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豆酱拉面配江米条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19-01-04 20:09
点击:250
章节字数:57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还是真宵x小茜的cp。时间不明,也还是童年玩伴+双向暗恋的设定。以前姐夫会叫千寻小猫咪,但是千寻是那种有攻击力的小猫咪,真宵作为妹妹的话,应该是小小猫,没有攻击力,单纯小可爱那种wwwww超喜欢看真宵可怜兮兮的小表情(。




宝月茜最喜欢的食物是江米条,从警察局到检事局,从看守所到成步堂法律事务所,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一听见“咔哧咔哧”的响声,大家就能反应过来,科学搜查官小姐要出现了。由于工作的缘故,宝月茜认识的人很多,不同的人对她的称呼是不同的,就好比朋友们总是亲切地叫她“小茜”,而同事们——比如检事和律师——或出于尊重或出于请求,往往叫她“宝月刑警”。但是,像她这样特征鲜明的人物,没有一个外号完全说不过去嘛,绫里真宵如是想。所以宝月茜还有一个秘密外号,叫做“江米条刑警”。之所以说秘密,是因为宝月茜一直都不知道有人在背地里这样称呼她,而且这个外号也没有被传叫开。不过,她在发现以后,照着这个格式同样送了一个外号给对方——“豆酱拉面灵媒师”。




绫里真宵和宝月茜好像不太对付,成步堂龙一从取外号这件事上看出来了,所以最近去警察局收集资料时,他总是避免和助手同行。在他看来,这真的挺难理解的,毕竟她们两个的姐姐关系还算不错,怎么到了妹妹这里,却好像势同水火一样。但他没有把这件事情挑明,只是在每次要去警察局时,想方设法地把绫里真宵支开。但这一次他实在是词穷了,而且也来不及想理由,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没有在警察局里碰见宝月茜。或许是因为把运气都花费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了,等他们打算离开警察局的时候,外头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哇,成步堂君,好大的雨啊。”




“啊,早知道就带把雨伞来了。”




成步堂龙一和绫里真宵站在警察局门口,手足无措,一筹莫展。谁能想得到呢,明明不久之前还是晴空万里,偏偏在人要走的时候下起倾盆大雨。贸然冲出去的话,生病倒是其次,要是弄湿刚刚好不容易才从刑警们手里撬来的资料可就糟糕了,他们只好耐心地等待雨停。但是案件明天就要开始审理了,一直被困在这里可不是办法,成步堂龙一焦躁地看着腕表,都过去一个小时了,手里的资料他已经仔细翻阅了一遍,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呢?就连一向擅长自娱自乐的绫里真宵都无聊得蹲到了墙角,抱着膝盖埋头小声抱怨:“呜,成步堂君,我都学会逮捕君的整套动作了,雨怎么还不停。”




又过了一会儿,宝月茜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裤脚湿了一圈,看样子走了很远的路。




“啊,小茜,你是从外面回来的吗?”成步堂龙一立刻迎上去,向她伸出手。




“是啊,成步堂先生被雨困住了吧,这把伞就先借给你用吧。”宝月茜收起雨伞,回握了成步堂龙一的手,顺便把伞递到他的手里。




“但是,”成步堂龙一首先想到的不是如果他真的拿走这把雨伞,宝月茜就没有别的雨伞用了,而是——“这把伞太小了,我只能自己先走,你知道,明天案件就开始审理了,我不能再耽搁了,所以,你能照顾一下真宵吗?”他面色焦急,又看了一眼腕表,然后回头瞥了一眼蹲在角落的绫里真宵,后者显然正处于无聊的失落当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对话。




“当然,没有问题。”




成步堂龙一有些怀疑:“不要吵架。”但他觉得自己不适合做这种严肃的警告,于是又换上一副轻松的语气说:“你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




“放心啦,大律师。”宝月茜向他敬了一个礼。




绫里真宵抬起头时,成步堂龙一已经消失在雨中了,取而代之站在她身旁的是那个会叫她“豆酱拉面灵媒师”的女孩。




“啊,江——宝月刑警。”绫里真宵立刻挺直了背,暗暗庆幸自己没有习惯性地说出那五个字,“成步堂君呢?刚刚还在的……”




“已经走了。”宝月茜假装没有听见绫里真宵本来想说的话,语气温和。她脱下白大褂,递到绫里真宵眼前。真是的,这条裙子也太短了吧,连膝盖都遮不住。“他急着去调查,但是我的伞不够你们两个人用,所以他就先走了。天很冷,你把这个先披上。”




绫里真宵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宝月茜。前段时间她们还为外号的事情闹得很不愉快呢,她是两人之中更加生气的那个,因为“豆酱拉面灵媒师”——很显然,重点在灵媒师三个字上不是吗?她知道宝月茜是个只相信科学的人,这么强调这三个字,明显就是在嘲讽她。她真的很不服气,头脑发热地说了一大堆赌气的话。当然,事后她后悔得要命,一来,明明是她给人家取外号在先的;二来,那些气话很有可能会永久毁灭她们的友谊。这些天里,每次想到这一点,她都很生自己的气:“如果姐姐知道了,肯定会对我好失望。幸好成步堂君这段时间去警察局都没有带上我……呜……根本不敢见她嘛……”




宝月茜不知道绫里真宵的脑袋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只知道她始终没有伸手来接外套。真是的,就不怕生病吗?她径自把衣服披在绫里真宵身上,还俯身帮她扣上了一颗扣子:“成步堂先生刚才拜托我照顾你。”




绫里真宵急忙站起来,但她蹲得实在是太久了,两条腿都麻掉了。宝月茜不可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她早有准备,在粗心的灵媒师就要踉跄跌倒的时候,主动把她揽进了自己怀里。




消毒水和滑石粉,绫里真宵在宝月茜身上闻到了这两个东西的味道,她并不觉得陌生。实际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一闻到消毒水的气味,她就会想到宝月茜。但是眼下的亲密接触却好陌生,她已经记不起上一次是在什么时候了。有些贪恋这个怀抱的温度,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勉强扶着宝月茜的手臂站直身体,耳根通红,希望对方没有察觉自己有意的停留:“抱……抱歉……”但她有些茫然,不太确定这句道歉究竟是针对什么的。




宝月茜其实很想问绫里真宵到底在为哪件事道歉,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托着她的手肘耐心地问:“好点了吗?能走吗?跟我到办公室里去吧,看起来,这场雨还要过很久才会停。”




“可以吗?”绫里真宵半是迟疑半是窘迫。




“为什么不可以?”宝月茜的手沿着绫里真宵的小臂滑到了手掌下面,顺势握住了她的手指。




“之前我们……”




“你是说外号的事情?”




“嗯。”




“我都不计较了,你还在别扭什么嘛。”宝月茜是真的有些着急,她不知道之前绫里真宵已经在外面待了多久,只知道她的手现在凉得吓人。




“可是我……”绫里真宵惭愧得要命,低着头不敢看眼前的人。




“总之,先到室内坐着比较好,外面太冷了。要不要吃东西?我那里还有点零食——哎呀,其实就是江米条啦。”




绫里真宵把头埋得更低了,她觉得宝月茜的话像是别有所指,于是小声辩解说:“我只是觉得那样叫你会更有趣一点,真的!就像我会叫糸锯刑警锯子刑警,叫狩魔检事鞭子检事一样嘛。”




“什么嘛,我居然不是唯一一个被你起过外号的人?”宝月茜像是有点泄气,她松开手,向大厅走去。




“当然不是啦。”绫里真宵忽然恢复了以往的神气,跟在宝月茜身后,亦步亦趋,“小茜会原谅我的,对不对?之前我说的都是气话,你不要当真,好不好?”




宝月茜忽然停下了脚步:“你刚才叫我什么?”




“小茜呀。拜托,就当那件事没有发生过,我们还是好朋友,好不好?就像小时候一样。”绫里真宵双手合十,表情诚恳地看着宝月茜说。




“所以说——”宝月茜先是有些迟疑,然后握紧了拳头,气鼓鼓地看着绫里真宵,“你记得我!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生你的气?你居然叫我‘宝月刑警’!天哪,听起来多疏远啊!每次听见你这样叫,我都想把江米条扔到你脸上。”




绫里真宵愣住了,她不安地绞着裙摆:“我当然没有忘记过你,可是你从小就‘科学’这个,‘科学’那个的,现在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你怎么会这样想?”




“因为我是灵媒师啊。你从来都不相信这种东西的,对吧?不用听你亲口说出来我也知道。”




“就是因为这个理由,你才一直疏远我?”




“嗯……”




“老天!”宝月茜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泡茶一边嘟囔:“要不是因为今天有个跟你独处的机会,我还会一直气下去。”




办公室里比外头暖和,绫里真宵坐到椅子上,乖巧地脱下白大褂,放在腿上叠得整整齐齐,递还给宝月茜,从她手里接过茶杯。




“前段时间成步堂先生总是一个人到警察局来,你去了哪里?”




“哪里也没去……可能是成步堂君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差,所以故意不让我到警察局来,免得遇上你。虽然他每次给出的理由都好蹩脚,但是幸好他会这样想——”




“这是什么意思?”宝月茜打断绫里真宵的话。




“意思就是……我很害怕见到你。”绫里真宵忐忑地转着手里的茶杯,“明明也不是小孩子了,我甚至比你还大两岁,可是却说了那么多奇怪的话……”




宝月茜撇撇嘴:“我宁愿还是个小孩子,那样的话,至少你不会装作不认识我。”




“原谅我吧,好不好?”绫里真宵放下茶杯,握住了宝月茜的双手。现在她的手暖和起来了。




“很困难。”宝月茜别过脑袋。




“为什么嘛?科学把你变成小气鬼了?”




“才不是!被在意的人忽略了这么久,换谁都会受不了。”




“……明明我也很在意小茜的!”




绫里真宵愿意对供子大人的灵魂起誓,她刚刚说的话是真心的。其实她近来感到后悔的事情并不只有起外号而已,还有很多,比如一直逃避会面,没有早点向人家道歉,又比如从一开始就做错的那件事——她竟然假装不认识宝月茜。从她的立场来看,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毕竟仓院之流的灵媒术早就因为DL6号事件变得“臭名昭著”了,“骗子”、“欺诈”、“装神弄鬼”,她听过太多了,虽然她很清楚那都不是事实,但其他人会怎么想,却不是她可以控制的事情,而她最无法确定的就是宝月茜的看法。




她们是在一次案件调查中重逢的,她照例是成步堂龙一的得力助手,而宝月茜是在现场进行取证的调查人员。之前她曾经听成步堂龙一说过,宝月茜最近终于通过了考试,从刑警变成了科学搜查官。她衷心为儿时的伙伴感到高兴,却始终没有勇气上前祝贺她,毕竟科学和灵媒完全就是两种相对的东西,不是吗?小时候她还不能理解,只是觉得宝月茜满口科学一本正经的模样特别可爱,直到长大以后才意识到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们两个有本质上的差异。




自重逢以来,她们还没有像这样独处过,总是匆匆打个照面之后就又投入各自的工作。绫里真宵感觉很委屈,因为在她们极其有限的交集中,宝月茜对她总是冷冰冰的,对成步堂龙一却不是——虽然她知道成步堂龙一以前曾经帮过宝月茜的大忙,但是——总之,她只能用取外号的方式来打趣,缓解自己被冷落的情绪。不过现在她明白了,原来宝月茜一直都在生她的气,但却不是因为那个外号,而是因为自己假装不认识她。




宝月茜眯起眼睛看着面前这位满脸委屈的灵媒师,真的很想问上一句,到底谁才是最应该感到委屈的人。她可是莫名其妙地被人忽略了好久呢,而且还一直得不到解释,只能自己跟自己生闷气,可是这家伙居然还强词夺理,说什么也很在意她……有谁会这样表达在意的情绪啊?可恶。




“就是无法原谅呢。”宝月茜幽幽地说。




“呜……那要怎么办嘛?”绫里真宵小声求饶。她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忽然眼睛发亮:“我请你吃豆酱拉面,怎么样!”但她立刻就泄气了,自言自语起来:“不行不行,那是我的最爱,不是你的,这样不诚心。可是只吃江米条的话,也太没有诚意了,怎么说得出口……不如……”她笑了起来,样子特别得意,好像说出了什么奇思妙想似的:“吃豆酱拉面配江米条!”




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响个不停,但宝月茜竖起耳朵一字不落地听完了绫里真宵的心路历程。虽然她很喜欢看绫里真宵努力思考时的表情,可是,豆酱拉面搭配江米条,怎么听都不是很好吃……她随手抓起一份文件,把椅子转向办公桌:“我——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完,我要工作了……”




“那我可以在旁边看你工作吗?”绫里真宵期待地看向她,“下雨天好无聊啊,成步堂君偷偷溜走了,我都没有事情做了,刚刚在警察局门口,我都能跟上逮捕君扭动的节奏了。幸好还有小茜你在这里。”




宝月茜点点头,她在心里同样感激此时此刻在她身边的是绫里真宵,而不是随便某位同事,或者那些特别喜欢在口头上欺负她的检事。




绫里真宵绕到宝月茜的座位旁,看到了她电脑里的文档——似乎是跟案件有关的东西,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书写而成的,这是还没经过处理的鉴证报告,绫里真宵完全看不明白。果然啊,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小茜还是这么厉害,我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她呢?要努力成为合格的当家啊!不对不对,那不是又要离她越来越远了吗?”她皱着眉,极力想要找出一个答案来,可是无论怎么想,她们都好像只能渐行渐远。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们摆脱这个困境?她紧紧盯着那台电脑,仿佛只要瞪穿屏幕,就能看懂这些毫无逻辑的数字。




绫里真宵的手搭在宝月茜的肩膀上,她的脸几乎都要贴上宝月茜的脸了,但却毫不自知,仍旧在和数字做无谓的斗争。她不知道的是,宝月茜其实还没有她专心,头脑里根本就没在想工作的事情,她在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因为眼前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她只要稍微侧一侧头,就可以亲到绫里真宵的脸。只要稍微……侧一侧头……她已经猜到了绫里真宵疏远她的真正原因,不仅仅是她不相信灵媒那么简单:“肯定是因为,她觉得我会否定她。可是,超自然现象也是科学的一部分,只是目前的科学还不足以解释它们而已。”她屈起手指,在桌上轻轻敲打,不知道怎样才能向绫里真宵说明自己的看法。她想得出神,慢慢忘记了她们之间的距离,在扭头的瞬间,嘴唇掠过了绫里真宵的侧脸。




“小茜?”绫里真宵像是整个人都缩小了一圈,她怯生生地看着宝月茜,耳根又涨得通红。那是一个吻,对吧?她虽然没有谈过恋爱,可是大将军跟女将军的故事却记得滚瓜烂熟。那绝对是一个吻。




宝月茜头疼得要命,她还没有想好上一个问题该怎么解决,就遇到了下一个问题:“我不是故意的!”




所以,那确实是一个吻。不,不只是一个吻,它更像一把钥匙,打开了绫里真宵脑袋里的一扇门,这就是那个办法了。她们这么在意彼此,并不只是因为友情深厚,对吧?




宝月茜紧张得绷直了身体,她不知道绫里真宵在想什么,只觉得世界安静得可怕。她从抽屉里摸出几根江米条丢进嘴里,用来缓解焦虑。正当她吃完了这几根,又想再伸手去拿的时候,绫里真宵捉住了她的手腕,吻去了她嘴角上的食物碎屑。




“我是故意的!”绫里真宵举起另一只手,她第一次看见宝月茜惊慌失措的模样,虽然转瞬而逝,但是被她精确地捕捉到了。




宝月茜深吸一口气:“为什么?”她几乎怀疑绫里真宵根本不明白这个举动的含义。




“因为——不想再和小茜疏远了。”绫里真宵垂下眼,“虽然我们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情,可是,总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我们。你能感觉到吗?”




“当然能!是你先假装它不存在的。”




“呜……我会补救的嘛。今晚一起吃豆酱拉面配江米条,就这么说定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