是为了我。”




“可是,以前姐姐偶尔向我抱怨过呢,说你的姐姐不够坚强,遇到困难就想逃避,总是让她觉得很头疼。”




“怎——怎么会!姐姐不是那样的人!”




“我也不太清楚她究竟指的是什么,到底是和工作有关,还是和……”




“肯定跟工作无关,姐姐可一直都是警察局里人人仰慕的传奇!肯定不是工作上的事情!那么就是私人事务了……”




“看来是感情上的问题呢,不过现在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啦,总不能把姐姐叫出来问这种问题,我肯定会被修理的。”




“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这个场面。”




“喂!”




“好啦……上一次姐姐提起她还是在多田敷刑警被杀的那个案子里,她夸成步堂君不愧是你姐姐的部下,后来就再也没有说过什么了,不管是公开还是私下里。虽然她现在又变回以前那个温柔亲切的姐姐了,但是我总觉得,她心里有一部分永远也无法恢复如初了。”




“那样的话,就像是被咬过一口的牛排啊……”




“你的比喻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脑袋里还是胃里?”




“嘻嘻,我的脑袋可能跟胃连在一起了。”




“总之,姐姐在我心里是个非常勇敢的人,或者说,非常勇敢的姐姐。像那样的事情,并不是光凭‘想要保护妹妹’就能做得出来的。”




“姐姐在我心里也是一样的。母亲离家出走的时候我才只有两岁,还是什么也不懂的年纪,可是姐姐已经十二岁了,那些流言蜚语,她全都能听明白,家族给的压力一定也非常大吧。实际上,她的天赋比我更高,但是她不愿意继承家主的位置,只想找出母亲消失的真相。我真的很崇拜姐姐,她一个人独自上路,不仅在冷冰冰的城市里生存了下来,还成为了辩护律师。换成是我,一定办不到。”




“是啊,她们都是很厉害的人,可是,又都很孤独呢。姐姐她一直是我的榜样。就是因为她,我才会立志成为科学搜查官。我想和她并肩作战!可惜,这个愿望已经不能实现了。”




“能成为科学搜查官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她一定很骄傲吧。”




“那当然!虽然之前遇到了不少挫折……但现在总算实现梦想了。每次看不到希望,想要认命的时候,都是姐姐在支持鼓励我。要不然的话,我可能还是只能当个普通的刑警。”




“说到支持和鼓励,我想起了被绑架的经历,那时候可多亏了姐姐的陪伴和帮助。”




“绑架!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啦,想了解的话,可以去成步堂君那里找找资料,应该还保留着呢。”




“明天就去!说到那个地方,就像姐姐的围巾一样,有一件事,我敢打赌你还不知道。”




“是什么?”




“查理君是姐姐送的,为了庆祝你姐姐的律所成立。”




“真——真的吗!从来没有听姐姐提起过!以前我每次给查理君浇水都会想起姐姐,听你这样一说,以后我浇水的时候还会想起你的姐姐。”




“我前两天无意中在姐姐的书房里找到了购买凭证,是从一家花店订购的,好多年前的事情了,纸张都泛黄了。备注里有好多叮嘱店员的话,像是送货的时间啦,卡片的内容啦,要匿名啦,这样。”




“原来是匿名的吗?难怪姐姐没有提起过。”




“恐怕从来就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吧。”




“我想应该是的。卡片上都写了什么呢?”




“写着‘名字是查理君,日后请多关照’。”




“啊!竟然连查理君的名字都是——”




“没错,大概是想换种方式陪伴她吧,我是这样猜测的。”




“可是,为什么要匿名呢?虽然她们那时候已经分开了,但姐姐可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哪!”




“想不通呢。”




“啊!我知道了,这不就是你姐姐‘不够勇敢’的证据吗!”




“什么——什么呀?”




“匿名本身就是胆小鬼才会做的事情,既然想要送上祝福,那就大大方方地说出来嘛。因为不够勇敢才会留下这样的遗憾啊——直到死去,姐姐也不知道身边的查理君是……如果那时候就知道,死去的时候或许就不会感觉太孤独……”




“呜……还是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了,我觉得好伤感。”




“或许我们应该约个时间,让她们见上一面,好好聊一聊。”




“你是说灵媒吗?”




“没错。”




“但是——”




“不许说什么科学不科学的!”




“不不不,我是想说,这样一来,不就被发现了吗!”




“什么?”




“会被发现我们两个在八卦她们两个!甚至……甚至还翻出了多年以前的购物凭证……”




“……八卦就是关心的体现,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哦。”




“也就是说,你关心你的姐姐,我关心我的姐姐,不过,因为她们恰好曾经是恋人,所以才不得不牵涉到这些内容,我们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没错,就这样的。”




“不愧是能够当上科学搜查官的人!”




“那当然,我的脑袋还是很聪明的,我只是不太擅长考试。”




“我的大脑也发出了不甘示弱的信号呢。”




“是吗?让我看看……”




“诶?干——干什么突然把额头贴过来?”




“也想学着姐姐们,试一试和你用大脑交流啊……嘘,交流的时候要闭上眼睛哦……”




“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